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当如青黛

四十一 罪臣之女 亲手弑父

当如青黛 流亭水榭 2293 2017-02-16 18:01:36

  轿撵停在宫门,一双熟悉的大掌搀扶着李青黛下轿。

“黛儿……我爱你。”孟帝锦紧紧搂住怀中绝美的人儿,眼里隐隐泛着水光。

李青黛回抱孟帝锦,闻着他身上异于平常的香味调笑道:“你也用花瓣沐浴?”

“走罢。”孟帝锦并未回答,执起李青黛的玉手朝大殿走去,齐聚大殿的百官见到二人纷纷上前道贺。

“太子殿下,怎么不见皇后娘娘?”一名官员如是问道,这皇上在病中没来也就罢了,哪有儿子成婚母亲也缺席的。

孟帝锦闻言身子一僵,淡淡回道:“母后身体不适,明日本宫再携黛儿去给母后请安。”

“原来如此,皇后娘娘近来尽心竭力的照顾皇上,想是累坏了身子。”百官连声夸赞皇后贤良淑德有母仪天下之风范。

“这么热闹啊……看来是臣弟来迟了,今日臣弟有一份大礼送给太子殿下,恭贺太子殿下抱得美人归。”孟庭蔚一身戎装走入殿内。

“皇弟,心意到了便够了,无需特意准备大礼。”

“来人!将本王送给太子殿下的大礼呈上!”孟庭蔚一声令下,几千将士瞬间将大殿围的水泄不通,百官已然知道他要逼宫,个个恐慌不已。

“皇弟这是做甚,今日大喜的日子还是不要见血为好。”孟帝锦面色不改。

“太子殿下毒害皇上意图谋反,为了江山社稷黎明百姓,更为了替父皇报仇,本王今日要亲手诛杀太子!”孟庭蔚信心满满将一番话说的荡气回肠,为这场逼宫他与宰相谋划了整整两个日夜以确保万无一失。

李青黛心下一震,难怪昨夜孟江璃提醒自己小心,难道他早知今日孟庭蔚要逼宫?若是他也参与其中,加之他那支战无不胜的铁骑军,孟帝锦可是毫无胜算……

刺耳的哨音响起,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如神兵天将般朝大殿而来。

“铁骑军!吴照,你背叛我!”孟庭蔚大惊失色,充血的双眸死死盯着宰相,不复方才稳操胜券的模样。

大殿内喜气洋洋,大殿外因一场厮杀血流成河,在铁骑军势如破竹的强势攻略下,孟庭蔚的将士不堪一击,很快便缴械投降。

“孟庭蔚意图谋反,逼宫已成事实,念在他是皇家血脉,将其贬为庶人流放边外,永生不得踏入川穹地界!其母淑贵妃与反贼合谋弑夫,赐白绫三尺!”孟帝锦沉重威严的声音令人下意识臣服于他。

“吴照!吴思甜!你们两个畜生不得好死!”被压下去的孟庭蔚如同濒死的野兽,咒骂声经久不息。

“这……弑夫?”众臣百思不得其解。

“皇上于昨夜毒发……驾崩了!”孟帝锦沉痛不已,那具骨瘦如柴的尸体不再是一国君王,而是自小疼爱自己的父亲啊!

“皇上……皇上!”百官齐齐哀鸣。

“国不可一日无君,否则三国必定趁火打劫,请太子殿下登基!”

“请太子殿下登基主持大局!”有了宰相带头,众臣自然附议,呼喊声一浪高过一浪。

“此事不急,如今在场的还有一人参与反叛,本宫定要在这大殿上砍下他的头颅以祭奠父皇在天之灵!”孟帝锦此话一出顿时人心惶惶。

“李将军,若不是你手中的兵符,盛都城外那两万精兵从何而来!你分明就是与反贼勾结,企图里应外合!”

“臣一生为川穹效力,绝不会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李秉淳问心无愧,纵使跪在殿内,腰杆依然挺得笔直。

“如今证据确凿!本宫手中有你与那孟庭蔚勾结的密信!”孟帝锦接过梅傲递上来的书信掷在李秉淳身前。

“不可能!”李青黛一把扯下红盖头,捡起地上的书信仔细翻看,父亲对川穹一片忠心苍天可鉴又怎会参与反叛。

“李青黛,本宫念在你不知情并未降罪与你,若谁敢为他求情,同罪处之!”孟帝锦决绝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

“他可是我的父亲!你的岳父!你当真如此狠心要在我们大喜之日斩了我的父亲!”李青黛难以置信的看着孟帝锦,他不再是那个愿意为自己而死的男人。

“今日确是大喜之日,不过不是本宫与你的大喜之日,一个反贼的女儿,不杀你已是天大的恩赐,还妄想嫁给本宫不成!来人……带太子妃娘娘!”

吴思甜在嬷嬷的搀扶下风情万种的走入大殿,娇嗔道:“太子殿让臣妾好等。”

“委屈你了。”孟帝锦拉过吴思甜的手,眼里的温柔似曾相识。

“哈哈哈……孟帝锦,我与皇位之间,你终究是选了皇位。”李青黛疯狂的笑着,竟笑出了泪水,一滴晶莹从眼角滑落坠落地面,绽放出一朵凄凉绝美的泪花。

“太子殿下,这个反贼……”吴思甜意有所指,只要孟帝锦杀了他……杀了李青黛的亲爹,那么他们二人之间就再无一丝可能!

“来人,斩!”孟帝锦的冰冷决绝令李青黛又气又恨浑身颤抖。

看着李青黛一次又一次运功无果,孟帝锦冷笑道:“别白费力气了,本宫身上的香味可还好闻?”

绝望的闭上双眼,李青黛生平第一次感到如此无力,原来……原来他早就算好了。

明晃晃的大刀扬起,眼看将士就要将李秉淳的头颅砍下。

“慢着。”清冷的声音响彻大殿。

“我父亲,一生为川穹出生入死,浑身上下被他视为荣耀的刀伤无数,临了却被扣上一顶反贼的帽子,罢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只是……他就是死!也不能死在曾与他并肩作战的兄弟手里!这是身为将军最后的尊严!就由我这个女儿,亲自送他一程!”李青黛走向老泪纵横的父亲,夺过将士手里的大刀。

“今日我李青黛被逼弑父!若有天谴、若有地狱!我甘愿永生受尽剥皮抽筋之痛!最是无情帝王家,愿来生父亲只是一介平民,一生平安喜乐。”李青黛平静的可怕,手里的大刀高高扬起,此时晴空万里的天空陡然响起一声旱天雷,吓的众人瑟缩不已。

孟帝锦喜服下的双手紧握,指甲嵌入肉中不自知,事到如今……他已没有退路。

孟江璃心疼不已,可现下还不是告知她真相的好时机。

刀起刀落,血溅三尺,头颅在地上滚动,血染的大红嫁衣越发鲜红。

“啊……太子殿下。”吴思甜娇柔的躲入孟帝锦怀中。

李青黛苍白绝美的小脸沾上了几滴鲜血,如同妖精般美得摄人心魄。

“摇光郡主今日大义灭亲手刃反贼,本宫便给你一个恩典……”孟帝锦忽然顿住,余下的话哽在喉头,直到吴思甜抬头看他才果断开口。

“择日不如撞日,今日就将你赐给鹿王,即刻完婚。”

如同牵线木偶,李青黛被孟江璃牵着完成各种礼节,最后被送入鹿王府的新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