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灯下镜中人

不安的缓流

灯下镜中人 稻烛 3452 2015-11-22 19:43:40

  “你听说了吗!洛家变故的事儿!”

……路边本不该入心的声音传入耳朵里打断了思绪,洛清绮挺住了脚步,脸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

“这么大的事儿谁不知道,说是连个幸存者都没有啊!”

“不太可能吧,这么大个家族啊……可惜喽,昨个还灯红酒绿今天就墙倾残朽喽……”

“可笑的是这洛家为龙族,附水而生还偏偏是被淹死的!这奇不奇。”

“……那都是谣言!不知道的别瞎传,龙族在水里种花都可以别说呼吸了,怎么可能死在水里!现在洛家颓败这鲛人是该有所动作了,海域突然宽敞了好多呦……”

……龙族生于海,育于水。海域有三族,龙族,鲛人,蛟龙。夭龙族拥有人的模样,可以随意在陆地与海域间游走,龙族的龙角没有散旦的尖锐也没有鹿妖的花枝招展,落落大方。

鲛人,也被世人称为美人鱼,鲛人生来貌美,有着精致的五官和白嫩的皮肤,鲛人的鱼尾是地位高低的决定性标志,不同的鲛人拥有不同的质感和色泽,人鱼女王玛尔嘉落三世就有 南洋珍珠 的著称,鳞片像珍珠一样纯白而有光泽。

蛟龙,完全以龙形象生存于深海域和湖潭中,多以独居或两三成居。蛟龙生来神力,力大强健,但只出没于水域区很少出现在陆地上。

三者生存在同一片土地上并没有哪族与哪族存在不和或是冲突,精准来说夭龙族为三族之中阵容最大的,鲛人蛟龙像是左右手缺一不可。 海域一直以来在历史中都是以和谐为代名的。

历史上的确一直都是这样的……海域甚至在人们心中变成了令人向往的地方。然而他们不知道的也不少……

夭龙族是个很庞大的种族,很久以前夭龙族不满足单调的水中生活,开始渐渐向往陆地的光景。

一开始只是三三两两有人会偷偷浮出水面到陆地上探索他们所不认知的世界,之后像看到了奇珍异宝似的会到水域口不绝堤地把自己所看到的听到的告诉生活在一起的人。他们围成圈听着中间的人津津乐道,使劲想象着那样的世界。情理之中,脱离水的夭龙族人越来越多,有的甚至像大陆展,长期居住。

于是,夭龙族出现了分化,通俗讲分守旧派和现实派。洛清绮,第三十八代夭龙族掌上明珠。时间悠悠,两派暗藏隐隐的不和终有一天会爆发的,只是不知道等不等的到了。

洛家,夭龙族中几乎家喻户晓的家族,繁荣到让人琢磨不透,有人羡慕自然也有人愁。也许洛家的繁盛更多是因为洛家存在两派相守的现象,两者有序地掌管陆地与海域的某片区域。也也许洛家会因为这个原因慢慢走向分解的地步,直至消亡。

有人会问这么和谐的相处方式又怎么会导致洛家运转不下去呢?那么这次惊天动地的洛家惨案也许会给你一点灵感。

洛清绮微微压低了伞,继续走起自己的路。太阳挂得很高,路灯却很不合适得亮起闪了两三下,又灭了。

这是蓝城在这座城市所拥有的公寓楼,楼上下总共三层。高跟鞋的鞋跟在地上磨了磨,收下了伞。洛清绮选择先敲门,说不定那家伙就在家里头呢。

事实总是那么不如人意

“你是……啊,洛小姐!”

蓝家佣人殊姨。殊姨对蓝城关爱有加,几次来蓝城家都能见到她忙碌的身影。殊姨年纪近50,皱纹已爬上了额角,鬓边有些许白发,脊背因为劳作而有点驼,薄薄的双唇像是快要干枯的花瓣儿。。给洛清绮的第一印象就是太过热心,说不好听的就是啰嗦。絮絮叨叨的,还记是有一次殊姨前前后后总共问了我们5次吃不吃黑米糕。后来也渐渐熟了,说到兴头上还会破格地扯几句家常,别看年纪距离,殊姨有时候还挺能扯,和她只见主仆关系的感受少,比一般的佣人亲切很多,只是自从认识她之后,只要一看到黑米糕就想起殊姨的脸来。

这个后遗症比较严重,导致看到殊姨的同时想吃黑米糕,不得不说,殊姨是在黑米糕里加了秘方么,不一般街上的好吃多。

“嗯,我来问蓝城借点东西。她,在吗?”洛清绮神色自然到位。

殊姨神色一顿随即露出微显不自然的笑脸,洛清绮看得出她眼神中还带着焦虑和迷茫,对一个普通人来说这样的掩饰,这些并不困难,但这和那些名门贵族高层人士的伪装来说简直不值一提。“蓝城小姐不在屋里……她,她出去了。”

“出去了吗,什么时候出去的?我去里面等她吧,我不急。”洛清绮微笑,她自然明白殊姨也是识体的人,这种事儿啊还真不一定什么人都能说,消息传到对头那儿指不定带来怎样的麻烦。

“呃……那”

殊姨还想说什么洛清绮已经侧身进门了。自然得和自己家一样。因为洛清绮知道这栋房子里除了殊姨还有两个仆人就,没有其它人存在了。

殊姨没有匆忙阻拦,只是叹了口气双手在围兜前抹了两下,想着一会儿小姐一直不回来,她也就走了,若是回来了……那还有比这个更好的吗?

