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宿命缘浅三生梦尽

第四章 无烟愁

宿命缘浅三生梦尽 慕容雨茵 3788 2016-11-14 23:32:38

    梓琉林。

  白泽匆忙回到这,见叶玉祾没有发生什么意外,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了地。他取出那个青花瓷瓶,倒出了几粒乌黑的绿豆大小的药丸,他没有立即给叶玉祾吃下,而是自行吃了一粒下去。这药入口即化,一股清凉之感传遍全身,而且还带着些许梨花的清香,令神智也清醒了几分。

  确定这药没问题之后,他才小心翼翼地拨开叶玉祾的双唇,轻轻将药粒送入叶玉祾的嘴巴。见叶玉祾喉咙微动之后,他才起身,正对着叶玉祾取出那支冰蓝色的沧凝萧。

  萧音阵阵,淡淡的灵力波浪以白泽为中心渐渐散开,而叶玉祾的眉心出现了一个水滴形印记,所发的光芒与沧凝萧遥相呼应。印记周围还带着密密麻麻的黑色浊气,越聚越浓,最后直冲叶玉祾的喉腔,叶玉祾猛地吐出一口暗红色的瘀血。吐出之后,其中的毒素在萧音的净化下,消散在了空气之中。

  白泽见叶玉祾醒转,收回沧凝萧,上前扶住他。

  “玉祾,你没事了吧?”

  叶玉祾茫然的抬起头,看着周围,一脸不解地看着白泽:“泽,怎么回事?人界不是正遭受着四大凶兽的袭击吗,我们怎么回来了?”

  “你因剧毒攻心昏厥过去,后来是那名女子救了大家,四大凶兽被封印了。而你却一直昏迷不醒。”白泽向他一一解释道。

  “秦落哥和沐晴姐呢?”叶玉祾点了点头,见楚秦落和伊沐晴不在,便问道。

  “他们找天帝询问颛顼的下落了。只是这么久了,还没回来,也不知道出什么事了……”白泽回答,转念一想,这么久了还不回来,心想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说曹操曹操到。这时,楚秦落和伊沐晴正好回来了。他俩见叶玉祾已经醒转,且脸色也好了许多,也放心了。

  “玉祾,你没事就太好了!”伊沐晴抓着叶玉祾的肩膀上下打量着,喜悦地笑了。

  “让沐晴姐担心了,玉祾深感抱歉。”

  伊沐晴笑着摇了摇头,说:“你是弟弟,我这个做姐姐的自然要关心你。再说了,我们交情都多久了,还在乎这些吗?”

  “嗯。”叶玉祾转眼向楚秦落看去,见他身后没人,问道,“泽说你们找颛顼去了。颛顼呢?”

  伊沐晴听闻,脸色立即低沉下来。楚秦落叹了口气,表情凝重地说:“颛顼他……死了。”

  “啊?”叶玉祾也是一脸的惊讶,难以接受这个消息,“怎……怎么可能,颛顼贵为天神,怎会……”

  “但事实确是如此,颛顼是为梼杌所杀,众神都已知晓。”伊沐晴也不愿说出。

  颛顼于人界于神界都是一大功臣,功不可没,一心为苍生所想,谁知竟落得这样的下场,换谁都会为之惋惜的。

  楚秦落见白泽在一旁没有说话,表情呆滞,似乎在想什么。

  “泽,泽?”楚秦落用手在白泽眼前晃了晃,白泽这才猛然惊醒,有些不知所措。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没……没什么。”白泽笑着摇了摇头,言语有些支吾,“那个……要不我们去找梼杌吧,他把颛顼的魂魄锁住了,让他永世不可超生,甚至无法重塑神身,实在可恶。我们去救出颛顼的魂魄,让他重生吧。”

  楚秦落和伊沐晴疑惑地对视了一眼,叶玉祾更是一脸的茫然。

  “我和秦落还没说他的魂魄被锁一事,你……又是如何知道的?”伊沐晴不解。

  “啊……我……我是猜的,”白泽更加手足无措了,慌忙圆谎,“那个,梼杌生性凶恶,又狡诈至极,他绝对不允许有人破坏他的行动。颛顼是他的父亲,到时定会亲自出现,那时反而对他不利。他便私底下将颛顼杀死,未免以后颛顼重塑神身再扰乱他,他定会锁住颛顼的魂魄。”

  伊沐晴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她总觉得白泽不对劲儿。平时白泽是在这种时候从不会走神的,今儿这是怎么了?

