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宿命缘浅三生梦尽

第二章 萧音寻源

宿命缘浅三生梦尽 慕容雨茵 3297 2016-11-14 23:32:38

          梓琉林。

  四大灵兽回到此处,化作人形。麒麟身中梼杌剧毒,必须想办法赶紧医治,否则性命难保,即使不死全身修为也将散尽。

  身着蓝白色衣衫的男子正是独角兽,名为白泽,灵兽之中唯他会医治之术。

  “泽,玉祾他怎么样了?”白衣女子问道,她便是白矖,名为伊沐晴。而卧于青石上的蓝衣男子便是麒麟,名为叶玉祾。

  叶玉祾双目紧闭,额头渗出密密麻麻的汗水,嘴唇发紫而干裂,微微颤抖着。

  白泽移开搭在叶玉祾左手手腕处的三指,没有回答,而是将真气灌入叶玉祾体中,封了他几处穴位。

  “玉祾的情况不太好。原本他可以凭借自己的功力将毒性压制,可煞神阵促进了毒性的蔓延。现在,我已封住他的心脉,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只能维持三日。”

  “那个神秘女子不是用女娲石降下泪悯甘霖吗,怎么连梼杌的毒都解不了?”腾蛇化作的墨衣男子楚秦落问道,一向稳重的他现在也有些焦急了。

  “女娲石力量虽无穷,但一次只能给一个对象施救。那名女子救的是凡间的生灵,而我们不属于那个范围,自然无法得到甘霖的救助。”白泽解释道。

  “那怎么办,女娲石一千年才能使用一次,玉祾难道没得救了吗?”伊沐晴很是焦急,不停地来回踱步。

  “梼杌为上古凶兽,本是颛顼之子。此事恐怕也只有颛顼能解决了。”

  “颛顼?他是人间部落的首领,此时应该早已死去,怎么解决?”伊沐晴反问,有些摸不着头脑。

  “颛顼有着神族和人族的血脉,死后定能上神界,想必天帝应该知晓。”楚秦落回答道。

  “那我去找天帝……”

  “先别急,”楚秦落拉住刚要走的白泽和伊沐晴,吩咐道,“我和沐晴去就好。泽,你留下照顾玉祾,我们这只有你懂得医治之术,万一有什么情况你也好及时应付。”

  “也好。”白泽点点头。

  楚秦落和伊沐晴默念几句心法,化作一墨一白两束光便离开了。

  白泽扶起叶玉祾,盘膝而坐,真气凝于掌心,全身笼罩着淡淡的紫光,随着手掌的推出,迷蒙的紫色真气从白泽手掌流入叶玉祾体内,蔓延至全身。

  不知道为什么,白泽脑中总是浮现出那名女子的身影。

  她究竟是谁,拥有女娲的血脉,莫非是女娲后人?可女娲后人虽有神族血统,却也是人界的一员,此时还未长大,又怎会突然出现?而且女娲石一向被女娲娘娘收放,她又怎会拥有女娲石呢?

  这让白泽百思不得其解,女娲娘娘从未提及有这一后人,其中究竟有什么秘密?

  白泽想了很久也想不通,便只好专心于为叶玉祾压制毒性。

  

  神界。

  “楚秦落拜见天帝。”

  “伊沐晴拜见天帝。”

  楚秦落和伊沐晴行礼道。

  天帝高坐宫殿之上,神色威严而略带疲惫。

  “二位不必多礼,请起吧。”

  “谢天帝。”

  “人界遭混沌、穷奇、梼杌、饕餮四大凶兽扰乱,已是生灵涂炭。多亏你们四位和那名女子相助,才使得凶兽被制服,朕在此替人界生灵多谢二位了。”天帝站起身,十分恭敬地行礼。

  也难怪,此事不仅关系到人界安危,更是关系到六界的安宁和平,若是人界被毁,妖、魔、冥界便会在凶兽的庇护下肆意妄为,那么仙界和神界也会遭此劫难,六界将永不安生。

  天帝一行礼,宫中众神也跟着行礼。楚秦落和伊沐晴连忙还礼道:

  “不敢。”

  “女娲娘娘心系众生,悲天悯人,若是六界被扰乱,那么定会出手相助。而人类又是女娲娘娘一手创造,皆为女娲娘娘的子民,我们作为座下灵兽,本就是我们的义务。”楚秦落回应道。

  天帝坐回宝座,众神也起身回位,楚秦落和伊沐晴也收礼起身。

  “二位来我天宫,相想必也是有要事相求吧。”

  伊沐晴上前说道:“回天帝,我们二人此次前来的确是有要事,是关于麒麟叶玉祾的……”

  “尽管说,朕定会鼎力相助。”

  “谢天帝。玉祾身中梼杌剧毒,命在旦夕,我们想请梼杌之父——颛顼为其解毒疗伤。不知颛顼现在何处?”

  众神听闻,便窃窃私语起来,而天帝脸色也是白了一阵。

  “颛顼?这……”

  楚秦落见此,便说道:“天帝,可否有什么变故?”

  “若此毒唯有颛顼能救的话,恐怕叶玉祾是难逃一死了……”天帝叹了口气。

  楚秦落和伊沐晴大吃一惊,又急了起来。

  “天帝,此话怎讲?”伊沐晴问道,此刻的她心急如焚。叶玉祾是他们共患难几千年的好兄弟,如今危在旦夕,叫她如何放心的下?

