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武道破天之武斗生

第二章 有雨七彩落凡尘

武道破天之武斗生 小明没有死 3090 2015-11-19 16:33:04

    夜凉如水。苍穹之上,星河璀璨,透出无尽的玄奥与神秘。。。。。。。。。。。。

  明澈痴痴的望着天穹,站在院落里,负手而立,不言语。

  “据说,那星河之上,有着极尽奢华的无尽仙宫,上古各大门派皆是建立在那里。。。。。。”一声苍老的声音响起。带着略微的恭敬。

  明澈闻言微微一愣,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转身对着那微微躬身的老者笑道:

  “陈伯,你来啦。。。”

  “少爷,明天就是感受道音的日子了,今晚夜凉,少爷还是早些休息的好。”陈伯抬起头慈和的轻声道。明澈不置可否,望着那星河,只是问道:

  “陈伯,这上古的辉煌,怎么莫名的就消失了呢。。。星河之上,到底又是怎样的一种光景?”

  “据古老的传说,上古时期,武道仙门并立,有大能神明者,动辄移山填海,强改天命,更是有羽化造极者,苦历量劫的岁月,于无尽天外星宇建起庞大的天宫,开山立派,享受众生供奉。。。”陈伯捋着胡须,呵呵笑道。

  “是么,那他们有那么大的本事,为什么后来又消失了呢?”明澈突然疑惑的转过头,紧追着问道。

  “呃。。。咳咳,少爷,这。。。老奴就不知道了。。。”陈伯老脸一红,咳嗽了两声。明澈旋即醒悟过来,不由得尴尬的挠了挠头,是啊,陈伯只是一位年近花甲的普通老人,怎会知道这等秘辛。于是赶紧道:

  “陈伯,我困了,马上去睡,您先回去休息吧。。。。”

  “诶,好。。。。。”陈伯点了点头,行了一礼后,脸上带着恭敬,躬身缓缓退去。

  明澈沐浴在星光下,稚气未脱的眼中泛着点点好奇,喃喃低语道:

  “星宇天宫,现在,还存在么?如果存在,里面住的,又是谁呢?是神灵吗?”明澈的眸子里有点点星光闪烁,映射无尽苍穹。

  良久,夜露渐寒,明澈方才逐渐回过神来。长舒了一口气,收回目光,转身大踏步的向房间走去,与其在这里感慨追问古人,不如为了明天的道音多准备一会!

  。。。。。。。。。。。。。。。。。。。。。。。。。。。。。。。。。。。。。。。。。。。。。。。。。。。。。。。。。。。。。。。。。。。。。。。。。。

  无尽寰宇,这是一片充满着黑暗与死寂的空间,整个空间都弥漫着一种味道,那种味道,叫岁月,是来自荒古的气息,在这里,连时间,都已经变得无比模糊。

  “咚咚!”猛然,在这片空间中响起一种奇异而低沉的律动,仿佛一种心跳,又仿佛从远古传来的战鼓擂动,令得这片死寂泛起了点点生气,缓缓的,一阵模糊而轻微的震动产生,空间,泛起细小的波纹,随后,震动越来越快,越来越密集,越来越趋近于一个频率,

  “轰!”

  一声低沉但又似乎并不存在的轰鸣声响起,然后,一切,重归寂静。。。。。。。。。。。

  良久之后。。。。。。。。。。。。。。

  一个带着无尽沧桑的嘶哑声音出现:“帝道,帝道。。。。。。禹。。。。你呢。。。。。。”

  “喾。。。。。。这是。。。。。最后。。。。一次。。。。。”另一个同样嘶哑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响起,但旋即便没有了声音,沉默,再一次携卷着死寂蔓延,就在这片空间将要被其淹没时,一声带着无尽悔意与无奈的叹息声从某个不知名的出现: “当年。。。。我们。。。。都。。。。”但还未来得及说完,便再无了生息,一切,重归于初。。。。。。

  ----------------------------------------------------------------------------------------------------------------------------

  清晨,明家

  “少爷,起来了,该去家族校练场了。。。。。。”陈伯轻轻敲打着房门,道。

  “来啦,陈伯”嘎吱一声,房门被打开,少年一袭黑衫,长长的头发挽在一顶发髻冠上,嘴角略微扬起,或许是因为刚刚见到太阳的缘故,少年微眯着眼,这样的打扮,竟让在门外等候的陈伯有些失神,明澈长得并不算俊俏,但也勉强算得上清秀,再配上今日的造型,合着脸上那股年轻人所特有的朝气,倒是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呵呵,这是老朽,这么多么年来见到少爷穿的最正式的一次。。。。。。”陈伯笑了笑,道。但眼眸深处却抹过一缕悲伤,也许,也是最后一次。。。。。。

  明澈轻轻的点了点头,也不言语,转身向校场走去。今天,他要赌上一赌!

