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EXO吸血鬼的十字架

Vampire.34 银戒之印(下)

EXO吸血鬼的十字架 LazyCat妃 2031 2016-12-04 19:32:31

  身上的痛楚让我昏昏欲睡,恍惚间有一双琉璃色的眼睛盯着我看。

  本就是极浅的睡意,我一下子惊醒,那样强烈的存在感,除了女王陛下白颜夕还能有谁。

  全身所有的细胞都警觉起来,我感觉自己像极了备战的刺猬。还未等白颜夕上前,黑暗中闪过一个影子拦住了她,阻止她靠近我。

  “哦?”白颜夕微微有些讶异,随即笑了起来,“我不会对她怎么样的,你忘了我们是同一个人?”

  “陛下,她醒来之后,我会带她离开这里。”朴灿烈的声音在黑暗里显得特别的低沉。

  “我很意外你会如此维护她。”白颜夕低低的笑,“或许当初让你去接近她是一个错误。”

  “宗教裁判所已经撤出魔界,魔宴同盟现在也对您构不成任何威胁,一切都结束了”,朴灿烈微微低头,“是我亲手将她拉入这一场混乱,那么,也请让我亲手将她送回去属于她的地方。”

  “属于她的地方,不就是这里么?”女王陛下微笑,“你别忘了,她已经不是人类,她还能在人界生存?”

  “我会陪着她。”

  “陪着她?你以什么立场?你根本不是她的创造者”,白颜夕冷冷地看着他,“有人在你前面给予了她初拥的仪式。”

  我心里微微一惊,她是什么意思?即使我不被那只莫名其妙的吸血鬼咬到,我也还是会被朴灿烈转变为血族吗?

  “是啊,真遗憾”,朴灿烈竟是微微笑了起来,“如果她真的是我创造的,该多好。”

  “我感觉到她很痛。”白颜夕忽然看向我,仿佛看透我已经醒了。

  朴灿烈微微皱眉,“我已经请治愈族的人来看过。”

  “治愈之术,谁能比白更强?”白颜夕仰着小脸微笑,“让白看看她吧,这样她也少受些痛苦。”

  朴灿烈没有开口,似是默许。

  白?边伯贤?那个大冰块?

  我忙睁开眼睛要抗议,还没有来得及开口,白颜夕忽然冲我甜甜一笑,我一下子没了知觉。

  白颜夕你好样儿的!

  混混沌沌间,听到水流的声音,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躺在温泉里。

  四周一片迷蒙,这是哪儿?

  正在疑惑着,忽然有一个人影走近。

  边伯贤?!我瞪大眼睛,想起来白颜夕说要让他帮我治伤的事。我挣扎了一下,发现自己还是动弹不得,张了张口,连声音都发不出来,白颜夕那个家伙在我身上动了什么手脚!

  我只能看着边伯贤渐渐走近,他忽然停下脚步,然后……开始脱衣服?!

  我目瞪口呆,脱衣秀?

  他极其优雅地脱去白色的长袍,然后是白色的里衣……然后……

  我傻傻地看着他,虽然是很养眼没错啦……可是,他为什么要当着我的面前上演脱衣秀?

  还是……他压根没有发现我的存在?

  他缓缓走进温泉,银色的长发飘浮在水中,映衬着白皙光裸的胸膛,说不出的漂亮。

  我暗暗鄙视自己,竟然吞了吞口水。

  “谁?”边伯贤声音微冷。

  看……这就是吞口水的下场……

  被抓了个现行。

  白皙修长的双腿在我面前站定,我不禁开始嫉妒他的好皮肤,好好一个大男人,怎么皮肤比女人的还光滑,至我于何地嘛!

  “你?”他的声音微微扬起。

  “呃……那个……我醒过来就在这里了……不是我在偷窥,我不是偷窥狂……”我结结巴巴地辩解。

  “欲盖弥彰。”他淡淡开口丢出四个字。

  我怒了,瞪他,“如果不是因为我动不了,你以为我想看你,什么破身材,没有肌肉不说,还白得跟个女人似的!”

  “太小。”他惜字如金。

  “呃?”我一头雾水。

  太小?

  顺着他的视线,缓缓低下头,我傻了。

  我竟然……没穿衣服。

  “比你大!”我恼羞成怒,被看光也就算了,看光了还敢嫌弃我。

  “嗯,比我大。”他低头看看自己,点头同意我的观点。

  我石化,恨不得一头撞死,谁来救救我……

  “朴灿烈!”我尖叫。

  边伯贤扯过自己的袍子裹住我,将仍是动弹不得的我打横抱起。

  眼前一晃,朴灿烈已经出现,见我这般模样,微微一怔,面色有些难看起来。

  “别介意,是陛下的恶作剧”,边伯贤浅浅一笑,“夕,出来。”

  恶作剧?把我剥光了放在边伯贤洗浴的温泉里?

  “她受伤了……我只是……”一个清清浅浅的声音冷不丁地在身后响起,白颜夕赤足凌空站在温泉之上,小心翼翼地看向边伯贤。

  边伯贤唇角微微勾起,笑得令人不寒而栗,“明白了,陛下。”

  语毕,抱着我转身离开。

  “白!白!”白颜夕追了下来,却只握到边伯贤的衣角。

  我转身,看到白颜夕泫然欲泣的神情,忍不住惊讶,我从来没有在她的脸上看到过这样的神情,即使只有十岁的模样,即使身高只到我胸口,但她从来都是强势的,有一种令人无法忽视的极大存在感,只是此时她的神情,楚楚可怜,像极了一个孩子。

  边伯贤轻轻一个转身,便已经身在千里之外。

  “放开我!”我回过神来,怒道。

  挑了个干净的地方将我放下,边伯贤若有所思的盯着我看。

  我抖了一下,“你看我干什么?”

  他没有开口,只是缓缓抬手,掌心中聚集了纯白的光芒,那些光芒缓缓覆在我的身上,十分的温暖舒服,仿佛一下子掩住了所有的伤痛。

  明明是一样的治愈术,他的等级显然在蔷薇之上。

  边伯贤刚刚收回手,我已经被赶来的朴灿烈护进了怀里。

  “白,你在生我的气么?”白颜夕微微咬唇,小心翼翼地看向边伯贤。

  “不敢。”边伯贤冷冷开口,没有看她,“已经按您的吩咐治愈了她的伤,陛下。”

  果然是一物降一物,我偷笑,这天不怕地不怕的女王陛下,竟然怕边伯贤。

  “我以为……你会高兴的……”琉璃色的眼睛微微泛红,白颜夕委屈地咬唇。

  边伯贤冷冷的睇她。

  真是冷血,看白颜夕如此楚楚可怜的小模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