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缘起恋浮生

第五十三章 再遇郝摄

缘起恋浮生 轻耳 2900 2016-03-23 20:01:25

  第二日大家决定离开这个小城,前往东大陆最繁华的城市之一‘延阳’。东路大陆共被分为三块统治区域。一个是延国,都城便是延阳。另两个与其分庭抗礼的非别为潠国和飍阙三国。如中国古代一般,东大陆也分成三个国家,并在三个国家的君主统治之下。但是与中国古代不同的是,国家君主并不是世袭制的。能力在东大陆与西大陆才是公认的标准,一个世袭下来的蠢货并不能保住自己的王国,所以能者居之成了每个国家王者挑选标准。索性习武者的生命普遍比地球上的人类长3-5倍,因此朝政的更迭也不会频繁。

延阳离苍岭很近,百来里路程,乐怀秋有了点功夫底子后便想学骑马,于是众人便骑着马一路绝尘而去。或许是四人身上的气息让马觉得很舒适,这次学骑马竟然异常的容易。遥想当年有次跟穆阳去内蒙古,两人幻化驾车在广阔的平原之上,看看远处唯一的山脉阴山山脉,呼吸着清醒的空气感觉整个人与那广阔的天地融为了一体,竟就想在那里落地安家了。但是突然间一匹马匹从车旁跑了过去,马上没有马鞍但是有马缰,看来是某户人家逃脱出来的马。看着奔跑中的马匹,乐怀秋不知道哪里来的兴趣,竟然眼一亮就让穆阳追了上去。穆阳会骑术,拦下了那匹马,带着乐怀秋跑了一圈。风灌的乐怀秋有点渴,穆阳便会车里拿喝的。临走时吩咐乐怀秋在原地等她,千万别一个人纵马。穆阳走后,乐怀秋觉得实在是无聊,看着胯下乖顺的马儿,便想自己试试,于是拍了一下马匹想马儿慢跑起来。但不知是拍的力度大了,还是拍错了地方,马儿却突然嘶叫一声然后撒开蹄子狂奔起来。乐怀秋本就不会骑马,马又没有马安,在狂奔下乐怀秋根本稳不住身体,只能使劲拽着马缰。可能马缰用力过大,马儿吃疼就胡乱跳起来,乐怀秋最后实在坐不住了,身体无奈滑下了马背摔在了草地上。马儿也绝尘而去。回想起当时,乐怀秋都有些后怕,那马的后蹄就从眼前掠过,踩中了她的马尾。如果踩上了她的脸,她那杯子估计就活不了那么长时间了。当穆阳找到她时,她正躺在草地上呻吟,却是掉下马时把腰扭了。那次事故,足足让她在医院躺了半个月,而穆阳也难得对她冷了半个月的脸,她知道他是吓坏了,至此之后她便不敢再骑马了。但是现在她会法术,即使马发起狂来也不怕被甩下来了,所以乐怀秋便又想试试,其实骑马的感觉很好。虽然颠的屁股有点疼,但是马上的视野跟那迎面扑来的清风,让人感觉什么烦恼都没有了,人生都变得潇洒肆意了许多。

半日的路程,几人便到了延阳。跟之前不同的是,这回不用云逸的同意,乐怀秋一伸手便幻化出四块进城木牌,外加给了守城小将几块银光闪闪的银子后四人很容易的便进去了。

延阳果然是都城,要什么有什么,就算你要买个妖族少女回去啪啪啪,只要你有钱,都能买到。因为人类社会中也会混杂着一些仙与妖进行一些物资的交换,而魔则不会明里出现,因为魔身上的戾气会魔化虚弱的人类,让其理智尽失。乐怀秋跟云逸稍稍改变了下面容,使自己看上去平凡一些,而萱儿便直接放出了自己的耳朵根尾巴,反正都城有很多妖族在活动,在大街上看到一只也不奇怪。只要妖族不作恶,那么人们还是对他们挺友好的,但是只要有一点对人类不善的举动,那么明日便可能在城中的绞刑架上看到它的尸体了。

乐怀秋爱上了骑马,这半日也跟自己的马产生了感情,所以不打算把它卖给马商了。于是四人找了间客栈,给了小二几锭银子,让他好好照看他们的马。小二拿着手中足足的银两那是乐开了花,点头哈腰的把马牵走大爷一般的供着了。