“洛小姐,你需要……”

“要!”又是不等到殊姨说完就打断了她。

即使吃过了饭,黑米糕也未必不可当饭后糕点啊。随即又勾了勾唇补到“多拿一点儿吧,一会蓝城回来也刚好能凑上几块儿。”

殊姨明显慌乱了几分“……诶,好”

没等多久殊姨就端着盘黑米糕上来了,洛清绮已经环视了客厅四周,眼神停留在二楼卧室,手衔了一块黑米糕放在嘴边咬了一口“殊姨啊,我看蓝城没那么早回来,我自己去她房里拿吧,上次和她说了。”

“行,小姐同意就没什么的,那殊姨去干活了。”说完又拿起桌旁的抹布转身匆匆走去阳台。

“好——”说着,一边起身走向红木楼梯,不用脱鞋,鞋跟不羁地踩在木板上发出空灵色咚响。

房间门开着,果然乱的很,衣服,书,电脑一块趴在床上,窗帘一边被拉上,一边被缠成麻花状,下午太阳还是很烈,可这间房间朝阴,没有强烈的光能透进来,很舒适的温度。

……胡萝卜?洛清绮双手环胸,半猫着腰去看被丢弃在桌上的半个胡萝卜。蓝城从来不吃胡萝卜,难道胡萝卜还有美白的功效?

直起身子走上前仔细地瞧了瞧,胡萝卜很明显是被徒手掰下来的,旁边还有些许红色的萝卜屑。洛清绮用十指抹了一点屑放在鼻尖下嗅了嗅。

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做这一系列似乎看着很专业的动作,可能美国大片看多了,至少这是她是这么想的。

“啊欠——”洛清绮担掉了指尖上的胡萝卜鼻子就莫名其妙得痒。“啊欠——”紧接着又是一个。

洛清绮皱眉揉了揉鼻子,却摸到一小撮柔软的毛类。

……毛?看着这一小撮白色的毛洛清绮盯着它顿了顿,在脑子里迅速飞转了什么。

“殊姨——你们家养小动物了吗?”洛清绮转身奔向楼梯,话音伴着急促的脚步声传到殊姨的耳朵里。

殊姨打了个机灵,心底呐喊这怎么还没个头儿了呢?

“没啊,怎么了?”

“没有吗……”洛清绮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那行,没事,东西拿好了,我就先回去啦”挥了挥手里的顺手当道具的耳麦。

刚走几步又一个回头看着有点木纳的殊姨说“殊姨,蓝城最近是改吃素了吗?她桌上居然有一截胡萝卜……真稀奇。”

殊姨被问地更加觉得莫名其妙,隐隐约约感觉到或许和小姐有点关系,也是如实回答“我也不太知道,昨天吃完饭小姐本来已经上楼了后来问我要白菜,我说没有她就问萝卜呢?看了看菜篮儿就给了她根胡萝卜……可能在外太久了改了习吧”这点洛清绮难道不该比自己清楚么?

“哦,我就问问,殊姨我走了。”

“洛小姐慢走。”

收敛了笑容,还是打起米色的阳伞,脚步比来时匆忙了几分。洛清绮把手揣进口袋,手捏住一包餐巾纸。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将那一撮白毛包裹在餐巾纸里踹在兜里。

对这一带不能说轻车熟路,但大概的布局还是有点印象。稍微在附近转悠几圈,总算是看到一家宠物店,如果猜的没错这应该是白猫的毛。

蓝城啊,为了你我也是亏大发了。洛清绮降了伞左手用袖口微掩住口鼻地带。

“你好,我想问一下这个是哪种动物的毛发……”洛清绮艰难的说完这句话很不客气地打了个喷嚏。

“呃……你没事儿吧,看你像是有点过敏啊。”坐在位子上的人站起身子接过餐巾纸,眼神打量着洛清绮。

洛清绮皱着眉头听着身边此起彼伏的犬吠和猫叫声,这家宠物店挺大,种类也多,天花板上还挂了几个鸟笼子,里边关着几只不明品种的鸟。装璜简约,到时有几分温馨的味道。可惜,她对动物的毛发过敏,每在这儿呆个一秒钟都是一种煎熬……

“恩,有点,你先看看吧。”左手依旧掩着,这才开始打量眼前的这个人。

少年一头暖金发,蓝瞳,眼睛很美,在光照下闪烁。薄嘴唇,记忆里男生很少有樱桃大小的嘴唇。第一印象瘦,竹竿一样,弱不禁风的样子。加上白的有些病态的皮肤,整个人看过去像是重病在身。

“好。”少年结果餐巾纸,转身走到柜台前,小心翼翼地打开。距离原因洛清绮看不见他是如何鉴别的,只看见他美丽的脸一皱,仰头“这是兔子的毛……还挺纯种的。”

看到小鲜肉眼睛里闪着光,皱了皱眉“你能确定吗?”

他稍显自信地仰了仰下巴,保持着微笑“这个我还是看得出来的,还有什么需要么?”说着从白大褂里掏出一张名片走过来夹着餐巾纸一起递给洛清绮“这是我的名片,有需要可以联系我。”

“……哦,谢谢。”结果后,便匆匆离开这个修罗场,留下一个背影。

艾晟 男 26岁 ……

“26岁……”洛清绮摇了摇头喃喃道,现在的世道简直什么样的人都有,她怎么会说一开始见到这位店长的时候以为他刚过成年礼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