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半月曲

第七章 旧病复发

半月曲 莫听雨9900 2533 2015-11-19 16:27:21

  第二天一早两个小侍和映月听雨就在屋外候着,到了巳时也不见两位主子出来映月就开门进屋隔着床有个巨大的屏风映月隔着屏风轻声的对着里面唤了一句

“尊主,公子,巳时了可要起了”

墨玥听到映月的声音缓缓地睁开眼睛,却看到沐瑾然正盯着自己看,看到墨玥睁开眼睛又不好意思的看向了别处

“起了进来吧”

墨玥莞尔一笑对着外面吩咐道转而又看向沐瑾然问道

“什么时候醒的?”

“刚刚”沐瑾然说完就起身掀开床帐走了出去,墨玥跟在他的身后一起走了出去

两人任凭下人们给他们穿戴,穿戴好了用早膳的时候墨玥突然想到沐瑾然好像没有带下人过来用完早膳墨玥对着映月道

“让摘星和宿星以后去暖阁伺候吧”

“是”

沐瑾然陪了一会墨玥就回暖阁了

墨玥也回了百兽谷午膳的时候映月来报说墨弃带着听雨去月宫了墨玥很是不放心

这么多年墨弃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身边,这样一个人出去她能安心才怪,虽然这小子武功不错,但毕竟出门在外有什么事可怎么办,墨玥越想越着急

于是急着处理了手头的事准备提前离开魔域去月宫

这几天虽然都招了剩下的几位公子随侍但墨玥都没见他们都是让他们在圣殿自己去湖中亭处理事情

好不容易都处理好了墨玥却病了连日来都昏迷高烧不退

南苑中四个男子如仙般的男子坐在院中喝着酒,其实四个人在定夫礼的千一个晚上就被安排住在一个院子里,几天下来也都熟识了

“大哥随侍可见到尊主了?”楚翊喝着酒看着台子上的酒,头也没抬的问冥焰

“不曾”

“三弟和四弟可曾见过”楚翊转而看着两人问道

“我没见过”南宫无所谓道说完三个人都看着沐瑾然

沐瑾然被三个人看的很不自然咳嗽了下

“见过”

说完假装看着别处

“看来尊主是看上我们四弟啦哈哈哈”南宫倚风看着不自然的沐瑾然开始哈哈大笑

“你们不觉得奇怪吗?听说御尊离开魔域了,自从御尊走了尊主就开始对我们避而不见这几天甚至都不出百兽谷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楚翊看着三人,听他这么一说三人也皱起了眉

冥焰放下把杯中酒饮尽放下杯子起身

“我去趟百兽谷,我们既然与她约定忠心不二就得知道我们要做的是什么”

“大哥且慢”南宫倚风拦住了冥焰的去路

“大哥有所不知这百兽谷你进不去的,里面的阵法甚是奇妙,就算你能过了阵法还有无处不在的毒物和灵兽,百兽谷是我们魔域的禁地不是可以随意进出的地方”冥焰听完看着沐瑾然和楚翊两人皆沉默

“其实我倒有个办法”

“三弟快说别卖关子”

楚翊瞪了一眼南宫

“听说尊主送了两个奴才给四弟可有此事”

“有,就在外面候着”

“这两个人的背景什么都查不到就想凭空出现的一样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三哥何时查了”

“闲着无聊就找点事做做”其实那天沐瑾然随侍回来他看到那两个人就去查了,可是查了几天什么都查不到只知道他们一个叫摘星一个叫宿星

“摘星,宿星进来”

“主子”两人进来眼里看不见一丝情绪

冥焰突然出手凌空跃起直取摘星的咽喉,摘星一个不及直直后退一个闪身躲过

“好身手,如此好的身手当个小侍岂不委屈”冥焰收回手他只是想试试这两人的武功

“属下不敢,属下是主子的下人,”两人齐齐的跪下没有多余的话也没有任何表情

“说你们是什么人”南宫看着两人想看看两人有没有什么变化

“属下是主子的下人”

