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EXO吸血鬼的十字架

Vampire.59 火焚

EXO吸血鬼的十字架 LazyCat妃 2123 2016-12-11 15:42:31

  眼前这个侍者并不是当日的那个侍者了,我记得那一回审判者边伯贤血洗了酒吧,在场的人无一幸免,全都死了。

“请出示证件!”那白衣侍者有些不耐烦了。

“上面那个人是我朋友。”我指了指高台上的那个身影,做了和当时的朴灿烈一样傻的事。

“你说吴亦凡少爷?”那侍者一脸怪异,随即满面崇拜地望向高台上那个身影。

“千年的时光,未曾有过片刻的思念,爱从不曾走远……”仿佛为了印证我的猜想,那个声音仍在吟唱着,和记忆里的某一个声音重叠,那声音仿佛带着某种奇异的魔力一般。

“吴亦凡?”我微微眯起眼睛。

不可能,我是亲眼看着吴亦凡在阳光下消失的。如果不是吴亦凡,那么此刻高台上那个男子,只有可能是……离!

“离,是你吗?”我张口,声音不高,可是我知道他能听见。

那个身影微微凝滞了一下,歌声蓦然而止,随即身影微动,走出了那片暗影。

暗红的竖领风衣,那高台上走下一个妖冶的男人,苍白的脸颊,微卷的酒红色长发,狭长的凤目,饱满的双唇,满身都是妖娆。

是吴亦凡的身体,吴亦凡的打扮,可是我知道这副身体里的灵魂,是一个叫作离的人。

他挥了挥手,刚刚的白衣侍者一脸陶醉地走开了。

“你好,我是吴亦凡。”他看着我轻笑,如蔷薇一般妖艳美丽。

看着眼前满身妖娆的男子,我有些恍惚,仿佛回到那一日,朴灿烈拉着刚刚被转变的我第一次走进这家叫作夜魅的酒吧,那一个叫作吴亦凡的男子便是这么打招呼的。

如果不是我亲眼见到吴亦凡消失,那么我一定以为一切都没有改变,一定以为那个叫作吴亦凡的男子仍然守着一间叫作夜魅的洒吧,一直在酒吧里等待一个叫做离的人。

可是……眼前这一个,是离,不是吴亦凡。

离说,他是吴亦凡。

是怎么样一种深入骨髓的思念,才会让他以为自己是另一个人?他宁可消失的那个是自己吧,所以他说他是吴亦凡,他让离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就算留下的只有名字也好,就算只有名字也是好的。

因为名字往往是一个人的存在的证据。

他可以当自己就是吴亦凡,夜魅酒吧的主人吴亦凡。

整个A市知道夜魅酒吧的人都知道夜魅酒吧的主人叫吴亦凡,并且他们都知道夜魅酒吧的主人在等一个叫离的人……

一直等一直等……

我的心忽然开始疼,很疼很疼,不可遏制的疼痛起来。

“你好,我叫东方晓。”我伸手,握住了他同样冰冷的手,就仿佛我们从来都没有见过面,他不知道我的悲惨,我也不知道他的凄凉。

随他走到吧台边坐下,我看到有熟识的客人跟他打招呼。

“嗨,吴亦凡!”

“嗨……”他笑着扬了扬苍白修长的手。

我微微抿唇,他们叫他吴亦凡,每天有那么多人叫他吴亦凡,就有那么多人帮他思念和复习那个叫作吴亦凡的人……

那一日,他说,我跟那个自私鬼不一样,他希望我活,我便活下去,他说什么我都听他的。还我永生?那我就在这永生的每一天里,天天都念叨他,让他死也死不安心……

那时,他是那般的潇洒。

却原来,这就是他留下吴亦凡的方式吗?

执着到近乎于惨烈的方式。

于是,他明明在笑,我却在那双含笑的眼睛里看到一个哭泣着的孤寂灵魂,那些血红色的眼泪,在他的眼底汇成一片汪洋。

那些血红色的眼泪,一点一滴,永远积蓄在他的心底,却流不出半分。

会有多苦呢?

“让让。”我推了推他。

他扬眉,“干什么?”

我笑着开始调酒。

半晌,我抬起手,举起手中的水晶杯凑到眼前,轻轻晃了晃,水晶杯里暗红色的液体也跟着晃动。

“试试。”放下水晶杯,我推到他面前,笑道,“就当是你送我日行者之血的回礼。”

他眯着眼睛看我,长长的睫毛在昏暗的灯光下有些迷离,随即他笑了起来,那笑容艳丽得令人无法直视。他抬手将那透明的高脚水晶杯送到唇边,轻轻啜饮,连姿势都与吴亦凡一模一样。

“这是……”微笑着的表情有了裂痕,他怔怔地看着我,手一松,水晶杯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溅了一地的碎片。

“‘火焚’,他教我的。”我微笑。

“他……”他微微捂住胸口,皱眉。

“痛吗?”

“我很喜欢这种感觉,心被烧得发痛的感觉。”他轻轻笑开。

原来是他……当日我也说过一样的话,那是吴亦凡的失态果然是因为他。

“可以再喝一杯吗?”

“当然可以。”

吴亦凡,你是魔界最伟大的预言者,那时你教我调酒就是为了这一刻吗?你也放心不下这个固执到近乎于执拗的家伙吧。

一杯又一杯,一杯又一杯。

我调他喝,然后我自己也喝。

喝啊喝啊,一醉解千愁。

喝啊喝啊,酒能解忧。

可是,吸血鬼也会喝醉吗?

反正吴亦凡是醉了,他开始抱着我哭,大哭特哭,痛哭流涕,像个被遗弃的可怜小孩。

半点血族的矜持优雅都没有了。

我拖着他,送他回去,还好我记得吴亦凡的住所。

“吴亦凡,你混蛋!”他冷不丁一拳揍来。

“是,吴亦凡真混蛋。”我结结实实挨了一拳,磨牙。

“吴亦凡,你为什么不要我……”他又开始哭,撒酒疯。

抱着他,将他扔到吴亦凡寓所的沙发上,我便要离开,他却仿佛抱到尤加利树的无尾熊一样,打死不松手。

“吴亦凡,你休想再丢下我!告诉你!休想!”

我已经连翻白眼的力气都懒得用了,很想一脚踹开他,又不太忍心,毕竟同是天涯心碎人,这点怜悯之心还是有的。

本来在我怀里的小白早就被极大的酒气熏得躲到一旁去了。

我的脑袋也有一些晕乎乎的,我一把揪过小白,搂在怀里死也不松手。

“小白,对我好是罪吗?”

“小白,对我好便是有罪吗?”

“小白,鹿晗他认罪了……”

“小白,你说鹿晗他是不是后悔对我好了……”

“他后悔了……他后悔了……”

脸颊挨着它毛茸茸地身子,我喃喃着。

小白乖乖趴在我怀里,轻轻舔我的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