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注定沦落

挚友

注定沦落 慕容果 1006 2016-11-27 19:38:20

  我决定在舍友回寝室之前,先走一步,因为我现在太累了,累到不想见到任何人。

在说出那些之后,并没有想象中的舒坦,而是空虚,好像把身子掏空了,曝露在阳光下,这感觉不是很好。也许,我注定属于黑暗吧。

我拖着拉杆箱走出校门口,临走前却不忘跟门卫大叔道个别,他是个很慈祥的老者。每次母亲来给我送饭的时候,只要是他值班,总会帮我送到寝室门口。第一次见面,他跟我说:“你不像是高一的学生。”

那样煞有介事的说,适逢我心情正好,问了一句为什么。

他说:“我做了四十多年门卫,看过的学生估计比你看过的人还多。高一的学生眼睛里总是带着光芒的,会没心没肺的笑。高三的学生整天对着的都是试卷书本,眼睛里已经没有神采了。”

“我的眼睛里没有神采,对吗?”我并没有生气,这没什么好生气的,这是事实。

“可能是你太成熟了,这是好事。”

“谢谢大叔。”我不想谈这个话题,就拿了东西道声谢让他走了。

那天,我又等宿友睡着了,半夜起来喝酒,喝了一晚上。

但我还是很喜欢他的,我在这个学校没有朋友,每个人都是过客,因为我在他们面前表现得太冷静,没有情绪的波澜。总爱在他们喝碳酸饮料的时候,说喝它有哪些坏处,表明立场坚决不喝。

又有谁知道,我爱喝添加了大量色素的果汁和充满添加剂的奶茶,我爱整宿整宿地喝酒。

我说这些,只是为了表示自己特有的清高,表示自己和别人不一样而已。

终究不是所以觉得自己与众不同的人都是与众不同的,我这样的结果,是所有人都不屑与我做朋友。

门卫大叔这样亲切地待我,也许是可怜我,也许是施舍我,但我不在乎。

最终我成了一个局外人,一个异客。

我得到了校长特批的请假单,坐了一个小时的车到以前死党的学校,他们正在开运动会。

初中我是在一个小乡村上的,那里质朴纯洁,不掺杂任何杂质,每个人都是善良的,和蔼的,开朗的,足以温柔那时年少的我。

不像我现在身处的市重点,冷漠锋利,这是一个刀刻的世界,是强者的舞台。我内心底下的怯懦与软弱,注定我与这样的一个世界格格不入。但曾经,我在所有人的瞩目下走进他们梦寐以求的校园,这个从女生宿舍到体育馆要八百米的学校,承载着无数优等生的梦。一纸文凭,成了他们眼中的骄傲。

我就是软弱啊,为什么非要用强大把自己包裹起来?

伟人说,有两种人眼睛里是没有焦距的,一种是没有脑子的,一种是很有脑子的。

我希望我是后者,但实际上我是前者。

思索间,一个壮硕的身影从眼前飞扑过来,伴随着如银铃般的笑声和想念已久的嗓音:“我想死你了!”

挚友,我也想死你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