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EXO吸血鬼的十字架

Vampire.60 重新开业的糖果屋(上)

EXO吸血鬼的十字架 LazyCat妃 1947 2016-12-11 15:46:09

  厚重的黑色窗帘挡住了冬日温暖的阳光,我睁开眼睛,脑袋秀逗半晌,随即想起昨晚送离回寓所,然后……

然后我睡着了?左右看看,离已经不在沙发上了。

浴室的门“啪”地一下打开,他婀娜多姿地走了出来。

……我目光呆滞地看向他,他竟然穿了吴亦凡的那一件大号白色棉质睡衣,睡衣上印着一只夸张至极的流氓兔……

穿着流氓兔睡衣也能如此婀娜多姿的家伙……他倒将吴亦凡的姿态演了个十成十。

一只高脚酒杯忽然递到面前,我抬头,看到穿着睡衣的离,一脸困倦的模样性感极了。

“要来一杯吗?”轻轻摇晃着手中的酒杯,他看着杯里殷红的液体微笑,十分的优雅,不,简直优雅至极,跟昨天晚上发酒疯的那个家伙判若两人。

我无声地接过。

杯中的液体有着腥甜的味道,我正好饿了。

“白颜夕机关算尽,最后也只是成了你附身的依凭,宗教裁判所与魔界对立了数千年,如今却也在一夕之间烟消云散,呵呵……”他半倚在沙发上轻啜着杯中殷红的液体,看着我,笑得别有居心。

附身的依凭?

我的手微微一颤,白颜夕当初趁我堕天之时将我吞噬固然是为了得到我的力量,只是当时,还是莉莉丝的我心中所想的,其实也不过是为了替自己找一个肉身吧。

而白颜夕的出现,便是再合适不过了。对于堕天的莉莉丝来说,还有什么比吸血女王白颜夕更适合她的黑暗体质呢。

虽然被白颜夕压制了那么久,但一旦有机会便从她的身体里分离出来了。我是莉莉丝的转生。

……虽然不是故意的,但我的确将白颜夕彻底吞噬了。

就和……米迦勒一样。

不同的是,米迦勒在鹿晗的体内,痛不欲生的那一个是我。

而我的白颜夕的体内,悲哀的那一个……是边伯贤。

然后冷不丁地想起这一回与宗教裁判所的大战,大家都来了,连萨麦尔那个大魔王都没有缺席,边伯贤怎么会没有来?朴灿烈说他不见了是什么意思?因为鹿晗的事,我浑浑噩噩了许久,竟然一直没有问起他,看来找个机会得问问。

一旁的小白跳到我的膝上,我下意识地抱住他,垂首不语。

“要占卜吗?”他仰头饮尽杯中的液体,看着我微笑。

我扬眉看他,这个自欺欺人的家伙,真拿自己当吴亦凡了。

“不了,我该回去了。”抱着小白站起身,我淡淡说着,便要离开。

他起身挡住我,似是还想说些什么。

“我的陛下说,她要回去了。”冷不丁地有人将我拉进怀中,道。

我惊讶地侧头,看到朴灿烈一脸笑眯眯的样子,这个家伙怎么会在这里?莫非……他一直都在?从昨晚我离开锦绣糖果屋时便一直都跟着我?

“执政官。”离面色微冷,严格来说,他和朴灿烈是有过节的。

“咦呀,吴亦凡啊……”朴灿烈笑眯眯的。

他明明知道眼前这个身体住着另一个灵魂,却一脸不知道的样子,装傻他是最拿手的。

“我们锦绣糖果屋新开张,有空欢迎光临。”他有模有样地递上一张名片。

我傻眼,这个家伙什么时候成了锦绣糖果屋的店员了?岂有此理,这不和我抢饭碗么。

离冷冷看着朴灿烈,随即也咧嘴笑开,“我会的。”

朴灿烈颔首,拉着我大大方方地走出了大门。

门外,天已经大亮,阳光灿烂。

两只吸血鬼手拉手走在阳光下,引来路人的注目,当然被注视的原因不是因为我们是吸血鬼,毕竟谁也不能一眼就认出我们是什么东西。众人瞩目的焦点显然是我身边的朴灿烈,那只超级自恋的吸血鬼长得还是有些自恋的本钱的。

“一直跟着我?”

我侧头,看着他的手,他的手紧紧拉着我的手。

“晓晓啊……人心险恶,怎么能够随便跟一个陌生男人回家呢?万一危险遇到危险怎么办,万一被人轻薄了又怎么是好……万一……”

我歪着脑袋,看着眼前喋喋不休,顾左右而言其他的吸血鬼,嘴角一点一点上扬。这个家伙,该不是忘记我有多恐怖了吧,就如离所说,是我吞噬了白颜夕,是我一手毁了宗教裁判所……

像我这样的妖魔,谁见了不是绕道走呢。

“年纪大了果然比较罗嗦。”我点点头,煞有介事地下结论。

“嗯……”朴灿烈点点头,随即瞪我,“嗯?我这么英俊潇洒玉树临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你居然……”

我白他一眼,“上次你说边伯贤不见了……是什么意思?”

“小白被萨麦尔那个家伙盛怒之下打伤了,后来得到消息说有除魔者攻进魔界,我即使发现他不见了,也没有时间再去找他,以他的能力不会有什么危险。”

我下意识地抚向心口,抚到一团小团球,它乖乖地躲在我的衣服里,我发现它尤其喜欢待在靠近我心口的地方。

白颜夕再一次出乎意料地没有发飙,我皱皱眉,百思不得其解。

“晓晓,晓晓,你不问问我是怎么脱险的么……”朴灿烈不依不饶地粘了上来。

“你不是没事嘛。”我不以为意地说着,丢下他径自往前走。

身子忽然被扣住,有一双修长的手臂自身后将我紧紧拥住,我怔了怔,想回头。

“别回头。”朴灿烈地我耳边轻声道,“我很害羞的,我只说一次。”

害羞……

我忍住爆笑的冲动,这个家伙怎么看都与“害羞”这两个字搭不上边,“皮厚”比较适合他。

“我会永远都陪在你的身边,并且……永远对你好……”他靠在我的耳边,轻声道,“如果对你好是一种罪,我不介意永远犯罪,直到我化为灰烬那一天为止……”

昨天晚上的话,他果然……都听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