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万年之后仍爱你

第70章 你心里有他

万年之后仍爱你 高擎 1161 2016-12-04 18:02:02

  白伊然简直要恨死冷奕琛了,怎么就能这样自作主张的来找娄婧,凭什么阻碍自己的友情!

  想着想着白伊然就哭了起来,真是受不了这个男人的霸道!

  “你怎么哭了?”娄婧有些莫名其妙,“你说什么呢?你以为冷奕琛会伤害我?”

  “啊?”娄婧这么一说白伊然倒是迷糊了,“不然呢?”

  娄婧一面嘲笑着白伊然,一面给她擦眼泪,“真是的,还像高中时候那么爱哭。”

  “冷奕琛到底找你干什么?”

  娄婧看着白伊然舒心的笑着,眼中泛着光芒,那是一种对于未来的希冀,“他说要投资一个影楼,让我去替他管理。”

  “你……”娄婧从小就有一个当摄影师的梦想,拍照更是成了她唯一的爱好,但是因为家庭环境的原因她迫不得已的去做了公主,而且老郑这个人很有手段,基本上进了黄金城的公主想要再出来就很难了,除非老郑觉得你没有价值了,会放了你,不过那时候也是生不如死的状态了。现在有个人和她说她可以不做公主了,还给她一家影楼管理,既可以完成梦想又不用担心以后的生活,这难道不是梦想实现了吗?

  如果换做别人,娄婧也许会不相信。但是,这个人是冷奕琛!

  “真的?”白伊然没有想到冷奕琛居然会做到这个份上。

  “嗯!”娄婧开心的点点头,“我知道冷奕琛这样做的原因是你,她不想你有一个在黄金城做公主的朋友,不想你再遇到上回那样的危险。所以,为了你,他愿意帮我,而且是给了足够的尊严的帮我,并不是拿钱打发我。伊然,他是真的很在乎你。”

  娄婧的话让白伊然怔住了,想着冷奕琛那张俊美的脸,白伊然的心越跳越快。一股难以明说的暖流从心底出发流遍了全身,最后倒映出冷奕琛宠溺自己时候的样子。

  “你心里也有他的是不是?”娄婧看着白伊然的反应,从来都是旁观者清。

  “我……我才没有!”白伊然红着脸反驳。

  “呵呵!”娄婧笑了起来,然后一本正经的说,“伊然,昨天你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脸是红红的,虽然有些生气但是那只是害臊的表现。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这就代表你不排斥冷奕琛。”

  “我……”白伊然没有想到娄婧会这样明晃晃的说出这些话。

  娄婧苦笑着看着杯中的白酒,一口喝下去,“我做了这么久的公主,对着那么多恶心的男人,每次他们触碰我的时候,我都是反感的,那种感觉简直是生不如死。但是,你对冷奕琛却不是这样的,你好好想想自己的内心,他碰你的时候你会有想死的心情吗?是那种真的想死的心情!”

  白伊然怔怔的看着娄婧,脑子里开始混乱,当冷奕琛碰她时候的心情……她不想死……没有想死的心情……她不反感……她……

  “你心里已经有他了,只是你自己还不知道而已。”

  “我……才没有……”白伊然说话一点底气都没有。

  “小丫头就知道死鸭子嘴硬!什么时候冷奕琛给你制服了你就老实了!”娄婧拧了拧白伊然的鼻子,“既然都嫁给这个男人了,就好好过日子吧!”

  白伊然脑子乱乱的,心跳的很快,索性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想要喝,却被娄婧拦住。

  “你家冷奕琛嘱咐过我,你不能喝酒,让我看着你!”

  白伊然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娄婧,“你这个墙头草!”

  哈哈哈!

  两个女孩子笑作一团,这时候酒馆外面却传来一阵嘈杂声,一群人正在暴打一个高瘦的男人。

  “伊然,你看那个被打的人是不是很眼熟?”

