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千鬼邪妃

第五章 司冷颜

千鬼邪妃 千鬼为言 2128 2016-08-21 20:04:47

  “对了女娃娃,咋俩认识那么久了,你也该告诉老朽你叫什么名字了吧。”司白一慈祥地望着时化亦说道。

时化亦听了前半句之后嘴角抽搐,好像我们两个认识就这一天的事吧。。。

但听完后半句后赤色的水眸错愕了几分,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当然不是不知道自己前世的名字,可这里没说前世的名字吧,自己自穿过来之后,这一世的记忆好像被刻意的封印了起来。至今只是知道自己的前世的记忆,至于这一世---“抱歉,您的存档空白。”

她不想再用这个名字,她要重新开始,这个名字只能加深她对前世的种种回忆。

良久,时化亦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你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失忆了?”捕抓到时化亦眼底的黯淡,司白一皱眉,疑惑道。

“呃,呃,对对对,我忘了。”时化亦忙道。

“这样啊,那我给你重新起个名怎么样?你就跟我姓吧,姓司。呃,至于名字吧,就叫你冷颜好了。”司白一摸着胡子,细细端量着时化亦,挠了挠头说道。心里的小算盘打的噼噼啪啪的响得震天,可惜时化亦没听见。

“噢?司冷颜?听上去还不错啦,让我考虑考虑。”时化亦嘟了嘟嘴,眼珠子转啊转。其实她挺喜欢这名字的啦,为什么不答应呢,因为她还不知道这糟老头子的名字呢,干嘛那么爽快啊?这让她有种羊崽如狼穴的感觉,十分的不爽。

“怎么了?不好听?那换一个吧?”司白一一听心里“咯噔”一声,要是她不答应可以换嘛,但要是她不要这姓怎么办?这可不行这可不行。。。。。。

时化亦看到这脸上纠结得可以夹死只蚊子的司白一,无奈的扶了扶额:“我就是想问问你的名字,老是叫你糟老头子糟老头子的弄得我不舒服。”

司白一嘴角抽搐,懊恼的眯了眯眼,真是的,自己想到那里去了啊:“噢,对哦。老朽真是老了,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告诉颜儿了。。。”

时化亦眼角又开始抽了:“第一,我还没决定用这个名字呢。第二,我跟你认识也就这一天的事儿,咋俩不熟。。。要是你再敢这么说,小心我把你的嘴巴缝上!”

“咳咳,别那么小气嘛,一个女孩子那么凶悍小心长大了没人娶你。。。”司白一开始滔滔不绝的说教。

时化亦默默地捏着手关节,咔咔作响。

“别别别,老朽说,老朽说!老朽叫司白一。。。”

“司白一?”时化亦睁着大大的水眸,嘟着粉唇。样子好不呆萌。

司白一眼里闪过一丝慈祥,就像爷爷看自己亲爱的孙女一样。他一直觉得,像他一样的上位者是无权拥有幸福的,拥有的只是无边无际的孤独而已。可现在他觉得心里暖暖的,自从有了这女娃娃之后,心里第一次感觉到了满足的感觉,这,大概就是亲人的感觉吧。。。

“好难听的名字唉,都没我的好听。”时化亦很是随意的撇撇嘴,翻了个白眼。

“就是说,女娃娃你接受了我给你取的名字了?”司白一好像完全没听见时化亦的奚落,算计地朝时化亦挤挤眼。

时化亦刚说完就用小手把嘴巴给堵上了,她指的绝对不是这名字,她指的是她前世的名字啦。可刚才说忘了,为了圆谎,只能说:“呃,算是吧。”现在她心里叫的那个悔啊!本来就是要接受这名字的,可就是还想从这糟老头子,哦不,是司白一的嘴里再套些情报的。。。

“哈哈哈,好好好!哈哈哈哈。。。”司白一笑的合不拢嘴,看上去非常愉悦。

“不就是一个名字嘛,至于吗?这么兴奋,小心你嘴巴脱臼。”时化亦,亦是司冷颜,嘴角微抽道,颇对这毫无形象大笑的司白一束手无策。

司白一瞥了一眼司冷颜,说道:“这不是高兴嘛我这,从今之后,你就是老朽的徒弟兼这千鬼门的少主了!”

司冷颜错愕了几分,脑子里乱的像团麻草。徒弟?少主?什么跟什么啊:“喂喂喂!我可没接受你的邀请唉,而且咋俩又不熟,我干嘛要当你的徒弟和这千鬼门的少主啊?你就救了我一命而已!”

“嘿嘿嘿,”司白一像个老顽童一样笑了声,“第一,老朽救了你,所以你理应报答我。第二,在我们千鬼门有个专门针对门主的规矩,立下下一届门主,也就是少主的时候,只能有一位少主,而且必须是候选人之中武学天赋和领导能力最好的人。若是门主自己的后代天赋没有其他候选人的强,就算是自己的后代也绝不可以继承,否则门主和下一届门主就会遭到天地规则的抹杀。第三,每当下一届少主选定之后,姓氏必须改成‘司’姓。因为这是千鬼门的至高地位的标志,直接决定了你在千鬼门的地位。这些是第一届千鬼门门主所定下的规矩。”

司冷颜听着司白一说了一大堆一大堆的信息,心里讶异不已,说道:“也就是说,在你所选的候选人中,我的武学天赋最好了?”“自然是的。”“你怎么知道?”“你中了裂心毒,居然还能在危急关头如此冷静且有效的反击,就是你天赋最好的表现。”

“哈?这算天赋么?这不过是前世历届千鬼会长所具备的基本的防御反射而已,你个老头胡揪要不要胡揪得这么的离谱啊!”司冷颜心里默默的呐喊着。不过她好像忘了,就是因为历届千鬼会长的天赋好所以才会培训这防御反射的。。。

不过虽然很讶异,不过一瞬司冷颜的心里就释然了。现在自己被司白一所救,而且现在刚来到这个世界,就有一个那么强大的势力送给自己,不要的人才是傻瓜了!

“那好吧,谁叫我失忆了呢,而且,你还救了我。”司冷颜“认命”地摊摊手。

“好!好!好!哈哈哈!乖徒儿!”司白一再次“仰天长笑”。

“那要不要行跪拜礼啊?”

“不用不用,徒儿你跪为师,为师还折寿了呢,麻烦麻烦。”司白一甩甩手。

“那,我最最最亲爱的师傅,你现在应该带你命垂一线的徒弟去解毒了吧。”

“咳咳,对哦,走吧走吧。”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