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往生决

第十九章 凡人城镇

往生决 懒小生 3564 2016-08-18 18:32:02

  一行六人沿着崎岖山路疾奔了两、三个时辰,绕过数座山峰,这才转到一条青石大道上。

此时在前方带路的项离,转头朝身后几人开口言道:“天色不早了,前方正好有一座市镇,我们便在那里歇息一晚,明日一早,再行赶路。”说话间,脚下步伐渐渐放缓,不过奔走速度仍然不慢。

于坤等人自然也放慢脚步,紧跟在项离之后。

到得此地,已渐渐有了一些行人,远远的见到奔走如飞的项离一行人,也并未露出过多吃惊的表情。

而是识趣的避让到大路两侧,低眉垂目,神态恭谨,似乎已习以为常。

偶尔有几个孩童想要冲到路中间,也被一旁的大人拉回身旁。

凌生奔走之间,往两旁行人匆匆扫视了几眼,见他们都是寻常百姓打扮,想来应该是前方城中居民,也就不再在意了。

经过这几个月的修仙生活,他已粗略了解到了此界的一些人情风俗。

就他所在的南夏国内,除了各大修仙宗门外,便是一般的凡人百姓居住的城镇村庄。

一般情况下,这些修仙宗门的修士是不会去扰乱普通凡人的生活的,只因这些修仙宗门中,有好多弟子都出自普通凡人世家。

这又不得不说到修士的灵根上了,如之前所说,一个人是否具有灵根,从一出生时便已基本确定,灵根强弱也因人各异。

一般情况下,若父母都是修士,其子女也通常具有灵根,凡人百姓夫妇所生子女则通常是无灵根者。

不过,这仅仅是多数情况。一些修士夫妇所生子女也有可能是无灵根者,凡人百姓子女同样也可能具有灵根,只是几率大小问题。就象王叔、王婶本没有灵根,却生出了王小川这个天灵根者。

虽然修士所生子女具有灵根的几率远远大于凡人百姓所生子女,但因普通凡人数量几乎是修士的千万倍,是以修仙宗门所收弟子中,反而有一大半是出自凡人世家。

不过话虽如此,一旦凡人百姓家门中出现了一位身具灵根的修士,自然希望与同是修士的异性家族结成姻亲,以保证子孙后代能够延续这份灵根资质。

因此,这些凡人城镇中的修士在互相联姻之下,渐渐形成了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家族。

大家族为了巩固自身的实力,常常吸纳一些小家族,而小家族得以依附一个强大的后盾,也非常乐于加入到大家族之中。

如此,大小家族之间经过互相联盟合并,又形成了一个超大的修仙家族,掌管着整个甚至数个大小城镇,成为独立于修仙宗门之外的一个个大小势力。

这些超大的修仙家族之间,为了彼此利益,常互相订立盟约,强强联合。

发展到一定势力时,便共同掌控甚至自己创立一个修仙门派,门派与家族之间又形成了共生共灭的关系。

即便是南夏国境内的五大修仙宗门,也无一不是几大修仙家族共同支撑着。

这些凡人城镇背后都有各自的修仙家族或宗门占据和管辖,外来修士自然不会为了区区凡人去招惹一个大宗门或大家族。

因此,修士与凡人之间,虽然有地位上的尊卑之别,却也不会互相干扰。

当然,这也只限于各个宗门之间相安无事,和平共处时的情况。若是宗门之间发生争斗,这些凡人城镇也难免会被卷入其中,一些人口繁多的中、大型城镇更是沦为被抢夺或毁灭的对象。

凌生虽然是第一次下山,但对这些内情已经心中有数,自然不至于不通世故了。

一行人又奔走了半刻多钟,已能清楚的望见前方不远处坐落着一座不大不小的城池。

来到城门前,凌生抬眼一望,见城门正上方书着“大同城”三字。

此时城门口正有几名身着蓝袍的青壮汉子把守要口。来往路人大多都是本地的寻常百姓,经过之时,这些蓝袍守卫也未多做盘查,只是随意的在来往行人身上扫视一遍便放行通过了。

“走吧!”为首的项离吐出两字,便率先往城门走去。

一行人还未走到跟前,几名蓝袍汉子便都望了过来。

最前方的一名皮肤黝黑,身形魁梧的汉子嘴角微翘,嘿嘿一笑,朝项离等人一拱手道:“哟!这不是是落云宗的项兄嘛!想必几位师兄弟也是来参加紫荆谷交易大会的吧!”

项离也朝对方微一抱拳,回道:“原来是天霞门的郭道友,幸会!在下正是奉了家师之命,带几位师弟去参观紫荆谷交易大会的。这是家师手书,请郭道友过目!”项离礼貌的朝对方还了一礼,接着从怀中摸出一面类似通关文碟的玉牌交到蓝袍汉子手中。

这名姓郭的蓝袍汉子,项离自然认得,正是修炼心法与他同样到了第九层顶层的上阶修士,天霞门弟子郭胜。

这大同城原本就是天霞门辖下的一座凡人城镇,平日里自然用不着他们这些修士守关盘查,只是恰逢近期的紫荆谷交易大会,这大同城又地处往来交通要冲,城中多了许多过往修士,这几人便是天霞门专门派来维持城中次序的。

