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流离乱浮生

第五章:古宁村

流离乱浮生 独立世外不染尘 2961 2016-08-16 15:17:25

    颠簸了这么久,总算是抵达了宇赫口中的古宁村。这里位于陕西省以北,临近秦、晋、蒙接壤地带。

  这是一个安静并破落的小村庄,村子里的房屋还是那种很落后的石窑(石头窑洞)每隔不远就有一处人家,村内大约也就十几户。来到古宁村,第一个出现在脑海里的词语就是‘与世隔绝’。与外界相比,古宁村彷佛时光倒退了十几年。

  窑洞是黄土高原的产物,陕北汉族劳动人民的象征。陕西窑洞,是中国北方黄土高原上特有的汉族民居形式,分土窑洞、石窑洞、砖窑洞、土基子窑洞、柳椽柳巴子窑洞和接口子窑洞多种。窑洞都是依山而建,在天然土壁上水平向里凿土挖洞,施工简便、便于自建、造价低廉,而且住在里面冬暖夏凉。 眼前的古宁村的房屋建筑就属于石窑洞。

  车子停在了一处农宅外,伙伴们纷纷下车来活络筋骨。整个村子安静的很,除了动物为了刷存在感,偶尔发出的叫声以外,能听到的也只是,微风拂过树叶的沙沙声。听惯了城市的喧嚣与嘈杂的小伙伴,对安静的古宁村很是新奇。

  

  “嗯……农村的空气就是好”倾心舒展着胳膊说道。

  墨芜皱着眉头,四处打量着村子上下: “我真的很怀疑,这么落后的地方到底有没有电,我们的手机和倾心的笔记本都很需要电啊。”

  宇赫向车尾走去:“放心吧,墨姐,这个村子已经通了电了。”

  宇赫接着说:“这村里的人靠种植为生,以前人多还热闹些,后来年轻一些的村民都出去打工挣钱,赚到钱的就搬了出去,现在村里就剩下两三户像刘大爷一样风烛残年的老人。刘大爷的儿子外出谋生,一年也就回来一两次。有时闲下来我也会来这儿看望刘大爷。”

  倾心丢来一句:“想不到你还有点良心。”

  宇赫接话道:“这话说的,什么叫有点良心,分明就是良心大大的。”

  宇赫打开后备箱搬出大米,白面,植物油,又拿出一些补品,说到:“来,帮忙拿一下,咱们先探望一下老人,就是这家,上次在隐雾山下救我的刘大爷家。”

  几个人帮衬着提着东西跟着宇赫进了院子。这院子倒也不小,院墙边放着一个放有五六只鸡的鸡笼,角落里放着一些铁锹、镰刀、箩筐之类乱七八糟的农用工具。

  一进院子,一只小花狗就跑来呲着牙直冲他们叫唤。

  “刘大爷,我带朋友来看望您了”宇赫对正打扫院子的老人打招呼。

  “小伙子,是你啊,来来来,快和你朋友们进屋坐…”刘大爷放下扫帚热情的招待他们进屋。

  “小宇呐,怎么又带这么多东西来,我一个老头子用不了这么多粮食。”

  苏凌化接着说:“刘大爷,您一个人住在农村,买这些东西也不方便,我们开着车就顺便给您带来了。”

  “大爷这儿什么都不缺,下次可别再带东西了。”其实在刘大爷心里,宇赫他们来看望他,他就很高兴了,也不想让他们破费。

  宇赫向刘大爷一一介绍过小伙伴们后,就坐在炕上问候刘大爷的近况。

  林墨芜四处打量着屋内的一切,爷爷奶奶早已过世,外婆外公又都住在城内,她自己也很久没去农村了,所以对于她来说农村这种地方还是比较新鲜的。

  北方寒冷,在农村人们为了取暖都会在房中置一铺大炕。炕的一端通向烟囱,一端设有炉灶用来做饭。在外婆以前住的老房子里也有这样的火炕,只是搬到城里后有了暖气,火炕自然就用不着了。

  “这会儿只顾着跟你们说话了,你们先坐一会儿,大爷去宰只鸡。”

  宇赫起身 “刘大爷,不用杀鸡这么麻烦了,我们之前都吃过饭,不用再麻烦您了。” 

  “对呀,大爷,这么阳光明媚的日子不适合做杀鸡这种血腥的事情。”苏凌化也随声附和着。

  大爷笑道:“大爷这儿也没什么好东西招待你们,杀只鸡也费不了多少工夫。”

  倾心拉着林墨芜到大爷面前: “大爷,您可别招待我们,我们来农村就是为了体验生活的,饭菜的事情交给我和墨芜吧。您呐,就和宇赫他们聊聊天。”

