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大人,来这作甚

第八章 害人害己

大人,来这作甚 星河昭昭 3105 2016-12-03 12:37:40

  再次开庭,也算是证据确凿,因琳琅馆的主人带着掌柜和香薰的研制者证实了那荷包上的香味儿确实是琳琅馆新出的香薰。因材料稀缺,制作复杂才先出了十份,有价无市,因此价钱也已是极高,还保证了一定是只有这十份的香料。

王捕快在掌柜的那里也已调查到,此香料在刚一出就已被一恰在越州的外地巨贾买了五份回去,自是不可能。其余有三份被三个越州的官宦夫人所购得,也是不可能做了荷包落于梁勇手中,剩余一位小姐买了后对此香薰不适,因而琳琅馆退要了回去想继续研制,这最后的嫌疑,便落在了也购得此香料的柳荷身上。

醒过来柳荷在大堂上面色煞白,如弱柳扶风,眼底却是无尽的绝望。她万万没想到自己千算万算,竟是栽在了辛苦购得的香料上。无奈也只得在大堂上认了此荷包确为自己所制,只是前日确实是不小心掉落而被梁勇拾得因此误会。至于对伊雪的辩白,她只咬定了说自己并无陷害之意,只是为了女儿家的名声而只得说那荷包不是自己的罢了。

至此,此事算是水落石出。原来是那梁勇某一日不小心在清兰雅舍门口见到柳荷之后,痴心于其美貌多日尾随。前日难得见柳荷在街上步行掉落荷包,拾得之后却误以为其对自己有意于是承诺三日后带荷包上门提亲,柳荷走投无路之际伊雪义气闯梁府为好友取回荷包并教训了梁勇一顿。此事看似阴差阳错,虽然魏泽知道里面的关窍并不止于此,但到这里已算是两全之策。因此将三人的错处都斥责了一通,令伊雪赔梁勇一些银子,此案也就作罢了。

但是越州的百姓毕竟是对这三人有了些看法。那梁勇一向是个风流纨绔,现如今又被人得知尾随人家清白姑娘还臆想人家对其有意,这就导致了越州各大姑娘小姐对其更是避之不及。

再说那柳荷小姐,虽是受害于梁勇尾随,但好友为其被闹上了官司,却两面三刀置之自己而度外,实在是令人见识了其寒心冷肺。

最后就是这伊家小姐,也可谓是有情有义,为好友两肋插刀,但做法实在是异于寻常姑娘家,且暴力好斗,竟将个大男人打得鼻青脸肿,实在是一言难尽。

一件事情,闹得三人都名声大败,魏泽冷眼瞧着,也不知这祸首是提前就预知到了,亦或是害人终害了己。

府衙外围观的百姓都已散去,柳荷颤颤巍巍地被家中来人给带走了。只是看伊雪也算是大户人家的小姐,竟是一人也未来,自个儿还留在原地与梁勇的母亲纠缠赔多少银子的问题。

“哼!”伊雪冷笑道,“夫人好大的口气,五十两银子,你儿子莫非是金子做的不成?五十两银子?我就是将那金身罗汉的脸打烂了补一补都用不着!”

梁夫人此时觉得这赔银子是府尹大人下的令,自是有恃无恐,咬死了便是要五十两,口中嚷嚷着“我的儿子自然是比那罗汉要金贵”竟是朝伊雪冲了过去,想装作与伊雪谈判推搡趁机挠她几下出出气。

一个雪白人影一晃,便将伊雪拉到了一旁。李清正要出声,却听魏泽清冷的声音传来:

“咳咳,梁夫人,本府还在这儿呢。”

魏泽走了下来,看了眼站在李清身后噘着嘴,一个时辰前还哭哭啼啼涕泪横流一下子又恢复成了牙尖嘴利的姑娘,忽然有些纳闷伊雪她究竟是真熊呢还是装熊呢。

默默在心中叹了口气,魏泽还是决定把这件事解决个彻底。

瞧了眼梁勇的脸,一直没仔细看,现在看来伊雪的武力还真不弱,这左眼上的乌黑一看就是个有力道的直拳,啧啧,这还渗着血的嘴角一看就是个快准狠的左勾拳。把梁勇打倒之后应当在身上也狠狠踢了几脚出气泄愤吧。但是五十两,这种蠢货确实不值得。

魏泽掏出玉骨扇,闭上眼扇了几下,才缓缓说道:“夫人,这五十两,委实有些过了。寻常百姓人家二十两就可过一年,虽说梁公子金贵,可这对莫小姐来说,她也不是有意的,不过是鲁莽了些。为友出气罢了。本官瞧着梁公子面容英俊,又气度不凡,自是会看在大家都气急的情况下原谅莫小姐的。依本府看,就十两银子吧,和气生财嘛。本府这还有些上好的药膏,这便派人去取来送给梁公子。”

