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生活随笔 遗忘的瞬间

秋夜

遗忘的瞬间 紫枫飘渺 703 2007-06-15 14:26:23

    又是一个深秋的夜晚,我倚窗而坐,屋内淡淡的光透过窗户故意拉长了身子远去了。书桌上已放满了杂志、报刊,我信手拿起一本书,漫不经心地看了数遍,搁在一边,带上门出去了。

  我在屋后的石坝上踱来踱去,看着天上稀少的星星,并一一数着,口里呤着李商隐的《霜月》,丝毫不觉寒风透骨但有些胆怯。只觉得一个人孤零零地,略有些伤感。今夜没有如水的月华,只有依稀的寒星在闪烁和石坝外面参差的树的黑影。石坝外面是一排排整齐的白杨树,笔直地挺着,一阵狂风吹过,都压弯了腰。我眼花了,看上去像一头头鬼怪黑压压地朝我这边压来,煞是吓人。我盯睛一看,是一棵白扬树。我未注意这些,只觉得身边的红颜知己匆匆离去,似水中望月、梦里看花。

  曾经聚围的小石坝已变得分外冷清,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耳畔仍然响着昔日亲友伙伴祝福良言、相聚时欣喜若狂而语无伦次地一阵子滑稽可笑的话语,头脑里仍然闪现着和好友在登南龛时的浪漫的情景,而回来时我却留下了一张门票,珍藏至今。想起这些,我怎能不伤心?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在这时不妨痛痛快快地哭一场心里格外好受些。今夜没有人与我作伴,只觉得自己是个自由人了,什么也可以想,什么也可以不想。我走到石坝边上,摘下一串串白杨树叶,拿在嘴里咀嚼着,硬咽了下去,脸颊上留有泪水的痕迹,却无人看清。我对视过去,街市上只有几盏昏黄的灯在无精打采地亮着,晚风习习,吹在我粉白的脸颊上,我却误认为情人的一个飞吻,深埋于心底。不知什么时候,母亲叫住了我,我才慢悠悠地摇晃着身子回到屋里,我钻进被窝里,仍然念着李商隐的《霜月》:

  初闻征雁已无蝉,百尺楼南水接天。

  青女素娥俱耐冷,月中霜里斗婵娟。

  我的泪水迷糊了眼睛,只觉得红云一片一片……

(全文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