  白伊然看过去,不由得一惊,“那不是白千童吗?”

  “白千童?哦!就是你同父异母的弟弟!”

  白千童被一群男人逼在黄金城门外暴打,高瘦的身体抱头卷缩着,嘴里不停的发出惨叫,旁人都冷眼旁观着,没有人想要去帮他,似乎见惯了这种场面。

  “臭小子,敢和我抢女人!看我今天不揍残了你!”一个褐发男人暴怒的指挥着同伴对白千童进行着暴打。

  白千童不说话不抵抗不挣扎,只是抱着头,任由那些人打自己。

  “干什么呢!”黄金城的老板老郑突然带着一群打手走出来,对着那群施暴者冷呵一声。

  褐发男人一怔,没有想到老郑会出来,立即一脸的警觉,“郑老板您怎么出来?”

  老郑眯着眼睛看着褐发男人,“在我黄金城门口打人,也不问问我同不同意?”

  褐发男人一愣,随即在白千童身上踹了一脚,“这小子抢我女人!我教训教训他!这事郑老板您也管?”

  的确,以前这种事老郑根本不会管,但是今天不一样。

  老郑瞥了一眼白千童对褐发男人说道,“好了,你人也打了,这事就这么算了吧!”

  “算了?”褐发男人显然不是这么打算的。

  “嗯?”老郑满是横肉的脸一横,特别吓人,“怎么?我说的话也不好使了?”

  褐发男人缩了缩脖子,狠毒的瞪了白千童一眼,才对着老郑笑笑,“郑老板的话当然好使了,今天就算这小子走运!”

  说完,褐发男人带着同伴离开了,临走还踹了白千童一脚。

  见施暴者走了,白千童这才抬起头左右看了看,确定自己安全了才狼狈的站起身,冲着老郑笑笑,“谢谢郑老板替我解围!”

  老郑冷哼一声,转身就看见娄婧还有白伊然站在一边,“行了吧?”

  娄婧娇笑着,“谢谢老板帮忙。”

  老郑没有说话,准备带着打手离开。如果是以前,老郑才不会管这档子事,不过经过上次尹天深那件事情之后,冷奕琛身边的王海特意来嘱咐他不要为难娄婧,现在更是帮娄婧赎身出去,这样的势力,他也不敢不把娄婧的话不当回事。

  不过,老郑特意深深的看了白伊然一眼。

  这个姑娘不简单啊!

  白千童这才看见站在不远处的白伊然和娄婧,一脸的惊讶,“你们怎么在这?”

  白伊然看着白千童,身材高瘦,皮肤很白要说浑身上下最出彩的那就应该是那张完全继承了顾曼丽基因的脸了,用妖冶性感形容一点不为过,一个男人长得却比女人都漂亮,但却也缺少一些阳刚气息。

  偏偏是这张脸,很容易就能俘获住少女的芳心,所以刚才在被暴打的时候他才会拼命的护住脸。

  “你没事吧?”白伊然的语气有些生硬,她对顾曼丽的孩子实在是喜欢不起来。虽然白千童和白千羽并不一样,白千童从来没有欺负过她,甚至在白千羽欺负她的时候帮助过她。

  但即便如此,白伊然还是无法释然白千童是顾曼丽的孩子这件事。

  都是因为顾曼丽,都是因为白千羽和白千童,她才会小小年纪就被父亲赶出家门。

  “你在关心我?”白千童桃花眼泛着光,脸上挂着笑意。

  白伊然皱了皱眉,“你怎么会被人打?”

  白千童摊了摊手,“没办法,我太受女人欢迎了。”

  白伊然翻个白眼,“你没事我就走了!”

  看见白伊然要走,白千童抬腿就要追,结果刚走一步就哀嚎了一声。

  “你怎么了?”白伊然走到白千童身边观察他。

  白千童委屈的瘪了瘪嘴,“我浑身都疼走不了了,你送我回家吧。”

  白伊然冷眼看着白千童,“我送你回家,顾曼丽搞不好会认为是我打的你!”