他这一番话,软硬皆施,看似客气,实则强硬,又给足了梁母和梁勇面子,令他们不得不顺着台阶下。

目睹这一切的李清垂下眼睫,眸中晦暗不明。

“不不不,哪里敢烦请大人呢,就依大人说的吧,十两,就十两,虽说为我儿补身这些远远不够。”梁夫人假装抹了抹泪,一脸的善解人意。

伊雪站在李清背后垂头丧气,本来还想凭一己之力舌战梁氏母子把赔偿压到个几两银子呢,梁勇这个猥琐的登徒子的脸哪值得了那么多钱,结果魏泽这么一说,也没办法了,可是她最近确实手头紧,只得恹恹道:

“好吧,不过眼下我拿不出来,我也不会问家里要的,下个月我就会亲自来把钱拿到你家的。”

“何必如此麻烦,李大哥先帮你付了便是。”李清转身浅笑着摸了摸伊雪的头,从雪白衣袖里掏出一锭银子扔给了梁府的下人,然后向魏泽作了个揖,带着伊雪就离开了。

魏泽看着那跟在雪白身影后急匆匆离开的青色身影,心里默默唾弃,老子累了一整天,你就连道个谢都不道!!!

折腾了一天,已是夕阳西下,越州城笼罩在淡淡橘色的晚霞光辉中,青石路上一长一短两个人影拉得老长。

伊雪与李清沉默着踱步回来,李清一路都是一副沉思的模样,她也就没出声,一路无话。

看差不多已能望见自家大门,伊雪便强打起精神笑着地对李清说:“李大哥,我家到了,你快回去吧。今日真是多谢你了,劳你累了这么一天,还替我付了银子,阿雪在此感激不尽,改日一定来好好谢谢你。”

李清抬头,才发觉已快到伊府,于是温和一笑,有些担心地说道:“你母亲那边,需不需要我去……”

伊雪挥挥手打断他:“放心吧李大哥,是祸躲不过,这事我的确错了,受些惩罚也是应当的。况且母亲虽然严厉,但我毕竟是她女儿,顶多再跪几日祠堂罢了,我习惯了。”

说完故作轻松地俏皮一笑,还吐了吐小舌头。

李清还是有些不放心的样子:“可是……”

“哎呀李大哥真的没事啦,放心,反正都真相大白水落石出了,我好歹也算是女英雄救美牺牲自己吧,我向母亲好好解释,母亲不会将我怎样的。”

伊雪急得把李清往回推,虽然李清是他哥哥的好友,也与莫爹爹交好,但她知晓她母亲一向不太喜欢李清。况且今日她正好出了这么个桃色花边案子,哪里还敢让李清去家里为自己说好话。

李清无奈地转身,叹了口气道;“知道了,那你就快些回去好好向伯母解释道歉,装得无辜些,也好叫她少罚你几日,若是真罚得狠了,你让小桃来知会我一声,还有……”顿了一会,他终还是说道:“以后离柳荷远一点,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

伊雪正使劲点头着,听到这,不禁停住了,鼓了鼓腮帮,她气馁道:“放心吧李大哥,这事就当是个教训,以后我会擦亮眼睛的。”

“那就好。”李清看着伊雪,还是有些不忍,知道她看似精灵顽皮,可最是单纯善良,极易被有心之人利用,就算一直保护着她,也终不是长久之策,希望这次,能让她长大些,学会些防人之心吧。

待看到那个雪白的身影逐渐消失,伊雪才左右转头看看,一溜烟跑过自家大门进了巷子。一提气,脚尖在墙上一垫,一口气翻进了自家院墙。

墙里边,一个装扮素雅却冷面的妇人正在墙下候着她。伊雪不由得脚一软,脸上顿时满是惊恐,看着面前只带了心腹之人的娘,她就知道娘亲定是早已在此等候着,她赶紧跪下,低声道:“娘……”

“不要叫我娘,我没有你这种败坏家风的女儿!”

“娘,你听我解释……啊!”

伊雪捂着半边脸,一脸不可置信地望向伊夫人,眼中星星点点,她的嘴唇嗫嚅了几下,终是没有说出什么。

伊夫人秦氏转身离去,夏日的热风吹来,夹杂着她寒冰般的声音:

“跪祠堂反省三日不许起来,只给一顿晚饭还有,自今日起小姐禁足,你们都给我看好了!”

“是,夫人。”

伊家一片平静,这墙边的动静很快就消失不见。隔壁宅子的小楼上,魏泽望着这一幕,不禁皱了皱眉,对边上两人奇道:“她娘亲都不听她解释一句就直接下手打罚,这是怎么回事?”

陈言陈平冷汗狂流,他们也不知该如何回答,感情自家公子匆忙赶回家里只是为了看看伊姑娘是如何受罚的?

两人相互看看,终还是陈平向魏泽低低说道:“公子,这几日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