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EXO吸血鬼的十字架

Vampire.61 重新开业的糖果屋(中)

EXO吸血鬼的十字架 LazyCat妃 4207 2016-12-11 15:52:41

  “她、是、我、的。”一个冰冷冷的声音猛地响起,带着可以把人冻成冰棍的寒意。

抖了抖,我看到一脸阴沉的吴世勋正站在马路对面。

奇怪,我为什么要抖,为什么要心虚。

果然,我幼小的心灵被吴世勋虐待出阴影了……

万恶的魔王啊……

朴灿烈有恃无恐地抱着我,唯恐天下不乱。我怀疑他一开始就看到吴世勋了,才会故意作这些奇奇怪怪的举动惹毛他。

“过来。”踱到我面前,吴世勋眼神冷得可以冻死人。

“不要。”朴灿烈笑眯眯地摇头,将我抱得更紧一些。

“不要惹我生气。”吴世勋扫向我。

我简直无语问苍天,这是赤luoluo的威胁。

一个阳光美男,一个冷漠美少年,如此抢眼的两个人立刻引来路人围观。

“他们在干什么?拍戏吗?”

“哇,那个蓝眼睛的男人好帅啊……”

“嘁,我倒觉得那个冷冰冰的美少年更有气势!”

“那个女的是谁?”

“长得一般嘛……”

耳边传来窃窃私语。

我开始磨牙。

“啊!我知道了,一定是那个女人脚踩两只船,被抓到了!”人群中,有人作恍然大悟状。

然后我感觉到众人皆以鄙视的眼神看向我。

我极度无语。

“过来。”唇微抿,吴世勋眯起眼睛,眼里开始酝酿着黑暗的气息。

我大叫不好,这个家伙要变身!

看那些围观者看得津津有味,全然不知死活,要是吴世勋这个家伙变身,这里还不乱了套。

我连忙当机立断,第一时间扑进他怀里。

“晓晓……”

朴灿烈哀叫。

“敢变身试试。”我状似亲昵地抱着他,实则伸出魔爪作出“挠痒痒”状威胁他。

吴世勋沉默。

一手拉着唯恐天下不乱的朴灿烈,一手拉着沉默是金的吴世勋,我迎着众人鄙视的眼光,大无畏地迎着阳光回糖果屋。

糖果屋又重新开张了,而且生意火爆非常。

“灿烈哥哥……这是什么糖果?”

“灿烈哥哥,这种糖果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呢……”

“灿烈哥哥,人家等好久了啦,你什么时候才有时间来招呼我们啊……”

一群花样美少女围着朴灿烈,叽叽喳喳地问。

朴灿烈身在百花丛中,乐不可吱,带着无敌的笑容一一介绍。

“灿烈哥哥,你的店员制服好帅啊!”一个圆圆脸的女生扯着朴灿烈的衣服。

……那是标准的吸血鬼打扮。

“这个糖果娃娃好可爱!”冷不丁地有人惊呼,发现新大陆一般。

“哇……”另一个女生也看上了,惊喜地去抢。

“我先看到的!”

“明明是我先看上的!”

“不行,这是我的!”

“我的!”

几个穿着校服的女生争得面红耳赤。

“她先看到我的。”粉嫩嫩的小手一指,糖果娃娃打了个哈欠睁开眼睛。

“啊?活的?!”

“天呐……是活的……”几个女生一惊一乍,随即一窝蜂地涌上。

“你好可爱,你叫什么名字?”

“奥兰多。”奥兰多乖乖回答。

“好可爱啊……”一个女生捏了捏他的白皙粉嫩的脸蛋。

奥兰多笑眯眯的也不恼,倒是我看得一头冷汗,这个家伙……我至今记得边伯贤的告诫,这个家伙是魔界最强大的精灵……

下一秒,那个捏他脸蛋的女生脚一滑,摔了个狗啃泥。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那个女生倒下了,后面有无数的女生涌了上来。

“你几岁了?”另一个小女孩抱着他,爱不释手。

“七百六十二岁。”奥兰儿微笑。

沉默……

“哈哈哈……”那女生冷不丁爆发出一阵大笑,“好好笑……你好可爱啊……七百六十二岁!哈哈哈……”

奥兰多也不反驳,依然笑眯眯的。

那个大笑的女生便一直在笑,笑得涕泪纵横也停不下来。

“小优,你在笑什么啊。”旁边有一个女生推了推她,很费解的样子。

“哈……哈……我也不知道……哈,我停不下来……哈哈……”

