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人皇修仙传

第二十一章 灌顶

人皇修仙传 墨玉小轩 2147 2016-11-30 11:15:26

  碧云钟的遗骸怎么会这么重?秦枫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他这一双手臂,稍一用力,也能使出千斤之力。可是看那遗骸,竟真的是纹丝不动,仿佛一点也没有受到影响,这倒是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了。

“前辈,请恕晚辈无礼了。”秦枫向着碧云钟的遗骸拜了拜,嘴里猛地喝了一声,毫不犹豫的施展了龙虎功。

增加身上的力气,绝对首选外功了。施展了龙虎功之后,他的一双手臂能够施展出来三千斤的力量。

这股巨力,别说是一个区区的遗骸了,就算是第三层的阁楼,他也能硬生生的举起。

秦枫自信满满,抱着碧云钟的遗骸,就要一举将其举起。

“喝!”秦枫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然后就听到他嘴里再次暴喝了一声,脸上的青筋都已经暴起。

几个呼吸之后,秦枫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可他面前碧云钟的遗骸,巍然在那里,与之前是一模一样,根本就没有挪动分毫。

“奇怪了,难道前辈坐化时间太久了,身体已经和阁楼联成一体了。”秦枫略一恢复过来,就有些愁眉不展了,心中竟有了这种古怪的想法。

按说一个人的遗骸,怎么样也不可能有千斤之重。别的修仙者他是没有见过,但不论如何,秦枫自己也算是半个修仙者了。他也没有觉的身体有多重呀。那究竟会是什么原因呢?他还真的想不出合理的解释。

奇怪,这修仙者的世界还真是奇怪,根本就不能用常理来揣度。秦枫心中暗自嘀咕着。

“还是算了,等以后实力长进了,再来安葬前辈吧!”嘴里这么说着,秦枫向碧云钟的遗骸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就转身向阁楼的二层走去。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又无法入眠。他只好拿出离水决的功法,开始细细的琢磨起来。

一个月之后,秦枫将手中的功法一合,心中有些烦躁起来。这段时间他总是静不下心来好好的参悟功法,至于原因,正是那阁楼三层,碧云钟前辈的遗骸。

这又是为什么?因为自从开了灵识之后,有意无意之间,都能够“看到”前辈的遗骸。这让他心中大感惆怅。

于是秦枫想也不想,离开了阁楼十几丈之外,这下总算是无法用灵识感知到了。

或许是因为灵识大开,他的脑袋也变得极为聪明,又过了一个月,他竟将离水决第四层的功法,掌握了个七七八八。

可是这个时候,他却不得不重新回到小阁楼中。因为他即将要开始修炼第四层的功法了,总是留到外面根本就无法安心修炼。

可问题是回到阁楼中,他的心思又被碧云钟前辈的遗骸给牵动了。这真的好像是形成了一个死循环,不解决这个问题,秦枫注定不能安心的修炼。

“不行,必须把这个问题解决了。”秦枫将离水决的典籍收起,站起身来,默默地向阁楼的三层走去。

围着遗骸转了数圈,秦枫竟有种老虎吃天无处下爪的诡异感觉。

半晌之后,秦枫狠狠的拍了一下脑门,满脸欣喜道:“对呀,我可真够笨的,明明修炼了离水决,这个时候为什么不用呢。”

说干就干,秦枫也没有多想,丹田中的蓝色真元向他手臂上涌去。一时间,他就感觉到自己的这双手臂,已经到了力大无穷的地步了。

脸上露出满是欣喜的感觉,不由分说,他伸出双手落在碧云钟的遗骸上。

本以为这一下应该是没有问题了,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碧云钟的身体蓝芒大盛,可把秦枫吓了一跳,心中暗道一声不好,以为这位前辈根本就没有坐化,就像是在修炼功法一样。

秦枫赶紧就要向旁边闪去,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因为他感觉到碧云钟的身上有种古怪的吸力,将他牢牢的固定在原地,无法动弹分毫。

秦枫心中大急,额头上也渗出了豆大的汗珠。或许是为了印证秦枫的猜测,碧云钟的双眼猛然间一睁而开,两道刺目的蓝芒从其眼中闪现而出。

更加诡异的是,碧云钟的两条手臂,也忽然间动了起来。只见他双手连连结出一个个神秘异常的法决,这时候嘴巴也竟然动了起来,低声细语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怎么办?怎么办?”秦枫哭的心思都有了,心里乱成一团,竟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几个呼吸的工夫,碧云钟的双手忽然向前一伸,而在他身前一个蓝汪汪的珠子凭空浮现而出,此时他的嘴里微微一动,隐隐的传来一个“疾”字。

那蓝汪汪的珠子在空中转了又转,然后嗖的一声向秦枫疾射而来。

“这是什么?”秦枫大感意外,本能想要闪躲,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那蓝汪汪的珠子,一闪即逝,没入其胸口就消失不见了。

秦枫急忙内视,这才发现,那珠子在他自己真元的推动之下,竟向着丹田中沉去。

“不好。”秦枫心中大感意外,虽然不知道这东西究竟是什么,但是丹田可不是什么东西都敢随便容纳的。

心中大惊之下,他想要停止运行功法,可是明显已经来不及了。此珠已经归入了他的丹田当中。

“你!”秦枫狠狠的注视着面前的碧云钟,但就在这个时候,异变再次突起,那碧云钟的身体,迅速的干枯,一霎那就成了一具干尸。

但这也仅仅只是一个开始,紧接着他的身体寸寸裂开,化为一团团红色的血雾,顺着秦枫的手掌,拼命的向他体内钻去。

仅仅过了几个呼吸的工夫,碧云钟就彻底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不见了。三层的阁楼中,只剩下了一个孤零零的蒲团,和一把蓝色的长剑。

秦枫额头上还挂着冷汗,不可思议的望着眼前,他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呼,长叹了一口气,发现自己并没有问题,秦枫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心中不由的暗自庆幸。

这地方实在是太诡异了,秦枫都恨不得赶紧的离开。于是他站起身,可是还没等他迈开步子,突然就觉得丹田中一阵的剧痛,紧接着不用内视他就能感觉到大股大股精纯的真元从中喷射而出。

不好,这是要爆体的节奏呀。他几乎想也不想,就地坐在那张蒲团上,双手连连掐动法诀,开始默默的运转起离水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