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管你

森林

我管你 一盘君子 2566 2017-01-01 00:38:45

  旭日,叶子凛天未亮就起床,昨晚不小心和越盏在长椅上睡着了。夜里被冷醒就回屋睡去了,不过也没了睡意。

早上的湿气重,叶子凛感到有些凉意,天蒙蒙亮。

叶子凛走在小路上一路不知踢到多少小石砾,那些石子溜达一圈不知踪迹。

清晨的空气非常清新,鸟儿脆鸣,花香馥郁在鼻尖萦纡。

叶子凛答应了要帮村民摘藕,这也是他最近几天的基本活动之一,沿着熟悉的小路随着几个村民去到泥地穿好隔离衣就下地了。

熟练的在泥地里摸索着藕,却看到有个人向自己走来,身影有些眼熟不过太远了看不清,叶子凛没怎么在意继续弯腰摘他的藕去了。

觉得累了,叶子凛直起腰捶了两下。却见一双蓝色的球鞋,再顺着望上去百科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

他站在湿润的泥土上,穿着灰色地运动套装,脸庞干净,神情舒缓,与身后墨气淋漓如山水画般的景色相融,清隽俊逸,看上去像是二十出头的大学生只不过少了些青涩感,他嘴角扬起一边,深邃的眼神带着兴然的趣味。

他看着此刻站在泥地穿着白色衬衫的叶子凛,身上还系着像背心的裤衣,看样子应该是防止下地时淤泥弄进下身的隔离衣,不过那个隔离衣只挡到上半身三分之二左右,再看那那白衬衫不,准确的说是黑色衬衫——被泥土沾的也差不多了。

百科挑眉心想:他是猪吗?还穿白色的。百科视线上下一扫看着叶子凛脸上衣服身上都沾上泥土,怎么看怎么落魄;怎么看怎么滑稽,不过——他喜欢。

叶子凛见百科一直在打量自己却许久却不说话,那渐渐深邃眼神让叶子凛觉得背后发凉,总有种无处可逃的错觉这让叶子凛觉得不舒服从而有些恼火。

“你怎么来了?”叶子凛语气满的嫌弃,他没料到百科会找到他,又或者说那么快找到他。

叶子凛的一脸嫌弃,眉头皱着嘴唇抿着,也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怎么看都像是娇嗔,百科忍不住要逗他,俯下身一手捏起叶子凛下巴,凑到他跟前说,声音邪魅的说:“我的小秘书跑了,能不来吗?”

叶子凛倒吸一口冷气脸刹的红了,瞪着百科。

多冠冕堂皇的借口!说的好像他公司只有他一个秘书似的!

叶子凛平息情绪,冷笑一声:“哦?”了声就没有下文。

百科嘴角的笑容扩大,这傲娇的神情更是让百科欲罢不能。

一个手里握着半截嫩藕,身穿着黄色衬衫同样穿着和叶子凛身上一样的隔离衣的老伯注意到百科,笑了笑说:“小伙子你们认识?”

“他是我同事。”叶子凛朝那老伯说。

“哦,这样啊,那要不要留下来玩几天?这没别的就山好水好,留下来看看风景休息休息什么的还是不错的!”

“好啊!”百科倒是答应的很干脆,叶子凛有些错愕的看着他,他公司的事情都搞定了?要不要这么闲!

老伯见百科答应了朗声一笑说:“好啊好啊,不过我们这里偏僻没有什么旅馆,你要不介意的话我家里有处空房,你可以住那。”

百科抿嘴一笑真诚之极说 :“那麻烦您了。”

“小事小事,再说了人多热闹嘛!”老伯貌似中意百科。

叶子凛望着他们一唱一呵就敲定竹板,叹了声默默地摘他的藕。

“嗯,你在干嘛?”百科像是发现了什么,看着弯腰摘藕的叶子凛问道。

“摘藕。”叶子凛送了他一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同时手在灰扑扑黑乎乎的泥底下小心翼翼地摸索。

“要我帮忙?”百科看着叶子凛弯着腰有些辛苦的模样不由问道。

叶子凛不想让百科下来,或者是说不想与百科太近的相处。他知道百科下来肯定他们两个之间会出点什么事,到时候弄断了藕心疼的是老伯。

“不用了你腰不好。”叶子凛以打击报复调侃道。

百科反将一军眼眸微眯带着种邪气的似是挑衅又似是暧昧的问道“你试过?”