  “泽,你……没事吧,怎么感觉你今天怪怪的?”

  “啊?呃……我……我没事啊,没事……”白泽慌忙地回答。

  “对了,泽,不是说只有颛顼有办法救玉祾吗?怎么现在玉祾……”楚秦落也看出了白泽的不对劲,不愿逼问他,便引开了话题。谁知这也让白泽顿时哑口无言。

  “这个……”白泽慌张地思索着,艰难地开口道:“是……是我去找女娲娘娘求来的灵药,才救回了玉祾。”白泽回答的时候有些心虚。

  “可我和秦落去过女娲神殿,没看到你啊。而且女娲娘娘也不在,你怎么取到药的?”伊沐晴反问,她越觉得白泽不对劲了。

  “可能是因为……我去的比较早吧。”白泽笑了笑,支吾地回答。

  伊沐晴还想再问下去,楚秦落给她使了个眼色,她便没有再追问,只是应了一声。

  “我觉得泽的建议不错。颛顼乃人、神两界之功臣,平日里也帮过我们不少忙,这次我们也应当把他从梼杌手中救出来。”叶玉祾开口,缓解了尴尬的气氛。

  “话虽如此,可梼杌被封印在何处我们也未知晓,这该如何是好?”楚秦落思索着,也找不出什么对策。

  “我有办法,这件事就交给我吧。”白泽站起身,把这件事揽了下来。他觉得,这件事无烟一定知道。

  “泽,你有什么办法?”叶玉祾问道。

  “这个你们也别管了,总之明日我会告诉你们的。今天天色也不早了,玉祾你也刚恢复,需要多休息,我们就回去吧。”

  其他三人点了点头。之后,白泽、伊沐晴和楚秦落便离开了,叶玉祾则坐于青石上调息,排出体内的余毒。

  叶玉祾刚要运功调息,便发现地上有一块蓝色的手帕。他捡起,发现手帕上绣着几朵在树梢绽放的梨花,一只蝴蝶停在梨花上,树梢上方还绣着一轮明月。

  “素心洁雪映星辰,

  和露泣吟待月冷。

  雨落尘埃萧风里,

  蝶舞天涯倾来生。”

  叶玉祾将绣在手帕右上方的诗句一一念出,总觉得这手帕不像是伊沐晴留下的,伊沐晴从不会写如此凄清的诗句,可刚刚只有他们四个在,只有伊沐晴一位是女子之身,若不是她的,莫非有其他人来过?不,不可能,他们四个的修为已有上万年,六界之中能做到悄无声息至他们不曾发觉是少之又少,那又会是谁呢?

  他将手帕轻轻叠好,收入怀中,接着便继续调息。

  

  沫阳湖。

  深蓝色的天空和碧蓝的沫阳湖在远处交接,水天一线。微风拂过,将平静的湖面荡起阵阵的涟漪,在夕阳的残照下是波光粼粼,令人心旷神怡。周围的树木繁茂至极,野花野草随处可见,神界的仙蝶也翩翩起舞,一幅和谐至美的画面。

  白泽坐在一棵大树的树梢之上,看着远方的太阳渐渐落下,脑海中不断浮现出无烟的身影。梨花下的她显得那么清丽,身上总是有一股亲和力,可她的冷漠又让人不敢靠近,善变的性格为她又增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

  她的箫声带有忧伤,带有迷惘,似乎对这世间有着太多的不解。又好像忍受了许久的寂寞与孤独,不禁变得感伤。

  “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我们才仅仅见过一次我竟对她如此念念不忘?她确实不同于那些庸脂俗粉,即使是仙、神两界的仙女和神女也不同她一般。好想亲眼看看她的样子……”白泽自言自语着,手中抚摸着玉箫。