  当明澈到达校场的时候,校场上已经交叉错落的盘坐了不少人,这些了或大或小,隐隐间形成一个又一个大大小小的圈子,而明澈的到来便立刻引起了一道又一道或嘲讽,或怜悯或淡漠的眼光。

  “哟呵,我道是谁,原来是家族巨头的公子啊!”

  “啧啧,今天他还真有勇气来啊。。。身为家族最强者巨头的儿子,要是被当众宣布‘派’出家族,呵呵,这把它父亲的脸都是丢尽了。。。。。。”

  “别这么说,算了吧。。。。。。”

  这些人当中自然也有明战一派的人,便纷纷出言劝解,其中立即就有一个平头青年上前来,道:“明澈少爷,别理他们,请这边请。。。。。。”说着便用手指了指校场一处偏西北的位置,明澈微笑着点了点头,那青年便走到前面引路。明澈跟随到了那处地方,瞬间便响起了一阵问好之声,明澈都一一微笑以还,然后才逐渐盘腿坐下,在这个过程中,明澈一直保持闭言不语,无论外界如何,其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笑容,直到现在,坐下后,其笑容瞬间抹上一股森然!

  明澈双眼微眯,死死盯着刚刚第一个说话那个人的圈子,与此同时那个圈子的核心人物,一个一袭白袍,手持折扇,颇是潇洒的少年也转过头来,霎时,四目相对,杀意迸射!

  对,就是杀意!因为当年明澈展现出令人惊骇的修炼速度,年仅十五岁,便已引动武元感应,打通奇经八脉,进入武者之境!本来明澈的父亲天赋绝伦,就已压过族长一脉,成为家族最强者,达到三星武灵,而明澈所展现的天赋却比明战还要妖孽!长此以往,族长一脉地位必然不稳,于是,一场针对明澈的阴谋就此展开,最终导致明澈经脉差点尽堵,沦为废人!

  尽管后来,明战费尽心机给明澈调理,但六年,整整六年,明澈的境界还是在武者九星,迟迟突破不到武师,经脉脆弱细小到甚至承受稍微多一点的武元都会刺痛的地步,许多原本落后于他的人都逐渐超过了他,许多原本敬畏他的面孔也逐渐挂上了不屑,甚至,落井下石。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明奇与明云这两父子!有道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按下心头翻涌的杀意,明澈缓缓闭目,不再理会外界的声音,现在,还不到时候。。。。。而明云则是嗤笑一声,不屑的摇了摇头,转过头去:

  “废物就是废物,能有多大能耐。。。。。。。”

  日上午时,原本晴朗的的天空渐渐蒙上一层薄薄的云,原本刺眼的阳光终于慢慢变得柔和了下来,但所有人的心却是渐渐紧绷了起来。

  “嗖,嗖,嗖,”校场上一阵阵破风声响起,紧接着一道道身影出现在校场高台之上,大半都是老者,而为首的三人兀立站在众人前方,而明澈的父亲明战赫然在列!中间是一位白发苍苍,手拄一根桃木拐的老者,正是如今家族长老院大长老!

  “呵呵,又是一年啦,看这时辰,光雨快到啦。明战,守卫怎么样?”大长老转身对明战笑道。

  “天卫已尽出,保卫校场,长老放心。”明战闻言轻声道。“嗯”老者捋了捋胡须,不再言语。旁边有一个华服中年人,则正是明家现任族长明奇!见状,明奇也是不再言语,他知道,自那件事后,这个老家伙便对他颇多微词。

  天地间,一片寂静。

  突然,天空上在太阳正北方向,一颗亮星出现,且光芒越来越大,简直逐渐成了一颗小太阳!大长老见此,眼中出现一抹喜色。低声喃喃道:

  “荧惑来了么,那么接下来的就该是辰,镇,庚等八帝星了。。。。。。”

  大长老话音刚落,天空中便依次出现八颗星,九方排列,光芒璀璨!直接将太阳纳入其中,盖过了其光芒!天现九颗帝星!

  明家所在的清武宗位于大陆东北的浑拓帝国,而此时此刻,大陆中央,天上的云层缓缓凝聚,渐渐从空中突出来,而大地上一个无比巨大的风柱逐渐形成,天云柱,地风杖!柱杖相接,形成了一根横贯天地的巨柱!风云动!而从此处看,九颗帝星正环绕天柱旋转,一股帝威从这里向整个大陆弥漫,所过之处,无论是人还是兽,强者恭敬的弯下了身,实力稍弱者更是直接跪倒在地!万兽匍匐,众生朝拜,帝者威严,恐怖至厮!

  风云动,阳极时,天地柱,众生匐,帝星凌日,光雨,降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