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穿越之炮灰养成记

2.本文背景

穿越之炮灰养成记 冰兰若璇 3009 2016-08-12 20:14:09

  由于凤凝兮临行前大病了一场,札木汗怕耽误了约定的时限,又心疼小女儿,便让其他三位郡主先行去大胤朝的都城京都,等凤凝兮病好后,再送去汇合。

可漪岚国自然不可能这么容易便让草原与大胤王朝联合起来,于是便来了个釜底抽薪的办法。中途劫杀凤凝兮公主,再由本国的细作假扮公主,进入皇宫后,借以向漪岚国传递情报。

于是,这天下午,细作便成功的掉包,假装公主不慎坠马受伤,演了一出狸猫换太子的把戏。

可是,这个倒霉的细作,或许是命该绝,演的太真了,竟正过程中自己不慎坠马身亡,让这个身体换了主人。

“主子本是漪岚国右丞相的庶女,为了本国安危,自愿以身犯险……”

“什么自愿以身犯险,多半是找些机敏又不得宠的的庶女吧,否则哪个父母愿意自家的女儿去涉险?”凤凝兮心中嘲讽。

“……但临行前体内被种下了毒蛊,一定时间大皇子便会派人送来一颗解药,大概可以支持半年时间,主子您若离开了,不出半年,便会毒发身亡的。”

青萝的一番话,让凤凝兮彻底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身体里有慢性毒药?!尼玛,这是什么破剧情?!她认真思索,不记得原著中有这个桥段,不过也是,原著中,这个草原公主凤凝兮只是一个配的不能再配的角色,本就少得可怜的出场戏份也只是为女主当垫脚石的,作者怎么会浪费笔墨去详写她的人生?!

现在逃也是死,不逃也是死……凤凝兮不禁抓狂。

思索良久,她长叹,如今只得先进宫,走一步看一步了!

想到这里,她倒是也不急了,又向青萝询问了些这位草原公主的的事,毕竟,作为冒充者来说,这些都必须做到心中有数。

与此同时,景都皇宫中,夜幕低垂,月色戚戚,皇上的养心殿中,却是灯火通明。

楚桓放下手中的笔,以手扶额,揉了揉眉心,唤道:“小顺子,几更了?”

“回皇上的话,已经二更了,”一个清秀的太监低眉顺眼道,“敬事房的人已经在外面候着了,问皇上今儿个翻哪位娘娘的牌子。”

楚桓眉头皱的更深了,他抬起头来,这是一张很好看的脸,剑眉斜飞入鬓,一双狐狸眼微微眯起,清俊精致的五官掩映着融融的红烛中,犀利中竟显出一丝阴霾。

“今晚朕就在养心殿。”楚桓的声音清清冷冷,不带一丝起伏。

“皇上,”崇顺的脸立时苦了起来,“您已经快一个月没有入后宫了……”

“语芙还好吗?”楚桓不答反问,他的眼神空蒙,仿佛在凝视什么,又仿佛什么也没有看。

“语芙姑娘无恙,安王爷昨儿个还说,语芙姑娘甚是思念陛下……”

楚桓长叹不语,眼神却更加模糊:“太皇太后那边,可有什么动静?”

当今弘祐太皇太后是个心计颇深的人,临朝制政多年,现在虽被楚桓撤了实权,但一直心思未死,是个不得不防的人。

“据长信宫的人说,太皇太后一直深居简出,并无异样,但……” 崇顺看了看左右,确定无人之后,才低声道,“太皇太后近日急召大理寺少卿厉大人,在安排熙雯小姐七日后进宫选秀之事。”

厉夕雯是太皇太后侄孙女,他的表妹,楚桓幼时曾见过一次,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象。按照大胤王朝的规矩,每三年便会安排十三到十七岁的女子进宫选秀,可如果他没有记错,太皇太后娘家并无适龄女子,这厉夕雯今年也已经十八岁,太皇太后如此的安排,无非是想在他的后宫培养自己的势力,楚桓皱眉:“小顺子,这次选秀,皇后安排的怎么样了?”

“皇后娘娘已经全都安排妥当,各地的家人子,也都已经到景都了,”崇顺换了口气,“其中还有名动江南的才女林卿雅。”

楚桓的神色明显一震,这林卿雅是苏州太守的嫡女,今年刚满十六,据说长得国色倾城,且文思斐然,被誉为江南第一才女。

林卿雅……楚桓的手指,在龙案上轻扣,他有自己的思量,如今他的皇位逐渐巩固,从前拥护他登基的外戚权臣的势力却愈发强大,这是他登基一来的第一次选秀,他特地交代应选的家人子可不论出身,意在多选些家世微寒的女子进宫,以防止外戚专权的情况。

这个林卿雅是个才女,如果再聪明些,倒是可以善加利用……

崇顺接着道:“草原蒙族的几位公主,也陆续抵达景都了。”

楚桓的眉头,又皱了起来。草原王札木汗一直是个见风使舵的人,在大胤与漪岚国之间摇摆不定,如今竟然主动提出和亲,虽然猜不透居心,却不得不防。他忽然产生了浓厚了兴趣,札木汗这个老狐狸,究竟想玩什么把戏?