看着笑眯眯的可爱万分的奥兰多,我一头冷汗。

原来果然是个小腹黑。

糖果屋女客众多,朴灿烈大包大揽,忙得不亦乐乎,奥兰多不时制造一点小混乱,也自得其乐,我抱着小白百无聊赖地坐在柜台里闲闲地打瞌睡。

小山个头比较大,虽然长相忠良,但吃了身高的亏,一时没有MM敢上前搭讪,金钟仁偷懒干脆躲在屋子里睡觉,吴世勋依然老神在在地坐在以前常坐的那个靠窗的吧台上,鉴于他的脸上明明白白写着“生人勿进”四个字,一时也没有MM敢冒着生命危险上前搭讪。

我便抱着小白,笑眯眯地坐在柜台内看着满屋子的热闹,生活似乎一下子安定了下来。自从被转变为吸血鬼后便一直处于混乱中的生活似乎一下子回到了原点。当然,首先得忽视这眼前这几只魔族和吸血鬼的存在,自从宗教裁判所那一战之后,萨麦尔也不再提要带我回黑暗国度之类的话了,朴灿烈也不说让我回魔界当女王的话了,就这样在锦绣糖果屋里待了下来。

抬头看了看时间,已经上午十点了,我转身倒了一杯咖啡递给吴世勋,以前他总习惯这个时候喝一杯咖啡的。

他抬头看我一眼,伸手接过。

“莉莉丝……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呃……魔?”厚着脸皮坐下,我颇有些好奇自己的前生是什么样的。

看萨麦尔如此不离不弃,几千前也追着来,想必是个完美女人吧。

“她是天使。”看了我一眼,吴世勋低头喝了一杯咖啡,淡淡地道。

天使?

果然情人眼里出西施。

“自私、傲慢,自以为是。”漫不经心地转动着手中的勺子,他波澜不惊地道。

我的嘴角不自觉地开始抽搐起来,我早该想到的,一个恶魔心目中,天使的形象会好到哪里去,在他嘴里,用天使来形容一个人多半是贬意的。

“呃,那你还……”我小心翼翼地措辞,尽量不刺激到他。

“嗯?”他侧头看向窗外的大街人来人往。

见他一脸漠然的样子,我火了,一拍桌子站起来,“既然又自私又傲慢又自以为是,你还缠着我干什么!”

他终于回头看我了,幽幽的黑色眼睛里似笑非笑的,“你?你还不是她。”

我彻底爆发了,“那你见人就说我是你老婆!毁我清誉!”

“你还没有觉醒,我在等你觉醒。”

“觉醒?”我眨巴了一下眼睛。

“莉莉丝不会不记得萨麦尔。”隔着吧台,他看着我,黑色的瞳孔里是深不见底的凉意。

很平淡的一句话,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感到心微微揪痛了一下。

有时候,平淡是一种升华到极致的感情。在数千年岁月的纠葛下,所有一切的话语都显得贫瘠,都不足以描述。

莉莉丝和萨麦尔为什么会堕天,他们为什么会从天使变成恶魔,我都不记得了。我不知道他们之间有着怎么样惊天动地的故事,不记得他们之间是否有着生生世世的誓言。可是现在,只一句很简单的话,“莉莉丝不会不记得萨麦尔”,只这一句话,便让我的心隐隐揪痛。

莉莉丝不会不记得她的萨麦尔,可是我不是莉莉丝,我是东方晓,这个名字,注定我只属于一个人。

虽然……那个人,他是一个神职人员,他把对我好当成是一种罪。

“叮当……”门口的风铃清脆地响了起来,打破了我和萨麦尔之间诡异的气氛,也将我从莫名其妙的负疚感里拯救了出来。

一个穿着暗红色竖领风衣的男子走了进来,下一秒,已经有一半以上的女生堵住了门口。

“天……他好漂亮……”

“是啊!”

“他是夜魅酒吧的吴亦凡……”

“嗯,他好帅的!我常常去听他唱歌……”

“他的声音也很好听啊……”

一群星星眼的女生流着口水一脸花痴状。

小山面色微沉,便要站起身,想来他是认出这个当年害得魔界大乱的罪魁祸首了,我预想到他这身高站起来会造成交通堵塞,更何况屋子里已经人满为患了,忙抢先一步,站起身按住他。

抬手优雅地拂了拂酒红色的长发,离无视那些围着他转的女生,径直走到吧台边坐下,正好坐在吴世勋对面。

“你不是吴亦凡。”吴世勋看着他,淡淡开口,陈述一个事实。

离面色微变,好不容易维持住脸上优雅的笑意,“我是。”

