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EXO吸血鬼的十字架

Vampire.39 女王是怎样炼成的(中)

EXO吸血鬼的十字架 LazyCat妃 2365 2016-12-04 19:56:49

  朴灿烈告诉我,妖类有属于自己的法则,比如小山,既然他承认了我所取的名字,那么他便会誓死效忠于我,永远不会背叛。

永远有多远?妖之一族的生命并不比血族短。

我忽然开始迷惘,是怎么样一种思想,可以让那个巨人族的首领甘愿臣服于我,我甚至于什么都没有做。

“虽然以往魔界每四百年一次的各族首领聚会都只是例行公事,但这一次聚会却是十分的重要。”看着我,朴灿烈突然开口。

“为什么?”

“魔界各族向来就是一盘散沙,谁也不服谁,直到一千多年之前女王陛下突然出现,以雷霆万钧的手段使各族臣服,而如今因为女王陛下失踪的传闻,魔界各族已经蠢蠢欲动,都在觊觎着魔界之王的位置……”

“哦?”我眨巴着眼睛,依然不在状态之内。

“虽然魔界已经盛传女王陛下归来的消息,但各族首领一旦有了叛变之心,便很难收手,只要女王陛下稍稍有一点破绽,只怕……”

“这与我有什么关系?”眨了眨眼睛,我问得无比天真。

“要夺位的唯一途径,就是杀了上一任的魔界之王”,朴灿烈笑眯眯地看了我一眼,遗憾地说,“上一任就是你,我的陛下。”

我目瞪口呆,那我岂不是成了一个活生生的靶子?

“有多少人来参加聚会?”张了张口,我问得小心翼翼。

“估计有五百多……吧。”朴灿烈看着我微笑。

五百多?

想起阴沉沉的纳斯加,还有金钟仁他们,我沮丧极了,不知道现在逃跑来不来得及?

“离开城堡你会更危险,至少在这里没有人敢明目张胆的伤害你。”朴灿烈适时地开口,将我的臆想扼杀在萌芽状态。

“礼服已经送到你的房间了,我去张罗一下,晚点来接你,我的陛下。”朴灿烈单膝着地,华丽丽地吻了吻我的手背,“我会一直在您的身边守护着您,请不必担忧。”

执政官朴灿烈大人说完他华丽丽的台词,转身华丽丽地离去。

我垂头丧气地一个人坐在冰凉的台阶上,眯缝着眼睛望着天空那一片阳光,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绚丽的夕阳已经染满了整片天空。

等那一片血色的夕阳也渐渐消逝的时候,我闭了闭眼睛,长长的叹了口气,顺着那台阶仰面躺下。

“陛下。”十分的好听的声音,带着三分稚气。

我睁开眼睛,看到一个长着翅膀的小精灵,“奥兰多?”条件反射地手痒痒想去抱他,忽然记起他也是一族首领,又撒了手。

“陛下,你不开心么?”眨了眨水漾的双眸,奥兰多振动着透明的翅膀坐在我身旁。

我实在忍不住,伸出魔爪抱住他。

奥兰多微笑着看我,也不挣开,乖乖任我抱着。

“奥兰多,你有没有想过杀了我当魔界之王?”看着那双漂亮的眼睛,想起朴灿烈的话,我有些出神。

“怎么会呢,奥兰多很喜欢陛下。”奥兰多不假思索地微笑着回答,他的声音软软的,带着孩子似的稚气。

我摸了摸他透明的翅膀,心里有一刹那的冰凉。

“陛下……”奥兰多微笑着伸出握成拳头状的小手,递到我面前,还没有等他张开拳头,一道光剑突然刺来。

奥兰多微惊,从我的怀中腾空而起,张开翅膀飞速地闪开攻击。

我低下头,看到一双白色的靴子走到我的面前,站定。

“消失,立刻。”我听到边伯贤冷冽如冰的声音。

“你干什么?”奥兰多的声音带着些微的委屈,“我只是想给陛下精灵族的祝福而已。”

“以审判者的名义告知于你,立刻消失。”边伯贤的声音依然冷冽,如我第一次在酒吧见到他时一模一样。

“陛下……”奥兰多看向我,声音软软的,十分好听。

“聚会就快开始了,你和金钟仁他们一起去准备一下吧。”握了握拳,我让自己看起来在微笑。

奥兰多愣了一下,消失在空气中。

坐在冰凉的台阶上,我盯着那双站在我面前的白色靴子,一路走来,上面却是不沾一丝泥泞。

“奥兰多是魔界最强大的精灵,小心他。”半晌,边伯贤的声音淡淡响起。

眨了眨眼睛,顺着那白色的衣袍缓缓向上,我看到一双冰凉的眼眸。

他也在看着我。

月亮已经挂上墨黑色的天幕,边伯贤静静地站在我面前,清冷的月色映衬着他银色的长发,雪白的衣袍,仿佛整个人都散发着一圈白色的光晕。

他还是他,那个一直坐在他怀里的小女孩却是不见了。

他是以一种怎么样的心情来面对那个变成孩童模样的恋人?又是以一种怎么样的心情去看着白颜夕消失?

我闭上眼睛,不忍再看他。

他一直静静地站在我身后,不言不语,不动不移。

“你来找我……有事吗?”终于受不了这诡异的气氛,我开口打破寂静。

他仍不语,站在我的身后,仿佛成了一尊玉雕的人像。

“呃,就算你一直站在我这里变成望妻石,我也还是不可能变回白颜夕啊……”我试图劝说他。

他仍然不开口,站在我身后,无声无息。

“晓晓?你没有去换礼服吗?”正在我万分头痛的时候,朴灿烈走了过来,“各族首领都到齐了。”

我正好不知道该拿边伯贤怎么办,忙点点头,跟着朴灿烈去换衣服。

边伯贤终于动了,他不紧不慢地继续跟着我。

我逃难似的逃回房间,将朴灿烈和边伯贤都关在了门外。

这是什么处境……

一大堆妖怪虎视耽耽要将我吃干抹净自己当王,偏偏还有一个边伯贤来搅局,每次一见到他,我就不对劲,仿佛十分对不起他似的。

铺满蕾丝的床上有一件黑色的礼服,难得的是上面居然没有蕾丝,我脱下衣服,换上它。

出现在镜子里的是一个有些陌生的女子,所谓的礼服居然是一件黑色的高领无袖丝绒旗袍,旗袍的左肩处绣有一朵金色的罂粟花,那罂粟绽放的姿态极尽张扬,袍衩开衩甚高。

穿旗袍的吸血鬼,朴灿烈真有创新意识……

“咚咚咚……”一阵夸张的脚步声。

“陛下!仪式就要开始了!”小山豪迈的声音冲淡了一丝丝我心底对于即将面对群魔的惧意。

因为袍衩开衩过高,我每走一步都要小心走光,不经意回眸看了一眼镜子,这一步一步,倒颇有些步履轻移的味道,随着那步履轻移,大腿隐而不露,却又极尽魅惑。

打开门,先瞪了一眼朴灿烈,继蕾丝之后,他倒有又新花样了。

朴灿烈笑嘻嘻的一脸夸张的惊艳。

“陛下!”小山恭敬地单膝着地,以热烈的眼神示意我坐在他的肩上。

我忙接受了他的好意,步履轻移是很辛苦的……

坐在小山的肩上,立刻有了睥睨众生的感觉,坐在高处果然感觉不一样。

“走吧。”我开口。

小山大步走向聚会的场所,边伯贤始终无声无息地跟着,正好与朴灿烈一左一右。

我心里忽然没有那么害怕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