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嘻闹斗搏混晚宋

40.热心肠的小伙

嘻闹斗搏混晚宋 时习之 3152 2016-09-01 07:58:01

  二老实和柯梦站在一旁看着,只见苗罡把树枝一头朝前右下方,用边向边上短短地一磕,然后用力向前一刺,磕和刺的距离很短,用力却是爆发式的。

“这是一抬,一磕一刺。”苗罡说道,然后向左下,右上,右下,四个方向使出了完全一样的招数。

二老实摸摸头嘿嘿笑着,拿扁担模仿了一下。他虽然头脑简单了一些,并不是傻子,经过苗罡的几次点拨,特别是讲解了用力技巧,很快就掌握了这一招数,其掌握的速度连苗罡都觉得吃惊,真是个适合练武之人。

苗罡所传授的就是后世拼刺刀中的一个招数,看起来动作不花哨,却暗藏技巧,主要是磕碰时用力特殊,采用杠杆的原理迅速拨动枪尾,快速磕动敌人的兵器,不等敌人反应回归原位的枪就顺势刺出。

这是生死搏斗中磨练出来的技术,动作简单实用。若能够练出来,任何冷兵器在他的一磕之下都会一振之下被荡开,而这一刺更快,主要是拨的快而短,可以说只有意而没动,似乎是直接就刺了过去这样一个动作,自然不会给对方反应时间,除非遇到高手,一般人只有躲得份。

可惜自己力气不足,苗罡在旁边观看,二老实开始了一下下地认真地一挡一刺,不一会汗已浸透了衣服,越看越疑惑,根本看不出是否有功夫在身。

“老实叔,不用练得太累,饿了一天,去吃些东西吧。”

“嘿嘿,没啥,不累。”二老实笑了一下,还是一板一眼地一挡一刺,做得是那样的认真,是那么地用力。

苗罡再次上前对他纠正了一些动作,二老实又开始了他的单调重复的练习。

过了一会,苗罡看他基本掌握了刺杀要领,再练一些时日,只要扁担在手,一般人就无法欺负他了,制止了他的练习,告诉他们明天在这里等候,便和他们一起回了城。

苗不归一直处于兴奋的状态,刘克庄收他儿子为徒,不仅不要束修,还让儿子跟他们一起吃饭,最让他高兴的是给了他一千贯赏金。

他笑着回到了客店,竟然是空屋一个,如此好事没人分享实在太难受了。

林树深、林树高兄弟这两天争吵非常厉害,他们后悔离开了苗罡,特别是听说苗罡卖折纸发了财,两人更是从争吵变成大吵。近两天偷撕告示的人多了起来,贴告示的地方多了,他们很快就撕了好几张告示开始折来折去。

林树高看着林树深手上歪七八扭的折纸,大声吵道:“笨!这像鸡吗?我看像鸡屎,别说飞了,白送我都也不要。”

“就你嘴贱,总比你折得好看,你更是笨到家了,折得连鸡屎都不如。”

“你最笨,还不都怨你,你不拉我走,我就听盼儿的琴了,像我这么聪明灵巧,保证一学就会。”

“除了吃和吵你能听懂琴吗?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笨笨笨,什么时候太阳能从西边出来过,连这也不懂。”

一个小胖子一揺一晃地径直朝他们走了过来。林树深看到这种走路姿势,连忙拉着弟弟要躲。

“站住!”此人正是施大阔,他见到苗罡卖武功图谱的经过后,更是喜欢起来,感觉这人很对脾气,一定要把此人收罗到自己的手下,当自己的小弟。

他和刘鹏举两人待在刘克庄家的暗处,直到中午才看到苗不归脸上掩不住的喜色,不停地摸着自己的胸口,两人猜测是真得拿到钱了,想着那一千贯,不由地有些心动。施大阔跟着来到客店,看着苗不归进门,过了一会看到林家两兄弟,嘎嘎一笑拦住两人问:“见过那只蟋蟀吗?”

“我们不玩蟋蟀,你到庙会上找吧,我们要去讨饭呢。”林树高从林树深手中挣开,头一梗,不服地对着施大阔说道。

“小蚂蚱一只,姥姥的想找死呀!我问那个叫蟋蟀的瘦孩,你们不是在一起吗?”施大阔圆眼一瞪嗡声吼道。

“有好处没?有好处我告诉你他爹在哪?”林树高嘻嘻一笑,歪头向后看了一下,挺胸说道。

“净想你姥姥的好事。嗯!”施大阔随着林树高的眼神,看到苗不归这么快就从客店走了出来,圆眼一瞪,拉拉衣服摇晃走了过去。

苗不归突然听到有人招呼:“叔叔,你看到我爹没有?”

“嗯!柯梦,干净了变好看了,二老实怎么了,他没回来吗?”