“你不是。”吴世勋面色依然淡淡的。

“我是。”嘴角抽搐了一下,离继续微笑。

“你不是。”

“我是。”

“你不是。”

“我是。”

“你是。”

“我不是……”

“对,你不是。”吴世勋点头,很煞有介事的样子。

离吃鳖,第一回合,吴世勋胜出。

看看斗鸡一样瞪着漂亮的眼睛快要爆发的离,再看看一脸漫不经心却丝毫不让的吴世勋,我暗叹一声,拿了一杯咖啡走上前,放在离的面前,挡住两个几百岁了还斗嘴的老孩子。

几百岁那个是离,吴世勋的年龄已经无从考究了……

离抬头看我一眼,放弃和吴世勋斗嘴,修长的手指轻轻抚上我端着咖啡的手,害我手一抖,差点把咖啡洒了。

“晓晓,跟我去夜魅吧……”坐在吧台边未动,离微微仰头看我,白皙的脖颈近乎于完美,他微微勾着唇,冲我放电。

感觉到吴世勋阴森森的气息,我嘴角抽搐了一下,怎么感觉战火蔓延了……这算不算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你不是很喜欢夜魅吗?”离眨了眨眼睛漂亮的眼睛,加强电流。

于是,一旁阴森森的气息也更强了。

“我可以给你加工资哦。”离冲着我,笑得如蔷薇一般妖艳美丽。

感觉到强烈的怨念,我开始抹汗,一个朴灿烈已经很刺激他了,怎么连离也来凑热闹……一个两个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真的把吴世勋惹毛了,放了大BOSS萨麦尔出来,到最后冒死去灭火的那一个除了我还有谁……

“嗯,就这么说定了,到夜魅来工作吧。”离已经兀自得出结论。

“过来。”吴世勋看向我。

叫我过来我就过来?我这么没有骨气吗?!

事实是,我真的很没有骨气,我想过去来着,可是离拉着我的手不放啊……

“过来。”大BOSS二度下令,面露不悦。

离面带微笑,紧紧揪着我的手不放。

我左看看右看看,分明是离刚刚在吴世勋那里吃了鳖,故意拿我当道具来刺激他,随即我注意到正泡MM泡得不亦乐乎的朴灿烈频频向这里张望,我立刻心生警觉,暗自祈祷朴灿烈不要来凑热闹。

显然我忘记了,我是被上帝遗忘的种族……

正在拉扯之际……

“你们准备把我的晓晓怎么样!”一个英雄出现,来救美。

我已经汗流成河了。

“你来这里干什么!”朴灿烈拉着我的胳膊,瞪向离,表示对多出一个情敌的不满。

离弹了弹手中的名片,正是朴灿烈给他那一张。

朴灿烈立刻一脸的后悔状。

“晓晓说要去夜魅工作了。”离微笑。

“我没有!”我忙撇清。

“她敢。”吴世勋双眸微暗。

“晓晓……”朴灿烈哀叫。

三个声音同时响起。

北风呼呼的吹过,乌鸦嘎嘎地飞过。

“都给我坐下,好好说话!”一手抱小白,一手叉腰,我一脸母老虎状,老虎不发威,都拿我当病猫。

寂静。

刚刚还热闹非凡的糖果屋里一片寂静,一众娇滴滴的美少女都杀气腾腾地瞪向我,对我虐待帅哥表示不满。

我无力地摆了摆手,大势已去啊。

看了看乖乖待在我怀里的小白,还是小白懂事又听话。见离还捏着我的手不放,我眉头一跳,极温柔地看向离,“放手。”

离抖了一下,松手。

“我不喝咖啡的。”幽幽地,他道。

“还嫌?”我眼睛一瞪。

“可以帮我调酒吗?”他深深地看着我,“你知道的,我想喝那一种。”

我心里微微一软,垂死挣扎,“这里是糖果屋,哪里有调酒的工具。”

离微微笑开,那样的如蔷薇一般美丽的笑靥连我都忍不住失了一下神,随着他含笑的目光,我看到吧台上竟然摆着一整套的酒具,我忍不住暗骂自己白痴,忘了他们都不是善男信女,一个个都是把魔法当儿戏的主。

“帮我调酒,可以吧……”软软的声音,带着些微的恳求,让人无法拒绝。

我认命地走到吧台内侧,开始调酒,吴亦凡啊吴亦凡,你教我调酒就是为了让我当他的调酒师吗!

随即注意到气氛不对,抬头一看,离正咧着一张嘴,挑衅地看着吴世勋。

我一头黑线。

第二回合,离完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