“去死!”叶子凛弯腰摘藕,手下一个用力差点没把藕给捏断了,还好最后控制住了。

百科看着他那副又炸毛又要努力压抑住秋后算账的模样,不由闷闷的笑了起来,声音越来越大,看着他的叶子凛也不由从郁闷转为跟着他一起笑了。

虽然有点莫名其妙。

“你不用上班吗?”经过刚才一笑,心情舒缓了的叶子凛表情明显缓和了很多。

“你不在上不了班。”百科语眼里笑意,正经地说道。

空气都显得暧昧。

“哦。”叶子凛瞟了眼百科,无所谓的应了声,完全不为所动,敏感的察觉到哪里有些不对劲的百科皱了皱眉,心中生出种称不上好的感觉来。

百科就呆在那里看着叶子凛采藕,不过以叶子凛而言也只是走个过场,打个酱油而已。

“什么时候回去上班?”百科问。

“我辞职了。”

“我不批。”

“反正我不去上班。”

“怎样你才肯回去。”

“怎样都不肯回去。”

……

这话题缠缠绕绕像似没有尽头般——惹人心烦。

叶子凛扶额,自己到底在干什么?

“让我再想想!”叶子凛深吸一口气打住这个话题。

百科也识趣的不知声。

渐渐到了正午,他们一直沉默到采完藕,叶子凛抹了下额头的汗收拾好工具也就打算走了。

他抬头却没有找到百科,心中也希望如此,他随着村民一路回去。

随便来到一家村民的家中,随意地用完午餐也就回到住所睡午觉去了。

中午一两点时百科回来了,客厅里只见越盏窝在沙发上手里捧着平板电脑玩游戏,玩的不亦乐乎。

百科走到他旁边脚踢了他一下问:“叶子凛呢?”

越盏有些不耐烦的回了句:“他睡午觉了。”话完就继续玩他的游戏去了。

灼热的骄阳渐渐褪去,乌云在不知觉间代替、聚拢,等待等着夜色的降临。

叶子凛醒了,睁开眼朦胧间就见到在他身侧躺着一个人,那人撑着手静瞧着自己。

渐渐的看清了,那是张……

再一个回神,叶子凛道:“你在我床边做什么!

百科觉得叶子凛问了一句很白痴的问题,自己在干什么不是很明显吗?当然是在看他午睡。

百科反问一句说:“你说我在做什么?”

叶子凛凝噎着说不出话。

百科觉得好玩靠近他望着他的眼。

那深邃的眼眸入了叶子凛视线后竟让叶子凛无法移开视线,偏灰色的瞳仁像是狼的眼睛,危险又充满神秘,又如同潘多拉的盒子吸引着叶子凛,让叶子凛无法移开视线。

百科的温热的呼吸洒在叶子凛的脸上,一层一层地袭来,身上的感官感觉在这一瞬间都被放大,见百科肉色像两片薄花瓣的唇微动,叶子凛不禁咽了下口水,百科的眼眸微眯了些:“你知道我现在想干嘛吗?”

越来越接近的脸,暧昧的气氛不断的攀升,一节一节的……

叶子凛呼吸越来越急促,百科深邃的眼眸里映着叶子凛绯红的脸,微侧了头缓缓贴近他的唇,猛地叶子凛反应过来,一把将百科推开,眼神躲闪复而眼神厉色恶狠狠地说了一句”神经病”后就跑了。

阳光落到窗帘下明媚的光亮的刺眼,窗帘外无止境地蝉鸣忽大忽小,时而会伴随着一声鸟啼。

百科呆愣在床上,看着落下一地的阳光。失笑了,笑得有些无奈、苦涩,不知味的酸楚一直蔓延、蔓延到心底。

如此的卑微、如此的无力。

百科不由的想问问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死心?复而又笑了下:能死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