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东晋淝水之战

二 襄阳血战

东晋淝水之战 西陵墨客 2926 2008-02-11 20:16:34

    时光倒流十年。

  东晋太元三年(公元378年)二月,大秦天王苻坚吞并了燕国、西凉、代国,统一了长期纷扰割据的中国北方。这位名垂千古的一代君王,站在战旗招展的长安古城上,高高举起手中的王者之剑,诏令长安、武当、鲁阳、南乡四路秦军,举兵南下,讨伐晋地。

  当年的刘淑珍,尚待字闺中,跟随着母亲王孟姜,一起坐车来到晋国的边陲重镇襄阳(HB襄樊)。

  襄阳郡相刘畅,梁州刺史、中郎将朱序(字:次伦),朱序之母韩夫人等十几位州府、郡府的文武官员,身着戎装,翘首待在郡府衙门前的驻马石旁,迎接这一对母女到来。

  少女刘淑珍跳下马车,娇宠地扑入刘畅的怀抱,“爹!”

  刘畅把她推开半步,细细打量着,“淑珍啊,半年未见,长得这么高了?”

  韩夫人打趣道:“女大十八变,该出嫁了!”

  “我不出嫁。啊?是太君,您老怎么也穿上了戎装?”刘淑珍带着诸多疑问,向韩夫人施礼道:“淑珍给太君请安!”

  “来吧!”韩夫人亲热地将刘淑珍搂入怀中,“瞧你这张小嘴说的,我不出嫁?可老身怎么听说丞相大人已经给你做了大媒,对方是北府谢玄将军的独生子谢瑍.”

  刘淑珍撒娇道:“太君,瞧你说的,好象真的有那么一回事。”

  生性豪爽的韩夫人故意逗着她玩,“你敢说没有?”

  俩人说笑之间,王孟姜已被刘畅扶下马车。

  刘畅问候道:“夫人一路辛苦!”

  “夫君辛苦。”王孟姜随口应了一句,走到朱序面前,施礼道:“孟姜给州牧大人请安!”

  朱序身材魁梧奇伟,天性勇敢淳诚,平时惯与将士们同甘共苦,战时又常常披甲先登,是晋国的一员边关猛将。他虽身居梁州刺史,但年少刘畅八岁,谦逊地回礼道:“嫂夫人免礼!不知嫂夫人这次来到襄阳,有否代小弟向子敬兄求得一纸墨宝?”

  “州牧大人所托,孟姜岂敢不办?七弟已让我带来二幅,都放在行囊箱中。”

  “带来二幅,真的?”朱序豪爽一笑,“太好了,刘大人,子敬兄的书艺,直追右军将军,次伦这一来可真的求到墨宝了。在两军休战时,可得好好临摹一番,以书言志、以墨抒怀。”

  刘畅向王孟姜夸赞道:“夫人,州牧大人不愧为当朝一代儒将,好有雅兴!”

  在郡府后堂,王孟姜揭开行囊箱盖,刘淑珍争抢着从箱内取出两幅字,递给朱序。

  两幅王献之的墨宝,在案桌上徐徐展开……

  突然,府外传入一阵急促奔驰的马蹄声。紧接着,一声凄凉的烈马长嘶,带来一种不祥之兆。

  晋梁州督护李伯护提剑而入,急步来到朱序面前,抱起双拳,“末将禀报州牧大人,秦军又有二路兵马杀到。”

  朱序内心一震,“哦?是哪二路兵马?”

  “回禀州牧大人,石越率一万羯族兵马出鲁阳关(HN鲁山)南下,前锋五千骑军已经浮渡汉水,抢夺去百艘战船,朝我襄阳杀来。另有一支慕容垂、姚苌的五万鲜卑、羌人兵马,出南乡(HN淅川)东进攻克南阳(HN南阳),生擒我南阳郡守郑裔,亦回师杀奔襄阳而来。”

  襄阳城外,狼烟四起。

  朱序、刘畅、韩夫人、李伯护临危不惧,各率晋军将士冲出襄阳的东、南、西、北四座城门,分别与秦征南大将军长乐公苻丕(氐族)、武卫将军苟苌、尚书慕容暐(鲜卑),领军将军苟池、右将军毛当、强弩将军王显,征虏将军石越(羯族)、荆州刺史杨安,冠军将军慕容垂(鲜卑)、扬武将军姚苌(羌族)等四路秦军,展开了殊死搏斗。

  一场襄阳血战,秦晋二军从夏天的轻便锦袍,一直打斗到甲裹皮毛的冬装。

  一天,刘淑珍冒着凛冽刺骨的寒风,跟随着母亲一起登上西城楼,为父亲刘畅与慕容垂、姚苌之战,擂鼓助威。

  这场恶战,从清晨打到午时,再战至黄昏,双方一时难决胜负,不得不鸣金退兵。

  夜幕降临,大秦天王苻坚志在必得襄阳,派遣黄门侍郎韦华持节来到秦军大营,一声吆喝:“征南大将军苻丕接旨!”

