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墨涩

第023章 不敢出门

墨涩 澜涩墨 1938 2016-08-28 07:18:02

    清晨,几缕阳光透过窗帘照进房间,让这个原本阴暗的房间内多了一丝温暖,几个西装笔挺的男人并排站在房中间。

  

  沙发上的黑衣男子翘着二郎腿,抿着唇,看着刚从酒店监控室拷贝来的画面,盯着画面中那抹蓝色身影,唇角勾起一抹笑意,

  

  “还真是个有趣的女人。”

  

  夜箫尘,C国B市黑道上赫赫有名的萧邦老大。昨夜跟几个朋友玩拼酒,赌输的那个就会被扔在大街上。夜少就是这样流落街头的,只是还未等他的属下赶到,就被某个无良的女人给扔进了这家酒店。

  

  “老大,要不要叫个弟兄把那个女人给灭了。”为首的黑衣男人低沉的说着,黑眸中透着一股恨意,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敢这样对待他们老大。

  

  “不必了,你们想办法查到她的资料,其它的本少自会处理。”夜箫尘冷冷下令,心中对这女人倒是有些好奇。

  

  “是。”几名黑衣人领命后便悄然离开,只剩下夜箫尘独自倚靠在窗边,抚摸着脸上这条深深地疤痕。

  

  一般女人看到他这张脸躲都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好心的把他送到酒店。而且从监控画面中不难看出,这女人并没有因为这张狰狞的脸而感到害怕或者是厌恶。

  

  更让他疑惑的是,她落荒而逃的背影,怎么感觉像是自己欠了她什么债似的,记忆中,自己似乎并不认识她,看来他得在这呆上一段时间了。

  有句话说的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此刻刚和周公梦游完的澜墨,就莫名的打了几个喷嚏,“谁这么大清早的念我呢。”

  澜墨有些不悦的嘀咕,双手揉了揉眼睛,闭上眼,将头埋进被窝里,睡了片刻后才不情愿的从被窝里爬了起来。

  

  走进浴室,一番洗漱后,挑了件淡紫色的裙子穿上,外面套了件白色坎肩,一头如丝绸般的黑发披在肩上,澜墨看着镜中的自己,抚摸着这张大众化的脸,略微一声叹息后,转身离开房间。

  

  “小姐,你……你的脸……”

  正在准备早餐的月梅,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转身却看到一张极为陌生的脸。虽然有好几年没见到自家小姐了,但她身上流露的气息她是不会认错的,可是这脸……

  

  “月梅?”

  澜墨有些惊讶的看着她,她倒是没想到月梅会出现在自己的别墅里,她心中还正打算着什么时候差人去把她接回来。

  

  “自从小姐当年离开梅庄后,大少爷便差人把我接回来了。只是,小姐,你的脸?”月梅心中不解,自家小姐那国色天姿的容貌,怎么才几年不见会变得这般平凡。

  

  澜墨轻笑,左手轻轻一挥,一道幽兰色光芒在她脸上盘旋几秒后,一张薄如蝉翼的面皮脱落,露出那张倾世容颜,

  

  “本宫当年为了在外面能更好的隐藏身份,便叫影找人做了这张面皮。用自身灵气把这面皮融入到脸上,外人便无法看出破绽。”

  

  澜墨说完,一道蓝光划过,那张平凡的脸再次回到了她脸上,“月梅,这事不要跟别人说起,还有以后你要习惯本宫的这张脸。”

  

  月梅点点头,可心中还是不明白,“小姐,您这不都回来了么,干嘛还把自己弄的那么丑。”

  

  “因为本宫,不喜欢麻烦。”

  澜墨没告诉她,自己这么做也是防范于未然。这么多年来,家族联姻比比皆是,她相信自己的大哥不会放弃这样的机会。

  

  “是,报告小姐,我记下了。对了,快吃早餐吧,我正打算上去叫您呢,您就自个下来了。”

  

  月梅笑着将准备好的早餐放到澜墨身前,“今天的早餐是牛奶和面包。小姐,等下我们去街上逛逛,好不好?”

  

  “不好,改天吧。”

  澜墨想也没想直接摇头拒绝,想到昨晚遇到的那个瘟神就感到背脊发凉,这个男人她一辈子都不想去招惹他。

  

  “小姐,您就发发慈悲吧,我真的很想去逛街。”月梅可怜巴巴的望着澜墨,她真的很久都没出门了,主要是没人陪她。

  

  澜墨啃了几口面包,又喝了口牛奶后,才慢悠悠的告诉她,“你还记得本宫离开梅庄之前,我们救下的那个男人么?”

  

  月梅沉思了好一会儿,才不确定的问道:“你是说那个被虐的很惨,差点挂掉的男人?”

  

  澜墨朝她点点头,咽了咽口水,极不情愿的说起了当年的事,“当年他离开梅庄时,曾口出狂言说要娶本宫为妻。

  

  本宫怕给澜族招惹麻烦,只好离开梅庄,这几年都过着隐姓埋名的生活。甚至为了怕被他找到,连自制的香水都不敢再用。”

  

  “还真是个狂妄的男人,我家小姐是他说娶就能娶的么。只不过,都过去这么几年了,他还认得出咱们么。”

  

  月梅心中暗暗自语,要真是哪天见到了那个男人,她一定好好的教训他一顿,不过,“小姐,你怎么突然提起他呢,难道?”

  

  澜墨看着她那不怀好意的目光,忍不住撇撇嘴,“你别想歪了,之所以提到他,是因为我昨天晚上遇到他了。

  

  本宫回来后,风、影就跟我提到过,这几年有人一直在暗中查我的资料。而且直觉告诉我,这个男人是个很难缠的人,所以你家小姐我现在吓得都不敢出门了。”

  

  “需要告诉大少爷吗?”

  月梅有些担忧的看着她,像那种狂傲之人做事可是没几人能估量的。而且她觉得自家小姐这次回来好像变了很多,但具体的又说不上来。

  

  澜墨吃完早餐后,拍了拍月梅的肩膀,安慰她,

  

  “不必了,这里是澜族,那男人不一定能找到我,为了不必要的麻烦,我还是尽量避开他的好。而且,我昨天才和大哥吵了一架,最近几天还不想见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