南宫看着沐瑾然意思好像是在说看来只有你能问出点什么了

沐瑾然点了点头

“带我们去百兽谷我们有事要找尊主”

摘星和宿星相视一眼点了点头,这百兽谷是圣尊的寝殿所在,但几位公子又都是圣尊夫想来也是可以进的,便不再有什么犹疑

“是”

两人带着四位主子来到了千竹轩映月远远的看到皱起了眉慌忙的迎上前行了一礼

“映月见过四位公子,主子正在忙不见客,四位公子请回吧等主子忙完了会回圣宫的”映月没想到摘星他们会带着四位公子来这里,尊主现在昏迷这可如何是好啊

“你还未去通报怎么就知道尊主不见我们,难道你一个奴婢竟敢做主子的主”南宫狠狠地盯着映月隐隐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属下不敢,只是先前主子吩咐过谁也不见”映月面上看不出一丝慌乱其实手心已经全是汗了,主子的病情本就密不外传,连圣王夫和几位御夫估计都不清楚,这要是被四位公子知道了主子可能要发怒

“哦?这么说尊主知道我们要来吗?这百兽谷可不是想进就能进的”

“三公子就不要为难属下了请回吧,等主子。。。。”

还没有等映月把话说完冥焰就凌空一掌浑厚的内力把门直接拍开了

可里面无比安静好像没人似得

几个人快步走进屋内映月根本拦不住,当看到床上的人的时候几个人都呆住了

墨玥面色苍白没有一点血色额头全是冷汗一动不动的躺着

沐瑾然快步上前帮墨玥把脉眉心像打了结一样,放下墨玥的手腕起身对着三人摇摇头

“我从未见过如此脉象,不像是中了毒,但浑身冰凉不知何故”

楚翊听完双手紧紧的握起了拳转身掐住了映月的脖子速度快的让人看不清他是怎么出的手

“说,她到底怎么了”

“尊主无碍只是发烧了,,尊主年幼时中了毒后来全清了可终究还是伤了根本只要一不注意就会这样”

听完楚翊松开手任凭映月像断线风筝似的摔在地上

这几天四个人都守在墨玥身边伺候着 沐瑾然时不时的帮墨玥把脉

“水。。映月,,水”墨玥艰难的开口她是真的口渴到不行感觉喉咙里跟火烧似的

四个人见她终于开口说话了都急急的端了水过来可走到床前的时候四个人愣住了因为每个人都端着水那么谁喂呢?

见还没有水墨玥以为映月没听见呢又低低的唤了起来

“映月,,,,水,,,,”

冥焰离她最近就把她抱到怀里喂了她一杯水后又把楚翊和沐瑾然的水喝了到第四杯墨玥明显喝够了水杯靠近她的唇她就不张张嘴了

南宫倚风怒了别人的水都喝了就不喝他的什么意思,于是他伸手拿过冥焰手中的杯子另一手掐过墨玥的下颚把水灌进去了,映月在旁边看着嘴巴张的都能塞个鸡蛋了,天啊~~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过尊主啊别说是灌她水就算是谁碰下她的脸估计明天都得去林中找尸骨了,这三公子的胆子也太大了吧

可怜的墨玥当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因为自始至终她都是迷迷糊糊的根本没力气睁开眼睛,又因为喝的太急呛到了咳了几声又昏过去了

三个人看了看南宫又看了看墨玥无奈的摇了摇头

昏迷了三天后墨玥终于醒了烧也渐渐退了,看她醒了几个人就回圣宫了只是偶尔回来看看她

“映月,准备下我们去月宫吧”墨玥晒着太阳喝着药看似惬意心里却着急的狠,臭小子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的身边这次一个人去东齐她很不放心

“可是尊主的身体还未痊愈是否过两天再启程”

“不必了,让四位公子与我们同行吧”既然换了他们五年的忠心就该物尽其用,想想臭小子都走了一个多月了真是糟心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