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EXO吸血鬼的十字架

Vampire.74 幸福

EXO吸血鬼的十字架 LazyCat妃 3061 2016-12-24 13:53:49

  当晚,大摆庆功宴,庆祝女王陛下收回魔界的统冶权。

于是,魔族女王的传奇又添了一笔华丽丽的色彩。

群魔乱舞,热闹非常。

小山喝得面红面赤,奥兰多也抱着一个小酒壶喝得醺醺然,金钟仁和董家恩不知道躲到哪里说悄悄话去了。

朴灿烈依然花蝴蝶一般在众魔族美人之间周旋,左拥右抱,不亦乐乎。

“尊贵的女王陛下,在下是否可以敬您一杯酒?”一个优雅温柔的声音,我侧头一看,是一个衣着华贵的男子。

不可否认这实在是一名美男子,并且美得有点惊人。

见我看他,他轻晃着水晶杯中的液体,笑得更加优雅。

冷不地,从我身侧伸出一只修长而苍白的手,那手适时地接过酒杯,我回头,竟然是朴灿烈。

“陛下从不饮酒。”他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从那群花蝴蝶之间脱身的,劫住酒杯,便面无表情地仰头一口全都送入自己的口中。

我怔了怔,这个场景何其熟悉,只是当初为我挡酒的那一个,是边伯贤。

“执政官好酒量,既然如此,不如再饮?”那男子高声笑道。

我想起那时边伯贤因此被强行拉进了拼酒的队伍,然后冷颜拼酒,心里便是一阵剧痛。

可是朴灿烈才不是边伯贤,他笑眯眯地抬手指了指,“噗”地冒出一团烟,烟雾过后,我眨了眨眼睛,美男子不见了。

“呃?他去哪儿了?”我左右看看,奇道。

朴灿烈笑眯眯地指了指地上,我低头一看,满头黑线,地上有一只蟑螂小强……

刚刚那个美男子的原型?

美男=小强?

这个差距……也太令人失落了不是?

一脚踩扁小强,朴灿烈看着我,苦口婆心地道,“晓晓啊,你可不能再拈花惹草了。”

我黑线。

“执政官大人……”身后美人一声娇啼,朴灿烈立刻华丽的转身,笑眯眯地迎了上去。

我继续黑线。

拼酒的继续拼酒,左拥右抱的继续左拥右抱,我看着越来越热闹的大厅,转身出了城堡。

爬上城堡最顶端,我站在离月亮最近的地方,做了一件忒傻忒俗的事,望月!

“老板,我想回糖果屋。”感觉到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站着一个人,我轻轻开口。

“那就回去吧。”身后,吴世勋淡淡地道。

我回头,趴进他怀里嚎啕大哭。

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吱声,任由我哭了个过瘾。

吴亦凡说,我是他见过第一个会流泪的血族。

其实他错了,我是眼泪最不值钱的血族。

因为心底荒凉的疼痛,我必须用泪水洗刷,否则漫长的生命,我无法面对。

听说我要回锦绣糖果屋,朴灿烈第一个表态要一起回去。

“你不是说魔界四季如春,美女多多吗?”我看着他,懒懒地问。

“没有晓晓,四季严寒,没有晓晓,美女也无颜,没有晓晓……”

我忙制止他的长篇大论,在吴世勋发飙前点头同意他一起回去。

小山和奥兰多留在了魔界,金钟仁因为董家恩决定去人界。

锦绣糖果屋重新开业以来,生意有增无减,日日爆满,可是金钟仁最近的心情却是不佳。

原因是董家恩今年芳龄已是二十有六,父母抱孙心切,便天天逼着她相亲,当然金钟仁是不能去见家长的,他是地下男友,见不得光。因为董家恩的父亲是驱魔人,让金钟仁去见他们岂不是等于送死。

下午三点,旁边裁缝店依然大门紧闭,金钟仁在第N次探出身子去打探之后,终于到了暴走的边缘。

我正坐在柜台里打瞌睡,忽然听到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一抬头,便见金钟仁仿佛一头喷火的暴王龙一般,正在爆走。

“我点的是热巧克力……”一个娇娇小小的女生举手道。

“什么?!你明明点的是咖啡!怎么又变成巧克力了!你是不是故意来捣乱的!”

“我……”

“闭嘴!你说你多久没来了!你为什么不来?!”

“呃?我常来这家店捧场啊……”

“可恶,你把我当什么了!你把我当什么了!”暴王龙爆走。

我抹了一把汗,忙上前一把拍走爆发中的金钟仁,安慰被吓得快要哭鼻子的小女生。

探头看了看,裁缝店果然还是没有开门。

傍晚的时候,董家恩终于出现了,坐在六号桌的金钟仁脸拉得比驴还长,颜色比锅底还黑。

怨夫的典型写照啊。

董家恩怯怯地走到六号桌旁,看着金钟仁。

“我妈又给我介绍了一个男朋友……”董家恩咬唇,一脸的便秘表情。

闻言,金钟仁瞪圆眼睛,脸又黑了半分,“什么?!”

