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无良剑仙

第二十五章 大师兄是好人

无良剑仙 王少少_起点 3256 2014-01-16 02:46:32

    杀人者恒被杀之,这是杀手法则。抢劫者恒被抢之,这是强盗法则。

  而流氓法则却比较复杂。

  比如说现在的王越,他在心里已把张承誉的祖宗十八代都轮了三十六遍,表面上却维持着笑意,刚才那句怒吼也只是在心里骂骂,身为一个合格的流氓,他坚决维护流氓的风度,从小到大,他祸害了那么多人仍活得好好的,这绝不是幸运,靠的是他对流氓法则的领悟。

  王越一手抓空,眼看三阶水系飞剑从自己面前溜走,哪能不急,身体在半空一横,双腿一绞,居然夹住了飞剑和捆仙索。

  身为剑人,我怕你三阶飞剑的锋利?我怕你二阶捆仙索的坚韧?更何况泥丸宫里的金轮子正一脸兴奋的叫嚷着:“虐他,狠狠的虐他,我借你一丝丝的剑气,拆了他的剑体,蹂躏他的剑胚!”

  难得金轮子如此热心,王越哪会拒绝!

  顺着张承誉的拉扯之力,王越身体如陀螺般,在半空中旋转着,以身为剑,双腿为剑尖,猛然朝张承誉的胸膛刺去。

  一丝凛冽的剑气,呼啸而出,凭空刮起一股寒风。

  百宝道人眼睛一亮,露出震惊之色,王越的表现,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张承誉却满脸不屑,他前天刚进入炼气期十二层,又是剑人之体,自认为是筑基期下第一人,怎会害怕王越区区五层的废物。

  “招!”张承誉暴喝一声,一拳轰出,带着雷霆之势,轰向王越的双脚。这一拳蕴含他十二层的功力,气势远远超过王越。

  轰的一声,脚、拳相交,两人硬拼一记,王越的身体被倒着击飞,十二层的功力不是闹着玩的,当场震出一小口鲜血。而张承誉却大声惨叫,指骨至少碎了三根。

  “王越,我要杀掉你!”张承誉没想过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果,只是从小到大没吃过大亏,却在王越这个废物身上接二连三的吃亏,心里想什么,嘴里立刻就骂了出来。

  左手猛然一拉捆仙索,把王越从三丈外的地方拉回来,王越身体如陀螺,再次旋转着射向张承誉。

  这把三阶水系飞剑,王越势在必得,看都不看其它六把飞剑,就算拼得两败俱伤,也要抢得此剑。当然,他还有一个邪恶的心思没人知道,既然在外面不能攻击张承誉,现在是唯一报仇出气的机会,借用金轮子的一丝丝剑气,当着百宝道人面,当着其他同门的面,狠狠的揍他,狠狠的扁他,虐他。

  凭什么你们张家的人欺负我,我就不能欺负你们张家人?

  惹恼了小爷,我让你喝口凉水都塞牙!

  王越的双脚再次和张承誉的手相撞。

  张承誉也不傻,右手受伤,知道换成左手攻击王越。

  可是,轰的一声之后,张承誉的左手也受伤了,整个拳头皮肉崩溃,只剩几根指骨和几块不知什么材料的物质粘在骨头上,皮崩肉裂,惨不忍睹。

  剧烈的疼痛,再加上剧烈的惊诧,捆仙索被王越飞出去的巨大力量一拉,瞬间从他手里松脱,连绳带剑,全都丢了。

  并不是王越打败了他,而是金轮子打败了他!

  但在百宝道人和廖东侯、慕容烟的眼里,却是张承誉自己打败了自己!因为张承誉有多高的修为,拉扯捆仙索的力量就有多大,把王越拉回来的反作用力就有多强!

  旁观者清,当局者却迷糊得一塌糊涂!

  “师尊……”张承誉惨嚎一声,咧着嘴,都快哭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到底是为什么啊?我是炼气期十二层的高手啊,王越只是五层的废物?我们都是人形飞剑,为什么每次受伤的都是我?为什么?为什么?

  如果没人给张承誉解答,他当场就想撞墙自杀。

  太欺负人了,一定有漏洞,王越一定找到人形飞剑的漏洞和罩门了!

  百宝道人眼中精光四射,见王越落地之后,只喷出一口鲜血,双腿无法站立,倒在血池边,笑眯眯的把三阶水系飞剑扔进储物袋,至于捆仙索,他随手扔进了血池,就像扔垃圾一样潇洒。法宝的主人还在,功力又高出王越太多,很难炼化,所以不如扔了省心。

  百宝道人看得连连点头,对王越的心智和手段极为赞赏,然后才慢吞吞的转过头,对惨嚎不止的张承誉骂道:“废物!你居然用拳头却挡剑尖,愚不可及,我从来没见地这么蠢的人!你这身修为放在狗身上都比你强!剑,你现在是剑人啊,你的剑意呢?你的剑气呢?你的剑势呢?如果不是看在你张家老祖的脸面上,我现在就拆掉你的剑体,免得你再浪费诸多炼器材料!”

