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往生决

第十一章 心法修炼

往生决 懒小生 2957 2016-08-17 09:31:30

  经过秦风一番语重心长的鼓励和指导,凌生心中除了感激之情外,更加坚定了修道的决心。

末了,这位秦师兄又提议凌生将水、火两种心法同时修炼,凌生心想也唯有如此了,点头答应。

此时,在一旁的众少年看到自己的秦师兄将凌生叫到一旁,一番窃窃私语,还以为是在私下传授什么“绝招”,一时都是羡慕不已。见秦师兄结束了教导,看向这边,才忙着收回心神,继续修炼。

凌生刚回到座位,便听旁边一声娇滴滴的声音问道:“凌大哥,刚才秦师兄跟你说些什么呀?”

看着一副好奇神色的何清,凌生自觉没什么好隐瞒的,笑了笑说道:“哦,刚才秦师兄指点了我一些逆灵根方面的事!”

“喔!”何清轻吐一声,若有所思的转过头去。

前几日,凌生跟何伯问及逆灵根时,当时何伯并未细说,而何清却记在心里。

追问之下,才从紧皱双眉,连连摇头的爷爷那里,得知这逆灵根修炼之难。

虽然只与凌生相处了半年,但在她的心里,却总觉得她的凌大哥没有什么做不到的。

特别是那次爷爷中了腐毒,危在旦夕,自己束手无策时,也是凌大哥找回了传说中的朱雀莲才救了爷爷。后来又给她抓来了她从来没见过的雪卢兽。

因此,她虽还不太清楚这逆灵根到底有多难修炼,但她相信,就算再难也难不倒自己的凌大哥的。

就这么在心中默默思忖了一番,此女一抿嘴,更加肯定心中所想。转头看着眼前的凌生,不自觉的笑了出来。

此刻,凌生正望着眼前两块白玉石,正要选中其中一种进行修炼,却忽然感觉到有些异样,似乎有人在注视着自己。朝一侧转过头去,却见何清正一脸傻笑的看着自己,弄得他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不明所以的问了句:“怎么了,清儿?”

“嗯,没什么呀,凌大哥!”感觉到自己的失态,何清连忙回过头来,不敢再看凌生,而一双俏脸上却早已绯红一片。

此时天色微亮,整座白玉平台上还弥漫着淡淡的云雾,凌生并未看清何清的异样,不觉摇了摇头,心中一阵嘀咕,这丫头到底怎么了。当下也不多加计较,又回过头来,凝神看着眼前的水、火两种心法。

片刻过后,只见他盯着其中一块石砖,下定决心似的微一颔首,然后坐直身子,照石砖上的心法,开始运气打坐。

经过刚才一番思忖,他终于打定注意,既然已决定将两种心法都一齐修炼,那孰先孰后也就没那么重要了,当下便开始了水灵诀的修炼。

此时,凌生依照先前秦风所讲的吐纳运气之法,在体内运行起水灵决第一层心法。

片刻后,便感觉一股清凉之气从丹田处生起,沿周身经脉运行开来。

虽说同样是丝丝清凉的灵气,然而这股细微的灵气明显与先前练习吐纳时的大不相同了。

相比之下,这才感觉到,先前那股灵气要相对混杂得多,而此时的灵气虽然细微了不少,却精纯无比,似涓涓细流,在体内经脉中流转。凌生心想,这大概就是水灵气了。

当下心中一喜,正要按水灵诀继续修炼时,却感觉到另外一股翻腾不定的灵气也从丹田中迸出,环绕在水灵气周围,互相碰撞之下,双双消散不见了。

一时之间,那股水灵气一下小了倍许,等凌生再次将这股水灵气运行回丹田之时,已不足原先的三分之一了。凌生心领神会,已知这股突然出现的,吞吐不定,似烟似雾的灵气必定就是那火灵气了。