  白千童听见白伊然直呼自己母亲的名字,眼神微微有些暗淡,但随即又泛着光哀求的看向白伊然,“就送我嘛~我都伤成这样了……”

  理智告诉白伊然她应该拒绝,不能与那个家里的人扯上任何关系,但是……

  “我就知道你不会拒绝我的!”此时此刻白千童正坐在白伊然的车里随意的拨弄着车载音响,“我说你现在可以啊,居然还买车了。”

  “你闭嘴!”

  “你这款车在沃尔沃里面算配置高的了,看来你也不是那么穷呀!”

  “不许说话!”

  “我说……”

  “再说话就滚下去!”

  “……”

  最后,白伊然还是站到了白家的门口,这个房子是白宏光后来才买的,白伊然只来过一次,十八岁那年,姥姥得了一场重病需要做手术,舅舅花光了所有的继续手术费还差一些,白伊然只能来找亲生父亲白宏光要些钱,结果却被顾曼丽狠狠的奚落了一番,更是像打发要饭的一样把那一摞钱摔在了白伊然的脚下,当白伊然蹲下身体一张一张的把钱捡起来的时候,心里就暗暗发誓,这辈子不会再花白宏光一分钱!

  此时,再来到这里,白伊然的心情并不是很好。

  “我们进去吧!”相较于白伊然的沉重,白千童却显得特别高兴,要不是走路一瘸一拐的,一点也不像是刚被打过的样子。

  白千童敲开门,白伊然扶着他走进去。室内很明亮很大很奢华,客厅的最中央还挂着一张全家福,照片上白宏光、顾曼丽、白千童、白千羽笑的灿烂幸福。

  白伊然觉得那张全家福特别刺眼,如果自己的妈妈不出那场车祸,没有去世的话,那么全家福上面会不会就是白宏光和她还有她的妈妈呢?

  不会……

  白伊然心里冷笑着,就算她的妈妈没有去世,顾曼丽仍旧会存在的,白千羽和白千童也仍旧会存在的,她和妈妈仍旧不会幸福的!

  想到这里,白伊然搀扶白千童胳膊的手力道变得重起来,掐的白千童生疼。

  白千童嗷的一声,“你要掐死我啊!”

  听见白千童的嚎叫声,顾曼丽急忙忙的从二楼跑下来,看见正掐着白千童胳膊的白伊然面色不善的冲过来,一把推开白伊然。

  “白伊然!你要干什么!”

  顾曼丽一把拉过白千童,因为顾曼丽的手劲很大,牵动了白千童身上的伤,白千童顿时俊脸皱成一团。

  “妈!轻点!疼!”

  顾曼丽这才注意到白千童身上有伤,狠毒的瞪着白伊然,“白伊然你对我儿子做什么了!你这个恶毒的孩子!就算是千羽对不起你,你也不能把气撒在我们千童身上!你卑鄙无耻!”

  听着顾曼丽的咒骂,白伊然冷笑着看向白千童,“我早就知道会这样。”

  白伊然特别后悔自己当时为什么要心软送白千童回来。

  白千童见状赶忙解释,“妈你别不分青红皂白就骂她!不是她打我,是她看见我被打送我回家。”

  顾曼丽一怔,随即说道,“白伊然,你看见千童被打不送他去医院!你按的是什么心!”

  “妈!你说什么呢!”

  白伊然在心里暗骂着自己贱,她现在一分钟都不想多呆在这里。

  “吵什么!不知道家里有贵客吗!”不悦的声音从二楼传来,白宏光和一个富态的中年男人站在二楼看向这边。

  “伊然?你来这里干什么?”白宏光没想到会在家里看见白伊然。

  这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在看到自己说的第一句话……

  在来这里之前白伊然是有一点点小小的期待的,也许白宏光会和善的对待自己,但是现实给了白伊然一个大大的讽刺。

  “我真不应该来……”白伊然冷冷的说完,想要转身离开,却被白千童扯住。

  “你要走了?”

