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EXO吸血鬼的十字架

Vampire.7 亚特兰蒂斯

EXO吸血鬼的十字架 LazyCat妃 5510 2017-02-15 14:30:25

  波塞多尼亚是亚特兰蒂斯的首都,距外海九公里。

蔚蓝色的天空,棉花糖一样的云朵,偶尔有清风拂过,空中竟然发出和谐的音乐声。

东方晓站在波塞多尼亚的大街上,打量这座已经消失了12000多年的城市。

冷不丁“砰”的一声枪响,东方晓微愣的瞬间,有人拉着她的手用力一扯,她被拖得脚下踉跄,一枚子弹擦着她的脸颊险险经过,是银弹。

银弹对永生不死的血族来说,确实具有实质性的伤害。可是……他们为什么会用银弹?难道他们未卜先知,知道一直12000后的血族即将穿越时空,来到波塞多尼亚?

这也太扯了吧。

拉住她的是一个少年,一头金色的短发在阳光下泛着耀眼的光芒。

“快跑!”那少年拉着她的手,拔腿就跑。

东方晓莫名其妙的被那个金发少年拉着在大街上狂奔,一边跑,东方晓还不忘扭头看看那个开枪的人。

哦呀~原来不是一个人,是一群人!他们穿着统一的制服,带着银色的面罩,面罩上印着飞翔的翅膀图案。

他们究竟是什么人?她初来乍到的,为什么要追杀她?她的样子没有丑到让人一见就起杀心的地步吧!

他们骑着摩托车……如果那个能在空中飞的交通工具可以称作摩托车的话……总之,他们骑着奇怪的交通工具追了过来,看样子是真的不准备放过她了。

可是东方晓还是不太理解自己为什么要逃跑,太奇怪了。

“这边……”金发少年拉着她头也不回的冲进了一个隧道一样的地方。

进入隧道之后,东方晓才发现地底下竟然有很多错综复杂的长廊,跟着那少年在底下长廊里左弯右绕,终于甩掉了那群“摩托车风车党”。

“呼……终于甩开了。”金发少年蹲下身,喘气。

“你是谁?”看他喘得快断气的样子,东方晓本想等他喘匀一口气再发问,但终于还是压不下好奇心,一个忍不住,开了口。

金发少年白了她一眼,站直身子,不答反问:“你是怎么惹上银翼的?”

“银翼?”那是什么东西。

“你不知道?”金发少年摸着下巴道,“银翼是城里的暗杀组织,一般被他们看上,基本就等于死人了。”

东方晓笑了起来,血族……本来就是活死人。

“你笑什么?”金发少年皱眉。

“没有,我想他们应该是认错人了,我是外乡人,第一次来这里。”

“真的?”金发少年微微睁大眼睛,他的眼睛是琥珀色的,很漂亮的颜色。

“嗯。”东方晓一本正经的点头。

金发少年对着东方晓露齿一笑,拍拍胸脯道:“碰到我算你走了好运,放心,不管他们的目标是不是你,我都会保护你。”

看他笑出一口灿烂的白牙,东方晓眨眨眼,嗯,不是很可靠的样子呢……

“你不信任我?”金发少年的眉头皱到了一起。

双排扣的外套,修身的长裤,严肃的表情跟这个阳光一般灿烂的少年实在不太搭。

”卡洛奇。”

”什么?”

”我的名字,卡洛奇。”卡洛奇一脸严肃的道,”我以七十二区指挥官的名誉发誓,保护你的安全是我的责任!”

”指挥官?”东方晓有点讶异。

卡洛奇洋洋得意地指了指衣袖上的徽章:”我是亚特兰蒂斯最年轻的指挥官,今天刚上任。”

原来是新官上任三把火。

东方晓忍不住微笑。

”走吧。”卡洛奇拉着东方晓的手,”跟我一起去巡视。”

”啊?”精明的东方晓难得露出一丝痴呆貌。

”我要去城里巡视嘛,既然我说过要保护你,当然跟着我最安全。”

于是,”幸运”的东方晓一头黑线的被这个只有一面之缘,正义感和使命感都超级强烈的菜鸟指挥官拉着一起巡街。

”对了,都忘了问,你叫什么名字?”

”东方晓。”

”好奇怪的名字。”

”……”

”你是外乡人,第一次来波赛多尼亚吗?”

