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伊人远去良人未归

当时的笑话,如今的悲剧

伊人远去良人未归 荷陌 2387 2016-05-02 22:59:27

    唐婉嘴巴弯了起来,笑的格外灿烂,映在了某人眼里,如同日月星辰般的美丽。篮球场上愈打愈激烈,只见一人从另外一位队员 胯下 急速了夺走了篮球,而另一个人似乎也意识到了球被抢走,正要反身抢夺,比赛正进行的激烈,拿着篮球的队员,却一个不小心,篮球朝着唐婉方向飞了过来。 所有人都被这一下惊呆了,包括唐婉、于悦和刚刚才赶来的林辰,唐婉脚下一个没站稳,活生生的掉在了地上,唐婉看见马上就要砸到自己头上的篮球,立马紧闭两眼,双手死死的捂住脸上,就这样恐惧的等待着疼痛的到来。 可几秒后,并没有意料之中的疼痛撞击在头上,唐婉试探的睁开眼睛,隐隐约约一双手挡在了自己前。当唐婉真正看清他时,心里有一股疼痛突如其来,比起三年前退去了些许稚嫩,眉间更多了几分沉着的自信。唐婉就在这短短的几秒钟,看到了三年前安慰自己的大哥哥,看到了自己当时害怕的像只胆小的羚羊,看到了自己怎么等也等不到的人,看到了留下了承诺的那张脸,看到了自己一次次失望的样子。这时候,林辰跑了过来,看着唐婉“喂!摔到哪里没有啊?”林辰的语气像是对唐婉的责骂,可很温柔。唐婉转头看了下林辰,勉强的扬了扬嘴角,伸出了舌头做了个鬼脸。“真是对不起。”易昊泽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出来,伸手将唐婉扶了起来,满脸抱歉的看着眼前让人心疼的女孩,唐婉却躲避着易昊泽的目光,低着头两只手不知道该放哪里。 “易昊泽?你怎么在这儿?”林辰看见唐婉被扶了起来,抬头就看见了易昊泽,表情一下子变得警惕。“林辰,我们是有多久没见了啊?快忘了我了吧?”听见林辰这番话,易昊泽反而笑着看着林辰,语言里听不出任何情绪。“是好久没见了呢!有点想念了。”林辰也符和着易昊泽,脸上挂着僵硬的笑。“我在器材室等你。”林辰冷冷的说完,转身就走,易昊泽也跟了过去。 “喂!喂!你们就这样走了?那。。。。。。”于悦看见林辰和易昊泽快要走远,想要把他们叫回来,可已经来不及了。“那我怎么办啊?于悦!”唐婉委屈的看着于悦,可怜兮兮的说道,像个小孩子在撒娇。“怎么办?我扶着你喽!还能怎么办啊。”于悦看着委屈的唐婉,无奈的说道。“那!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于悦!扶着我,进军医务室吧!”唐婉满脸挤着笑看着于悦。于悦一脸勉强的往唐婉面前伸出了一只手,唐婉像是看见救命稻草一样,上前紧紧的抓住于悦的胳膊,“你抓这么紧干什么啊,放开昂,你放。。。你先放开啊!”于悦一边说正要掰开唐婉的手,哪知,唐婉抓的越来越紧,于悦只好放弃了,抬头看着天空,无奈的叹了口气,放弃了挣扎。 唐婉看见了于悦这样坏坏的一笑,拉着于悦就走。 “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林辰盯着,没好气的说道。“你还在为那件事耿耿于怀吗?”易昊泽也不躲避林辰的眼睛,直直的看着林辰说道。“那是巧合,我也不知道怎么会。。。”易昊泽想也没想就反驳回去。“巧合?所有的巧合都只是人为,而不想承认的借口!”林辰情绪开始激动了起来。“随你怎么想吧!”易昊泽丢下一句话,便走开了,只留下林辰一个人站在原地,握紧了拳头。 “痛!痛!你慢点!这儿,这儿,往这儿抹,啊!你轻点儿。”医务室里都是唐婉尖叫的声音。“要不你自己上药吧!比慈禧还难伺候!”于悦一下子把面前的棉花扔在一旁,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唐婉。“你又没伺候过慈禧,你怎么知道我比她难伺候啊?”唐婉看着于悦生气的样子,一脸的调侃。“你。。。好啊!那你自己伺候你自己吧!”于悦转过了身,正想要走,就一下子被唐婉抓住了。“好于悦,别生气了嘛,别生气,别生气!”唐婉一把抱住于悦,做了个鬼脸笑着说道。“切!”于悦听见唐婉这样一下子笑了出来。“哎!好像登记簿还没写你是几班的呢!你先在这儿等一等啊,我先去和校医说一下昂。”说完于悦转过了身就走出了房间。就剩唐婉自己坐在床上,想起了刚才在篮球场上的场面。“啊啊啊!怎么会那样啊!偏偏我还摔倒!啊一一一一一一一”唐婉一脸无奈和后悔,想到这样独特的见面方式,就满满的都是后悔。原来每天都盼望见到的他,当真正见到了,却感觉自己和他在两个世界的。唐婉挤着眉毛,抬头看见窗外飞来的候鸟,是啊,时间总是在走,人也总是在变,即使你多么强迫自己去坚守那份信念,说不定它已悄悄的在你心里枯萎了。三年前的这时候,教学楼不明原因的着起了大火,而唐婉那天晚上被林辰神秘的强拉硬拽留在了教室,唐婉等在原地却总是等不到林辰,等到查觉不对时,教室楼的火已经很大了,唐婉当时真的吓到了,平时学的自救知识都抛在了脑后,抱着头蹲在原地喊着林辰。如果说这世界上真的有英雄,那么当时意外闯入唐婉世界的人,就是唐婉的英雄。唐婉被易昊泽拉出教室的时候,已经被呛的快失去了意识,实在是没有力气。“我。。。走不动了。。。。”唐婉无力的发出了嘶哑的声音,伴随着几声咳嗽。“我给你讲个笑话吧!从前啊,有个母螃蟹喜欢上的另一只公螃蟹,然后啊,它就想为那个公螃蟹穿上嫁衣,哎!你猜!后来怎么了?”易昊泽笑着,两双眼睛如同浩瀚宇宙般的神秘,他扶着唐婉,说话也一喘一喘的。“这笑话真冷。”唐婉转头看着易昊泽的笑脸,面无表情的说道。“后来啊,它自己爬进了人家的锅里,被煮熟了!”易昊泽一脸轻松的说道。“你在咒我吗?真是可惜,我要是熟了,你也别想走。”唐婉脸上满满的都是讽刺,语气也霎时冷了下来。易昊泽反而被逗笑了。“来!我背你!这样太慢了。”说完,易昊泽还没等唐婉反应过来,就一把将唐婉背在了背上。易昊泽背着唐婉,艰难的走着,脸上的汗一滴滴流了下来,唐婉爬在易昊泽的背上,转过头看着他认真的脸,在这种可怕的时候,却笑了出来。“我怎么还能再见你啊?”唐婉看着易昊泽,眼睛眨都不眨的看着,勉强的说出了一句话。“去公园等我吧,我也等你。”易昊泽刚说完,就背着唐婉走出了火海,唐婉也刚好彻底的失去了意识,晕了过去,模模糊糊的听见了那句话。可后来,易昊泽没有去,唐婉也就此离开了这个城市。如今想来,易昊泽当时讲的笑话,其实是个悲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