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明月天风

十四,池千秋

明月天风 山林虎啸 2476 2015-11-18 11:49:20

  十四 , 池千秋

三日后,虎山府往北的官道之上,马蹄声声声不绝,路上行人老远就能闻得,纷纷望去。只见一个少年鲜衣怒马一闪而过。正是莫帅骑着一匹高头大马,怀中黑皇安卧,向北方疾驰。

莫帅看着怀中的黑皇,好气又好笑。原因无它,胯下马儿为虎山府城主所赠,乃是良驹。如今这一路疾驰,都是拜黑皇所赐。自打出了虎山府城门,还未把告别的话儿说完,黑皇就一声低吼,惊的城门口人仰马翻,大大小小的骡子驴子以及护城军的马儿都吓的噤若寒蝉,胯下的马儿倒是站的安稳,但随即就撒开四蹄向北狂奔而去,莫帅回头只来得及看见城门口一片慌乱以及李婉钰掩口惊呼的小脸。

莫帅对着怀中卧的安稳的黑皇笑骂道:“也不知你是怎么想的,明明在城中安稳了这许多天,怎么要离开了反而惊吓他们,亏的别人好酒好肉的招待与你。婉钰小姐要留你,你不愿意我能理解。可这胯下马儿,你让它一直这么跑下去我们还要不要中途休息了,皇城可远,这马儿跑不到一半肯定要累死。到时难不成要我步行前往?”

黑皇也不回应,只是低吼一声,胯下马儿更疾。莫帅见此情形,虽不知为何,但事出必有因,摸了摸怀中书信,紧了紧背上包裹,俯在马背上再不多言,转眼间,一人一马已消失在官道尽头。

半日后,莫帅已向北疾驰三百余里,胯下马儿已显出疲惫之态,速度也降了下来,行至一处,健马前蹄往下一跪,翻倒在路旁。莫帅早在马儿倒地之前已抱着黑皇纵身而下,回头望去,马匹口泛白沫,已经脱力而亡。

莫帅叹气道:“这下完了,地图显示离最近的城池少说还有二百余里地,没了马儿,我们只能步行了。”

黑皇从莫帅怀中一跃而下,回头看了莫帅一眼。向前急奔,莫帅只得发力跟上。

此时已到中午,秋日在上,虽不及夏日那般猛烈,但也无人愿意顶着日头赶路,官道上见不到行人的身影,一人一兽向前奔了十余里,黑皇忽然向道旁一片密林钻去,莫帅紧随其后没入林中。

林中树木参天,正午时分却阴凉无比。黑皇钻入林中腹地,在一棵大树前停了下来,莫帅随即住步,还未开口,就听得有人声传来:“我就知道这不是普通妖兽,普通妖兽那能有如此强大的灵觉,竟然在虎山府城门口就感觉到了我的存在。那一声低吼颇有百兽之王的风采。仔细算来,竟然有凝丹境的修为。还有这小子,竟能以凡人之躯感觉到我的探查,也是有趣的很。”

莫帅回头望去,只见从自己来的方向一个身影缓步而出。仔细看去,一个年约四十的中年人,面相猥琐,颌下一把山羊须。身穿褐色道袍,手中一柄拂尘,肩头趴着一只金黄色的老鼠,正在向自己看来。

莫帅随即明白了黑皇这一路的反常之举,厉声问道:“你是何人,跟着我意欲何为?”

中年人猥琐的笑了:“贫道池千秋,忝为灵兽宗三长老。小朋友你别怕,把你怀中的小猫献给贫道,贫道包你一辈子生活无忧,金银不断,绫罗绸缎任你穿,貌美女子任你挑,你看如何?”

莫帅抱紧了怀中黑皇,决然道:“看你面貌,县城里给人算命骗钱的道士都要比你正派许多,想夺黑皇,绝不可能!”