楚桓眯起一双狐狸眼,他自己都没有发觉,自己的嘴角上扬,挽起了个玩味的笑容。

一连几天相安无事,由于离京城越来越近,凤凝兮一行车队的行程也逐渐缓了下来

白天凤凝兮便以水土不服为由,呆在车里看书想剧情,盘算着下一步的计划,连自己的侍卫也很少能见到她,她生怕一个不慎,露出马脚,毕竟,人家穿越,就算是被人发现,至少这幅皮囊也是人家原主的,不像她,穿到一个女细作身体里,在不谨小慎微些,恐怕不到宫中,她就会被炮灰掉了吧。

这天,距离大胤朝的京城景都只剩下不到三十里的路程,马队戛然停下。

“怎么了?”凤凝兮一惊,忙叫来青萝,问清事情缘由。

“主子,大胤的骠骑将军出城来迎接了。”

凤凝兮皱眉,怎么这么快就见到这个人了呢?

在原文中,这个骠骑将军董怀亦可是个第一男配般的存在,性格沉稳,温润如玉,是大胤朝的第一武将,为楚桓的江山,立下了赫赫战功。

而按照言情狗血剧中女主万人迷的法则,这般天下一等一的好男人,自然是要笼罩在女主光辉之下了。

于是,董怀亦一生钟情于女主林卿雅却不可得,最后为了保护林卿雅,在心爱之人的怀里阖然长逝,并对她许下了来生的承诺。

今生受尽情殇之苦还执迷不悟,非要把自己的来生也搭进去,凤凝兮不禁嘀咕:这种人不是情种,而是脑袋里少了一根筋!

但是,鉴于原文作者将男主皇上的形象写的太完美,邪魅腹黑霸道专情,这个可怜的董大将军之死,并没有换取她多少留念与眼泪。

可是如今,凤凝兮忽然对这个人,产生了浓浓的兴趣。

有女婢替凤凝兮挑开帷幔,在青萝的搀扶下,她走出了马车。

这是景都的城郊,此时正值开春,四周树木茂盛,一派的郁郁葱葱,夏暮兮看见不远处一支军队伴着马车,训练有素,一字排开,为首一匹白马,一个年轻的将军端坐马上,远远看不清相貌,却仍可感觉到威风凛凛的气势。

只见这个将军提马向前,在离凤凝兮还有五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抱拳行礼:“前面可是草原公主殿下?”

声音有些低沉,却是别样的好听。

凤凝兮抬头,眼前的董怀亦也就二十多岁,眉目英俊,威风凛凛,一看便是久经沙场的战将。

凤凝兮想着有关这骠骑将军的剧情,怔怔出神,董怀亦蹙了蹙眉,又重复问了一遍,看她还是没有什么反应,可急坏了身边的青萝,忙暗中捅捅凤凝兮,她才如梦初醒,抱拳行礼,忽然觉得不对,动作做了一半便僵了下来,忙又福了福身,勉强笑道:“妾夏凝兮,见过将军。”

她低垂眉目,一副乖觉的样子,心中却有一千只神兽在狂奔,尼玛,古代的人真是累啊,行个礼都这么复杂,看来她得抽空练练才行,省得以后心急时候又出了差错。

董怀亦目光一闪,却似乎并没有疑心什么,只是淡淡道:“我奉陛下旨意来此接公主入宫,公主请吧!”

“如此,有劳将军了。”凤凝兮又行了个礼,带着青萝,向董怀亦带着的马车走去。

很显然,这骠骑将军名义上是来迎接草原公主,实际上是阻止草原送亲队伍进京的,楚桓担心队伍中混入刺客细作之类的人,于是命董怀亦亲自去迎接凤凝兮。

将上马车时,凤凝兮最后望了一眼草原的车队,董怀亦正在对为首的侍卫说着什么,她轻叹了口气,心中忽然生出淡淡的惆怅来。

终是要入宫了,她知道等待着自己的是什么,无尽的宫斗,无休止的争宠,她是异族公主,根本无法明哲保身,更别提自己还有一个细作的身份了。

好在自己开了金手指,对剧情大致了解,且作为一个称职的编辑,她对当下炙手可热的宫斗戏份有所了解,姑且可以规避些风险。

她不禁有些庆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