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我的爱情有黑色

3

我的爱情有黑色 打架 2974 2016-08-16 16:46:17

  在这充满鸡腿与圣代的世界里,有饭要使劲吃,有朋友要大家羞辱自尊。反正病假请了也请了,最后再休息一天也没有关系。微低着头,沉静了一会儿,突然好象感应到什么似的抬头,往餐厅里看,居然看到我们敬爱的学生会主席,潘某携带一名学生妹,在里面,窃窃爱语!阿?不会吧?算算现在可是化学实验的时间耶?那他和那个,看样子不是本校的学生妹,在干嘛?翘课哦?

  不会吧!潘成恩也玩翘课?林梦夕刚想躲,不对啊!突然又想到,他学生会主席带头翘课,那自己小小课代表按部就班有什么问题啊?正想到这里,林梦夕突然底气十足,也好奇,他和那个学生妹是什么关系?情侣?

  一向有天线宝宝之称的林梦夕,鬼魅似的靠近潘成恩,学生妹眨巴着,含情脉脉的美目,秀指一指,“成恩,你朋友啊?”

  潘成恩咽下嘴里的食物,回头一看,吓了一跳,“你干嘛啊你!”

  同样被潘成恩吓一跳的林梦夕,拍拍胸脯,镇定了一下狂乱的心!“哦,我才要问你干吗勒!吓死人了!她是不是你女朋友啊!”

  “真是奇怪啊,她是我表!对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啊,你的样子,是逃课吧!”莫名其妙的让潘成恩有种,被林梦夕捉奸在床的感觉!

  “什么叫我的样子就是逃课,我本来就在逃课啊!”林梦夕象是在发表什么宣言似的!

  “哦,那你还觉得很应该是吧?你小心我把你的操勤分扣完!”

  “我当然觉得很应该,学生会主席带头逃课,我只是来作个捧场的啊!”林梦夕一脸,你被我逮到了吧的表情!

  “切!我拜拖你好不好!今天我表妹生病啊,我陪她去打针啊,所以我是有假条的,”说完还很有证据的,抬起学生妹的右手给林梦夕看。

  林梦夕定睛一看,果然在学生妹的手背上看到,止血的纸胶带!错愕的表情,让学生妹很欣赏!“表哥,你朋友满可爱的嘛,叫什么名字啊?”

  “我怎么知道,可能叫男人婆吧!”潘成恩自以为是的认为。

  “什么,我叫男人婆,我告诉你姓潘的,我林梦夕,可是贤良淑德,美女中的美女,西施中的西施啊!你这个三脚猫的瘪三怎么懂欣赏呢?”

  学生妹噗嗤一声笑出来!“我的成恩表哥是三脚猫的瘪三?呵呵,太绝了!”

  “切,我懒的和你这个白痴说!雅如,你头还晕不晕啊?吃饱没?要不要吃点甜点之类的?”潘成恩的温柔,突然让林梦夕有点闹心。

  “吃饱了,不用,表哥我们走吧!”

  “恩,好吧,你小心点!”潘成恩扶着有点站不稳的学生妹。那架势还真是碍林梦夕的眼,。

  “哦,对了,那个林梦夕,你应该不会真的希望,你的操勤分,真的被我扣完吧!”潘成恩搔搔自己的眉心说。

  “当然是——不想啊!”

  “那很好,有前途,如果你帮我们付饭钱的话,就更有前途了!”

  “什么?我神经病啊,给你付饭钱,我钱多,”说完,林梦夕掉转头就走!

  “看见没有看见没有,表妹,这就是传说中的小气鬼!”奸计没有得逞的潘成恩,在后面哇哇大叫。

  “表哥好拉,我们走吧,我好累!”学生妹貌似摇摇欲坠!

  虽然还想和林梦夕斗上几句,但表妹,潘成恩扶着表妹,回头看林梦夕往哪里走,看能不能猜出她要去哪里。

  林梦夕一回到学校,就迫不及待的,和罗小雅滔滔不绝的讲述她今天的所见所闻!“你知道吗,老罗,我就这么看见潘成恩耶,就在我面前和她女朋友,上演着罗曼的克,好热情四射!”

  “哦,罗曼的克?哦,那很浪漫哦,那他们有没有限制级的镜头啊?”罗小雅一脸憧憬!

  “有啊,怎么没有啊,他们还有肌肤之亲呢!”

  “肌肤之亲?不会吧,你跟人家上了旅馆哦,还偷窥啊!”罗小雅惋惜道!哎呀,我家夕夕变的这么没有道德观念呢?

  “什么啊,我什么,好好,不是你想的那种,是扶一下拉,那个女的是他表妹拉,生了病站不稳拉!”林梦夕看自己的形象,在好友的眼睛里好象变的有点渺小,赶紧澄清!