  “不瞒二位,梼杌在为祸人间之前就来找过颛顼,只是颛顼不肯助纣为虐,梼杌便大怒,将颛顼杀死,锁住魂魄,令颛顼无法进入轮回。朕也未曾想到,梼杌竟如此心狠手辣,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忍心杀害,唉……”天帝也为之痛惜,感叹梼杌的惨无人道。

  “如今颛顼已死,魂魄为梼杌所封,叶玉祾恐怕是命不久矣……恕朕无能为力……”

  楚秦落和伊沐晴强忍着悲痛,向天帝告辞。

  走出天宫,伊沐晴便不自主地落下眼泪,楚秦落眼眶微红,一把抱住伊沐晴说:“沐晴,别哭,一定还有别的办法。玉祾可是麒麟神兽,本就为祥瑞,一定不会就这么离开我们的。”

  “可是颛顼都已经死了啊,如此一来便无人能救他了……”

  “女娲娘娘一定有办法,她不会眼睁睁地看着玉祾死去的。我们去找女娲娘娘。”

  伊沐晴抬起头,双眼充满希冀,抹掉了泪痕,点了点头。这是最后的机会,女娲娘娘一定能救叶玉祾!

  

  白泽轻轻放下叶玉祾,毒素大部分都已经压制住了,叶玉祾的脸色也稍微好转了些。但若是无法解毒,毒素迟早会攻击心脉,那么叶玉祾就真的没救了。

  此时,一阵隐约的萧声传入白泽的耳朵。萧声平静而略带忧伤,广阔而宛转悠扬,似乎容纳了世间万物,令人焦躁的心情也宁静了几分。

  “谁在吹箫?”白泽自言自语道。

  闭上眼细细品味,萧声中似乎还带着几分迷茫,对世间的迷茫,好像是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对着陌生的环境有些恐惧又没有方向。就好像一只在黑夜中找不着方向的蝴蝶,只能扑棱棱到处乱飞,又害怕天敌的陷阱会让它失去生命。

  萧声一起,梓琉林中的鸟儿也跟着唱和起来,树叶互相拍打着,营造出一种温馨而宁静的氛围。

  “这萧声好奇特,忧伤而迷茫,想必吹箫的人遇到了什么难解的困惑了吧。”白泽闭着眼喃喃自语。

  “咦?以前怎么都没有萧声出现,是谁呢?不行,我得去看看萧声的主人是谁。”他越听越喜欢这曲子,打算去探个究竟。

  循着萧声走了不远,来到一处山壁。山壁上挂满了藤蔓,已有几百年的寿命了,潮气很重,藤蔓上还有着密密麻麻的水珠。

  萧声从山壁中发出,也许其中别有洞天。

  白泽小心翼翼地拨开藤蔓,没想到藤蔓的后面竟是一个隐秘的山洞,萧声正从其中传出。

  “这是什么地方,以前怎么都没发现?”

  白泽带着疑惑进入了山洞,借着微弱的光线一步步向里走着。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

  山洞中很是安静,除了萧声,就只有水滴掉落和他自己的脚步声了。山洞中实在安静的可怕,隐约的萧声反而带给人一种凄神寒骨的感觉,令人背后一凉。

  白泽举起左手,凝聚灵力,一簇闪烁的蓝紫色火焰从他纤白的指尖燃起,不停地跃动着。

  仿佛过了很久,白泽仍然未能走出山洞。他甚至想要放弃寻找,原路返回,并不是因为他怕,作为灵兽,绝对不能畏惧,而是因为叶玉祾让他放心不下。

  “不行,我不能就这么离开,我白泽可不是半途而废之人。”白泽坚定了下,才继续向前走。

  幽幽的蓝紫色火焰一阵一阵地跳动,在洞壁上照映出白泽的影子,洞壁坑坑洼洼,影子就显得有些扭曲森然。

  突然,一束光照射进来,晃的白泽眼前一阵发黑,好一会才缓过来。

  洞外真的是一处世外桃源:

  竹林成片,鸟鸣蝶舞,花草成荫,山峰环抱,最主要的是,竹林边有一条清澈见底的溪流,水干净得跟空气没什么两样,溪的另一边是成片的梨花林,梨花挂满了树梢,宛如积雪一般雪白。

  梨花林边,一位身着粉蓝色长裙的蒙面女子坐于一块青石之上,约莫十六七岁的样子,腰间搭一蓝绫,一只素梅步摇插于发髻上。

  女子手中轻捏一支冰蓝色玉萧,底部挂一青白色玉佩,雕镂着一只飞舞的凤凰。而那婉转的萧声正是从女子手中的玉萧发出。

  由于白泽与那名女子相隔较远,而女子又以白纱蒙面,白泽也认不出这名女子是谁,只是觉得莫名熟悉。

  女子气质宛若仙女一般,超凡脱俗;又像是一位初来乍到的天真少女,冰清玉洁。令人忍不住想要亲近。

  白泽一步步靠近,生怕惊扰了女子。可女子似乎没他想象的这么简单,走了没几步便被发现了。

  “这么久了,你看够了吗?”

  灯火阑珊,刹那回眸,仿若前世就已相识相知。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奈何桥上,黄泉河边,我可曾见过你?指尖的红线是否与你相连?静看花开花落、云聚云散,莫问前世相知否,惟愿今生长相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