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EXO吸血鬼的十字架

Vampire.52 巫马火野(下)

EXO吸血鬼的十字架 LazyCat妃 2021 2016-12-11 15:15:54

  然而,作英雄总是要付出代价的。若干天后,我有气无力地坐在黑洞洞的牢房里,饿得奄奄一息。这变态的牢房是特制的,无法瞬间移动,就算我真的长了翅膀,也不见得能够飞出去。

萨麦尔的效率实在不敢恭维,那个家伙说大话了吧,什么能够感知我的黑暗力量,什么我无论在哪里,他都可以找到我,那个家伙一定吹牛了!毫无形象地倚在坚固冰冷的特制牢房墙壁上,我腹诽。

事实教育我们,说谎的后果是严重的,如果不是因为那个家伙当初信誓旦旦的吹牛,我又怎么会把自己弄到这步田地,傻兮兮地在等着他找上门来闹事?

宗教裁判所的办事效率也差得离谱,不是要审判吗?一连几天都没动静,好像压根儿忘了我这号人物了,我怎么说也是魔界女王,莉莉丝的转生吧,也算不大不小一个BOSS级的人物吧,存在感怎么会如此渺小啊……

最最最重要的是,我要告他们虐囚,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虽然我是吸血鬼,可是也不能因为我是吸血鬼就歧视我啊,吸血鬼也要吃东西的。

若干年后,万一后代子孙问起来,他们伟大的女王陛下是怎么死的?总不能说是饿死的吧,死有轻于鸿毛重于泰山,就这么饿死岂不是太憋屈了……

而且……饿死是天底下最不人道的死法!

“唧……”正在饿得头晕眼花的时候,我忽然看到黑暗中有什么东西窜到我的脚边。

老鼠?我吞了吞口水,眼放绿光,直扑上去,捉住它!

“唧唧……”它似乎被我绿幽幽的眼神给吓到了,拼了命的挣扎。

大概这个小东西挣扎得太厉害了,把我仅存的一点理智拉了回来,放弃下口咬的念头,我略略思考了一下,开始疑惑,这种连一个苍蝇都飞不进来的特制牢房里,怎么可以有一只老鼠?

黑暗里,我看到一双冰冷的眼睛,十分熟悉。

我渐渐看清了这个小家伙全身雪白,哪只老鼠有这么漂亮。

“小白?”我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低呼。竟然是我在魔界捡到,后来莫名其妙失踪的宠物小白,那只浑身雪白的小毛球!

见我认出了它,小毛“咕唧”了一声,便扑进我怀里。

“小白,你怎么进来的?你怎么找到我的?上次你为什么突然跑掉?”大概太久没有人跟我说话了,我忘了小白没有说话功能,抱着他连珠炮似的发问。

它在我怀里磨蹭着撒娇,乖得很。

嗅了嗅,我闻到空气里有淡淡的血腥味,把它揪出来一看,果然,小小的爪子上鲜血淋漓。

“怎么弄的?”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伤口,我不住的咽口水。

乌溜溜的眼睛看着我,小白伸出受伤的爪子,看着我。

“呃……你要请客吗?”我舔了舔唇,继续咽口水。

它居然点了点毛茸茸的脑袋。

我坏笑着拉起它的小爪子,仔仔细细舔了一遍,不能浪费粮食啊……小毛球微微弓起小小的身子,居然全身粉红。

喜欢害羞的小毛球……

我依依不舍地伸手,覆在那伤口上,慢慢抚过。当然不能真的拿它来填肚子,这么小的个头,只怕我还没饱,它倒一命呜呼了。

抚过它的伤口,我的指尖缓缓凝聚了金色的光茫,掩住那伤痕,等那一道柔和的金色光茫消失的时候,它雪白的爪子已经完好如初,不见一丝伤痕。

“怎么弄伤的?是为了进来找我弄的吗?”我摸了摸它毛茸茸的脑袋,轻问。

小毛球蹭进我怀里,我抱着它,才感觉一丝暖意。

在我以为自己会被众人遗忘,从而饿死在宗教裁判所的大牢里时,无良的作者终于意识到没有主角这部小说是进行不下去的。

很庆幸我不是配角,我是主角,主角是打不死的小强,不到文章结束是绝对不会OVER的,这点可以绝对放心。

所以,萨麦尔那个低效率的魔王为了他老婆莉莉丝,冲冠一怒为红颜,在踏平魔界之后,杀入了宗教裁判所。

我,终于重见天日了。

重见天日的后果,是出了虎穴,又入狼窝。

我冷冷地看着闯进大牢的萨麦尔,天知道我花了多大的力气才保持住自己“冷冷”的气势,因为,我真的很饿。

饿得快厥过去了。

站在我面前的萨麦尔一袭黑袍,长发及地,俊美得人神共愤。反观我自己,灰头土脸,狼狈不堪,还饿得奄奄一息。

这都是拜谁所赐啊!士可杀不可辱!我将小白塞进怀里,扶着墙愤愤地站起身,一步一步走向萨麦尔。

萨麦尔站在原地看着我走向他,神情倔傲。

有没有搞错!我恨得牙痒痒,还得我主动投怀送抱不成吗?这个毁了魔界的罪魁祸首!本来决定一见到他就跟他决一死战的,可是现在……实力悬殊太大……

我脚下一软,整个人向前栽倒,直接投怀送抱,摔进了萨麦尔的怀里。

可是!我是有骨气的,敌人当前,焉能口软。立刻占据有利地形,我一把抱住他,张大嘴巴,对准他白皙的脖子“吭哧”便是一口。

饮撒旦的血,那就是太岁头上动土,老虎头上拔毛啊!我本着大无畏的精神,毫不客气地一口气喝到饱。

拍了拍肚子,我打了个饱嗝,松开他。

“好了,我们现在决一死战吧。”抹了抹嘴巴,我道。

萨麦尔冰冷的表情终于有了裂缝,他瞪着我,似乎有一种想将我一巴掌拍死的冲动。

可是我不怕他。

“还我灿烈!”我恶狠狠的瞪他,随即想了想,又道,“还有白颜夕的边伯贤,一并还来!”

我够义气吧。

“死有余辜。”他冷哼。

我终于怒了。

扑上前便要开打。

“小勋勋,宗教裁判的那群老头很难对付耶!你怎么可以狠心丢下我一个人对付那群丑八怪,自己抱来英雄救美,这样不公平,真的不公平!”门口传来一阵熟悉的聒噪声。

萨麦尔一脸的黑线。

我愣了愣。

那个聒噪又八卦的声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