”嗯。”

东方晓心不在焉地跟着他搭着话,顺便参观着这个已经消失了12000多年的城市,美丽壮观的建筑物,宽敞干净的街道,熙熙攘攘的人群。

空气中还有轻渺的音乐声,十分的美妙。

”哪里传来的音乐声?”东方晓忍不住问。

”是房子在唱歌。”卡洛奇眨了眨眼睛,神秘兮兮的笑。

会唱歌的房子?

”你看那里,”卡洛奇抬手指向一排金灿灿的圆形屋顶,那些圆屋顶在阳光下凡这令人目眩的色泽,”那些镀金的圆屋顶只要风力的温度不同,就会发出美妙的声音,通常是三个音节。”

”三个音节?”

”嗯,三是亚特兰蒂斯的重要特征,比如线条会重复三次,建筑群由三组类似的建筑组成,三个金字塔的塔群之类的,这里的每一层街道都是以对角线的形势分布,从海的一角到另一角……”

正讲得起劲,前面忽然发生一阵骚动,人群拥堵,似乎在围观什么。

”让开让开!”卡洛奇第一时间冲了出去,”发生什么事了!”

原来是两个醉汉在打架。

卡洛奇大步上前,拉开两个醉得东倒西歪的,喝道:”站好站好!又服品了?!”

东方晓一脸好笑的站在旁爆看卡洛奇严肃的处理纠纷,这个新官上任的指挥官当真是极其富有使命感啊。

”放……放开我……”街角有一个小小的声音响起。

很熟悉的声音,东方晓下意识的看向声音的来处,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少女,几个不怀好意的男子拉住了轮椅,让她动弹不得。

”快来看快来看,是个瘸子耶!”一个虎背熊腰的男人哈哈大笑。

”请放开我……”那少女低低地哀求。

”瘸子?喂,瘸子,你为什么不安装机械腿!”有人踢她。

”我……我……”那少女茫茫然不知所措。

东方晓终于听清楚了,那是巫艾丽的声音!

东方晓刚要上前,忽然注意到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男人走了过去。斗篷上的帽子遮住了他的脸,他整个人都仿佛处在阴影之中,看不真切,他佝偻着身子,走的又快又急,却无声无息,如鬼魅一般。

那个男人静静的走到巫艾丽的身后。

”喂,你是谁?!”注意到这个穿着斗篷的男人,有一个人走上前,挑衅。

那个男人没有开口,只轻轻抬了抬手,上前挑衅的人连哼都没有哼一声,便软软倒了下去。

”道歉。”那男人缓缓开口,声音如风过耳,竟比屋顶的音乐声还要悦耳十分。

”凯拉米大人?”听到那声音,巫艾丽微微一愣,转过轮椅。

这个穿着斗篷的男人就是凯拉米?

东方晓微微瞪大眼睛,这么容易就找到他们了,真是幸运。

”巫艾丽,不是说过不要一个人出来吗?”穿着斗篷的男人轻声训斥。

”今天是大人的生日,巫艾丽想独自给大人买一件生日礼物嘛。”苍白纤瘦的小手扯住那男人黑色的斗篷。轻轻摇晃着撒娇。

”哦,原来是这样啊。”凯拉米的声音似乎微微带了笑意。

巫艾丽微微扬起脸儿,笑得甜甜的,她的脸很苍白,仿佛常年不见阳光似的。

凯拉米抬手轻轻抚了抚巫艾丽长长的头发,又抬头看向被吓傻在原地的几人,冷声道:”道歉。”

揪着黑色斗篷的小手微微一紧,巫艾丽咬唇:”凯拉米大人……算了。”

”不可以,”凯拉米冷酷的声音瞬间又变为温和如水,”做错了事就要道歉啊。”

”嗯。”巫艾丽嘴角弯起一个甜甜的笑容,轻轻点头。

一阵风拂过,扬起凯拉米的斗篷。

东方晓微微怔了一下。

那是怎么样的一张脸啊,满脸都是交错的疤痕,五官已经模糊难辨,那甚至于已经不能被称之为是一张脸。再看看那一直佝偻这的身子……呃……简直就是钟楼怪人之亚特兰蒂斯版。

”怪……怪物啊!”有人尖叫,

语音未落,那人已经倒地不起。

”凯拉米大人……”巫艾丽似乎被那声音吓到了,有些紧张的样子。

凯拉米轻轻抚了抚那只紧紧揪着他斗篷的细弱小手,看向那些瑟瑟发抖的人:”道歉。”

