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花开花落几春风

第九章 回忆,泪流满面(4)

花开花落几春风 梦里梳头 1308 2015-11-20 16:31:09

  王姨娘当即给巡捕房的表哥使了个眼色,只见那王巡捕站起身子来,整理了下衣服,不紧不慢,“傅大小姐,本巡捕现在怀疑你涉嫌谋杀你母亲傅夫人傅木氏,请傅大小姐和我们走一趟吧!”

傅宛晴心里一惊,真是好打算,但见傅宛晴面如常色,端起身边的茶水,亲抿了一口,“巡捕大人,指证小女涉嫌杀害家母,证据何在?”

“证据?哼。棺材里的傅木氏便是最好的证据。”王巡捕两眼一眯。

“巡捕大人你好糊涂,母亲是我亲生母亲,有何动机弑母?”傅宛晴的话不免冷了几分。

“动机?动机就是你与苏州王家少爷王大鹏月下盟誓,情意绵绵,私定终身,可你久病在床的老母不同意这门婚事,于是你就弑母,可没想到被府上傅小太太发现,差了身边丫鬟秀儿来报案,这才使得你这个杀人凶手无所遁形。傅宛晴,我还是劝你乖乖的和我回去,以免弟兄们笨手笨脚,伤了您千金之躯。走吧!”说罢,身后几个绿衫衣向傅宛晴逼近。

傅宛晴微微一笑,随手将茶碗搁在桌子上,用丝帕压了压嘴,整理了下衣摆,“那我是不是也可以说是王姨娘为扶正,勾结外人毒害我母亲,陷害于我?巡捕大人,此事已清楚,请将王姨娘带回去吧。”

边上王姨娘一听,面色惨白,跳出来指着宛晴怒骂,“你这杀千刀的小贱蹄子,竟敢这般陷害于我,表哥还客气什么,直接带走,逼她签字画押。”边上的巡捕似乎在考虑王姨娘话语的可行性。

一时间厅内鸦雀无声。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来人是老者,目露精光,青灰色布衣,手拄龙头拐杖,一小厮随身伺候,身后跟着几个丫头仆役。傅宛晴见是族长来了,立即起身相迎。

小厮将老爷子扶到主位坐下,傅宛晴前去拘礼,“族长安好。” “宛晴丫头几年没见,到是长大了许多,听说你是上午回来的,想不到母亲见到你之后就去了,你父亲也病倒了,难为你一个姑娘了。”说到动情处,老爷子还掏出手巾擦了眼角泪。

“多谢族长体恤,只是今日家中多事,若有招待不周之处,族长莫要怪罪。”宛晴又拘了礼。

“你这丫头,留学回来到也明白事理了,抛开我是族长,我更是你的爷爷,你又何必这般见外。当家夫人去世,你父亲何在?怎得让你一个小姑娘在此撑得,还让一些没规矩的东西在你母亲灵前吵闹。”老爷子虚扶起傅宛晴,一脸关怀,老爷子一番维护的话,说的王姨娘面露不安。

见傅家爷孙二人叙完旧,又加之方才傅家组长这般维护,王巡捕已知今日之事并没有那么容易成功了,富贵险中求,唯有狠下杀招。“傅族长,令孙女傅宛晴涉嫌杀害其母傅木氏,我们要将她带回去调查。”

“你还知晓我是傅家族长,此事我傅家自己会查,不劳烦王巡捕操心。志成,送王巡捕等人出去。”傅族长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王巡捕,惊得王巡捕后背直冒寒气。

“傅族长此言差矣,現如今已经民国,讲得是法,用不得私,犯了罪均要交给我们巡捕房关押审理。傅老爷子,年纪大了,这些事情还是让我们巡捕房来就好了。”说着就使个眼色,几个绿衫衣得了令,拿着锁链就往傅宛晴走去。

“住手。王巡捕凭着方才毫无凭据的猜测就断定我的罪?未免太过荒唐,今儿你若是拿不出人证物证,就如此冤枉我,且不说别的,我定散尽家财也要为自己、为母亲讨回公道。若有违此言,如同此碗。”说罢,把桌上的茶碗往地上用力一摔,碎片四溅,唬住了一厅的人,主位上的傅族长眼里闪过一丝探究,这丫头确实不一样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