  林墨芜也跟着附和:“是呀大爷,倾心的厨艺可是杠杠的,美味的不得了,让她给您漏两手瞧瞧。”

  这偏僻山村的,老人家喂养几只家禽也不容易 ,在小伙伴们的劝说下,刘大爷放过了那只鸡。

  袁以倾和林墨芜洗了洗手,这就开工了,袁以倾平时一个人在家虽然也叫外卖,但也有时也自己动手来做饭,所以厨艺这方面也是很有前途的。不像林墨芜不会做饭,只能在一旁给倾心打打下手。

  刘大爷把一张小方桌放到土炕上,苏凌化与谢宇赫和刘大爷围桌而坐。

  探险嘛,当然得先了解当地地理环境和当地有什么有害的动植物 ,并做好有关方面的防范。咱们这两位小伙伴,就当地的地势环境以及风土人情跟刘大爷打开了话匣子。

  眼瞧着饭菜快做好了,刘大爷在杂物间里拿出一张老式折叠圆桌,在地上支了起来。

  一盘盘芳香四溢的天然绿色农家菜端上了大圆桌上。这时宇赫提出,将村子里其他两位老人也请来,人多也热闹,左不过也是多双筷子多只碗的事。刘大爷也正有此意,于是,他们爷三出门去邀请人了。倾心与墨芜继续准备饭菜。

  不一会,刘大爷他们将两位老人带进屋子,按照古宁村的辈分长幼排序,那位骨瘦如柴,腿脚不便,拄着拐杖的老人是三爷爷。另一位老人看起来面黄肌瘦,但个子较高的是四爷爷。

  本是不打算喝酒的。许是这一桌子的人和一桌子的菜,这热闹的氛围让孤寂老人家感到久违的温暖。刘大爷硬是要喝酒,拿出了两瓶去年儿子送来的五粮液。

  众人围桌而坐,初次相见,老人家的话题总是免不了家长里短的询问一番。当问及小伙伴们此行的目的,宇赫总是能巧妙的将话题转移。

  墨芜突然想到之前宇赫说的隐雾山妖魔吃人的传说,她想趁着村民都在,也好问个明白,又想到村民对隐雾山太敏感,便一副很天真无知地表情问道:“刘大爷,听说村子里有仙女降服妖魔的传言,是真的吗?”

  刘大爷微微一愣,转而笑着道:“咱们村可没有什么仙女降服妖魔的传言,傻丫头,定是外面的人胡诌的。要有也是隐雾山妖魔食人的传说”

  墨芜心里暗笑,对了,就是这个。

  四爷爷接话道:“我们村的这个隐雾山的传说,是从很久很久以前流传下来的,要说有多久,怕是没人知道。”

  倾心也忽闪着两只大眼睛,装出一副非常好奇的样子喊道:“真的吗?听起来好神秘,到底是什么故事,好想知道……”

  刘大爷开口缓缓说道:“要说这传说,都是祖祖辈辈口口相传下来的。”

  相传,很久以前,江湖中有妖女作乱,这妖女邪法通天作恶多端,她不仅喜欢吸食人血,还挖坟掘墓偷盗尸体来修炼妖术,她见自己妖术日渐强大,更是胆大包天,公然与朝廷作对,野心勃勃想篡夺皇位,一统天下。这时,一位穿着华丽的姑娘,带着一群和尚与道士找到妖女,与妖女展开一场生死搏斗,方圆几百里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妖女虽妖法高超,却也是寡不敌众,略输一筹,和尚与道士们在斗法时也是元气大伤,饶是如此,和尚道士还是合力摆下法阵,将妖女困在阵中。即便妖女被困,以众人之力仍无法将其诛灭。而后,那姑娘寻得一僻静之地—隐雾山。众人到隐雾山,设下法阵,将妖女困与此地,任其自生自灭。

  墨芜疑问道:“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妖女应该不可能存活到现在了吧?”

  三爷爷说:“活不活着没人知道,因为那个传说,我们从小就被告诫绝对不能进入隐雾山。”

  队员们对隐雾山传说有所了解后,又将话题转移到地形植物上,毕竟多知道一些总是有好处的。

  一众人谈天说地,觥筹交错推杯换盏间,天色已晚,由凌化和宇赫护送三爷爷四爷爷回家,墨芜倾心则收拾酒足饭饱后的残局。

  夜幕降临,农村的蚊虫多,墨芜和倾心担心遭到蚊虫的袭击,两人决定晚上在车内睡觉,等宇赫回来,墨芜就找宇赫要了车钥匙,。为了以防万一,墨芜在车内还挂起了蚊帐,车外又喷撒了一些杀虫剂,这才两人安心入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