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很爱很爱的

第七章 无声胜有声

很爱很爱的 北一 1966 2016-08-17 21:45:40

  日子平平淡淡的过着,运动会过去了,国庆七天假期过去了。再回到学校,就开始了这个学期的第一次月考,虽然教育总局总说不要月考,不要排名,然而学校为了成绩又怎么会轻易妥协了那。

这次的考场安排是按开学的分班考来排的。沈念岑的分班考还算行,年级段也有300多名,被排到了8班。

第一天考的是语文,化学和地理。第一门是语文,沈念岑进了8班,位置是13号,沈念岑想,数字还真是吉利啊。

第二组第三排,沈念岑坐下,人陆陆续续的进来了,监考老师表情很严肃,做事也严谨,非要铃响了才让动笔。

语文一直是沈念岑的强项,想当初初三一年就没下过130。沈念岑做挺挺顺利,不过却在默写上卡住了,这“且君尝为晋君赐矣,许君焦,瑕,”后面两句是什么?沈念岑有点恼火,明明刚刚才看了的,怎么就给忘记了那。沈念岑有个坏毛病,这倒不写出来就不肯往下写,不然就算写了,也写不安稳。沈念岑边默背边写,然而还是断片了。她转转笔,想了一会了,放弃了,她拿起试卷反过来,打算写作文,就在这时,她看见桌子的右侧影影绰绰的写了一些字。竟然是 烛之武退秦师的内容!几句默写出现频率高的都在了,真是天无绝人之路,沈念岑瞄了瞄监考老师,开始试着找找答案。“且君尝为晋君赐矣,许君焦、瑕,朝济而夕设版焉,君之所知也。”终于给找到了,沈念岑开心的写下答案。心想这个位置的主人真是个大好人啊,而且也是个神人,字写在手肘刚好挡住的地方,若不是翻试卷她还真没看见那。

中午吃饭的时候沈念岑就和徐瑶瑶说起了这件事。

“我的天,你什么运气啊,这都可以”徐瑶瑶往嘴里塞了一口油焖茄子说道。

“哈哈,我也觉得运气超好的,”沈念岑戳戳碗里的白米饭,“其实我早上刚背过的,竟然给忘记了,我当时都气炸了。”

徐瑶瑶挥挥手表示不以为意,“反正最后写出来了就好嘛。”

沈念岑笑着眯了眯眼睛说:“也对~”

“诶,你有看是谁吗?”

“什么?”沈念岑有些疑惑。

“看看是哪个人的位置啊。”徐瑶瑶说。

“啊,这不太好吧。”沈念岑摇摇头,“而且看了是谁也没有意思啊。”

“哈哈,纯属于八卦心理作祟,你不看也没事。”

“恩。”

等到第二天考数学的时候,沈念岑终于知道这位置是谁的了。离考试开始还有二十来分钟,沈念岑趴在桌子上小憩,昨晚都没睡好,看了好久的历史书。

这时耳边传来几声敲桌子的声响。沈念岑只好抬头。

陆与行站在桌子前,他说:“让一下,拿东西。”

“啊,好。”沈念岑站起来往后退了退,给陆与行让位。她瞥了瞥陆与行,原来这是他的位置啊。陆与行打开桌子,昨天考完试,不知道把2B铅笔扔哪里去了,他蹙了蹙眉,还是没找到。

“你在找什么?”

陆与行抬头,只见沈念岑笑眯眯的对着他说话。

“2B笔。”

“吶,给你。”沈念岑从自己的笔袋里找出一支2B铅笔,递给陆与行。

陆与行疑惑的看着沈念岑。

“我准备了两支”说着就把笔递给陆与行。

陆与行顿了顿,看了她一眼,接过笔,说了声谢谢,然后出了考场。

“沈念岑,外面有人找!”沈念岑正捂着耳朵在背政治,猛地被人拍了一下吓了一跳。沈念岑回过头,只见姜晓燕笑眯眯的看着她,“在后门,是个帅哥哟。”

沈念岑把书翻盖在桌子上,起身出去。

果不其然,是陆与行。

陆与行把笔递过来,“谢谢了。”

“不用不用,应该的。”沈念岑接过笔,有些尴尬。

边上有好些人围观,陆与行也发现了,一时无语,顿了顿说:“那先走了。”随即转身回了8班。

进了教室,徐瑶瑶就扑过来了,“说,怎么回事,什么时候的事!”

沈念岑掰开徐瑶瑶围在脖子上的手,“人家是来还笔的,我就借支笔而已。”

“他为什么借了你的笔啊。”

“因为我考试做的是他的位置。”沈念岑把徐瑶瑶的头掰回去,“他回来拿笔,找不到,我就顺手借了。”

“我的天!你做他的位置!他还借用了你的笔!明天这支笔借我!”徐瑶瑶眨巴眨巴眼睛,“这可是男神用过的。”

沈念岑把笔递给徐遥遥,表示随意,又接着说,“就算这样,你也汲取不了天地灵气。考试修行在个人。”

徐瑶瑶转转笔说,“败兴啊,我就是图个彩头,别打击我。”又接着说,“你说人和人怎么就那么大差别那,长得好,读书还好。8班一个陆与行,9班一个郑雅然,真的气煞我等凡人!”

沈念岑放下书,老神在在的说,“可能这就是命吧,丑的人还是多读书吧。”

徐瑶瑶:“······”

“什么时候跟10班的女生勾搭上了。”8班门口,顾东南一把搂住陆与行问道。

陆与行瞥了一眼顾东南,“就借了支笔。”

“就借支笔,你能知道人家几班的?”顾东南显然不相信。

“影响比较深刻而已。”

“怎么个深刻法?”

陆与行不回答,反问道:“郑雅然理你了吗?”

“没有。”顾东南,“你转移话题干嘛?”

“因为失败者没有说话的权利。”

“你这话什么意思!”顾东南突然激动起来。“你真对她有意思?”

“我说什么了嘛。”陆与行翻过一页书,淡淡说道。

“你这是无声胜有声。好像什么都没说,其实都说了。”

······

“陆与行,你怎么不说话。”

“无声胜有声。”

顾东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