  白伊然看着白千童,“不然呢?这里又不是我家!”白伊然说完看向二楼的白宏光。

  白宏光脸色一暗,走下来。“今天家里有客人,你们在这里吵什么?”

  顾曼丽一脸期期艾艾,“宏光!千童被人打了……”

  “什么!”白宏光神色立即紧张起来,“千童你怎么被人打了?你没事吧?快过来让爸看看!”

  白千童走到白宏光面前转个圈,“我没事,就被打几下,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是在表现父子情深吗?

  白伊然冷冷的看着,本来以为已经对这种场景麻木了,但是却还是被深深的刺到了。

  客厅里的人都将注意力放在白千童身上,却谁也没有发现此刻二楼正有一双泛着绿光的眼睛睁一眨不眨的盯着白伊然。

  “白总,这位是?”之前和白宏光一起在二楼的富态中年男人此时已经走到了一楼客厅,满面笑意看着白伊然。

  白宏光这才想起家里还有一位贵客,忙介绍道,“哦,康总,这是我大女儿白伊然。”

  “是吗?”康总老狐狸一般的眼神毫不掩饰的在白伊然身上打转,“怎么没见过?”

  “额……她是我和前妻的女儿,不和我们住在一起。”白宏光有些尴尬的说。

  不住在一起,就是不受宠喽?

  康总转了转眼珠,对着白宏光说,“既然你家里有事,那我就不打扰了。”

  一听康总要走,白宏光有些着急,“那我拜托康总您的事……”

  康总已经走到了白伊然的身边,看着白伊然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你这大女儿真不错!”

  说完,康总走向门口,司机已经等在了门口。

  白宏光有些不明白康总的意思,但是看见康总走了就赶忙出去送。

  倒是顾曼丽听出了康总话里的意思,一双美丽的眼睛盯着白伊然打转。

  送走了康总,白宏光面色不善的回来,看见白伊然劈头盖脸就斥责下来,“白伊然!你怎么回事!我今天请来的是重要的客人,你来这里捣什么乱!”

  “爸!她没有捣乱,她只是送我回家!是我妈没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就瞎囔囔,不关白伊然的事!”白千童赶忙解释,他现在也开始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让白伊然送他回家。起初,他只是想多些和白伊然相处的机会,怎么也没想到会给白伊然带来这些麻烦,这下子白伊然更要疏远他了。

  听见白千童的话,白宏光一愣,随即有些尴尬的看着白伊然。

  不过,这会白伊然已经无所谓了,“无所谓了,你们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反正对我而言也没那么重要!”

  说完,白伊然面无表情的离开了白家。

  白千童想要去追,可是白伊然已经将车开走了。

  白宏光看向顾曼丽埋怨道,“你说你把这事弄得,康总喜欢红酒,正好家里有几瓶好酒,我好不容易把康总以品酒的名义请到家里来,你不帮忙接待就算了,还给我弄出这些麻烦事!现在公司不如以前,冷奕琛那条线走不通,康总这条线要是再走不通,我们就喝西北风吧!”

  面对白宏光的埋怨顾曼丽也知道今天是她的反应过度了,赶忙安抚白宏光,“哎呀,你先别生气,康总那边还是有办法的。”

  “还有什么办法?”

  顾曼丽笑了一下,冲着白宏光眨了眨眼睛,“你的大女儿白伊然呀!”

  “伊然?”

  顾曼丽坐到沙发上一脸的轻松淡然,“你没看见刚才康总盯着白伊然看的眼神吗?”。

  顾曼丽大眼睛里充满着诡计,嘴角噙着笑容。

  白伊然,白家的未来就靠你了,你可别让我们失望啊!

