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血煞之爱情流星雨

第七章:上

血煞之爱情流星雨 康誉琼 1214 2016-08-26 01:32:02

  美男子姽婳一笑:“我仰慕貙貚帝,故以‘貙貚’做名!貙貚帝,又没有下令,禁止天下百姓,以‘貙’字、‘貚’字取名。”似乎不愿意纠结于名字的问题,满面坏笑道:“未曾想正为屋顶瓦片被吹掉了而没钱修的朱贤妃,若此慷慨大方,一出手便是一条珍珠项链……”

朱宓暗暗后悔,谁让她一见眼前这位叫“叶貙貚”的美男子便心猿意马了呢?当他的胞妹贝贝出现时,更是莫名其妙地把珍珠项链“进贡”了——简直是未经大脑的冲动决策……

美男子腹中暗笑道:“你是‘俗身凡胎’,有些‘鬼使神差’之举,合情合理!谁让你碰上了贝贝呢?她是天罗帝国之缔造者,只要她淡淡一笑,天下苍生,无不对其俯首称臣……”

朱宓哪晓贝贝便是貙貚天童——天罗帝国的貙貚帝?她压根没敢去“胡思乱想”……

若贝贝乃天罗帝国之缔造者——貙貚帝,试问:“叶貙貚”又是谁?答案:貙貚帝!

叶貙貚便是贝贝,贝贝便是叶貙貚——他们是同一神尊,两面化身。

三界圣帝之幼子——貙貚天童,未知出于何故,始终以六、七岁女童的模样,纵横三界。

叶貙貚——貙貚天童的另一面化身——三界之中,鲜有目睹其真颜者。

朱宓昂首不屑道:“不就一条珍珠项链吗?本宫不在乎!我家屋顶漏水的事,毋须你管!”

叶貙貚又给了她销魂一笑:“嗯,你家各种各样的窘况及没钱补修之事,我确实不想管!”

未睬朱宓“愤怒”的表情,转首望着谭玲道:“你的事情,我管定了,区区昏君,莫怕!”

叶貙貚目不转睛地直瞅朱宓:“甄士道的女儿啊……了不起的朱贤妃!嘿嘿……”

朱宓全神贯注地凝望琼树,完全没有搭理他嘲笑的视线跟讥讽的语言。“琼花凋了一地!”

谭玲微眯双眼,凝望叶貙貚的神情,明显喜欢至极,但又透出淡淡地哀愁。冷不防一根手指伸向其粉颊。“叶……叶公子,你……你做甚么?男女授受不亲!你若此……有辱斯文!”

叶貙貚右手五根手指,梳弄谭玲的漆黑柔滑的鬓丝,轻柔的指尖,抚上耳轮,使其不自觉地红了脸。“相信我,甄士道品行尚可,但性格懦弱,他帮不了你。身为当朝贤妃,朱宓在没有侍女随行之下,擅自出宫,留步外廷……唉……即便昏君允许她擅自行事,即便图书馆馆长是她亲爹,但都突显了一个问题:朱贤妃,最简单的处世常识跟自保手段都不懂……”

朱宓托住粉颊,睇着满地琼花,眼角余光尽收叶貙貚对谭玲的言行举止,胸口又堵又闷。

叶貙貚与谭玲稍稍拉开彼此距离之际,指尖沾着一片琼花,温柔一笑道:“继续做你该做的工作……去我家住,地址是城外碧珞湖畔的‘藏娇园’,你的薪酬,多给一点,月薪十两银子!”伸手捂住她圆张的樱唇:“但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每天下班后,帮我校对一些文章!”

谭玲点了点头,待他的手拿开后便道:“帮你校对文章,没问题,但由你替朝廷发薪便有点……说不过去了!”该死,天下第一高手,为甚么在他面前温顺如小绵羊?噢,小绵羊!

朱宓心中五味杂陈,深情错综万千。但原已震惊至极的她,此时更颤抖不已。“简直无耻之极!淫贼!流氓!”是的,该死的叶貙貚竟当着她的面,吻住了谭玲鲜艳欲滴的樱唇……

当谭玲晕晕乎乎醒转时,当朱宓从“羡慕嫉妒恨”中清醒时,叶貙貚早已扬长而去……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