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三生阁之曼珠沙华

三生阁之曼珠沙华

月关朕

  • 玄幻言情

    类型
  • 2016-11-27上架
  • 6605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楔子(上)

三生阁之曼珠沙华 月关朕 2069 2016-11-27 20:09:45

  清风中夹杂腐朽味和清雅的花香,妖红的裙角在风中飘扬,她那惊为人天的面容上一片冰冷,令人无比惊艳的同时却又望而发寒。

“呵,鬼门关么?还与当年一样呢……”她淡淡地呢喃着,声音很小很小,语气中完全觉察不到任何感情。

白无常脸色惨白,嘴角勾起了一丝不屑,拖着长长的红舌头,说:“你作恶多端,如今终得上天垂怜,送至我地狱超度这是福气,亏得我们阎罗十王宅心仁厚才肯审你,依我看,你连审判都不配!”

“行了,客人在,你那嘴放干净点吧。”黑无常看了眼正法天庭派来的押送使者,见并无异常才继续道:“走吧,时辰快到,该去向阎罗王大人报到了。”

一身白袍的两位正法天庭的使者将她的双肩紧紧地押着,目光冷峻,一身正义凛然的模样。

她冷笑不语,任他们押着走进鬼门关。随着脚步的移动,很快便走上了黄泉路,脚下的青石板十分冰冷,刺人的寒气也从她的脚尖缓缓浮上心头。然而,她的心早就已经是一片冰冷,这点寒,对她来说就如被微风轻拂一般,不冷不暖。

路两旁开满了妖艳的曼珠沙华,像腥红的血一般映入众人的眼眸,把众人的眼眸映得通红,而她的眼睛一直都是红的,红得纯粹,红得妖艳,红得嗜血。与众人被映红的眼是不同的,她本身就像是一朵动人的曼珠沙华。

她停下了脚步,妖红的双眸投向花丛。

面对她的停顿,押送使者不耐烦地说道:“行了!快点走!”面对一个阶下囚,谁会尊重呢?即便曾经拥有毁天灭地的能力又如何?现在也只是一个人下人,只配遭人唾弃!

她只是庸懒地打了个呵欠,慢悠悠地回话:“怎么?你们正法天庭不是最讲正义最通情理的么,反正我也灵力尽散,又逃不了,何况一会儿又要去付死了,就赏赏这地府里唯一的风景,也不会碍你们的事儿。”

此话一出口,愣是让押送使者不知怎么拒绝,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只得轻轻松开押着她的手。

黑白无常互相对看了眼,就知道押送使者不会阻止,即使他们身在阴间,但八卦还是灵通的。都听一些小鬼常说正法天庭最在乎名声,正法天庭的人都以维护正义的理由常常在民间欺压他人,简直坏事做尽,有人若不满,通常都被正法天庭以“正义的腐败者”之类莫须有的罪名惩罚,而这所谓的惩罚无非就是收纳家产、入正法天庭做苦力等。这最讲正义最通情理纯属瞎说,却又是他们最爱挂嘴边的那套假话。

她随意摘了朵曼珠沙华,眼前不自觉浮起那个一袭红衣的少年,他的温柔,他的冷漠,一切都是那么清晰,却又都是那么模糊。几十个纪元过去了,他终究还是泯灭于这世间了,只有她孤身一人。

缘深缘浅,三生石上怕是已没有了他们曾经刻下的誓言了,说好的在三途河岸相聚,他却没能覆行诺言,丢下了她一个人存于世间。

深吸口气,她五指轻松,手中的曼珠沙华随风飘荡,带走了她的曾经。

重新被押着,由于耽搁了一点时辰,脚步也加快了。黑白无常是鬼,脚离地三尺,只需用飘,速度也很快,不一会儿就到了奈河岸边。

过奈河要经奈何桥。奈何桥一共分为三层,最上面一层走的是善良的鬼魂,中间那层走的是半恶半善的鬼魂,最下面那层走的是十恶不赦的鬼魂。

她理所当然地走最下面一层,而正法天庭的人自诩善良,毫不客气地走最上面一层,惹得河里一些曾被正法天庭的人欺负过的孤魂野鬼一阵不满,大叫“滚下去”诸类的话,让正法天庭的人脸色青一阵紫一阵的。黑白无常都是比较谦虚的,直接就往中间那层走去。

都说莫要做恶人,走最下面那层的鬼魂大部分都因离奈河太近,而被河中的铜蛇铁狗或孤魂野鬼拉扯撕咬下去,多半不得活或落水致无法投胎转世只得长留于河中做孤魂野鬼。

她刚走上去就有不少鬼魂在下方拉扯,还有面目狰狞的铜皮铁狗在桥两边撕咬,她毫无畏惧,任它们扯咬着裙角,依旧面不改色地往前走。

突然,一个满面流血的女鬼魂用力地拉上了她的双脚紧抓不动,嘴里还发出“嗞嗞嗞”的阴叫,那扭曲的脸上充满了恶毒。

她将目光移到女鬼身上,打量了半响,缓缓开口道:“柳音如?”

“哈哈哈!贱女人!你还记得我!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好过!想去投胎?痴心妄想!我要让你也尝尝被奈河河水浸泡的滋味!让你生不如死!”这语气中充满了无限的疯狂和怨念,让人听了定能引起阵阵恶寒。

相比柳音如的疯狂,她一脸平静,气质更甚,语气也很平谈,耸了耸肩说道:“你要是想我不被送去十八层地狱受蚀骨的刑罚,我也很乐意被你拉下水,你当初被我杀死后是为了躲避十八层地狱的刑罚才选择跳入这奈河的吧。”

“哈哈哈!想不到你这贱人也有今天!”柳音如狂笑不止,将手松了开来。

“是啊,我不止有今天,我还有明天、后天、万天呢。”她一副平谈的模样,血红的双眼中含着盈盈的笑意盯着柳音如,虽然笑着却不带任何感情。她的足尖在轻轻移动着,移至离柳音如手很近的地方,然后,狠狠一踩!

“啊!”这声惨叫要多凄厉就有多凄厉,柳音如抬起手一看,原先玉嫩的双手已经血肉模糊了,几乎可以说是肉饼了。

按理说鬼是没有知觉的,被踩了也不会痛,但这里是地狱,专治鬼魂的地方,在这里,所有的鬼与人无二样,若说真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话,那就是皮肤白了点。

或许是太痛了吧,柳音如竟晕了过去。

淡淡地看了眼晕过去的柳音如,她又将目光扫向河里的孤魂野鬼,这一眼下去,这些鬼很自觉地整齐地向后退了一大步。

于是,她很顺利地过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