  冷奕琛晚上有应酬,到家的时候白伊然已经睡下了,看着乖乖的侧卧在他的床上,冷奕琛心里说不出的暖意。

  洗完澡,怕将白伊然吵醒,冷奕琛的动作很轻的躺到床上,但即便这样,白伊然还是动了动。

  “我吵醒你了?”冷奕琛轻柔的问。

  白伊然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冷奕伸手将她搂紧,略带胡渣的下巴轻抵着白伊然的头顶。

  也许是娄婧的话对她产生了作用,也许是在白家带遭遇刺激到了她,白伊然现在迫切的想在冷奕琛这里寻找温暖。

  “我明天要出差,凌晨就会走了。”冷奕琛轻声说道。

  白伊然的手紧了紧,“几天?”

  “一周,你乖乖睡觉,不用起来送我。”

  白伊然点了点头,在冷奕琛的怀里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当白伊然起床的时候冷奕琛已经走了,白伊然的心里多少有些失落。

  收拾妥当之后,白伊然就开车去上班了。

  而此时的白伊然正在接近崩溃的边缘,艾米一大早上就让李菲找出了过去五年行政部的各项请款明细交给白伊然,并且勒令她今天必须整理出一个综合五年数据的电子文档出来。对于电子表格白伊然简直就是白痴级别的,更别说是套用公式整合数据了,只能一边弄一边请教李菲。

  白伊然的脑袋越弄越浆糊,想要去茶水间弄杯现磨咖啡喝,可却在门口听到了这样的对话。

  “你们部门新来的那个白伊然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呵,能有什么来头,不过就是个大学刚毕业的小丫头。”这是艾米的声音。

  “哎呦,你没看见她是开的沃尔沃来上班的吗?估计家里面应该挺有钱的吧?”

  “我看不一定是家里面给买的吧……你看她那个狐狸精的样子,还不知道外面有几个干爹呢……”

  “艾米,你这嘴可真毒,不过我觉得也是。她才来多久啊,我部门就有好几的小子开始打听她了。”

  “真是狐狸精啊,我早晚得给她赶出去!”

  白伊然站在茶水间门口,不知道该不该进去。她是生气的,真的很想就这样冲进去指着那些在她背后嚼舌根的人骂回去。可是,理智又告诉她不能这样做。

  这里是职场,她要遵守职场的规则,弱肉强食就是这样的。如果不依靠冷奕琛,她在华美就什么都不是,当初她可是信誓旦旦的说自己可以不依靠冷奕琛证明自己的。

  白伊然伊然转身离开茶水间,回到工位上继续自己的工作。

  想要证明自己,就必须扫除一切的障碍,而第一步就是安全的留在华美!

  艾米没过多久就施施然的回来了,看见白伊然皱着眉头苦恼的样子心里就很舒畅。

  临近中午,白伊然终于弄好了一部分,李菲来找白伊然一起去食堂吃午饭。

  两人刚来到食堂就看到艾米正和几个同级别的女同事吃饭,几个人一边吃东西一边说着什么,看见白伊然和李菲走进,几个人同时噤声,抬着眼睛看向白伊然,仿佛要将白伊然看穿一样。

  那种注视让白伊然很不舒服,拿完餐和李菲坐在了距离艾米他们比较远的地方。

  陈陆生走进食堂,其实像陈陆生这种有型有钱的中年男人还是很有市场的,这点从艾米对他的反应就能看出来。

  看见陈陆生端着餐盘走过来,艾米眼睛开始泛光,“经理坐在这吧!”

  陈陆生看了看艾米的位置摇头,“你这里人太多,我坐那边好了。”

  说着,陈陆生端着餐盘走到白伊然和李菲这桌坐下。

  艾米的眼神幽怨的瞪着白伊然,白伊然顿时不自在起来。

  “今天中午的菜还不错!”陈陆生的声音低沉有力,就像是学习过播音主持一样中气十足的。

  “嗯,是不错。”白伊然在艾米慎人的注视下搭话,“李菲你觉得呢?”