华丽的声线与他狰狞的形象天差地别。

”对……对不起!”被吓破了胆子的几个人忙不迭的道歉。

”没有关系,”巫艾丽露出笑靥,复又拉了拉凯拉米的斗篷,”凯拉米大人,他们已经道歉了,我们走吧。”

”好。”凯拉米抬手将她额前的一缕碎发勾到耳后,温和轻应。

与那温和声音不相符的,是他丑陋的嘴角那一丝残忍的笑意,缓缓抬手,那些连逃跑都无力的人转瞬间都变成了僵硬的尸体。

”凯拉米大人,等一下巫艾丽买礼物的时候,你不准偷看哦。”巫艾丽轻轻巧巧地笑,对发生在她眼前的血腥视而不见。

”好。”凯拉米微笑轻应。

”凯拉米大人,你喜欢什么呢?”

”只要是巫艾丽送的,我都喜欢,可是下一次不许单独一个人跑出来了,外面很危险。”凯拉米柔声道。

”嗯,那今天……凯拉米大人能不能陪着巫艾丽一起呢?”

”当然可以啊。”凯拉米推着巫艾丽的轮椅转身,眼中的柔和与刚刚的残忍嗜血判若两人。

转身的那一瞬间,东方晓终于看清了巫艾丽的脸,她的眼睛竟然完全没有焦距,她,是个盲人?

她什么都看不见。

”凯拉米大人,刚刚他们说我是瘸子,什么是瘸子?”

”嗯……那是不好的话。”

”所以他们对我道歉吗?”

”嗯。”

”凯拉米大人……”巫艾丽轻轻覆上了推着轮椅的大手。

”嗯?”

”即使那是不好的话,可是他们对巫艾丽道歉了,所以……请不要在意,因为巫艾丽已经原谅了他们。”

”嗯……我的巫艾丽是天使。”凯拉米微笑。

即使双手沾满血腥,也要守护她的纯净吗?

东方晓看着他们渐渐走远,忙收回神智,拔腿追了上去。

”东方晓,东方晓。”卡洛奇已经解决了两个醉汉的纠纷,跑过来拉住她,”你要去哪儿?”

东方晓有些诧异的看着这个年轻的热血指挥官:”有人被杀了你居然不管?”

”啊?”卡洛奇迷惘地眨了眨眼睛,”什么?”

看到他的表情,东方晓立刻回头看向那几具尸体的方向……哪里还有尸体,地上徒留几滩泛着腥臭的水。

”没什么,我刚才……”微微皱眉,东方晓说不下去了。

说话间,又是一阵骚动。

东方晓忍不住看了卡洛奇一眼,看来波赛多尼亚的治安实在不怎么样啊,这个指挥官干的也不轻松呢。普通的打架斗殴可以看到,但如刚刚凯拉米那种杀人手法,便被掩藏在这个光鲜的城市下,无人得知了。

但这一回,卡洛奇却是没有冲上去,而是一脸崇拜的看向骚动的来源。

东方晓好奇地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那是一辆华丽的马车,马车前后各有几十名穿着制服的人开道,他们制服的衣袖上都有类似于卡洛奇佩戴的那种徽章。

”马车里坐的是什么人啊?”东方晓好奇地问。

”国王陛下!”卡洛奇一脸仰慕地道。

国王?东方晓好奇的看向那辆马车,马车里坐着的就是亚特兰蒂斯的国王吗?

”总有一天,我也会站在国王的车架前!”卡洛奇的眼睛闪闪发光,豪迈的小小声道。

”哦?”东方晓看向那些穿着制服、动作统一的侍卫,”他们很了不起?”

”当然!”卡洛奇显得很激动,”亚特兰蒂斯有九万个军事区域,每个区域都有一名指挥官,能够站在国王身边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东方晓看着这个兴奋地像个孩子一样的金发少年,忍不住笑了起来。

四周突然一下子安静下来。

安静的诡异。

卡洛奇也收起了聒噪,低头,单膝着地,跪了下来。

东方晓正奇怪着,一抬头,却见那两华丽的马车停在了她的面前。

拉车的是四匹彪悍无比的白色骏马,说它们彪悍,是因为他们脖子上戴着的缨络,都是纯金的流苏,那纯金打造的缨络上还镶嵌着耀眼无比的各色宝石,他们拉着的车厢整体也是由纯金打造。

真是亮闪闪、金灿灿……眼睛都被耀的睁不开了。

东方晓的嘴角不由自主的抽搐起来。

马车里的人缓缓走下来,站在了东方晓的面前。

那是一个带着银色面具的男子,精致的银色面具挡住了他的半边脸,黑色的天鹅绒长袍镶着金爆腰间系这宽大的饰带,衬得他的身形挺拔修长,尊贵的气质一览无余。

这个人就是亚特兰蒂斯的国王?

