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三国诸英

第十章 下邳聚首

三国诸英 云梦侯 3044 2016-08-15 10:29:51

  收拾了下场地,吴一他们扒了那些家丁的衣服自己穿上,把他们的武器也都卸下来自己带上,他们五个人都受伤,不断的在流血,吴成也没什么药材给到他们,好在祖茂带了一点刀创药,给他们撒了点用布绑上,但血液依然在浸出,也不知道能否撑住。

当下吴成等人收拾妥当,祖茂搂着自家媳妇骑马,陆骏依然赶车,吴一等五人挤在马车上,一路向下邳驶去。

下邳靠近徐州,此地富饶,堪比吴郡,吴成到达时,看到人来人往,进进出出,确实热闹非凡。下邳的城墙,外面都包了一层石砖,比曲阿,盱眙几地城墙也是高出许多。

这两日天空放晴,积雪开始融化,车轮压着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幸运的是,吴一他们几人都撑了过来。在城门口跟卫兵问清孙坚府上方向,吴成等人径直过去。

孙坚家可比吴成那里热闹多了,不过听到吴成祖茂来访,孙坚非常兴奋的自己跑出来把他们迎了进去。

“你们这一路上来,可还太平,仁德没有受伤吧。”孙坚看到马车里出来的一身血迹的吴一他们,赶紧拉着吴成问道。对于吴成,他还是很喜爱的,勇敢而又机制,很像孙坚自己年少时。

“多谢兄长关爱,幸好有祖茂助我,虽然有惊,却是无险。”对于孙坚的关心,吴成也很是感动,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除了祖茂,也只有孙坚最关照他了。

大过年的郎中不是很好找,但好在孙家就有精通药理的人,吴一几人的性命得以保全,也是感动的热泪盈眶。

有客人来到,孙坚置办了一大桌宴席,叫来了当初一起讨伐许武的部将等人,加上吴成祖茂他们,大伙谈论当时征战往事,也是非常尽兴,不多时祖茂便拉着朱治以及吴景比试武功,几人喝的多,却是打的大失风度,看的众将大笑不止,而在他们比试时,孙坚拎着一壶酒,领着吴成,却到了另一小屋。

孙坚叫吴成坐他对面,一人斟了一杯酒,说道:“现今天下,宦官弄权,朝廷混乱,官吏贪腐,有钱人能买官,不求贤良,致使百姓困苦,民不聊生。仁德,你如何看待方今天下之势,以后又是如何打算?”

听到孙坚这么问,吴成喝了口酒答道:“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现在朝政混乱,日后必出大乱。”

听到吴成这么说,孙坚也是不断点头,又马上问道:“那仁德日后何去何存呢?”

看到孙坚盯着自己的眼睛,吴成感觉一阵压力,回道:“兄长日后如何打算,吴成为兄长马首是瞻!”

废话,有孙坚这只大腿抱着,必须紧紧抱住啊,省的一不小心被曹操刘备那帮猛人干掉,万一运气不好,被吕布袁绍干掉也不是不可能,三国那么危险,还是靠着孙坚这颗大树好乘凉,吴成如是想。

“哈哈,我等兄弟,共同为国尽忠,建功立业,中兴汉室,封侯拜相!”听到吴成这么回答,孙坚也是大为宽慰,当下拉着吴成只顾喝酒。

转眼之间在下邳住了数天,这天是正月十五,又是元宵,也是少男少女们上街寻觅缘分的日子,若是双双看上眼,那过了元宵,就要安排媒婆提亲了。看着吴成也是单身,在祖茂的攒撮下,也是在晚上来到街头。

古代城市远比吴成想象中的繁华,特别是又缺少娱乐项目,所以一旦有些好玩的节目,街上就都是挤满了人,今晚的元宵节也是如此。走在街上,人挤人,有少男少女结伴而游的,有父母带着的。有翩翩公子希望寻到中意佳人,也有贫民女子在此遇上良人,飞上枝头。

当然,任何时候都不缺乏商人的存在,卖糖葫芦的,卖花的,卖胭脂水粉、金枝玉钗的,卖笔墨纸砚的,卖绫罗绸缎的,还有徐州巨富糜家在这开的米店,酒肆,赌场都是热闹非凡,几处妓院的姑娘,也是络绎的在街上拉着公子们进去体验红粉软玉。

街上的花灯是最多的物品,到处挂着,美丽漂亮,是这个夜色的主题,吴成只和陆骏两人穿梭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祖茂在家陪着媳妇不愿出来。

陆骏俊朗如玉,风度翩翩,引来不少少女倾慕的眼光,这倒是让吴成很是无奈,本来是希望自己能找到意中人的,这风头都被陆骏抢去了,叫自己很是尴尬。

“哎哟!”