  李菲只顾着埋头吃饭,似乎陈陆生坐在这里让她有些紧张,头都不敢抬。

  “李菲?”白伊然又叫了一声,“你怎么了?”

  “啊?”李菲这才抬起头,发现白伊然和陈陆生都在看着自己顿时有些窘迫,点了点头,“很好,公司的菜一直都很好。食堂也是我们行政部负责的,菜单和食材都是主厨和经理商量的,饭菜当然好吃了……”

  李菲的声音越说越小,脸红红的看上去很不自在。

  陈陆生和煦的笑了起来,配合着中气十足的声音特别好听,“这些也离不开你们的努力,还有伊然你。”陈陆生将目光放在白伊然身上,“听说艾米让你整理过去五年的请款明细?”

  “对。”白伊然点头。

  “嗯,是个不小的工程,今天一天你应该做不完,回头我会知会艾米一声,你在这周之前交上来就行,不用着急有什么不会的就问李菲,她可是我们部门最踏实肯干的骨干。”

  “好的,谢谢经理!”白伊然松了口气。

  “经理放心,我会好好帮助白伊然的。”听到陈陆生的夸奖,李菲红扑扑的小脸挂上笑意,满脸的干劲。

  午饭回来艾米果然就被陈陆生叫到了办公室,没过一会就从里面出来。

  艾米带着风走到白伊然的工位前,眼睛里似乎可以喷出火,“白伊然你真厉害啊,刚来就学会打小报告了?”

  白伊然一愣,“我什么都没做啊?”

  艾米的娇俏的脸因为生气变得有些扭曲,却又要硬挤出一丝笑,看上去特别恐怖,“你少给我装无辜,最恶心你们这种刚毕业的大学生,除了卖弄风骚打小报告屁本事没有!”

  听见艾米这样明晃晃的诋毁自己,白伊然再也忍不住了,“艾主管请注意你的言辞,什么叫卖弄风骚?”

  “呵!怎么回事大家都清楚,还用得着我解释吗?好啊,既然经理都发话了,那份明细你就周末之前给我好了!免得经理又说我打压新人故意针对你!”

  说完,艾米一阵风一样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狠狠的关上办公室的门。

  白伊然明白,一定是陈陆生和艾米说了什么她才会这样生气。可是,明明自己什么都没有和陈陆生抱怨,现在却变成了自己打小报告了!

  果然,没多久,整个华美就都开始传白伊然和陈陆生的谣言。

  一个是刚毕业的年轻姑娘,一个是沉稳迷人的大叔上司。谣言几乎一边倒的在诋毁白伊然,说她不要脸,说她狐狸精,说她阴险……

  但是,其实白伊然什么都没有做!她只是和陈陆生坐在一起吃了一顿午饭而已。

  整个下午华美的同事看着白伊然的眼神中都带着探究或是不屑,这让白伊然有些无措。

  好在冷奕琛出差了不在公司,不然这样的谣言传到他的耳朵里,那结果会是怎么样的白伊然想都不敢想。

  不过,白伊然似乎忽略了一点。

  华美国际可是冷奕琛的公司,又会有什么事情是他不知道的呢?

  刚下飞机的冷奕琛正坐在开往酒店的车上,手机放在耳边正听着安娜的汇报。

  “我知道了,这件事你不用管,放任下去。”一脸十几小时的飞机让冷奕琛有些疲惫,声音淡淡的。

  “好的,冷总。”

  结束了通话,冷奕琛闭着眼睛将头仰靠在在靠背上,双眼间眉头微皱,嘴角却挂起一丝意味不明的笑。

  临近下班,难熬的一天终于要结束了,白伊然深感自己的抗击打能力真的不是很强,现在她觉得每个人在看她时的眼神都是不友善的,都是带着鄙夷的。

  这种感觉让白伊然有种想要逃离的冲动,这难道就是冷奕琛口中的职场中的黑暗?

  难道自己真的让冷奕琛说中了,连试用期都挺不过去吗?