“我说我有男朋友了……”董家恩继续道。

金钟仁“嗯”了一声,点头,双手环胸,面色好看许多。

“我爸爸说……要见你……”董家恩丢下一颗重磅炸弹,“否则就……让我嫁人了。”

金钟仁微微僵住。

我的笑意也消失在唇边。

异族恋的悲剧下场,吴亦凡和离,白颜夕和边伯贤,我和鹿晗……如今又添一桩,这么老套的故事一再重演,也不嫌硌牙硌得慌吗!

“我去见你爸爸。”金钟仁大义凛然地一拍桌子,站起身便往门口走。

“回来!”我大叫。

金钟仁转身,一脸绝决,“我非去不可。”

“你准备这样子去?”我瞪了他一眼,最近为了配合糖果屋的主题活动,金钟仁又穿回了他的老造型,赤裸着上身,还背着一张巨大的弓……

董家恩眼泪汪汪。

金钟仁垂头丧气地回到六号桌坐下。

于是,回到人界之后的头等大事,就是帮助金钟仁准备去见家长。

首先,金钟仁的发型是个大问题,这么长的头发乍一看实在很像社会不良青年,万一给二老留下不好的印象,实在不利……还是剪成短发比较阳光健康。

“不要动我的发型啊!”金钟仁大吼,捂住脑袋。

我拿着剪刀桀桀怪笑,“发型和小恩哪个重要?”

金钟仁放下手,一脸痛苦的慷慨赴死状。

其次,俗话说佛要金装人要衣装,服装也是个大问题。

“报……服装到!”朴灿烈拿腔作调的声音高高响起。

白衬衣,黑西装,嗯,很有范儿。

“站起来瞧瞧。”我抬抬下巴,道。

穿着西装的金钟仁站起身,连路都不会走了。

我摸着下巴绕着他走了几圈,沉思一番,手一抬,变出一幅无框眼镜,架在他的鼻梁上。

因为鹿晗的关系,我觉得还是眼镜男比较帅……

一切准备就绪,金钟仁要赶赴刑场了……呃,不是,是去见家长。

留下一干闲杂人等守店,我陪金钟仁一起去见董家恩家见家长,以妹妹的身份。

“叩叩叩……”我敲了敲门。

门开了,董家恩伸出脑袋,见到西装革履的金钟仁时忍不住“扑哧”一下乐了。

金钟仁瞪了他一眼,董家恩忙收了笑,将他拉进屋子,“爸妈……钟仁和晓晓来了!”

一进屋,便看到一个胖胖的中年男子和一个跟董家恩相像的美丽女子。

“伯父好。”见金钟仁僵着脖子站在原地,我忙乖乖地打招呼,顺便踢了金钟仁一脚,一回头,便看到那美貌的女子盯着我看,我忙笑眯眯地打招呼,“你是小恩的姐姐吗?好漂亮。”

她笑了起来,“我是小恩的妈妈。”

我抽了。

“伯父伯母好!”金钟仁看了我一眼,笑得有些欠揍。

也不想想我这都是为了谁啊。

“请坐,小恩,你去倒茶。”董爸爸笑眯眯的像一尊弥勒,看着董家恩去了厨房,扭头看向金钟仁,“你就是金钟仁啊,我们家小恩常提起你。”

董妈妈站在一旁但笑不语。

我装模作样地吃了一片水果,稍稍放松了一些,看来事情没有那么糟糕。

“你们不是人类吧。”笑眯眯的,董爸爸道。

“噗”地一下,我喷了。

金钟仁面色微变。

“别担心。”漂亮的董妈妈笑了起来,晃了晃尾巴。

晃了晃尾巴?!

没错,是的!她在晃尾巴!

我眨了眨眼睛,随即猛地瞪大眼睛,那条……是尾巴!

“呵呵呵呵呵……”董妈妈以手掩口,笑了起来。

我彻底无语了,现在到底是个什么状况?

“你们难道没有察觉到小恩的怪力吗?”董爸爸笑得一脸慈祥。

我和金钟仁猛点头,当然见识过。

“小恩是半妖。”董妈妈笑道,“我是狐之一族的,刚到人界的时候被小恩爸爸给捉了,后来嫁给了小恩爸爸,因为我担心小恩会被人类排斥,所以从来没有告诉过她,但是又怕她将来的丈夫发现她的秘密无法接受,后来听小恩说起金钟仁,我们和他爸爸就猜到了一些,逼着小恩带你来见我们。”

我和金钟仁对望一眼,面面相觑。

这结果太出乎意料之外,不过……也太好了!

董家恩端着茶水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大家都不约而同地住了口。

见董家恩惴惴不安的样子,董爸爸笑了起来,“我很喜欢这个小伙子,你们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董家恩一下子红了脸,眼里却是惊喜莫名。

看着董家恩一脸娇羞地靠在金钟仁怀里,我也情不自禁地微笑,至少他们……是幸福的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