”回家吧。”国王缓缓开口,眼珠里幽黑一片,深不见底。

”哈?”东方晓左看看右看看,原本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的大街此时安静的有些诡异,所有人都低头行礼,无一人敢直视他们尊贵的国王陛下。

”捉迷藏的游戏结束,我捉到你了,”薄薄的唇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国王陛下凑到东方晓的耳爆轻轻开口。

捉到?!

东方晓下意识的往后跳了一小步,开玩笑,不仅是什么暗杀组织要杀她,现在连亚特兰蒂斯的国王也要捉她,这还让她怎么办事啊!

”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要找的人!”东方晓忙撇清关系。

这样就能解释一开始那些奇怪的人为什么要追杀她了,难道在这个时空中,真的有某个人长得跟她一摸一样吗?

”怎么可能认错呢,”国王缓缓垂下眼帘,浓密的黑色眼睫挡住了眸子,唇边勾起一丝莫名的笑意,”我的王妃。”

王……王……王妃!

东方晓的脑袋有点点短路。

王妃=国王的老婆=她?

同理可证,王妃=她,国王的老婆=她?!

”你真的认错人了!”东方晓猛,忙不迭的否认。

这个世界太疯狂了,自己这个来自未来的血族,居然成了亚特兰蒂斯的王妃?!

国王看着她,眼里没有一丝笑意。

没来由的,东方晓竟然有些发寒,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随即她有些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她有多久就没有恐惧的感觉了?而且这个人给她的感觉……竟然有一点熟悉。

这个场景……也有点熟悉。

”不记得也无所谓,我会让你慢慢记起来。”国王陛下抬手握住东方晓的手腕,转身便要拉她上马车。

东方晓用力甩开他的手,挺秀的眉毛打了结:”喂,我说,你真的认错人了。”

”不要让我生气。”国王看了看自己被甩开的手,微微侧头,看向东方晓。

东方晓竟是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随即反应过来这是示弱的变现,不由得瞪了国王一眼。

她居然会对一个人类产生恐惧感?这是怎么了?

”好了,回家吧。”国王微微勾了勾唇,仿佛在安慰一只受了惊的小动物。

东方晓磨了磨牙,她不喜欢这样的感觉:”我说过了,我不是你要找的人。”

”我不想伤害你。”国王答非所问,十分认真的告诉她,

东方晓哭笑不得。

”原来……你是王妃陛下。”一个小小的声音。

国王侧头,看向那个半跪在地上的金发少年:”你是谁?”

”我是您忠诚的侍卫,七十二区的指挥官卡洛奇,”卡洛奇忙恭敬的回答,想了想,又有些担忧的道,”波赛多尼亚的银翼组织在追杀王妃。”

”嗯,你保护王妃有功,明日起调到王宫来吧。”国王淡淡开口。

”谢陛下。”卡洛奇大喜。

趁着他不注意,东方晓是用瞬间移动,准备暂时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去找巫艾丽,被困在这里就不妙了。

仿佛看穿了她的意图,一只修长的大手握住了她的手腕,东方晓瞪大眼睛,竟然发觉自己动不了。

怎么可能?!

拉着动弹不得的东方晓,国王转身上了马车。

”你对我做了什么?”东方晓磨牙。

她怎么可能栽在一个人类手里!

”为什么总是要避开呢?”国王抬手,轻抚她的脸颊,”为什么要逃开我呢?你知道的,我是那么爱你。”

”你这个疯子,你认错人了!”东方晓简直快抓狂了。

”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你休想从我身边逃开……否则……”国王陛下微微眯起又幽黑的眼睛,”我就折断你的翅膀,让你永远不能离开我。”

鼻前蓦然一阵芬芳,东方晓脑袋一晕,大叫不妙的下一秒,已经失去了意识。

被迷晕的吸血鬼,她真是太丢血族的脸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