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通天记

第五章 昊天之战

通天记 执笔画榴莲 2535 2016-08-17 09:31:31

  翌日,尘岚如往常一样,在山中寻了处四周天地灵气都极为葱郁的地方苦苦修炼,他此刻的目标,则是快速突破到第炼气境四重的境界。

只是,当修炼即要完成之际,却突然爆发出一阵极为恐怖的气流,尘岚大惊,立马退出了修炼的状态,可那怎料那气流的冲击速度居然如此之快,瞬间即将尘岚冲出数十丈之高,胸部的肌肉中已经能明显的看到带着裂痕的白骨。

虽然尘岚及时退出了修炼状态,不然仅仅是这一冲,他的精神便会随着他的肉体一并破碎。

不过,还不待尘岚血迹斑斑的身躯坠下,半空中的空间即是瞬间破得粉碎,数道黑影掠过,半息之间,无数道比上一道轰击在尘岚身上的气流高出数倍的冲击立马凌空爆发开来。

而尘岚的身躯,则是刚好生生和它们撞了正面。

嘣地一声,一阵沉重的闷响于尘岚的身体上发出,这一下,则是将他的身躯震出百丈开外,他的双臂因竭力护住胸口,直接是被气流轰成血水,臂骨更是连渣都不曾留下。

即便如此,尘岚的胸前依然是血肉模糊,白花花的骨头清晰可见,至于他的经脉,同样是化为了点点残渣。

尘岚飞出百丈之余后,猛然坠下,他的左胸被一条粗壮的树枝硬生刺穿,虽然避开了心脏,但此时的他不过也仅仅是一息尚存罢了,现在的他,只需要一只小小的山老鼠,便能轻易将他肢解。

而百丈之外,则是即将上演一场更为恐怖的战斗。

空间乱流之中,掠出五位中年男子,其中的四位上身无衣,且每个人的胸前都刻着一个青色的”天“字,为首的一位,嚣张地说道:“君山,看在你作为君门九帝之一的份上,如果你把东西自己交出来,爷爷倒是可以给你留个全尸。”

与这四人对峙的,是一位衣衫褴褛的中年男子,相比之下,此人则是显得狼狈不堪。

“犬辈们,除了会吠,还有别的本事吗?”男子看向那四人,抹了抹嘴角的血迹,说道。

“既然你执意找死,爷爷就成全你

“结魍魉大阵!”四人之中,领头的男子一声怒吼,身后的三人便应声而上,结出一方形黑色大阵,四周好不容易平静的空间竟然是猛地破碎,随着大阵上的黑色灵力不断地涌入,破碎的空间中,竟然是伸出一只巨大的紫色手掌,向着那中年男子抓去,手掌所过之处,所有的事物竟然皆是消失不见,包括那无形的空气。

“给我死来!”

那紫色的手掌刹那间脱离了破碎的空间,向那位中年男子飞去,但从他能以一己之力便能对抗这四人来看,显然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太乙五雷轰!”

中年男子凭空瞬出一把金色的长枪,向那巨大手掌丢去,金色长枪在空中猛然绽放,化为五条金色巨龙,巨龙一出,天象异变,大地崩塌,世间万物,皆为草莽!

“嘣!”紫色手掌与那五条威慑天地的金龙相撞,两股无比狂暴的灵力融为一条通天光柱,以光一般的速度向四周爆发开来,方圆千里,天化残片,地陷九里。

“垂死挣扎!”