道士面上脸色变了:“面貌?你跟我提面貌?我长成这样是我的错吗?二师姐嫌我丑不嫁我,我认了,如今你个凡俗小子也敢嘲笑与我。当初在城里,人多眼杂不好办事。既然给你好处你不要,看我怎么收拾你,金睛,动手。”

话音刚落,道士肩头的金鼠就跃到林间,身形如充气一般迅速膨胀,转眼间就涨到了野猪大小,之后便向莫帅身前逼近。

莫帅怀中的黑皇此时见得如此情形,身形也急剧增大,在林中化为山中猛虎一般的身形与金鼠对峙,不多时两兽便斗在了一起。

两兽对上,交锋片刻,黑皇明显不敌,那金鼠也不知是何等妖兽,黑皇爪击,撕咬都无法伤其半分毫毛,反而是那金鼠不时偷出一爪,竟能抓下黑皇不少毛发,伤口处隐见血迹。不多时两兽在林中斗的树断草折,土块飞溅。莫帅在一旁看的焦急,却无法可施。

这时道士在旁开口:“我这金睛可是相当于合体期修士,若不是怕重伤了你的这个小东西,早就将它击毙。你若是心疼它,就叫它早些投降,也好少受些苦头。放心,贫道不打算伤它性命,只想抓来研究研究,放些兽血炼药而已。”

莫帅担心黑皇有难,心中尚在犹豫,黑皇在厮斗中却是听的仔细,林中顿时一声咆哮传出,金鼠当即楞在原地,连站在黑皇对面的猥琐道士都不禁身形一晃。

黑皇跃回莫帅身旁,叼住发愣中的莫帅腰带就往林中钻去。

那池千秋冷不丁被黑皇咆哮一吼楞了片刻。回过神来很猥琐的抖了一下,竟然大喜:“惊魂,竟然是惊魂,这可是个宝贝啊。金睛,快追。”回过神来的金鼠闻言,一道金光闪过,向着黑皇逃走的方向追了下去。

却说黑皇叼着莫帅腰带往林中逃窜,一纵一跃间便可行出七八丈远。若不是林中树木密集,怕可更疾。莫帅被叼在黑皇口中晃晃悠悠好不难受,但大敌在后,也不敢叫黑皇放下自己。回头望去,只见一道金影在远远的林间闪烁,那金鼠已然追了上来。只得叫道:“黑皇,那金毛老鼠追上来了,你还能再快些吗?”

黑皇闻言也是憋屈的很。那金鼠虽比全盛期的自己差了不是一分半分,可它才涅槃一月有余,充其量只算个人类凝丹期修士。如今正面对上,只得逃窜,若是自己全盛期,还不轻松拍死。现下速度已是极限,再不能加快半分。

眼看着金鼠越追越近,就要追上,黑皇只得放慢脚步,在林中放下莫帅。

莫帅对着黑皇急道:“你快跑,别管我。那道士要的是你,我被他抓到也不会怎样,但你要被抓到按他的说法,是要拿你炼丹的,快跑!”

黑皇闻言,眼露犹豫之色,但随即眼神变的坚定,立于莫帅身旁再不做声。

这时道士的声音远远传来:“小东西,你敢跑我就把这小子扒皮抽筋,大卸八块,到时再追你也不迟。我灵兽宗别的不敢说,要论追踪妖兽,你个凝丹期的小东西还能跑到哪去?”

话音落下,池千秋已到近前。猥琐的面上满是得意之色:“居然是个可惊魂的妖兽,大出贫道意料之外啊。如此幼小就能令贫道都吃了个暗亏,若是抓了好好培育一番,这天下十有八九的地方都可去得。哈哈。”

黑皇既然打定主意不再逃跑,将身形变小之后便又攀到了莫帅怀中。

莫帅看着黑皇刚才与金鼠一阵厮斗,身上伤口遍布,眼中疲惫之色甚浓,心中疼惜不已。想来刚才一声嘶吼,费了不少力气。如今池千秋既然放下话来,更是逃之无路。此处又是密林之中,正是杀人灭口绝佳之地。当下抱着必死之心,抽出包袱中长刀,恨恨的向道士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