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EXO吸血鬼的十字架

Vampire.8 审判者

EXO吸血鬼的十字架 LazyCat妃 2825 2016-11-27 20:00:21

     “她是朴灿烈的女人,不要动她。”吴亦凡突然开口,身形一动,便已站在我面前,完完全全将我挡在他高大的身影之后。

   “朴灿烈的女人很多。”看了我一眼,那白衣的判者目光冷淡。

   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那个花心大罗卜,就知道相信他的话没有好下场……

   “这个不一样”,吴亦凡仍将我护在身后,“她是朴灿烈创造的后裔。”

   “不可能。”微微扬眉,白衣判者薄唇微启,声音淡漠。

   “是朴灿烈亲口所说,千真万确。”

   “你担心自己比较好。”没有再看我,白衣判者淡淡开口,那个小女孩安静地待在他怀里,漂亮的琉璃色眼睛静静地盯着我看。

   看着那双琉璃色的眼睛,我的关节仿佛生了锈一般,竟然动不了。

   “魔界最伟大的预言师,你,能不能预见自己的未来呢?”白衣判者缓缓扬唇,银色的发丝在暗夜里飞扬。

   预言师?吴亦凡居然是来自魔界的预言师?那一天在锦绣糖果屋他一定是预见我会被那个倒在雪地里的家伙变成吸血鬼,所以才警告我不要救他吧……

   唉,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早知道吴亦凡四百年前就存在,我一定听他的……

   追悔莫及啊。

   “审判者,我能够预见你的未来”,吴亦凡看向那个白衣的判者,暗哑的声音带了某种魅惑的味道。

   白衣判者怀中的女孩不安地动了一下,他低头,将左手食指放入那女孩口中。

   吮住判者的手指,那小女孩又恢复了安静。

   “你,会死”,妩媚的双唇轻启,吴亦凡预言。

   白衣判者微微眯起眼睛,“先死的,会是你,叛徒。”只轻轻一挥袖,吴亦凡便已坐倒在地。

   “我没有背叛女王”,明明是妩媚至极的脸庞,此时的吴亦凡却是分外的摄人,“四百年前没有,四百年后也不会。”

   白衣判者一字未语,再度拂手,吴亦凡连哼都未哼一声便直直地被扫了出去,狠狠撞上墙,然后滑坐在地。

   那般妖冶妩媚的男子,此时却是颓然地垂着头,微卷的酒红长发有些凌乱地披散而下,有些颓败的美,美得惊心。

   昨晚明明他差一点便杀死我,可是为何现在却是连一丝法术都没有?

   白衣判者冷冷看着倒在地上连一丝还手之力都没有的吴亦凡,淡淡扬唇,似乎很满意他如此模样,“先死的,果然是你。”

   语毕,他再度抬手。

   “他不来,我便不走”,吴亦凡他说过这样的话吧。他在这夜魅里等的,是他倾心所爱的人吗?

   也许是出于同病相怜的感觉,我不由自主地上前一步,张开双臂挡在了吴亦凡前面。

   “欺侮一个毫无还手之力的人,你很有成就感吗!”我鼓足勇气,开口。

   在对上那双冷冽的眸子时,纵使已经鼓起了十二万分的勇气,我还是微微瑟缩了一下。

   “让。”

   淡淡一个字,却让我心生惊惧。

   可是,我都已经是一个活死人了,还怕什么?怕死么?听起来真像一个笑话。

   “白,我不喜欢她。”清浅的声音缓缓响起,如淙淙的溪水一般凉入心扉,琉璃色的眼睛看着我,小女孩的声音极浅,极淡。

   那小女孩说的话,让我顿时有了一种大事不妙的感觉。

   果然,那白衣判者闻言,蓦然抬头,看向我,漆黑的瞳仁已经染上了杀意。

   我惊恐。

   小女孩忽然笑了起来,轻轻扯了扯白衣判者的衣袖,摇了摇头。

   “呀呀,小白,好久不见!”正在剑拔弩张,我感觉自己快要被处理成一个真正的死人时,一个热情得有些夸张的声音猛地响起。

   朴灿烈正眯着一双湛蓝色的眼睛,笑眯眯地从门口走了进来,踏着满地的尸体,依然笑得一脸阳光灿烂,实在是显得有些怪异。

   小白?我微微一愣,就是初次遇到朴灿烈时,他曾提过的名字。

   当时,我曾把小白联想成一只小狗来着……有些心虚地望了那白衣银发的审判者一眼,我暗自缩了缩脖子。

   仿佛注意到我的目光,那双漆黑冰冷的眸子扫了过来。

   “小白,你也来了!”朴灿烈笑眯眯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仿佛一点都不会被他那满身的寒气给煞到。

   那白衣判者竟也不发怒,只是淡淡地看着朴灿烈,仿佛已经习惯了他如此这般德性。

   “都怪你,说什么人间到处都是美味,害我……”朴灿烈似乎是想起了那一日认错猎物的糗事,有些抱怨地嘟囔,随即倒是立即自觉地收了口,“来来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晓晓”,一把拉过身子仍旧僵得直直的我,朴灿烈笑眯眯地道,“我的女人。”

   闻言,我斜目觑了朴灿烈一眼,已经习惯了他到处造谣,见怪不怪了。

   “晓晓,他是小白,边伯贤,脾气很好的。”回头,朴灿烈一点也不在意我古怪的目光,介绍道。

   我怪异地看着那白衣判者,脾气很好?

   动辄杀人的好脾气?

   那边伯贤淡淡收敛了杀意,抱着怀中的小女孩,一言不发。

   那小女孩也静静地待在白衣判者的怀中,琉璃色的眼睛还是直直地盯着我,眨也不眨。

   “吴亦凡。”那小女孩突然开口,声音轻柔动听。

   一直坐在墙角一动不动的吴亦凡微微动了一下,挣扎着抬起头来。

   “你说白会死,为什么?”带着与天真的神情不相衬的声音,那小女孩看着吴亦凡,问。

   边伯贤低头,看向怀里的小女孩,虽然漆黑的瞳仁依然冷漠,但却是带了一丝不易察觉地暖意。

   朴灿烈难得自觉地闭了嘴,也看向吴亦凡。

   “命中注定。”暗哑奇异的声音说不出的魅惑动听,淡淡四个字,却是令那小女孩微微变了颜色。

   “白,我们走吧。”小女孩没有再追问,仰头看着边伯贤,声音很是温柔。

   边伯贤微微点头,转身消失在夜幕中。

   如来时一样,未带半点痕迹。

   我看着他们离开,回头看向吴亦凡,他正扶着墙缓缓站起身,身上的伤口已经愈合。

   “谢谢你。”看向我,吴亦凡的笑夺人心魄。

   “为什么不谢我?”朴灿烈跳了起来,一把将我勾入怀中,“不准打晓晓的主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