郭胜接过玉牌拿到眼前细看了一番,就笑着将其交还给了项离。

此时,于坤和荆盈也同样带着身后几名弟子上前与天霞门的几位修士互行了一礼,便站在一侧。

细看之下,凌生这才发现,这几名天霞门弟子的体型都颇为壮硕,身上的道袍除了颜色不同,衣袖上的绣着几朵红霞之外,倒与他们落云宗的白衣道袍有些相像。

“怎么今年也是郭兄负责这大同城,我记得去年也是几位把守此城的吧?”于坤面带疑惑的出口问道。

“不瞒几位道友,今年原本并不是在下负责此城。只因原本负责此城的许师兄临时有其他重要任务,故而郭某才向门中掌事请命,代为把守。嘿嘿,这把守凡人城市,虽说算不得体面,倒也不失为一份美差呀!” 那位姓郭的蓝袍大汉颇有深意的笑道。

“一年不见,郭道友身上筋肉没什么变化,这脑筋却见长不少呀,何时变得如此精明了!”荆盈一边从袖口摸出几块灵石,一边打趣的说道。

“噗”一旁的于坤一听,差点没笑出声来,只是碍于对方面子这才勉强忍住。

荆盈瞪了于坤一眼,把手中几块灵石往郭胜面前一送,说道:“郭道友,不知这大同城的通支是否也见长了呢?”

而荆盈口中的通支,凌生已大概了解些,虽说有些差异,但也就跟过路费差不多的意思。

”嘿嘿,荆道友取笑了。这大同城的通支还不是由各大门派的长老们说了算,我等岂敢擅自更改。再说了,落云宗对本门一向多有照顾,我又岂能收受几位道友的通支?几位道友尽管入城,歇息之处与往年相同,依旧是城北的清风阁。“郭胜一把推开荆盈手中的灵石,客气的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多谢郭道友了!“荆盈收起手中灵石,莞尔一笑道。

对此,项离轻只是摇了摇头,朝郭胜微一抱拳,便不再言语,先入城去了。

其余诸人,自然也紧随其上,走入城中。

望着众人走出甚远,这边城门口另一位蓝袍汉子这才终于忍不住转头朝郭胜忿忿的说道:“郭师兄,你为何对他们落云宗如此客气。不错,要放在几十年前,他们落云宗的确是本地雄霸一方,实力非凡的修仙大宗。但今时已不同往日,他们落云宗今日的地位也不过是咱们吴州七大修仙宗门之一,无论门中长老实力还是宗门弟子数量,与我们天霞门也只是旗鼓相当而已。亏得我们两宗门还是同盟关系,可他们落云宗却从来不把咱们放在眼里。凭什么让他们落云宗处处高人一等,师弟们实在不服!”

其余几名蓝袍修士似乎也颇有同感,闻言纷纷点头附和。

“凭什么?就凭数十年前的宗门大战,他们落云宗以一派之力,力抗十余修仙宗门的围攻而不落下风。虽说最后他们落云宗死伤大半,门中筑基期长老也陨落了数位。但参与围攻的十余修仙宗门同样好不到哪里去,一小半宗门在死伤惨重的情况下渐渐的销声匿迹,其余宗门也是元气大伤。常言说得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落云宗在死伤大半的情况下仍能在剩下的七大修仙宗门中占据一席之地,便知其实力非同一般了。即便是现在,各个宗门的同阶弟子当中,落云宗弟子的实力也是数一数二的!适才那几名落云宗弟子的实力更是不容小觑!”郭胜对着其余几名天霞门弟子,意味深长的说道。

“难得他们几个的实力比郭师兄还强吗?”另一名蓝袍修士不禁疑惑的问道。

“你们太看得起你郭师兄了,我本来就不是以斗法见长,就刚才那一行落云宗修士,为首的三名上阶修士中,实力最弱的那名心法七层的女修与我也有一拼之力,而那位八层心法的于坤,师兄我已是自认不敌。不过他们中实力最强的还属为首的那一位,想必你们当中也有不少人听过他的名号,他便是大名鼎鼎的项离!就算是本门中实力最强的傅、曲两位师兄联手,只怕也不是他的对手!”郭胜远远望着项离等人离去的方向,神情凝重的说道。

“啊!他就是项离!”

其余几名蓝袍修士一听到这个名字,都是一个个惊呼出口,面面相觑。

他们平日里只是常常听师兄们提起过项离这个名字,却从未见过本人,故而刚才郭胜与项离招呼时,并不知道自己这位郭师兄口中称呼的“项兄”就是传闻中的那个项离。

“不过这些都是其次,你们几个都听着,这修仙之道,最忌讳的是狂妄自大,恣意妄为。即便你的实力高人一等,也不代表你就可以为所欲为,比你厉害的前辈高人大有人在。太过锋芒毕露,争强好胜,只会招来杀身之祸。与其徒惹是非,争一时之快,不如韬光养晦,积攒实力,这才是你们的修仙之道!明白了吗?”郭胜又回过头来神情庄重的看着其他几名蓝袍弟子,语重心长的教训道。

郭胜这番经验之谈,说得刚才那位的想要出头的师弟暗自惭愧,其余几人更是诺诺连声,对他们这位郭师兄则又更加看重了几分。

而前方渐行渐远的项离几人自然没有听到郭胜这番话,这姓郭的粗壮汉子远非他们眼中所见的精明程度,更是他们所意想不到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