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清晨莫斯科

清晨莫斯科

Watertiger

  • 短篇

    类型
  • 2007-07-29上架
  • 2438

    已完结(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清晨莫斯科

清晨莫斯科 Watertiger 2438 2007-07-29 17:25:45

    “Long live Comrade Stalin!”

  五只步枪开火的回声撕裂了他的呼喊。

  克里姆林宫的高墙上继续飘落着清晨降临的初雪。雪松犀利的轮廓一点点被白色装典地敦厚而可爱。岗哨里一丝不苟的卫兵再一次检查着自己的步枪,全然不知雪片已经一点点地覆盖了臂膀上的肩章。远处红场东正教教堂的金色园顶正在被白皑逐渐包裹……金色的光辉在他眼中渐渐变得模糊,虚幻。

  他闭紧疲劳的双眼……但眉梢却仍然神经性的紧皱在额头。

  他知道自己需要什么。

  “瓦西里。”他疲惫地叫道。

  “在。”

  “伏特加。”

  “是,斯大林同志。”说罢,年轻的警卫员利落地从小酒柜中取出酒和玻璃酒杯。他轻轻地走到正在凝望着窗外的老人旁边,把透明的伏特加轻巧地倒入杯中。

  “瓦西里,现在几点了?”老人依旧望着外面。

  “现在是……凌晨5点,斯大林同志。”警卫员利落地答道。

  老人从沙发上转过来,侧着头,用和蔼的目光关切着年轻人的面颊,“你去睡会儿吧……天亮后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我不困,斯大林同志。”瓦西里笑笑说。

  老人把手指向窗外,疲劳的气息从他手上的每一寸皮肤中撒发出来。

  “外面下雪了……”老人依旧凝视着。

  “是啊,”卫兵愉快地答道,“今年的第一场雪。”

  “不,不是。”

  他没有出声。

  “两个礼拜前就下过一场雪……也是这个时候——那时,你们都睡着了。”老人又一次转过头来,“……所以你们都不知道。”

  年轻人轻轻地叹了口气。

  “斯大林同志,请恕我直言——您……您的确应该好好睡一觉了。”

  坐在沙发上的人依旧注视着窗外。他默默地拿起酒杯,放到唇边嗅了嗅,然后一饮而尽。

  “啊……”老人满足地感受着酒精的刺激……直到它慢慢消退。

  “我倒是觉得你应该好好跟我喝一杯?”老人用极其罕见的目光打趣着年轻的警卫员。

  “这……” 犹豫间,斯大林同志将一杯酒到满,并且已经送到了瓦西里的面前。

  年轻人迅速地掩饰了瞬间的不知所措。他拿起了斯大林同志用过的那只杯子,一饮而尽。

  老人满意地看着自己的警卫员:“告诉我……瓦西里同志,你的家乡在哪里?”

  “敖德萨,斯大林同志……郊区。”伏特加强烈的冲劲自己让年轻人感到自己的喉咙哽咽了。

  “敖德萨……海滨城市……好地方!哦,瓦西里同志——快坐到我旁边来,我想和你好好聊聊!”

  没人能拒绝斯大林同志的请求。

  年轻的警卫员坐进老人旁边的沙发中,又接过了刚刚递过来地一杯伏特加。

  他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接过杯子,一饮而尽。

  “为什么不说说你的家人,瓦西里?”

  “哦……我家有两个孩子,我是最小的一个……另一个是我姐姐;我爸爸是个木匠;我妈妈是一名农民。”

  “好,很好!很好!”老人点着头说,“你姐姐多大了?”

  “24岁……比我大两岁,斯大林同志。”

  “很好!很好!”

  “而你父亲是个木匠?”

  “是的,斯——大林同志。”瓦西里的意识突然模糊了起来,他摇着脑袋,结巴地答道。

  “呜……我的父亲以前也是个木匠啊……”老人语重心长地说。

  “哦?是吗?您,您的父亲也是木匠?”