若是说有什么东西时乐怀秋最感兴趣的,衣服?不是。首饰?不是。豪宅?也不是。对于一个没什么人生理想的人来说,美食那就是至高无上的理想。当你开心时,吃好吃的让自己更开心。当你不开心时,吃好吃的让自己开心起来。所以一下榻,乐怀秋问了小二城中最好的酒楼以及招牌的吃食,带着三人便冲了过去。

乐怀秋跟萱儿两人看着眼前的一笼水晶包,那个口水简直就要飞流直下三千尺了,就似眼前站了一位自己的情人似得。仲白掏了掏腰包果断付了钱,萱儿抓过老板装好的包子跟着乐怀秋边吃边直奔下一家而去。饿了半天的仲白也吃了不少,甚至不怎么进食的云逸自从跟了乐怀秋后也偶尔吃上一些。即使有些东西稀奇古怪,他实在没觉得好吃在哪里,就像乐怀秋偶尔自己做的那叫‘蔬菜沙拉’的东西,那些生菜叶子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乐怀秋会觉得好吃。至于这个想法他还问过仲白,吃的一脸幸福的仲白就说了一句:“我姐做的什么都好吃。”好吧,对于这个恋姐到一定程度的小孩是问不出什么实际的东西了。

醉仙楼,顾名思义就是好吃到神仙也能沉醉于其中,是延阳第一楼,据说是是当今延王七弟名下的产业。里面的东西好吃,更贵。乐怀秋身边有个云逸自然不怕,更何况之前一路上遇到三伙打劫的,从他们那拿了不少东西,够胡吃海喝几天了,就算将那些财产还予人民群众吧。乐怀秋兴致勃勃的带着三人塔进醉仙楼,却没想到遇到一个人,正是被乐怀秋折磨的几乎去掉了半条命的郝摄。

面上苍白的郝摄看到了他们四人中的萱儿立马颤抖的指着萱儿大声惊呼“你你你怎么在这?”声音尖锐不已,然后身体一缩躲到了一个身体强壮的锦袍中年男子身后。

乐怀秋一听他那声音就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果然自己当初那脚够力道,郝摄成郝公公了。

“姑娘笑什么?”郝摄身前的中年男子冷冷的盯着乐怀秋,显然对她的笑声很不满意。而眼睛则扫过云逸时亮了一下,接着又看到了他变换后平凡的容颜又失望了。掠过萱儿又看到仲白,这时才满意的点点头。仲白则是被他看的心中发毛。

“郝公子,又见面了。”乐怀秋并未回答那中年男子的问题,而是偏了偏身子看向躲在其后的郝摄。

郝摄听那语气觉得特别熟悉,但是又一时半会儿想不起这么个人,于是问道:“你是谁,我们见过?”

乐怀秋捂着嘴,对郝摄眨眨眼“郝世子真是爽过了就把人忘了啊,可真让我伤心呢。当时把你吊起来可废了我好大的力气呢。”

郝摄一听这话,脸顿时煞白,哆哆嗦嗦指着萱儿疑惑道:“当初不是她吗?”

萱儿疑惑道:“这位大哥,我怎么了?我见过你吗?”

乐怀秋朝他招招手“是我哦,要是郝世子依旧回味无穷的话,我今天还能再让你享受一次哦。”

如此一来,虽然郝摄也不知道怎么当初虐待自己的人换了样子,但是已经能确定定是那个其貌不扬的女人摆了自己一道,让自己一生都废了。但是又知道对方有两把刷子,所以只能求助于自己的哥哥,一武师后期高手“大哥,就是这人回了小弟,让小弟变成了现在的样子,求大哥帮我抓住她,我定要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中年男子看了一眼懦弱的弟弟板着脸道:“前尘往事,休得再提,你不丢脸,我还丢脸。”又对乐怀秋四人拱手道:“在下郝建,郝摄当初有什么对不住各位的地方还请各位体谅,在下就此别过,希望各位在延阳玩的愉快。哈哈”说完就带着一队的人鱼贯而出,郝摄狠狠的看了两眼乐怀秋,在乐怀秋玩味的眼神下又哆嗦嗦的跟着郝建走了。

看着郝建一行人左上马车走了,乐怀秋也立马找了位置坐了下来,接着让萱儿跟云逸注意保护仲白,而人则借尿遁消失了。

一刻钟后,乐怀秋从醉仙楼外笑眯眯的走了进来,只不过眼中却是不时闪过寒光。“大家多吃点,晚上可能有高强度的体力劳动。”乐怀秋回来坐下后说了这里么一句后就狂吃起来。萱儿跟仲白都是不明所以,乖乖的吃着美味。云逸品了品杯中的茶水,看了一眼郝建离去的方向诺有所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