领头的男子却是冷笑一声,四人的手印转眼间迅速的变化,大阵的范围蔓延至数百丈,漫天的黑气在那领头男子的召唤下凝聚在一处,越聚越小,原本扩散有百丈远的黑气却是在他的汇聚下化为不过半尺大小的一条黑色气柱,其中蕴含的可怖气息,令人不寒而栗。

“死在这招手上,你也倒是可以瞑目了。”领头男子将黑气汇聚后,随即便狂笑起来,看上去,他倒是对他接下来的这招充满了自信。

领头男子单手一震,将那条黑色气柱打出,气柱如同箭矢离弦,猛然轰向那中年男子,将要命中目标之时,猛然化作一座黑塔,将中年男子笼罩。

见得那黑塔彻底笼罩了中年男子,领头之人脸上的笑容也是越发的狂妄,轻蔑的看着那置于黑塔之中的中年男子,凭空打了一个响指,那黑塔便是逐渐爆开,无数死亡的气息弥漫着天空。

“死术-蜃楼。”领头男子平静的念到。

这死术的威力的确不同凡响,他能够如此的自信也是情有可缘,可惜的是,他终究还是低估了对手的实力。

那黑色蜃楼之中,浓郁的黑气在骤然间迅速散开,融入空气之中,消失不见,而那位中年男子,此时却是立于空中,以一第四,但气势之上却丝毫不露下风,此刻又毫发无损地破解了那领头男子无比自信的绝技,后者此时的面庞,则是由狂妄变得铁青。

“孝敬我的手段,就只有这些么?”中年男子风轻云淡地说道,仿佛抵挡住刚才那般猛烈的攻击,如同反掌一般。

“孝敬你?那要看你吃不吃得下了!”中年男子的话语完全激起了他的怒火,一直以来,他走到哪里不是光芒万丈,何曾受到过这般侮辱,此时此刻居然是结合了四个人的力量也奈何不了那中年男子,震怒之下,竟是直接拿出了损命的手段。

“祭阵!”四男子双手一甩,竟是将自己的双臂震成血沫,汇入黑色大阵的中心,黑阵一经血色渗入,即是疯狂地颤抖起来,大量血水自大阵之中涌出,形成一条红色的长河,向这中年男子冲去。

自古以来,需以祭献命数施展的灵技,无一不是拥有着足以撕裂天空的威力,可现在这祭献之法,竟是夺取了四个绝顶强者的半数生命之力作为媒介,由此可见,这一灵技的威力,实在是难以想象。

“冥忘川!”

“给我死!”

淼淼长河向那中年男子冲来,这血河的气势虽不如先前那巨大的手掌,但其中蕴含着的,却是之前那手掌万倍不能及的。

见到那四人以命相搏,中年男子也是轻笑一声,沧桑的双眼上刹那间布满了血丝,沉思片刻,仿佛是下定了决心,一道灵力飞出,竟是将自己的心脏生生地拽了出来,更令人惊讶的是,那心脏上居然泛着太阳般的光芒,那中年男子用尽自身所有的灵力,在心脏离体之时,将之彻底的捏爆。

“吾之性命,岂是尔等鼠辈所能企及的?”浩瀚的声音划破了天空,充斥着不可侵犯的威严。

“轰!”中年男子的身躯刹那间化为一尊身长万丈的金身,金身闪烁的光芒,照耀着这片万里长空,如同圣日当空,金身仰望着天空,顿了顿,随即闭上了双眼,无数璀璨的光芒从金身的身上散开,惊天的灵力向四周肆虐,而那四名男子则是连同着忘川河水一并被金光笼罩,金光吞噬着万物,这万里的山川,竟是随着金光的逝去,一并消失不见。

金身绽放之处,地面也是陷下去了千丈有余,周围也是生灵涂炭,原本茂盛的山林,通通只剩下了沙土。

而尘岚,早已因严重失血而昏了过去,醒来之时,却是发现自己竟身处一片浓雾之中,脚踩不到实物,整个人就这么漂浮在迷雾之中,至于他原本严重的伤势,则是奇迹般地恢复如初。

“我这是。。。死了吗?”

然而,话语未尽,那浓雾便是突然间散开,将尘岚的身躯甩至地面。

可那地面的归属,不是地狱,也不是天堂,却是刚刚那金身绽放留下的凹陷之所。

望着头顶炽热的太阳,尘岚的心中不禁泛起一丝欣喜和疑惑:

“我,没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