  张承誉扑通一声就跪地上了,心里把王越恨得要死,对百宝道人也恨上了,怨他百般庇护王越,心想,现在受伤的是我啊,不是王越那个废物!你怎么不骂王越,只骂我一个啊?这是偏袒,我不服啊!

  不过他却不敢当面质问百宝道人,因为他怕惩罚!拆掉剑体,相当于拆掉他全身的皮肉,剩下的骨头叫作剑胚,虽然不死,但绝对是酷刑中酷刑,每个人形飞剑都知道那种滋味,没人愿意再尝试。

  慕容烟已抢到自己喜欢的两把飞剑,好像才发现张承誉似的,惊叫道:“哎呀,大师兄受伤了呀?幸好剑胚没有崩溃,皮肉散了,再找些石头、砂子之类的,重新回炉,一会就能修补好。”

  廖东侯把刚抢到的飞剑放回储物袋,不可思议的叫嚷道:“咱们师兄弟当中,谁能伤得了大师兄啊?该不会大师兄故意让着三师弟吧?啧啧,真是好人啊!不过普通的石头和砂子不行,至少也得用天河砂、星魂砂、金精石之类的炼器材料。大师兄的身体金贵着呢,又不是修建茅厕!”

  “大师兄确实是好人,他全家都是好人呢!如果修建茅厕的石头可以用,我觉得还是很实惠节省的!”王越从地上跳起来,笑眯眯的又寻了一把火系飞剑,这才满脸挂着憨厚笑容,站在一旁看热闹,好像刚才动手伤人的不是他。

  现在还剩下两把褐色的土系飞剑飘在半空,土系飞剑结实耐用,但攻击力低下,地位非常尴尬。飞剑的主要用途是攻击,一把防御的飞剑算什么事?

  张承誉心中怒火滔天,却也忍住了,把血池里的捆仙索召回来,卷了两把土系飞剑,跪在百宝道人面前不起来。

  “师尊,不是弟子贪心,来的时候,张长老把收藏多年的炼器材料让弟子全带来了,是不是该像往年一样,赏一些炼废的法宝,让弟子带回去交差?”这句话他憋在心里好几年了,本来到走都不敢问出来,但现在太憋屈了,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思,问得理直气壮。

  “噢……以前我给你们张家的法宝也不少了,这次嘛……你带的材料都用在你身上了,所以没有练废的法宝了。你看看,我现在炼制最差的法宝,也是二阶法宝,你再索要,就是真的贪心了。”百宝道人面色一寒,身上的血气又翻滚起来,这代表他的心情很不好,要发怒的前兆。

  “如果张长老问起来,弟子该如何回答?”张承誉恼怒的问道。

  “你无需回答,泄露这里的相关信息,你将死无葬身之地!”百宝道人阴恻恻的说道。

  “那……我手上的伤怎么办?”张承誉红着眼,泪水都快出来了。

  “嗯,能省就省,你这次带来的材料已用光了。先抹点耙鱼胶,你使用养剑之法,把身体上其它部分的血肉,转到手上一点,这不就行了?看来这些年,你没有用心参悟养剑之法,真让人失望。”说到这里,百宝道人的声音已经有些失控,身上血雾奔腾翻滚,一副要吃人的模样。

  “……”张承誉彻底没话可说了。

  王越、慕容烟、廖东侯暗中交换眼色,这才明白,原来张家和百宝道人一直有交易关系,听他话中的意思,好像在灵兽宗有一个姓张的长老是本家,挺扎手的!

  他们三人,对张承誉都怀有敌意,慕容烟是被张承誉抓来的,廖东侯也是被张承誉抓来的,而王越所在的王家和张家一直有旧仇,以前王家进入灵兽宗的子弟,大多都失踪了,据说是张家子弟干的,仇怨越结越深,他们追杀王越,只是借口更充足,就算王越不招惹他们,张家子弟还是会暗杀王越。

  这些都是不易化解的仇,所以三人隐约有联手对付张承誉之意。不过这三人的合作基础也不牢靠,都是八面玲珑、各怀鬼胎的精明人物,不会真正相信对方。

  十日之后,从蝴蝶峡谷深处的一块普通的山壁中,走出四人,三男一女,他们身上带着凛冽的剑气,一出现,就把周围的蝴蝶惊得飞上天空,几十万只蝴蝶形成一团团彩云般的奇景。

  嘶嘶!哇哇!

  连十里之外正在战斗的青蛇和双瞳蟾蜍都惊动了,发出不安的吼叫。

  这四人是正是王越、慕容烟等人形飞剑,他们一出大殿,就互相斗气,纷纷散发出逼人的剑气,搅得一路不安,在地底暗河里,差点引出一只巨大的恐怖水妖。

  王越和张承誉的仇怨就不用说了,而廖东侯一直纠缠骚扰慕容烟,慕容烟却有事没事的往王越身边凑,张承誉心情不好,对慕容烟骂了一句什么,这却惹恼了廖东侯,当场就和张承誉翻脸了。

  现在,刚走出石壁的四人,谁也不想搭理谁。

  “咦?这是什么灵药香味?是朱果!”廖东侯嗅了嗅鼻子,突然兴奋的大叫一声,朝东南方飞去,那里正是青蛇和双瞳蟾蜍打斗的方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