就在吴成一愣神只见,自己却是撞到一女子,女子坐倒在地,发出痛呼的声音。

吴成和陆骏顺着声音看去,刚好碰上女子抬头看向他们的目光,瞬间两人都惊呆了。只见此女子豆蔻年华,眉如粉黛,面若桃花,双眼乌漆明亮,仿佛噙着一汪浅水,微微泛光,鼻子小巧而挺拔,嘴唇微启,露出雪白的几颗牙齿。身上穿着厚厚的锦绣棉服,却遮挡不住妖娆的身材,胸部把衣服撑的紧绷,而腰身被腰带束着,盈盈一握,双腿长而均匀,足却小巧,穿着淡蓝长靴,上面点缀着白绒雪花。

“哼!”看着撞倒自己的男子不仅不道歉,还无礼的盯着她看,女子自己爬了起来,发出不满意的哼声。

“在下陆骏,刚才多有冒犯,请小姐勿怪。”陆骏连忙出头说道。

“是你撞的我。”女子却是十分不开心,一手叉腰,一手伸出纤细的食指,指着吴成道。

看着伸过来的手指白嫩如牛奶一般,吴CD恨不得咬一口,他定了定神,说道:“在下吴成,刚才无意冒犯,请小姐恕罪。”

“原来你就是杀了许武的吴郎。”女子从头到脚端详了吴成一番。

“正是!”说话的不是吴成,却是靠过来的陆骏:“不知小姐是哪家千金,陆骏定当携礼物登门拜访。”

“我哥哥是孙文台,你们知道的。”女子说罢,扬长而去。

吴成和陆骏目瞪口呆看着女子远去,当下二人也不继续逛街,向孙坚府上回去。

元宵佳节虽然热闹非凡,然而孙坚并没有去逛,他在家陪着夫人孩子玩着投壶,前边放着一个小口壶,孙坚和夫人各拿箭支投著,孙坚投进了,则夫人喝一小口,一会便喝的面色嫣红,而夫人投进了,孙坚则是拿起大碗,一饮而尽,却是十分痛快。而孙坚的孩子在边上却是看的尽着急,他也想喝酒,却是总喝不着,急的在边上哇哇大叫,最后孙坚大手一挥,说道:“虎父无犬子!”也是让自己的儿子端起了酒杯。

“哐……!”随着一声门的撞击声,吴成和陆骏双双急匆匆的走入,看到孙坚却又扭捏的停在那里。

吴成两人的闯入,着实吓了孙坚一跳,以为有什么大事发生,看到他们俩又不似有重要事情的样子,顿时一下也摸不着头脑,迷糊起来。

“叔叔,喝酒!”倒是孙坚的儿子端着酒杯过来,他今天批准可以喝酒,十分兴奋,感觉自己是大人了一般,端着酒杯也叫吴成一起来喝。

看着眼前的小孩,吴成知道这是未来的江东小霸王孙策,又一只大腿,不过他此时无心搭理孙策,有点羞涩的对孙坚道:“兄长,你是否有个妹妹。”

听到吴成这么问,孙坚心里一下就明了了,也不说话,却是看着吴成一个劲的笑。

吴成被看的发毛,一时之间不知说什么是好,倒是陆骏抢上前说道:“大人,《诗经》有云: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听闻令妹颜色无双,又当是豆蔻年华,不知可曾许配人家?”

陆骏这一问,相当于没问一样,若是孙坚妹妹嫁了,自然不会一个人出现在花灯会,也不会介绍自己说是孙坚的妹妹,而会说自己是哪家夫人。不过陆骏这么一说,倒是打开了尴尬的气氛。

孙夫人拉了拉孙坚,孙坚止住笑容说道:“我确实有个妹妹待字闺中,莫不是你今天遇见了?哈哈,不过她心高气傲得很,一般人却是看不上。”

听孙坚这么说,陆骏连忙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大人您说道说道。”

“哈哈,既然如此,我便去给仁德说说,若是妹子有意,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到时咱俩真变成一家人了。”对于此时,孙坚也是乐得凑成,这时孙夫人走过来说道:“相公你还是不要去了,女孩子面皮薄,被你说的,就是想答应估计也会拒绝,要不让我去说吧,仁德少年英才,妹妹美丽动人,确实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

“好,那便由夫人去说。”对于上阵杀敌,孙坚毫无犹豫,对于说媒,却着实有点为难他了,自然乐的让媳妇去和妹妹说。

吴成听到这么一说,更是羞涩起来,毕竟人生第一遭,当下也不敢说什么,逗着孙策玩去了。就在大家都皆大欢喜时,一人却是不大高兴起来,原来正是陆骏,没想到孙坚夫妇只接无视了他,而他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尴尬的赔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