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二十年前的雨后

第三章 难忘的情怀

二十年前的雨后 风声鹤唳 1533 2007-07-30 21:57:00

    八月十七日晚,是个星期六,人们都被《射雕英雄传》吸引去了,我正巧赶上要作工程汇总及收尾决算,这是急件,明天要向上级汇报,所以没敢去看电视。其实这许多天以来,我已经很少去看电视节目了,在挤时间学习中学课程,准备再在黑色的七月拼搏一次,以期改变自己的命运。

  她近日来得更加频繁了,听见敲门声,准又是她来了。我起身开门,她摇着扇子走了进来,我对她说:“请随便坐,我今晚急着赶个报表,马上就完!”便把注意力集中在报表上,等到把报表作完,用回型针别上,分别写上“送局里”、“送公司”、“留存”等字样后,就象将军凯旋一样舒心,望着桌面上的报表满意地点了点头,脸面上露出了笑容,伸伸懒腰、打个哈欠,这才记起房间里还有个她。

  她静静地座在床边,出神地望着我,半开的扇子顶在下巴上,我顺手拿起毛巾擦了擦汗,偷偷地打量起这位失神地少女:俊俏的脸庞,多情的眼睛,再加上她那粉红色的连衣裙,在灯光地映衬下,真乃一朵亭亭玉立的出水芙蓉。她站起来向我扬了扬扇子,我伸手去接,她一下子猛扑过来,双手将我拦腰抱住,热腾腾地额头紧紧地顶在我的胸口,我一下子心里大乱,不知所措,脸上火辣辣的,尽管我在心里不知多少次地,盼望这一时刻地到来,脑子里还是一片空白。

  许久,我才轻轻地把她推开,她侧倚着我,把扇子递给我,抬起头含羞地看着我:“看背面!”我疑惑地翻过去,是一首诗:

  你那淡黄色地秀发

  是那么地美丽幽香

  虽然说不是绳索

  却牢牢地拴住了我的心

  隔了几行又写道:“胸中应有将军志,立志当从高远”

  我看了看合上扇子顺手给她,“傻瓜,是送给你的。”

  我惊慌失措地用目光紧盯着她,她只是手足无措地低头不语。

  许久,她才怯生生地说:“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装糊涂?人家这是……”她急得满脸涨红。

  我急忙辩解说:“不!不是,是我们之间的悬殊太大了,你……我……”我只是急得只是用手指指她,再指指我。

  她反倒一下子来了勇气:“你是个民工,我是个工人,你是个乡下人,我是个城里人,还有什么?这我都知道!我心里明明白白!”

  “那你,怎么还能想起……这不明摆着吗?你咋就喜欢上我呢?”话一出口,才觉不妥,怎么能这样呢?

  她反问:“噢!你还知道我喜欢你,我以为你是真的笨到家了。”

  她稳了稳情绪,在房间里慢慢踱起来:“虽然我比你小一岁,可我经的事不比你少。”

  “别充大了,你才多大个黄毛丫头,敢在我面前装大狗?”

  她正色道:“别给我耍弄什么花招了,你是属马的,三月二十五日的生日。”她冲着我狡黠地笑了笑,从我书桌上的一本书里抽出一张书签,十分得意地举到期我面前:“给!睁大眼睛看看!”

  我对她笑了笑,那是和我同年同月生的一个同窗好友,刘小明从部队给我寄来的,上面写着:又逢三月二十五,愿君与我并驾齐驱!背景是徐悲鸿的飞马,我只得强辩:“你呀,真是太那个了,以后看谁还敢娶你哟?!”

  “谁让你娶我啦,人家又不是非你不嫁,我只是想,有些人在杯盘狼藉的叮当声中,醉醺醺地消耗时光,有些人躺在情人软绵绵的怀胞里度日,而你却在这样的境遇中,还在渺茫的学海中艰难地爬涉,我就是看上你这点,没有别的什么目的。”

  “还没有什么别的目的?你差点没把我给卖了。”

  “别再贫嘴了!”她继续说道:“上学那会儿,总觉着工作了好,初中一毕业总算是解放了,等到社会上混上一圈子,才觉得后悔,可一切都晚了,想学吧又找不着老师。”

  我脱口而出:“那我不是现成的老师吗?”

  她急切地抓住我的手,就象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言为定,你可不能说我笨,你这个老师当定了!”我真后悔我刚才说出的话。

  我也没有办法只好说:“我只是个落第秀才,不能算是个称职的老师,好吧,电视快完了,你也该回去了。”

  她想说什么,欲言又止,转身慢慢地拧开门锁,又回过头来,情深意切地注视了片该,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把她哄高兴了,可我的心全让她给打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