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流光十年

第三十三章 黑暗中你我同行(1)

流光十年 女萝草 1645 2015-11-27 16:37:17

  晨风习习,初夏的早晨并不十分炎热。早上七点,林晨风匆忙梳洗完毕,出门了。和往常一样,要在八点之前赶到医院。电视台采取偏听偏信的态度,做了不公不实的报道后,苏园长居然还压着林晨风,每天照常去医院陪护!居然还妄图用拖的方法,把这件事给拖过去!把这个急红了眼的饿狼,给拖得没了食欲!林晨风不禁心里连连冷笑:愚蠢!狼越饿,越凶猛!

  不过,这个时候,她反而不做任何反抗了,既然已经抱了最坏的决心:大不了工作不做,还怕什么呢!

  街道拐角,韦宏图在那里等她。两人相视一笑,林晨风把背包打开,里面有两只便当盒,其中一份,是给韦宏图准备的。

  林晨风自从5月份出了这个事儿以后,每天早上七点,韦宏图都会在街道拐角等待林晨风。他深恨自己在这个紧要关头落魄下来,以致于一点也帮不上林晨风的忙,他曾经提出自己代替林晨风去医院做护理,或者去找黄浩翔爸爸或者苏园长,能申辩多少是多少,申辩不了恶吵一通也出出气。可是林晨风都以他没有合适的身份拒绝了。有合适身份替林晨风出头的,如今看起来只有两个人,妈妈,爸爸。林晨风的父母已经因为工作两地分居了几十年,她自从上幼师以后,就和爸爸同一个城市,妈妈在另外一个城市。林晨风出了这个事以后,晨风妈妈为此放下工作从外地赶来,Z州没有她的势力,她能做的也仅仅是徒劳地为林晨风奔波、申辩、协商,林晨风尽量不在妈妈面前表现出太多崩溃状态,或者尽量少和妈妈交谈此事,眼见妈妈在一个月暴瘦十斤,单薄得像一张纸,她真的很怕自己的事拖垮了妈妈。爸爸虽然在Z州生活多年,却是个色厉内荏只会欺负自己家人的草包,他象征性地跟在妈妈的屁股后跑了两趟之后,对林晨风说:“你的事儿,以后我不管了。”林晨风爸爸是个总是自打嘴巴的人,许多话他说的时候紧着自己说个痛快,吹大话的,或者刻薄别人的,然而让他去兑现,他要么一概不认,要么将自己的话篡改成另外一个意思。可是这次,他还真是说到做到,此后,他吃得香睡得着,闲逛公园哼小调,活得有滋有味。林晨风心里又是轻蔑又是苦笑:您终于说话算数一次了!

  于是,能疏解林晨风郁闷的,看起来就只有韦宏图了。初听林晨风的遭遇,他就恼得七窍生烟,立刻就要替林晨风出头去,吓得林晨风连连阻止他。她知道自己的妈妈非常不喜欢韦宏图,三令五申只能找机关事业单位的人婚嫁,以前他得势的时候就已经嫌他没有个所谓的“铁饭碗”,如今他落魄了就更应了她的“企业单位朝不保夕”的嗤笑。以致于林晨风和他的交往都是偷偷摸摸的。出了这样的事情,妈妈固然关心她,事无巨细都要过问,如何能让韦宏图插进来一脚呢!所以如今韦宏图能做的,就仅仅是陪她走走聊聊,一起骂骂那些欺负她的人。

  有了韦宏图的陪伴疏解,林晨风好过了许多。有时她也能想起来,韦宏图也正在困境之中。这个衔着金钥匙出生的公子哥,正在经历有生以来的头一遭磨难。他活得很苦很累,他把自己每日的消费控制在15块钱以内,每天早上买一份早点花掉8元钱,再花6元乘坐往返公交车。他租住在都市村庄的一个破败二层小楼中的一小间房子里,室内只有简单的一桌一床一壶一碗一台灯。他在本市一家颇为有档次的“喜堡”西餐厅里找了一份临时工,用他自己的话说,叫做跑堂的。收拾台子,上菜,以及每天打烊后打扫整个餐厅。常常凌晨两点才能回到住处,匆匆洗一下就睡了。餐厅每天下午四点钟,会为店员提供一顿饭,通常是为午餐备料剩下的原材料,通通杂烩在一起,根本就不要奢望好吃,奇怪的味道与口感,能勉强咽下来填饱肚子就算不错了!也有店员另外带便当为自己开小灶的,只有那些实在没人照料的落魄穷酸店员,才不得不在餐厅凑合一顿饭。林晨风心疼韦宏图一个大男人,肚子都填不饱,怎么有力气一口气做工15个小时!反正每天也要为自己准备午饭,于是也顺便给韦宏图带一份,而且他那份,要比林晨风那份用料“实诚”很多。除了每次接过饭盒的时候说谢谢,韦宏图从来不拒绝,也没有其他任何多余的感谢话,仿佛一切自然而然又理所应当。然后,他会慢慢地陪着林晨风以溜达的速度,走到医院门口,再拐回去一大段路,换乘两次公交车,10点以前,赶到西餐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