  老人 又倒上了一杯酒,递给他年轻的警卫员:“是啊,是个木匠……我还记得啊……我小的时候,有一天去作坊里面……然后……我看……”

  玻璃上的雾气渐渐模糊了视觉,克里姆林宫的景致变得憔悴而易碎。雪仍然漫不经心地飘落在高墙上。白色依旧扩张着她寂静的国度,覆盖着一切光彩的辉煌——和耀眼的光芒。

  脚印,没有出现在这寂静的雪地。

  足迹,没有破坏掉这白色的梦幻。

  最后,年轻的警卫员神志模糊地走出了办公室。斯大林同志目送着他的背影摇摇晃晃地消失在门后面。老人发现崭新的阳光透过满是雾气的玻璃照在了自己的身上。他看着自己被照亮的部分……微微地笑了。

  于是,他精神饱满地坐到了办公桌前,翻开了堆积的文件。

  他飞快地阅读着,不时地写着批注。

  然后,他停了下来——眉梢又一次紧皱在了额头。

  他按响了电铃。

  “在。斯大林同志。”一个声音出现在门口。

  “瓦西里同志现在在哪里?”他一边写着什么,一边问道。

  “我想……他应该在自己的房间。”门口的声音说。

  “很好,他回去有没有对别人讲什么?”

  “没有,斯大林同志。他回去就睡了。”

  “很好。”老人写完了手上的东西,“来,把这个文件交给负责保卫的政委同志。”

  一个人走了过去,拿起了字迹未干的文件。

  “斯……斯大林同志……我,我实在搞不懂这是为……”那个声音不可抑止地惊讶道。

  “瓦西里同志不像看起来那样简单……他很有可能是纳粹间谍——我们恐怕不能留他在身边了。”老人的目光如刀刃般尖锐,犀利。唇上浓重的胡须无言地诠释着领袖的威严。

  那声音没再说话,他拿着文件,默默地走向门口。

  “还有你——一会儿去睡个觉吧,年轻人需要多休息……”身后又传来老人的声音。

  “是。斯大林同志。”

  于是,当阳光穿透阴霾的天空,用光辉照耀着这被白雪覆盖的纯洁世界……是的,一个纯洁的世界,一个相信着天堂可以在地球被创造的国度——哦,她是如此辽阔,如此博大——当她的秀发浸泡在西方波罗的海清爽的蓝水中时,她细嫩的脚尖则顽皮地踢打着东方太平洋的暖流。现在,这个伟大的国度,和这里善良的人民正在世界上最伟大的领袖的带领下,创建着一个奇迹……一个新的制度:那里不再有再有压迫与反抗,那里不再有贫富和剥削,那里甚至不再有金钱和特权……每一个人,不论你的阶级,你的血统,你的姓氏——只要你相信着这个纯洁的国度,你就是她的一员——她平等的臣民。于是……当阳光穿透阴霾的天空,用光辉照耀着这被白雪覆盖的纯洁世界时……一个年轻的身影被一队卫兵推到了克里姆林宫覆盖着白雪的高墙下。

  “不!不!听我说——你们肯定抓错人了……我,我刚刚才和斯大林同志谈过……你们……”

  五名带着红色肩章的战士开始麻利地检查着自己的步枪。

  “你们在听我说吗!这,这都是误会……一个错……”

  五把步枪直直地举向目标。

  “去告诉斯大林同志……他会知道真相的!他一定会!”

  “预备——”指挥枪决的军官最后一次瞥向目标。

  “Long live Comrade Stalin!”年轻的警卫员撕声力竭地喊道。

  五只步枪开火的回声

  撕裂了他的呼喊……

  白雪仍然完美地遮盖着松树边缘的锋芒……窗外面,东正教堂的金色园顶正在被白皑逐渐包裹……金色的光辉在他眼中渐渐变得模糊,虚幻。阳光从窗子的一侧谨慎地俯瞰着这空荡的房间,并最终将一缕惨淡的冷光偷偷地留在了那两张沙发之间的小茶几上……上面,那只被伏特加洗礼过的玻璃杯显得如此苍白……

  他瞥了一眼那杯子……疲劳地闭紧起双眼……

(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