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猎杀之域

猎杀之域

小生戏戏

  • 仙侠

    类型
  • 2015-11-19上架
  • 3352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地洞与枯骨与行走

猎杀之域 小生戏戏 3352 2015-11-19 16:35:16

  抬头看着头顶上方那个脸盆一样大的光圈,直到看得脖子发硬发酸,成东行才在一声长叹中将目光收回,无奈地在地上踱起步来。

这个时候真的不知道是该叹息他的命不好,还是该叹息这个世上的坑太多。

为了寻找走丢的那匹马,结果一不留神,就掉进了这个地洞中。

掉进来很容易,可是再要上去,那可就难了。

从掉下来时的那一段庸长的下坠时间可以推断,这个地洞离地面至少有三十丈深。

对于一个只有八岁大的孩子,虽然他的身体和真正八岁的孩子相比,有着另一种意义上的差异,但是这三十丈的直线落差距离,对他来说想要上去那也是难如登天,甚至比登天都难。

上不去,怎么办?难道这个地洞就将是此生最后的归宿?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结果,那么自己的理想,自己的抱负,自己的雄心壮志,自己的宏伟蓝图,岂不就成了一句句骗人的谎言?

这是绝对不能允许的!

在地上踱了十几圈之后,脑海中初掉下来时的沮丧渐渐被冷静所代替,随后他便找到了整个问题的另一个关键点,既然从掉下来的这个洞口出不去,为什么不能从其他洞口出去呢?

这个地洞看上去并不小,从现在站立的位置,根本看不到另一端的尽头在哪里,如果在另一端也有个出口的话,要出去是不是就会容易些?

想到这里,他便迅速散开了他的灵魂之力,准备对地洞先用灵魂之力探查一番,以便了解里面的大致情况。

至于一个八岁的孩子为什么会拥有灵魂之力,这是他的一个秘密,一个可以关乎生死的秘密,所以他现在并不打算和任何人分享。

灵魂之力一经散开,就如平静的水面因一粒石子而惊起的层层涟漪,环涌着向四面八方扩展而去。

就在这时候,一股兀突而没有任何征兆的极强威压,便反压在了散开的灵魂之力上,随之又硬生生的将灵魂之力逼退进了他的脑海里。

在这股威压之下,他这曾在很多时候都引以为傲的灵魂之力,竟连一丝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灵魂之力被逼退,他顿时感到混身如遭万钧重击,随着喉头一阵发甜,一口鲜血便狂飙而出。未等这口鲜血落地染红前方的道路,他的身子就已瘫软着倒下,陷入到了昏迷之中。

这一次昏迷似乎很麻烦,直到时间过去了很久很久,他才慢慢的苏醒过来。

醒来后他想试着爬起身子,却发觉混身酸软无力,连动一下手指都极为因难。而脑袋更是疼痛欲裂,稍一集中精神,便仿佛有锥子在里面来回不停的钻。

看来这一次灵魂之力应是受了伤,并且还伤得不轻。

他不敢再乱想乱动,以恐伤势加重,就那样直愣愣地躺着,任脑袋昏昏沉沉、半睡半醒。也任身体温暖着似乎永远也温暖不了的身下那块冰冷而坚硬的地面。

不知道又躺了多久,直到感到身上已有了一些力气可供驭使,脑袋也没有了开始时的那般剧痛,他才咬着牙,坚持着,晃晃悠悠的坐起身子。

静静的坐着,同时他也开始用逆吸法调整呼吸,以使力气回复的更快些。

不得不承认逆吸法是恢复伤势最有效的几种自身可调节的方法之一,呼吸了十几次之后,力气便以一种喜人的态势开始在体内积蓄着。

感受着力量上涨时所带来的那种自信而略显夸张的充盈感,他不在做任何犹豫,腰腹用力,收腿,提臀,然后后脚跟猛地一震,身子就直立了起来。

站起身子,稍微舒缓了一下四肢,感到力气又恢复了一些,他就迈步向地洞的另一端走去,想看看那里是不是真的如他所料想的那般,会有另一个出口。

而对于那股兀突出现的威压,他现在并不打算去理会,虽然它曾将他中伤,并且还伤得很重,但是那也只是中伤不是吗,何况就算他要理会,现在他也根本没有理会的能力。那股威压既然可以轻易地重伤他,想要杀死他想来也费不了太大的事。

借助从顶上洞口传来的一丝丝微弱的光线,前进中眼睛勉强能看清身前五丈范围内的物体。而五丈范围之外,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不过这五丈范围内却空空如也,什么物体也没有。

向里走入了约十几步后,洞口传入的光线越来越弱,视线也急剧缩减,有五丈变成四丈、三丈、、、又走出六七步后,传入的光线已完全消失,眼睛也彻底失去了视物的作用。

在黑暗中行走速度是极其缓慢的,双臂牵伸,一边摸索着前方预防碰壁,一边小心的迈步,现在步子是绝对不敢迈得太大的,这样或许就能避免一些意外发生,比如脚下再出现一个地洞什么的,如果再掉入到一个地洞中,那后果会是什么样子,就没有人能知道了。

摸索着前行了一段时间之后,成东行心中开始渐渐焦急起来,这样如蜗牛爬行一样的速度,何时才能走到地洞的另一端?