  “哦!”罗小雅意味深长的在想。

  “算了,不相信算了,我要回家了,你一个人若有所思好了!”说完,林梦夕收收书包,就走了。

  晚上,吃饭,林梦夕完全不在状态,忍了很久,才忍出一句,“妈妈,你还记得上次冲到我们家来,指着我鼻子骂的那个潘成恩吗?”

  “小恩哪!记得啊,怎么不记得啊,小恩今天还和我问好呢!怎么了,你们又吵架了?”林妈妈一边给自己夹菜一边问。

  “没有拉, 我只是想问问,那个他是不是有个很漂亮的很漂亮的表妹啊?”

  “表妹?这妈妈怎么知道,怎么了,你平时都不是喜欢提小恩的事的,怎么今天问这么详细啊?”

  “没有拉,问问!”闻言,林梦夕不由的脸一红。

  这脸红,很容易就被细心的林妈妈捕捉到了,想问,却又不知道从哪里问起。

  晚饭后,林梦夕坐在沙发上,居然看起了,她一向最讨厌的日本电影。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看到10点,然后被林妈妈赶回卧室睡觉。

  第二天,潘成恩还是没有到学校上课,林梦夕有些坐不住了,用了半个月零花钱的贿赂,才跟简华要来了潘成恩现在家的住址。

林梦夕快把潘成恩家的门铃按烂了,潘成恩才把门打开,一打开就嚷嚷,“谁啊,谁啊,大白天的,”

俩人四目交接,同时别开脸,潘成恩有点脸红,因为他现在全身上下,就围了条浴巾。他关上门,片刻以后,再次开门。林梦夕假意咳嗽了几声,才进去。

“你来我家干嘛?”

林梦夕打量着潘成恩的家,发现那个什么表妹好像没有在,“哦,我来看你表妹啊,她生病了,我很担心她。”

“看我表妹,她早就回家里了,”随即,潘成恩觉得不对,“看我表妹,你又不是她朋友?”

“哦,同胞之间也要关怀嘛,呵呵,你不懂的!”一听到那个女孩子没有住在潘成恩家了,林梦夕心里莫名的开心了起来,她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要介意那个女孩子。

潘成恩让林梦夕随便坐,自己则打算倒杯水给林梦夕的。

林梦夕环顾四周,坐在沙发上,看到桌上有张照片,随手拿起来看了看,然后头就绿了,潘成恩把水杯放在林梦夕面前,告诉林梦夕,这相框里的小孩就是他小时候。

“你确定!”林梦夕在隐忍她柔道小宇宙的爆发。可不是么,就是这个小男孩,在数年前,抢走自己的棒棒糖逃跑。今天居然还有脸,在相框里咧着,没有门牙的嘴巴,冲她厚颜无耻的笑。

等待潘成恩说了是以后,双手一用力,就掰断了相框。看的潘成恩触目惊心的。

林梦夕咻的纵起来,对着潘成恩说,“来吧,就让我们来一场正义与邪恶的战斗吧。”

一个凳子被林梦夕踢向潘成恩,潘成恩伸手用力的接住,扔掉,林梦夕冲到潘成恩面前,抓住潘成恩,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衣袖,一个猛烈的过肩摔,潘成恩的后背和地面摩擦,发出的巨响,潘成恩倒在地上,痛的起不来。林梦夕骑在潘成恩身上,对着潘成恩的脸,一记左勾拳,一记右勾拳,

一连挨了三拳,潘成恩发现林梦夕的不对头,牢牢的握住林梦夕的双手腕,“你干嘛啊你!”

“你放开我,你这个贪吃鬼,我要打死你!”

潘成恩拉着林梦夕起来,但并没有放开林梦夕,“我贪吃,你有没有搞错,我就是打几个你翘课的小报告,我就是王八蛋了?”

“你还装,你还装!”手被拉住了,不代表脚就不能踢。

潘成恩边避开林梦夕的脚攻,边问,“哎呀,你到底怎么了嘛。”

林梦夕也不知道从那里来的力气,居然挣扎开了潘成恩的手,“你都不知道,我为了那根蓝莓棒棒糖,在那里哭了多久,心里多难过。”

听林梦夕七七八八的说,潘成恩也七七八八的在脑海里搜寻,有关于哭泣和棒棒糖的概念。终于,一个小小人影,拿着棒棒糖一蹦一跳的,出现在了潘成恩的脑海角落里。

潘成恩若有所思的抚摸着,他光洁的下巴,“哦,原来,你是那个被我骗棒棒糖的小女孩。,”

倏的,林梦夕站起来,把脸上的伤心一抹,对着潘成恩阴冷的笑,“我是不会放过你的。”然后头也不回的走掉,

潘成恩最后也只有对着,被林梦夕甩上的门,发表意见,“一根蓝莓棒棒糖, 至于闹出人命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