  征南大将军苻丕跪地,“臣苻丕接旨!”

  韦华宣旨:“大将军听旨:大秦天王口喻,限你三日之内攻克襄阳。若是再战不捷,请将军自裁,不必返朝。钦止!”

  说完,这位持节钦使,将手中的一柄王者之剑,递于秦军主帅苻丕。

  苻丕闻此父王口谕,一脸惶急,平举双手,接过那王者之剑,应声回答:“儿臣苻丕领旨!”

  次日清晨,襄阳城的西北一隅,硬是被秦兵用粗木撞坍了数丈城墙。

  不得不退守于内城的朱序,登上新筑起的“夫人城”,与韩夫人、刘畅商议:“娘,刘大人,桓车骑(指晋车骑将军、荆州刺史桓冲)的七万大军,几个月过去了,还守在上明(HB松滋)按兵不动;而南郡(HB江陵)的刘郡守(指晋冠军将军、南郡相刘波)昨日才派人送来军报,他的八千人马已在路上,可这一支小小援军,又怎能助我等抵挡住这十万多众的虎狼之师?”

  刘畅浓眉冷蹙,“州牧大人所言极是,襄阳今已危在旦夕,幸好老太君有先见之明,筑下了这道新城!”

  韩夫人瞟了王氏母女一眼,“次伦,刘大人,依老身之见,还是先把她们母女俩送回京城吧。再不走,怕是走不了了。”

  刘畅略一沉思,“好吧,就让她俩分二路出行。一人直奔广陵(JS扬州),向谢玄将军寻求增援;一人赶回建康(JS南京),向我内弟子敬寻求朝廷增援。”

  “好,就这么办。”朱序决策战事,向来干脆利索。

  不料,他的话音刚落,有一员副将即负伤而至,大声禀报:“州牧大人,不好了,秦军已经杀入北门。”

  襄阳城北门洞开,秦军主帅苻丕已占据着城门口,指挥秦军将士,蜂拥而入。

  铁盔黑甲的朱序与银盔素甲刘畅一行拍马赶到,仓皇之中与苻丕、苟苌、慕容暐在城内大街中作拚死一搏。

  双方一阵混战,打得血肉横飞、难分难解,可巧李伯护奔马而来,朱序急忙打招呼:“李伯护,快来一同御敌。”

  “州牧大人,我来了!”李伯护应诺一声,佯作配合,等到趋近之时,竟然拔剑击伤了朱序的战马。

  那马负痛倒地,朱序冷不防坠地受伤,震怒道:“好一个李伯护,你敢卖主求荣?”

  “得罪了,州牧大人。给我绑了!”李伯护下令其左右亲兵,缚住了受伤倒地的朱序。

  刘畅赶紧勒转马头,不顾一切前来搭救,遭到苟苌、慕容暐的左右偷袭,当即两肋中枪,倒地身亡。

  战场风云突变,一切都发生得如此迅捷,如此意外?

  此时,王孟姜在十几位晋军将士的护卫之下,正乘坐着一辆战车,出东门逃离襄阳。不料,被石越胯下的朱鬣宝马,风驰电掣,迅速追上。

  这位大胡子羯族将军,扬起长刀,血光溅处,可怜的王氏才女,一命呜呼,倒于奔驰的战车之上。

  秦晋襄阳血战,前后打了十个多月,终因梁州督护李伯护被秦军收卖,导致城池沦陷,刘畅夫妇双双罹难。唯独少女刘淑珍在韩夫人的护送下,带着刘府丫环青儿、红儿,从西门脱出重围。

  朱序被李伯护、苟苌押上城楼,送至挥舞着王者之剑的苻丕面前。

  刘畅夫妇的人头,也被慕容暐、石越分别悬挂于城墙上,示威示众。

  韩夫人、刘淑珍一行回头望见,一阵心惊肉跳,勒住马缰。

  “次伦……天亡我们母子也!”那韩夫人本是一位烈性之妇,精通兵略,今见儿子陷于敌手,情知凶多吉少,大呼一声,饮剑谢世。

  为了抵御秦兵入侵,这一位曾经率领朱府的健婢仆从数百人,以布帛饰玩作为犒赏,招募城中的数千妇女相助,一日一夜筑起了一道“夫人城”的巾帼英雄,仰天倒落马背,一腔殷红的热血,洒在了大雪纷飞的疆场之上。

  朱序站在城楼上,大声惊呼:“不,不!娘……”

  他怒目圆睁,屈膝跪倒在城楼上。

  人生一日,遭此突变。

  刘淑珍望着猝死于雪地中的韩夫人,再望见悬挂在城楼上的父母人头,悲痛欲绝:“太君……爹……娘!”她拍马上前,亦欲了此一生。

  精通武艺的青儿、红儿一眼望见慕容垂、姚苌从襄阳城内策马而出,情知大事不妙,赶紧左右挟持住小姐,快马加鞭,逃离了这一座杀戮之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