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管你

酒吧

我管你 一盘君子 3234 2017-01-16 00:03:02

  “说正事了。”虽是这样说,百科却是勾了勾唇笑了起来,眼睛微眯,一股子邪气乍然而出,“我要把ORZ拿下,你们帮吗?” 语气间不容拒绝。他舅舅最近一直在给他捣乱下绊子,虽然他自己可以解决,但那需要时间,而恰好他并不想在除了叶子凛以外的人身上浪费时间。

“啧啧,看在你加了语气词的份上,我答应。”巴蒂斯特优雅的喝了口杯中的酒。

“你舅舅倒是比我舅舅烦多了。”宋子铭微微捂住了犯瞌睡的银铃的耳朵,压低了声音道,言下之意明显的是答应了。

银铃酒喝得有点多,脸蛋上都染上了点绯红之色,看着就像是瓷娃娃一样。

叶子凛看着也觉得犯困的很。

“政界那边我会给你打通。”薛嘲风放下了杯子,手上捏着根细长的香烟道。

百科瞅了眼她手上香烟,又示意雪莉递上一个长方形的黑红盒子给薛嘲风,薛嘲风给放在了手边。

“前段时间你要的烟杆。”百科道。

“谢了。”薛嘲风终于微微侧头笑了下,霎时间有如月华染绯般惊艳。

百科看向秦知月,在他视线之下的少女依旧是不急不躁的,自有一番浅淡之气,秀气的一笑,“我当然是——”

她话还没说完,突然!

——“知月,该回家了。”一道微哑的嗓音自落地窗哪儿传来。

屋里的人皆是一惊,但很快就回过味来了,都没动。

宋子铭不着痕迹的挪了挪,挡住了银铃,手也是从银铃的肩膀滑到了腰那儿。

银铃被这一声吵醒了,眼里含着氤氲雾气,迷迷瞪瞪的看着宋子铭。她虽然还处于不甚清醒的状态,但是却是乖觉感觉到了氛围有点不对。

宋子铭被她看的有点心痒,她这副样子娇的很,宋子铭有种想吻她。但还是忍住了。

薛嘲风只是看着手里的黑色烟杆,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

巴蒂斯特稍稍捏紧了点杯子,他的眸子瞬间就亮了起来,像是上好的翡翠一样又绿又通透,他倒是觉得这次的聚会越来越有趣了。

百科颇有大将之风的稳坐在沙发上并按住按住了想要站起来的叶子凛。

秦知月有些疑惑不定的看着落地窗。

那里走出来个穿着黑色长袖衬衫、灰色短裤的短发少女,她五官精致,一对极黑眸子,却有种灰色的淡漠与漫不经心,与一切格格不入,自成一片。

“阿夜?”秦知月有些疑惑又有些惊讶的对少女喊到。

叶子凛淡定了下来,是认识的就好。

他粗线条的忽略了一件事。能在这醉兰楼这样可以说是顶级安保的地方,没有惊动安保,在这一包厢里没有任何人能察觉到的情况下就进来的人,是怎样危险的存在。

这意味着,或许这个少女能够在他们未能察觉到的时候就杀了他们。

“来叫你回家吃饭,今天有你喜欢吃的海鲜粥。”萧夜弦说道,话语间没有什么语气起伏,莫名的让人觉得,她所说的话都是实话。

“……”秦知月有些想要扶额的冲动,这算什么啊?

“……”叶子凛看着萧夜弦没什么表情的脸默默吐槽,好扯的理由……但是这种就是如此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噗——”银铃把脸埋在宋子铭胸膛,暗暗笑喷,这人有点萌啊,呆萌呆萌的。

“baby,跟我走,带你去看戏去!”又是一道富有磁性略显中性的嗓音传来。

门口那一个穿着枣红色西装的男人走进来,向着银铃走去。

“十九!”银铃有些惊喜的站了起来。

“嗯哼。”十九长的有些过分秀气,但却是无损他一丝帅气邪魅。

十九还想说些什么,但却是看到了一旁站着的萧夜弦,他眼角微扬的丹凤眼中划过一丝危险锐利。

“嗒嗒嗒——”高跟鞋踩在大理石地板上的声音传来,又是进来一个穿着衬衫、牛仔裤的少女进来,黑色的长发随意绑起,在快速的步伐下不见凌乱,黑色高跟鞋稳稳的踩着,优雅里气势丝毫不减。

“阿夜,快带着知月走,他们快到了。”少女这样说道,线条略显柔和的脸上却未见任何慌乱,反而眼睛是熠熠生辉,亮的像是笼了层日辉一般。

这什么情况?叶子凛蹙起了眉,有些不好的预感。怎么接二连三的发生意外情况,他看向旁边的百科,百科还是一副不动如山的模样,不见情绪。

而雪莉紧握着手,眼底隐隐有些乱了,明显是hold不住现在的状况了。

“到底怎么回事?”秦知月看向少女问道。

暮雨拉着她的手向外走去,道:“有不少杀手在接近这里。”

萧夜弦跟在她们后面。

“是吗?”闻言银铃看向十九。

“嗯哼。”十九耸耸肩算是承认了,他又笑了笑道:“baby我们去外面找个安全的地方看戏吧?爆米花可乐我都准备好了。”

