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招租一个

最无奈的误会

招租一个 铃铛小迷糊 3052 2012-07-30 14:12:15

  梁艺宁睁开了眼睛,窗边的阳光照射进了屋内。

今天到了,这一天已过,她将何去何从。

打上素妆,穿上休闲的衣服,将头发扎束起来,跨上背包,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夏洛逸已经在门口站着了

“好了么,一起去吃个早餐吧。”夏洛逸看了梁艺宁愣了一下,接着就先走了

梁艺宁跟在后面,两个人的脚步声在这个空旷的地方显得特别大声。

在一家休闲小餐点店里面,梁艺宁从背包里面取出了一幅扑克牌,在夏洛逸的面前挥了挥说:“等到能上菜,应该要一段时间,趁这段时间,我给你变个魔术消遣消遣吧。”

夏洛逸笑着点了点头

梁艺宁将扑克牌洗了一遍,然后看了一眼,对着夏洛逸展开,但是自己是看不到的。

她对这夏洛逸说:“你从中取出一张牌并且记住,不要给我看。”

夏洛逸瞄了几下后抽出了一张扑克。

梁艺宁向夏洛逸取回扑克牌,并且在没有看到的情况下,放到了整副扑克牌的后面。并且洗了几下。

然后将牌打开,开始从里面找

梁艺宁从里面抽出了一张,放在夏洛逸的面前说:“这张对吧。”

夏洛逸看着自己面前的红桃K,嘴角勾了起来:“你怎么做到的?”

梁艺宁将牌收了回去,洗了洗,弄进壳子里放进包包里面说:“知道了就不好玩了,如果你想知道,按照你的人脉,还能找不到原因吗?不过,再怎么奇幻的魔术,即使你看不到却在你的面前,这也不一定是真的。”

夏洛逸噗呵一笑说:“看来我得去查一查原因。”

这个时候,菜也上来了

吃过了早餐,两人去了一家咖啡店,在门口的花园广场散步。。。

“你说的那个客户,还有其他人吗?”梁艺宁歪着头问

“其他人?”夏洛逸恩了一声说:“和他的夫人一起来。克洛斯夫人”

梁艺宁哦的点了点头

“夏先生。”在背后由一个男子喊着夏洛逸

转身一看,是一个金发中年男子,旁边还有一个棕色头发的少妇。

“嗨,克洛斯先生。”夏洛逸和梁艺宁快步走到他们的面前,而夏洛逸和克洛斯相拥。

“这位是?”克洛斯看到了梁艺宁很友好的对她一笑,并且问夏洛逸

“这位是梁艺宁小姐,是。。我的朋友。”夏洛逸在介绍梁艺宁的身份时有些停顿,然后转向对梁艺宁说:“艺宁,这位是克洛斯先生,这位是克洛斯夫人。”

在分别介绍的时候,梁艺宁也和他们相互握手了。

“哦。。”克洛斯夫人看着梁艺宁双眼笑眯眯的说:“梁小姐真可爱。”

梁艺宁迷迷的笑了说:“谢谢,您的眼睛很漂亮。”

克洛斯夫人咯咯的笑了

而夏洛逸和克洛斯先生在谈业务的时候,梁艺宁便被克洛斯夫人拉到广场继续散步。

“梁小姐。”克洛斯夫人悄悄的说:“冒昧一下,请问,您和夏先生真的是朋友关系吗?”

梁艺宁愣了一下说:“恩,是的。不用介意这些。”

“哦。。”克洛斯夫人若有所思的低下了头。

“怎么了吗?”梁艺宁问:“如果有什么不解的,可以问的。”

克洛斯听了浅笑一下说:“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夏先生,从以前到现在和我们认识也有一些日子,我们没有看见他带过任何人一起来,这是第一次,而且,他对你好像挺关注的。”

梁艺宁只是笑了笑,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在乎我吗?

等到她们回去的时候,已经看到夏洛逸和克洛斯收了电脑和合同,看样子进行的不错,而且她们进去的也刚刚好。一进去。。。他们就打算要去一家饭店吃午饭了。

回去的时候。梁艺宁坐在夏洛逸的旁边一言不发。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发

夏洛逸也有点不自在,说:“艺宁,有什么事情吗?”

梁艺宁啊了一声,然后瞥了他一眼,说没什么。

夏洛逸也就没有多问了

过了一会儿,梁艺宁问:“诶,你。。这次合同过后,对你们公司有什么好的发展吗?听克洛斯夫人说,你们已经相识一段日子啦,那合同的话,也基本上不用怕什么,都可以过的了。”

“额。。。”夏洛逸呵呵的说:“都一样啦,你也不要老是在着附近嘛,认识一些人也不错啊。”

“哦。”梁艺宁哦的一声,头扭了过去,继续看车窗外的风景:“明天就说拜拜咯。”

他们回去之后,也就回到自己各自的住处了。

在回去自己的房间时。打开房间的那一刻。。。。

“艺宁?”夏千黛坐在梁艺宁的椅子上,拿着一把水果刀。

梁艺宁眨了眨眼睛,看着夏千黛手里的水果刀皱了一下眉头问:“你在做什么?”