  五点半下班时间到,大家就像上学时放学一样的快速的离开。白伊然收拾妥当之后也准备下班了,走到电梯口等着电梯来。

  “就是她?”

  “对,就是她!”

  “还真是挺漂亮的……”

  “废话,不漂亮怎么勾引人?”

  白伊然的出现引来了一些人的小声议论,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是大家心知肚明,白伊然心里也知道。

  他们就是在说她自己……

  白伊然知道自己是没有问题的,可是却也明白这种事情她是怎么也解释不清楚的。

  手机突然响了,是个没有备注姓名的电话号码,但是白伊然却知道这是谁的电话。

  铃声响了好久白伊然才接起来,“什么事?”

  “是我。”手机那头传来顾曼丽的声音。

  “我知道,有话快说!”

  白伊然知道,以顾曼丽对她的厌恶,如果不是有不得了的事情是绝对不会给她打电话的。

  “哼!我好歹也是你的长辈,你跟我说话客气点!”顾曼丽的声音变得尖锐起来。

  白伊然冷笑着,“对不起,对你这种人没什么好客气的!”

  “你!”

  “有话就说,没事我就挂了!”白伊然一分钟都不想跟顾曼丽废话。

  手机那头一阵沉静之后传来了顾曼丽的笑声,“我今天收拾东西的时候发现了几张你妈妈的照片,我就是想问你要不要?不要的话我就扔了,省的我看着心烦!”

  顾曼丽的语气仿佛像是在处理不要的垃圾一样!

  可是,那不是垃圾!那是妈妈的照片!

  白伊然无法容忍顾曼丽这样的态度,握着手机的手开始颤抖起来,“我要!你敢扔我就和你没完!”

  这一生白伊然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别人拿她的妈妈说事,尤其是顾曼丽就更不可以!

  “好,那你就尽快过来吧,来晚了搞不好我就手快扔了~”

  说完,顾曼丽也不等白伊然的回答就挂断了电话,她知道白伊然一定会来!

  白伊然以最快的速度到了白家,进门就看见顾曼丽正坐在一楼的沙发上悠闲的喝着茶,看见白伊然进来了抬了抬眼皮,“来得到快~”

  “我妈妈的照片呢?”白伊然直奔主题不想和顾曼丽废话。

  顾曼丽冲着白伊然翻个白眼,慢悠悠的站起来,“你等着我去给你拿!”

  说完,顾曼丽走上二楼将白伊然留在一楼的客厅里。

  佣人拿着一杯茶给白伊然,“喝点茶吧。”

  白伊然还真有些口渴了,接过佣人递过来的茶坐在沙发上等顾曼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白伊然有些坐不住了。

  顾曼丽取照片的时间有些太长了,白伊然开始觉得事情好像有些不对劲了,尤其是现在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有些奇怪,虽然意识是清醒的,但是身体却开始渐渐的发软,很快就连胳膊都抬不起来。

  白伊然看着茶几上的那杯茶,她知道一定是那杯茶有问题。

  顾曼丽这个时候走了下来,带着一脸得逞的笑意看着白伊然,对着一旁的佣人招了招手,“她累了,把她送到二楼的房间休息。”

  佣人听话的上前扶起白伊然向二楼走去,白伊然想要挣扎却使不上力气,看着顾曼丽那噙着笑意的脸,白伊然的心里升腾起不好的预感。

  白伊然被扔在一间客房的床上,刚刚还清晰的意识现在也渐渐变得模糊起来。那种深深的无力感让她恐惧,她想撑起身体,可却试了几次也没有成功。

  她不知道顾曼丽下药的原因是什么,直到客房门外传来白宏光和顾曼丽的对话。

  “没问题了?”白宏光还有些迟疑。

  “药已经开始起作用了,人现在就在房间里呢,康总人呢?”顾曼丽的声音里透着兴奋。

  “我们这样做会不会太……伊然毕竟是我的女儿……”

  “白伊然可没把你当父亲,看见你像仇人似得!再说,现在事情都到这份上了,已经不能回头了!难道你真的想让公司倒闭全家人喝西北风?”

