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千金小姐的千金御用女宠

第三章KYV里K歌

千金小姐的千金御用女宠 若重惜月 1225 2016-08-21 21:03:15

    安如莲也不甘示弱点了一首歌:“相见

  不相见

  那一人

  那一面也不怨

  你我错过的流年某一年

  某一眼

  谁留恋

  谁无言擦过肩

  缘分就别再争辩若不是

  那一眼辗转的相思爱一人

  用一世

  不自知

  到如今

  满城风雨

  也别解释用尽天下的药石

  难解人间的相思大雨将至

  满地潮湿

  从前的电光火石多年以后

  每段故事

  原来结尾都相似别说爱谁

  别说可是

  回忆就浅尝辄止得失离散

  总会又周而复始

  不必说

  不必说

  花又开

  花又落

  有过谁

  也一样没有结果那一年

  大雨中

  记着你

  忘了我有些事

  堵在内心的角落

  大雨将至

  满地潮湿

  从前的电光火石多年以后

  每段故事

  原来结尾都相似别说爱谁

  别说可是

  回忆就浅尝辄止得失离散

  总会又周而复始大雨将至

  满地潮湿

  记忆眼看在流失多年以后

  每段故事

  从来结尾都相似别说爱谁

  别说可是

  眼泪请适可而止得失离散

  总会又周而复始得失离散

  总会又周而复始。”(《大雨将至》)

  苏轻羽又点了一首歌:“花在髻边的笑颜

  忘了摘下时的怯

  灯和烟火的长街

  为谁静止的思念

  凤尾裙缠绕着烟

  药香染过了指尖

  拭过心的弦 遮住你低垂的脸

  一年一年

  还记得那天

  屋檐下的雪很甜

  一天一念

  错过的时间

  风来了你轻轻的走远

  来这五色的流年

  繁华遮住笑的眼

  走只为留的那天

  埋掉我们的纪念

  凤尾裙缠绕着烟

  药香染过的指尖

  拭过心的弦 遮住你低垂的脸

  一年一年

  还记得那天

  屋檐下的雪很甜

  一天一念

  错过的时间

  风来了你轻轻的走远

  一年一年

  风记得那天

  大雪纷乱了情节

  一天一念

  说好的 离别

  却又在遗忘之前见面。”(《遗忘之前》)

  安如莲又点了一首:“曾以为 只是一篇不长的书卷

  记满的 无非是思念

  思念到遗忘情节 忽然抬头向前

  却发现泪太浅 风已刺痛了双眼

  曾以为 只是寒冷如常的冬天

  不关我 倔强的执念

  如果冰冷的大雪 冰冻了一切

  我会等在原点 等你出现

  也许誓言会改变 岁月会时过境迁

  不断的上演 不断的蜕变

  哪怕沧海桑田

  时间老去了容颜 依旧白衣翩翩

  直到那一天 再回来与你相见

  曾以为 只是寒冷如常的冬天

  不关我 倔强的执念

  如果冰冷的大雪 冰冻了一切

  我会等在原点 等你出现

  也许誓言会改变 岁月会时过境迁

  不断的上演 不断的蜕变

  哪怕沧海桑田

  时间老去了容颜 依旧白衣翩翩

  直到那一天 再回来与你相见

  到那天 一起回到熟悉的地点

  看五彩的世界 看灯火映着你的脸

  到那天 一起回到最初的大雪

  忘了执念 和丢失的以前

  也许誓言会改变 岁月会时过境迁

  不断的上演 不断的蜕变

  哪怕沧海桑田

  时间老去了容颜 依旧白衣翩翩

  直到那一天 再回来与你相见。”(《直到那一天》)

  苏轻羽点了一首歌:“失去了联系

  一场梦清醒

  残留在眼角的泪

  是你走的痕迹

  刚想要珍惜

  爱已经先过期

  我太迟钝还来不及

  抱住你的背脊

  如果决定要走

  为何要停留

  没有打算相守

  为何要牵手

  原来你只从我身边借过

  我却误以为你是从天而降的彩虹

  曾经你是从我身边借走以后

  可是忘了还给我

  失去了联系

  一场梦清醒

  残留在眼角的泪

  是你走的痕迹

  刚想要珍惜

  爱已经先过期

  我太迟钝还来不及

  抱住你的背脊

  如果决定要走

  为何要停留

  没有打算相守

  为何要牵手

  原来你只从我身边借过

  我却误以为你是从天而降的彩虹

  曾经你是从我身边借走以后

  可是忘了还给我

  原来你只从我身边借过

  我却误以为你是从天而降的彩虹

  曾经你是从我身边借走以后

  可是忘了还给我

  可是忘了还给我。”(《借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