“昨天爹没回家。”

“估计是你睡了后他才回来,早上走了你没醒,一个大人有什么好担心的。”苗不归敷衍着说道,心中中正在为好事高兴着,虽然他知道二老实被打,想着没读过书的人,不可能想不开的。

“呜呜,不是的,平时我都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柯梦好不容易见到一个熟人,十分委屈,泪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别哭,孩子,你爹是个好人,一定没事的,说不定已经到家了。”

“才不是呢,这世道好人才没好报,我们不就被官府逼的……。”林树高大声地说起来,林树深一拉他,斥道:“树高,别乱讲话。”

“我偏见要说,就是这世道,这世道,吃人的世道。“林树高不服地大声叫唤,林树深担心地阻止,很快,两人争吵起来,不再理会其它。

周围一片热闹,柯梦声音很小,苗不归苦笑看着林家兄弟,没听清楚柯梦的话,看到小孩伤心,只是随口安慰。

“我害怕,叔叔,帅哥呢?求你了,让他帮帮我吧!”柯梦泪扑漱漱流着。

苗不归看到这孩子可怜,想起二老实当时一米团之恩,又是因为自己才被打的,犹豫了片刻,从怀中掏出几枚铜钱来,叹息一声又掏了一次,数了十文钱递了过去,说道:“孩子,叔还有急事,你先拿着这钱找你爹吧,他不会有事的。”

“我不需要钱,我害怕,呜呜,我想找帅哥,他肯定能帮我。”

“帅哥?你想找熙帅吧,他在刘克庄家里呢。”苗不归这次听清楚了,原来要找自己的儿子。

正说着,突然听到有人亲热地招呼声:“苗大叔吗?嘎嘎,见到你真高兴,你真是菩萨心肠呀。啧啧,这是谁家的闺女长得挺俊的,再长长估计和盼儿姑娘差不多了。”

苗不归看到一个不认识的小胖过来行礼,无论动作还是话说得很亲热,想起身上的巨款,不由地暗自警惕,低声吩咐柯梦:“快找你爹去吧,他肯定没事。”

“叔叔!”苗不归刚松口气,又听到有人喊叔,心中暗自叫苦。林家兄弟终于停止了争论,手拿破碗,一付要乞讨的样子。苗不归本来想忙离开,此时别人喊叔了,何况两人有救命之恩,苦笑着看一眼手中的钱,偷看施大阔一眼,明显是个见过世面的,不知几文钱才能把此人打发掉。

苗不归挤出笑容,分出五文钱托在手上,说道:“树深,树高,快去讨饭吧,叔也穷,你们先拿着这钱,应急时再买点东西填肚子。”

“多谢苗叔,熙帅呢?”林树高高兴地凑上前来,不客气地伸手拿过钱来,不理会林树深的眼色,乐得咧嘴数了起来,几文钱数了半天没数清。抬头看到柯梦,“嗯,你这小妹妹弄得挺干净,以后跟我玩吧,我讨了饭给你吃。”

柯梦摇头拒绝,悄悄地离开了。

苗不归急于打发走几人,瞄了一眼施大阔,夸张地长叹一声,说道:“都是穷人呀,吃了这顿没下顿,日子难过呀!咳,这位胖后生,一看就是有福之人,这几文钱拿去买点心吧。”说着把手上剩下的五文钱递向施大阔。

施大阔知道他有一笔巨款,岂会看上几文钱,为了取得他的信任,从怀中掏出一块银子来,在手上熟练地抛来抛去,道:“叔,咋这么客气呢,小侄不缺这。”

林家兄弟看到这亮晃晃的东西咽了口唾沫,苗不归心头却是一松。

“叔叔,你可能不知道,蟋蟀是我的好朋友,不用客气。叔,你要干啥?这一带我很熟,有我带路,保管你逛的高兴!”施大阔拍着胸脯说道。

“不麻烦了,我只是随意转转!”苗不归虽然放松了警惕,却也不想与施大阔过多打交道。

施大阔亲切地拉着苗不归,亲切地说:“客气啥,您的事就我是的事,等会我请叔喝茶。”

“不用,不用。”苗罡不归甩脱拉着自己的手。

“客气了不是,两位林什么来着?走,我请你们一起吃早餐。”

“好呀,好呀!”林树高听说有吃的,哪里会不答应,上前帮着拖住苗不归来,苗不归只得跟他们一起。

施大阔熟练地找了一个小饭店,开始吹了起来,很是健谈,说得众人都很高兴。

苗不归开始还十分警惕,没多长时间就开始倒起了苦水,随着几杯酒下肚,越来越喜欢施大阔,听着施大阔谈论蟋蟀的斗法和传闻,感觉比现在的儿子好多了,真是热心的好孩子。

几人吃过喝过,请施大阔到客店,愉快地聊着。

苗不归听着施大阔讲述斗蟋蟀的见闻,慢慢心动起来,儿子要到刘家去读书,自己完全可以发挥专长,利用手上的一千贯,只要押对注,只需几场斗虫下来,不仅能把卖身契买回来,还能负担两人的生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