  “嗯……你说得对,康总那边已经联系了,也不能回头了……”

  “你也说白伊然是你的女儿,那为了家里做些贡献怎么了?再说康总除了人老了点别的都没话说,有钱有势的!白伊然能跟着康总也是她的福分!”

  “嗯,对!这对伊然也是一件好事!只要生米煮成熟饭!那我们白家和康总就有紧密的关系了,到时候公司就有救了!”

  白伊然听见门外自己父亲和顾曼丽的对话,心已经掉进了谷底!

  原来这两个人是要卖了她来换取公司的利益!而且还是将她卖给一个比自己父亲还要老的男人!

  他们口中的康总应该就是上次送白千童回家时遇到的男人!

  不行!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脑子越来越沉,白伊然努力的调整着呼吸,不让自己晕过去,用模糊的视线搜寻着整个屋子。

  就在这时房间门被打开,顾曼丽的声音传来,“康总,您请进~”

  房门一开一关之间,白伊然看见那个中年发福的康总走了进来。

  白伊然的身体猛地一激灵,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狠下心,白伊然用尽全力的掐了自己一下,让自己可以保持清醒。

  随即,拿起柜子上的水晶台灯朝着康总的方向砸过去。碎渣刺破白伊然的胳膊,一时间血流不止。

  康总被砸到,看着白伊然恶狠狠的喘着粗气,“小贱人!你敢砸我!”

  白宏光和顾曼丽在门外可以清楚的听见门内玻璃破碎的声音。

  白宏光开始心焦不已。

  不过,顾曼丽是无所谓了,反正现在正在里面的人是那个女人的女儿。

  白宏光却无法像顾曼丽那样,毕竟白伊然是他的亲生女儿,在没和顾曼丽结婚之前也是被他宝贝过的

  “不行……我得进去……在这样下去伊然就没命了!”

  “你干什么!”顾曼丽拉住要闯进去的白宏光,“你现在怎么可以进去?你不想救公司了?”

  “我……”公司他当然想救……“可是,伊然是我的女儿!”

  顾曼丽翻个白眼,“你现在知道白伊然是你女儿了?当初请康总来的时候你不是也同意的吗?你要知道,今天如果康总满意了,你的公司就有救了!到时候,你在补偿伊然不就好了吗?”

  “我……”

  顾曼丽的话让白宏光动摇了,渐渐的收回了准备去开房门的手,眼神复杂的看着房间门,最终叹了一口气。

  “事后再好好补偿伊然吧……”

  顾曼丽见白宏光冲进去的念头,脸上挂起一抹笑意。

  “爸妈?你们站在这干什么?”白千童这个时候意外的从外面回来。

  顾曼丽一惊,“儿子,你不是说今晚不回来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白千童撇撇嘴,“玩的有些扫兴,我就回来了,你们在这站着干嘛?”

  白千童奇怪的看着白宏光和顾曼丽,那两个人顿时有些紧张起来,白千童一直对白伊然很好,如果让他知道白伊然正在里面搞不好会坏事……

  “额……儿子……你还是先出去玩一会吧,家里一会来客人乱糟糟的……”顾曼丽想要将白千童支走。

  “对对……”白宏光附和道。

  “你们怎么了?这么奇怪……”

  “没什么!妈给你钱,今天让你玩得尽兴!”说着,顾曼丽上前拉住白千童,想要将他拉走。

  “真是的,平时我不回来你就天天念叨我,今天我回来了,你又赶我走,真搞不懂你们……”白千童被顾曼丽拉着向一楼走去。

  “千童!救我!”白伊然凄厉的惨叫声随后传来。

  白千童顿时停住脚步,猛然的转过身看向那间房间,“什么声音?”

  “妈!刚刚那是什么声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