“百科大哥,薛姐都一起走吧,这里不怎么安全。”被拉着的秦知月向他们说道。

“嗯。”百科点头,也是站了起来,却未见慌乱。

薛嘲风和巴蒂斯特也是跟着一同出去了。

“嘭、嘭、嘭——”十九一手挽着银铃一手却是对着巴蒂斯特、百科、宋子铭比了个手枪的手势,“杀手可是冲着他们来的哦~”

巴蒂斯特一瞬间笑弯了眼,“哦,那真是……”不错。

而宋子铭则是看着十九挽着银铃的手臂不知道在想什么,眼里隐隐透着森寒。

百科只是眸子暗了暗,没做声。

几人走在一楼的酒吧里,吵闹的音乐搭着混乱的灯光充斥在耳朵中,令人有些心跳不稳定。

现在已经是九点多了,正是人多的时候,不少人在舞池里跳舞。

几人绕过舞池,萧夜弦暮雨十九达成一致向后门走去。

萧夜弦和秦知月走在最前面,萧夜弦面色如常,秦知月也没多怕,毕竟有阿夜和暮雨在。

人群里,某个男人眼神阴寒又火热的盯着那一行向后门走去的人,稍稍握起了枪,放在扳机的手指有些微颤,渐渐……

萧夜弦的耳朵几不可见的动了动,几乎是子弹擦过来的那一瞬!萧夜弦拉着秦知月闪到了一边去。

于是子弹没有击到目标继续向后,暮雨又把叶子凛按到在地。

“碰。”子弹打入墙壁发出几不可闻的声响。

“干的不错呦。”十九看暮雨萧夜弦赞道,他手上从出了包厢后,就已经捏了把手枪,但他样子懒散,不见得有多警觉。

叶子凛和雪莉这才真正相信十九他们的话。

刚刚与子弹擦身而过的叶子凛已经是惊出了一身冷汗,刚刚差一点就……

他看向暮雨,刚想开口道谢……暮雨就挑眉笑道:“别谢,这是收钱的。”

叶子凛顿时有些尴尬,百科却开口道:“护着点他,都算我的。”

叶子凛突然不知道要说什么来的好。总觉得有句话噎在了嗓子眼里,但他又知道现在不是说那句话的时候。

“好。”

“是新手。”萧夜弦突然道,新手指杀手。

十九暮雨明了,的确,连目标都没有找准就先紧张的开枪了。

“分散吧。”萧夜弦说道,自从下到一楼以后她一直微蹙着眉,想来是不太喜欢太过吵杂的声音。

“分开要好得多,不至于拖后腿。”薛嘲风淡淡的道,她到是自始至终都是淡定的紧。

“那禽兽你先走吧。”巴蒂斯特顿了顿又接着笑眯眯的道:“我记得好像高爵就在外面,你可以坐他的车。”

薛嘲风淡淡睨了他一眼,没说话,巴蒂斯塔对上她的眼神依旧是笑眯眯的,薛嘲风收回了眼神混进人群里就走了。

“嗯哼,那baby我就先带走了。”说着十九就想带着银铃往大门那去。

而宋子铭却是拉住了银铃,在十九有些不悦的目光下,他揉了揉银铃的头发,嘱咐道:“回家睡觉之前记得喝一杯牛奶,放心睡,我会回去陪你的。”

“嗯,你小心点。”银铃乖乖的应了下来,虽然她很想留下来,但是她还是知道她留下只能拖后腿。

十九朝宋子铭嗤了声,顿时间两人眼神短兵相接,无形的气场对抗让旁边在跳舞的人都退避开来。

“你想把那些家伙引来吗?”宋子铭眼中一片暗色,让与他对视的人都不敢出声,默默移开眼神。

偏偏十九完全不当回事,“就是来了,小爷我也能把baby毫发无损的带走!”他扬了扬弧线好看的下巴,有些嚣张的道,不过他确实有这资本。

“好了十九,我们走吧。”眼见着形势要向着一言不合拔刀相向的形式发展,银铃连忙制止。

“嗯哼,那baby我们走吧。”走时还不忘狠狠剐了宋子铭一眼。

“你比我要辛苦的多。”百科清俊的脸在混乱的灯光的照射下邪魅异常。

“瞧着吧。”宋子铭低笑道。

“保你们有多少佣金?”暮雨手里转着一把迷你手枪,看向百科道。

“你不用管我,你把他们送走,三十万。”百科指了指叶子凛和后面有些脚软的雪莉。

暮雨有些惊讶的挑了挑,她没想到百科会让她送这两个几乎不可能被杀手盯上的人,而不是帮他。这简直是在送钱!

百科当然也知道,但他还是为了以防万一。刚才子弹擦过叶子凛时,天知道他简直就是心跳都停了!他绝对不允许叶子凛受到意外,哪怕一点!

“好。”暮雨点头答应了,她也不推辞什么,反正百科钱多,这点不算什么。

“我带知月回家喝粥了。”萧夜弦极为淡定的道,眼睛微垂,看起来是有些犯困了,她拉着秦知月就跟自家院子里散步似的悠哉的走了。

“……”秦知月无语,还真有粥喝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