夏千黛低下了头,咬着嘴唇说:“艺宁,你,喜欢洛逸哥吗?”

梁艺宁沉默了一下,接着就有点苦笑的说:“怎么。。怎么可能,会喜欢他呢。”

“你骗人。。”夏千黛的眼泪从脸庞下滴落:“我看到,今天洛逸哥带你去见客户,他从没做过这种事情,你还那么开心,你昨天还不是特地去买礼服。”

梁艺宁吓了一跳,她把自己的行踪掌握得一清二楚。

夏千黛冷哼了一声,抬起头,抽噎了一下对这梁艺宁说:“我雇了一些人,那天,你弟弟来了这里,你还和洛逸哥在夏府门口热吻。你到底想要对这这个府中的人证明什么,你还去见洛逸哥的妈妈,搞到最后,原来她妈妈和你妈妈是个好友,你早就计划好这些的对不对?”

“我?计划好这一些?”梁艺宁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说:“原来,在你眼里,我是个有心计的人。”

“难道不是吗?”夏千黛站起身来说:“你的来临,把本来心里只有我的洛逸哥夺了,还将我疼爱的哥哥抢走。你到底想要什么?想要这个夏府内巨额的财产吗?”

梁艺宁看着夏千黛的每一句,她不知道该怎么去反驳她,记得那天,夏千黛哭着对她说,她喜欢夏洛逸,而梁艺宁那个时候答应要撮合她们,可是到了最后,却听到了夏洛逸说喜欢自己的消息,不过,夏洛逸在不久前不是说了,不喜欢她吗?

“怎么?我今天来,不是为了其他的,只是想说,我能证明,我要证明给洛逸哥看,他在乎的人对我做了什么事情。”夏千黛笑了。

梁艺宁感觉有一个不详的预感。

“你无论怎么做,也不能伤害你自己。”梁艺宁看了夏千黛手上的水果刀明白了一点说:“我会离开这里,但是请你不要伤害自己。”

“离开?”夏千黛嘲笑的说:“你觉得这样子离开了,洛逸哥不会去找你,开什么玩笑,只要做一件,连洛逸哥找都懒得找你的事情,这样子,我才能满足。”

夏洛逸回到房间之后看了附近的那个地方,看到了梁艺宁的房间里面有两个人影,哼了一声,觉得是不是伊少悠,后来,那个人影在向另一个人影慢慢走去。

夏洛逸皱了眉头,便离开了房间,悄悄的走去梁艺宁的房间去。

当到了梁艺宁的门口的时候,听到了夏千黛的尖叫声

夏洛逸愣了一下,吧门打开的那一刻。。

看到梁艺宁的手里拿着一把刀,刀上有血丝。

而夏千黛就坐在地上,另一只手捂着手腕,手腕上流出了血,皱着眉头的看着梁艺宁

梁艺宁的动作就是想走到夏千黛的面前。而被夏千黛的尖叫声给制止了

而夏洛逸的门打开的时候,两个人都望向了他

“洛逸哥。”夏千黛的双眼吧嗒吧嗒的滚落了大滴的眼泪:“艺宁,我知道错了。”

夏洛逸看向梁艺宁,梁艺宁无助的和夏洛逸对视说:“千黛受伤了,不能让血流太多,快点包扎。”

“你少假惺惺了,这伤口不就是你手上的那把刀的成果吗?”夏千黛哽咽着说

夏洛逸走到夏千黛的旁边,也没有问事由问了一下夏千黛说:“我们先去找医生。”

在离开的时候。

梁艺宁只是说:“电视剧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常看,反正你可以试一下,而信与不信,眼睛看的事情是不是真的,也由你自己去想。”

夏洛逸在门口说了一句:“现在,我只能先信千黛。”

门关上了,她看到了夏千黛躺在夏洛逸怀里的那一丝得意的笑容。

梁艺宁看到了门关上的时候也笑了。

当你觉得这个男人的智商高的时候,他有可能有时候,像个小孩子一样,不懂得。

夏洛逸陪了夏千黛一个晚上过后,在第二天的下午,去了梁艺宁的房间,里面已经没有人了,衣柜里面的衣服,除了夏洛逸送的,她自己的衣服,带了什么回来,就带了什么走。

在桌子上有着一副扑克牌,还有一张银行卡。下面有一张纸条写着:今天是我要离开的日子,我履行了自己的承诺。你的东西,我也没有必要带走,是你的就是你的,卡上的金额你可以查一下,一分不差。祝千黛能够早日康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