而更让他双眉紧皱的是,刚才这水、火两种灵气相互碰撞后,并不仅仅是一起消散这么简单。

在水、火两种灵气互相碰撞消失的同时,一股灼热之感蓦然升起,在经脉四周回荡。

只觉一阵撕裂之痛传来,疼得他差点叫出声来。

勉强着将那股水灵气运行一周回到丹田时,凌生已疼痛得头上也冒出了几滴汗珠。

接着,凌生又将炎火决也修炼了一遍,结果也是一样,只不过水、火位置互相对调了而已。他也试过想压制另外一股灵气,可试了几次都未能成功。

其中缘由,凌生虽还不是很清楚,但已从秦风刚才的讲解中知道个大概了。

这五行心法虽各有区别,那也只是在进入上境界的凝气境界之后,因法术神通上的区别,施术法诀不太相同。

然而前几层的修炼运气法门却都基本一样,不管运行那种心法,吸入同时蕴含五种属性的天地灵气时,体内所具有的灵根都能自主感应、吸收对应属性的灵气。

只不过依据心法的不同,吸入的灵气更加偏重于所修心法的属性而已。

凌生苦思冥想了片刻,也想不出其他方法,看来也只能如秦风所言,硬着头皮上了。当下也不再浪费时间,凝聚心神,集中修炼一种心法。

一晃已过了一个多时辰,此时的凌生仍在拼命的运行水灵诀心法。他虽然感觉到经脉中仍是一股丝丝凉意,但身体四周除了疼痛之外,却还渐渐燥热起来,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一直在往外冒汗。

而这一切,瞧在旁人眼里,却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只见凌生身体四周被一层淡淡的雾气笼罩其中,与周围的山雾不太相同。

这层雾气不断散出,再升腾消失,实在是一番奇景。

而此刻的何清和众少年,还在闭目打坐,各自修炼,并未注意到凌生的异样。

只有与这些弟子相视而坐的秦风将这一切看在了眼里,眼中也不由得闪过一丝惊讶。

秦风清楚,这是凌生体内水、火两种灵气相斗产生的热量扩散所致。

他也曾见过其他身具水火灵根的弟子修炼,虽然也有淡淡的雾气从身体冒出,可与眼前凌生身体四周清晰可见的“雾罩”相比,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秦风惊讶之余,眼中精光流动,再朝凌生看去。

透过浓雾,只见此时的凌生满脸大汗,双目紧闭,眉头紧皱在一起,嘴角还在不停的抽动,整个面容都有些扭曲狰狞了。

此刻自己这位凌师弟体内正经受着何样的痛苦,秦风再清楚不过了。只不过看其样子,似乎还在他预料之外。

“好了,都休息一会吧!”秦风轻吐一声,众少年闻言都缓缓睁开双眼。却是一个个惬意非常,完全不像凌生那般痛苦不堪。

凌生也收了心法,睁开双目,扭曲的面孔也慢慢恢复过来,环绕在他身体四周的雾气转眼间也消散一空了。

正当他刚要抬手拭去头上的汗水时,却感觉到周身一阵阵痛楚传来,疼得他险些轻呼出口。长吐了口气,才勉强将脸上汗水胡乱擦拭了一番。

显然,刚才他体内经脉所经受的创伤并未随着他修炼的停止而跟着消失。

“凌大哥,你没事吧?”一旁的何清已注意到凌生的异样,担忧的惊呼出口道。

“嗬,清儿,凌大哥没事,只是刚才的修炼有些累了!”凌生朝何清一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

何清本想再问些什么,可话刚要出口,却听秦风一声招呼道:“凌师弟,你过来一下!”也只好暂时咽下了。

凌生故作自然的想站起身来,却险些跌倒,朝何清干笑了几下,忙匆匆走上前去。

秦风把他叫到一边,背对着其他少年弟子,偷偷的从怀中摸出一个小瓶,低声说道:“师兄我也没什么灵丹妙药,这辟谷丸倒还剩下一些,正好适合你修炼之用。”

“这,我怎么可以……”

凌生刚要开口拒绝,秦风已不由分说的将药瓶硬塞到凌生手上,又补充了一句:“记着,不要跟其他弟子提起!知道吗?”然后一拍凌生肩膀,神色淡淡的转过身来,让凌生坐回原处。

凌生昨天刚吃过这辟谷丸,对这小药丸的妙处可清楚的很。没想到这位秦师兄对他如此青睐有加,先是一番悉心指教,现在又是私授灵药。

心中虽然感激,但还是觉得受之有愧。

凌生自然不知道自己这位秦风师兄的脾性。

在秦风眼中,对那些灵根资质优越却生性懒惰的弟子,他向来是呲之以鼻的;而对那些勤勤恳恳,专心修炼的弟子却是另眼相待。

凌生这个与他同是逆灵根的弟子,不仅让他颇有亲切之感,而且修炼时的那份坚毅的韧劲,更让他另眼相看。是以,对这位新入门的凌师弟他还是很乐于给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的。

对于秦风的偏心,凌生虽然觉得对不住其他弟子,但想到刚才那种经脉撕裂般的痛楚,也只得勉强接受这份好意了。

心中只求修炼有成,以不负秦风师兄的期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