  玉箫做工也十分精致,尽雕着寒竹的竹叶,偶尔会有几片花瓣。而萧的底部刻着一句话:“烟雨飘渺,幻若无物。”

  “你又怎会是烟雨呢,呵呵……”白泽看着这句诗,不禁笑出声。

  西边的残红还未完全消散,夜空已出现了繁星,皎洁的明月挂在枝头,宁静,祥和。

  “萧音阵阵,循音竹溪畔。梨花满枝纷扬落,不知佳音何而来,凄清婉转。忽而骤停,余音仍袅袅。惟见佳人梨花下,半面倾城轻浅笑,莞尔回眸。”白泽兴起,作了一首词,自我感觉十分好,便勾嘴笑着。

  当残红完全消失在天际,白泽抵唇而奏。旋律改变了,伴随着星河的闪烁,不是忧伤,而是悠扬心旷,宛如瀚海般豁达,又如竹林般清幽,更如长河般绵延。点点萤火从灌木丛中飞起,萦绕穿梭在各个树丛间,漫天飞舞。

  “世上竟有这等女子如此令我挂念……”

  

  璃郢溪。

  梨花林深处,一间竹屋隐匿其中。无烟在竹屋内的一张竹床上盘坐着,周围被淡淡的蓝色烟雾缭绕着。屋外的梨花林上方汇集着大量的花瓣,璃郢溪的溪水也一丝丝聚集,灵气愈发浓郁,接着便围绕在无烟身边,灵气向无烟体内汇集,她苍白的脸色才红润了一些。

  无烟睁开双眸,干净清澈的眸子宛如星辰般明亮。她站起身,走向窗边,倚着窗沿,抬头望向天空的明月。璃郢溪的位置似乎恰好,在此可以看见明月之上的广寒宫,那个灵动活泼的影子正是那捣药的玉兔。

  今夜星辰璀璨,皓月当空,夜深宁静之时,怕是只有我一人独对浩瀚的夜空,想我心中之愁苦了吧……

  无烟这么想着,眉目间的忧伤终于表现了出来。只看见一双感伤迷惘的双眼和微皱的柳眉,竟是让人不由得心中一揪,令人不禁想要为她之忧所忧,为她之苦所苦。

  “娘,你曾说过,世间的感情最为脆弱,在一点点的打击面前总是那么不堪一击……”无烟轻喃,太多的迷惘与不解涌露心头,“可……可为什么,他能为了他兄弟将生死置之度外?难道你说的都是骗我的吗?……”

  无人应答,惟有拂面的清风吹过竹林,穿出窸窣的声音。

  “千年来的孤独,除女娲和今日的白泽还有你,怕是无人知晓我的存在。那些感情究竟是什么样的?友情、恩情、爱情,甚至是亲情,我都无法体会到。我的存在究竟为了什么,我的一生真要如此度过吗?”

  “烟雨飘渺,幻若无物。你不想我踏入世间的纷扰,不想我因情而丧失自己,从不允许我结交朋友,而你也离我而去。曾经感受到的亲情是那么温暖,如今已过千年之久,这种温暖早已淡忘,我渴望更多的情感,但这似乎对我来说都太过奢侈……”

  “也许今日便是我的转折点,可我仍旧迷惘:踏入世间凡尘,是对是错?若情感真如此脆弱,女娲又何必因世间有情而欣慰?”无烟倚窗望月,玉兔仍旧蹦蹦跳跳,“广寒宫可有我的璃郢溪孤寂?可惜我从未踏出此地一步……”

  突然,眼前一阵柔和的紫红色的光芒闪过,一位人身蛇尾的女子出现了,虽是少女的模样,但那无与伦比的稳重气质与威严令人不由得肃然起敬。

  无烟连忙来到竹屋外,跪地行礼:“拜见女娲娘娘。”

  “你想尝试世间的情感?”女娲淡淡地微笑,说话不紧不慢,有条不紊。

  “我……”无烟犹豫了一阵,又坚定地回答,“是。世间多纷扰,却总吸引着我,我不明白为何我娘不让我踏入凡尘,还请女娲娘娘指点。”

  女娲示意让她起身,叹了一口气,便娓娓道来……

  今夜无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