而万一在途中遇到什么能杀人伤人的生物,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里,自己和砧板上的鱼肉又有何区别!

又前行了一段距离之后,成东行已忍耐不住,那焦急如一团烈火,在凶狠的炙烤着他的心理承受能力。他只想发狂、想飞奔、想大喊大叫,甚至想不顾一切的和人打上一架。也就在这时候,他一直盯着前方的眼睛,似乎看到了一个极其微小的光点。

真的有光点吗?是不是眼睛或脑子出现的幻觉?

心中疑惑着,他用力揉了揉眼睛。直到眼睛被揉得发痛,才放下手指。

揉过之后,他又凝神去看。

有!

确实有!

不过那个光点实在太小,小到连米粒的三分之一都达不到。

如果不是长时间处在黑暗中,如果不是精神足够集中,如果不是心中强烈的想看到光明,如果不是拥有灵魂之力,他根本就看不到。

好在现在他看到了。

而一看到那个光点,他的心脏就“砰砰、砰砰、、、”剧烈的跳动不止。

在他心中那个光点可并不仅仅只代表一个光点,那还是希望的象征与出地洞的征兆。如果那个光点就是这条地洞的另一个出口,那么想要出去或许真的就会变得轻而易举。

强按着心里的激动,他又摸索着向前走去。

这一次不知走了多远多久,直到那个光点由米粒的三分之一大小,渐渐扩大至如一个花生般大时,他才停下来稍歇。

这一路行来,因为是在黑暗里,也就失去了时间感和距离感。不过这中间他曾饥饿过两次,饥饿的时候往往也是也是吃饭的时候,从这一点可以看出,他走了至少已有一天了。而一天时间就算是很慢很慢的行走,也足能走出五里以上。

五里,在平常的地面上,并显不出有多长远。可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地洞中,它就长远得仿佛没有了尽头。而这五里还不是地洞的尽头,可能连一半也不到,因为那光点就好像夜晚苍穹里隐现的星光一样,看起来还是那样的遥远。

歇息了一会儿,接着又往前走。

这一次走的时间很长,直到那光点由花生大小增大至婴儿拳头大时,他才再次停下歇息。

从这里再看那光点,才发现那光点并不是他想象中的地洞出口,而是一个个会发光的物体,也不是只有一个,足有五、六个之多。由于它们是呈直线形排列的,所以在远处并看不到其后的那几个。

一团团柔和的月白色光线从那些光点上发散出,使那悬置光点的地方亮如白昼。不过由于距离太远,那些光线在传到这里后,已微弱得只能隐隐看到些物体的虚影。但就算是这样,也使成东行前行的速度加快了不少,他也不必再如瞎子般完全凭摸索着走路了。

借助着那些光线,眼睛能看到东西后,成东行在前行途中隐隐约约的看到洞壁的两边多出了一些东西。

在那些东西初出现时,他曾走近仔细的观察过,可惜光线太弱,他根本就看不清。不过那些东西应该不是活物,他在观察时,并没有看到它们有一丝一毫的移动。而如果是活物,就算是进入了如假死般的睡眠状态,也不可能一点都不动的。

可能是受到前方光线的鼓舞,也可能是他急着想早些出洞,总之现在他前进的劲头非常足,这次休息只站着略喘了几口气,就又接着前进了。

两脚抬起又落下,两腿最大程度的迈开,一步、两步……一丈、两丈……摆脱了完全黑暗的束缚,他已将速度尽可能的提到了最快。只几息的时间,就走出了以前半天的路程。

越往前走,光线越强。

又走了一段时间之后,光线终于增强到了能看清洞壁边上多出的那些东西的程度。

前行中偷空扭头看了那些东西一眼,他立即头皮发麻,浑身汗毛直立,一股巨大的恐惧感迅速包裹了他的全身。

枯骨!那些多出的东西竟然是一具具死人的枯骨!

苍白色的枯骨散发出冷幽幽的光,一具具纷乱的排置在洞璧旁,仔细一数竟有二十具之多。当然,这个数量并不算之前那些看不清的。如果那些也是的话,那么这些枯骨的数量将至少有两三百具。

这些枯骨的姿态不一,有的斜靠在洞璧上,有的直躺在洞璧旁,有的两具抱在一起,还有一具的头颅竟卡在另一具的脖颈间。可以看出,这个人生前一定在咬对方的脖子,而至于为什么他要咬那人的脖子,那就不得而知了。

三百具枯骨,代表了三百个活人,同时也代表了三百个活人死在了这里。

一丈约等于三米,一息约等于两秒,一个时辰约等于两个小时,这几个概念以后会普遍用到,在这里注解一下,大家按此推算就可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