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美男少爷太危险

屋外美男

美男少爷太危险 木时酱 2096 2016-08-22 22:03:36

  清晨,黎明的曙光洒向了大地,天空中被还未褪去的月华笼罩着,泛起薄薄的轻雾,漂浮在上空,渐渐形成一片片纯白高洁的云朵,在上面缓慢浮动着。

今天某女再不像昨天那么慵懒,也没有再赖床,而是早早的起了床,就开始了梳妆打扮,不多时,就下楼吃起了早餐,而早已在餐桌的夏允宁,对此很是满意。

终于,有一天不需要他在门外苦守着,等她醒来了,她能这样,最好不过,可以说是给他解决了一项艰巨任务。

只是迟迟未见他父亲的身影,好像从昨晚就没有回来,看了看他的座位,空空如也,只有摆在桌子上的温热早餐。

在一旁吃早餐的夏浅诺,似乎也察觉到了父亲不在家,边往面包片上抹果酱,边问着对面的夏允宁:“老爸去哪了?怎么不见他来吃早餐?往常他可是早就来了。”

“我也不知道,可能有事在忙吧……”夏允宁喝了一口牛奶,回想起了昨天的事情,自从父亲给他安排了事务,他就没有再见到他,不过他不担心父亲会出危险,只是这丫头突然询问,倒让他找不到借口回答。

“有事?什么事?”

说到事情,父亲倒是头一次因为事情不在家,极少数出现这种情况,在她印象里是没有的,不知是被什么事绊住了,竟然一直都没有回家,莫名她有些担心!

“这不是你该管的!”

言下之意是不要越界,要她把握分寸,有些事不是她该知道的,虽然这么说有些太见外了,她也是担心父亲,但是父亲嘱咐过,不轮是谁问起,都不能透露一分一毫,父亲下达的命令,他不能违抗,只能严加保密。

“切,小气!”

夏浅诺撇撇嘴,不满的吃着面包,告诉她一下有什么的,她又不会参与什么,她只是想知道父亲的情况,他却这么吝啬,一点消息都不告诉她。

“还是管管你的成绩吧,都差成什么样了!”

夏允宁这句话直戳她的痛楚,学习对她来说是一道过不去的坎,她无论怎么努力,成绩都那么差,她也想改善,可最后还是徒劳无功,现在却被她最亲的人狠狠的嘲笑了一番,心里顿时有一把怒火在燃烧!

大声的呵斥着他的名字:“夏允宁!”

“我吃完了,你慢慢吃!拜拜~”

夏允宁见到她着气呼呼的小脸,满脸得意的笑容,一副爱死她这个表情的模样,走时还不忘和她挥挥手,看的夏浅诺怒火蹭蹭的往上涨,嘴上恶狠狠的嚼着面包,双眸怒瞪着他离开的方向,看来她昨天的想法是完全不可能实现的!就算以后夏允宁想和她和睦想处,她也不愿意!

吃完最后一口,夏浅诺黑着脸出了家门,映入眼帘的这一幕,把她吓了一跳。

只见门前,是一地红色的玫瑰花瓣,一片又一片整齐的铺散在地上,沿着她的家门,蜿蜒的拼成了一条道路,像是刻意做出来的红色地毯,又像是给地面点缀的装饰,却比那要华丽许多,或者说要浪漫一些。

而玫瑰花瓣的尽头,是一个脚踏白色运动鞋的少年,鞋面洁白而崭新,想必它的主人很爱干净,夏浅诺有些好奇抬眸,想知道是谁做的这一切,竟然这么破坏这地面的洁净!

忘了说,夏浅诺不懂浪漫,根本不懂那人的别出心裁。

映入她眼眸的,是一个身材不亚于世界顶级模特的男孩,穿着修剪合身的黑色燕尾服,像是量身定做一般,将他身形衬托的异常完美。修长的手持着一大把玫瑰花,朵朵艳红如血,娇艳欲滴,香气芬芳,仅仅是远观,她都能闻到来自他花朵的味道,浓郁而淡雅,迷人而芬芳。

欣长的身影依靠在加长的凯迪拉克上,微微颔首嗅着玫瑰的花香,亚麻色的发丝随意的垂落两边,无瑕的面庞找不到一丝毛孔,绯色的薄唇挂起了一个绚烂如朝阳的笑容,那双如同鬼魅般妩媚狭长的漂亮桃花眼,此刻正注视着她,期间传达着暧昧的气息。

夏浅诺揉了揉眼睛。

有些不大相信眼前这一幕,第一反应就是自己出现了幻觉?第二反应是不是太想见美男了?第三个反应是有人在拍偶像剧?

当脑海出现这么多可能的时候,她只觉最后一个比较可能!有些生气,竟然未经允许的,就将她家作为前景采用了!而且还随意的就将花瓣洒在了地上,这么破坏她家的环境,顿时,让她怒火又上涨了一个温度。

怒气冲冲的走向那个美少年,没有丝毫怜惜的踩着脚下的玫瑰花瓣,一下又一下,刚刚还娇艳的花瓣,经过她的摧残,立马失去了生机,枯萎掉了。

夏浅诺面无表情的走到他面前,一把抢过他手中的玫瑰花,一霎那,细碎的花瓣在空中飘零了起来,芳香的气息直扑夏浅诺的鼻尖,却未能熄灭她内心的怒火,反而大声的说道:“喂!你们做什么呢!选场景也要经过我的允许吧!哪有你们这么擅自决定的!”

夏浅诺把所有的怒火,统统都发泄到了这个陌生少年身上,像是免疫了一般,对他精致的面容毫无感觉,反而因这件事,对面前的美少年有了不好的印象。

“亲爱的小姐,你难道不满意么?”

苏翎亦没有因她的生气,而是绅士的解决着夏浅诺的不满,作为一个绅士就应该逆来顺受,承受各种不满与无礼的对待,不责怪也不恼火,还要从容,而他这一面只对女生才会展现,尤其是面前漂亮的女生。

“当然不满意,你们拍偶像剧选我家做背景,为什么不和我商量一下?”

夏浅诺见他被自己劈头盖脸的说了顿,态度还挺不错,语气稍稍温和了些,没有了刚才的盛气凌人,却还是那么不饶人,凶神恶煞的,搞得苏翎亦像是十恶不赦的人一般。

“这位亲爱的小姐,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苏翎亦依旧面容和蔼,语气柔和的说着,没有一丝的不妥,话也尽显他的礼貌,不像是出自平民家的子女,倒像是贵族界的少爷,这一点夏浅诺很明显的感受到了,却没有改掉一丝一毫她的态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