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花开几时又何妨

06 少年

花开几时又何妨 挖坑埋妹 3203 2015-10-31 16:42:56

  提笔写下最后一个字,清羽挺起上半身稍微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腰部,只听得喀拉拉几声清脆声响起,抬头后仰舒适地叹了一声,一阵清风吹进来,带来满室清新的草木香气,闻着就让人神清气爽。

  清羽享受了一阵,揉揉酸疼的手腕,终于从书桌前站起身在这方寸之地来回行走活动了半天,嘴里淡得不像话,正嘀咕着呢就见紧闭的大门终于打开,熟悉的身影迈步走进来,手上还捧着几个红红绿绿的果子。清羽眼睛一亮,赶紧扑上去就要拿,绛红手一抬,眉毛

往斜里挑了挑:“心经抄完了?”

  清羽跳起身去够果子,跳了几次仍是够不到,听他这么问赶紧答:“抄完了抄完了,给我给我嘛!”

  绛红空出一只手捏捏她的脸:“好乖。”移到她唇边的手指间出现一个小小的果子,顺手给她塞了进去,清羽吧嗒了一下小嘴,香舌轻轻一卷,小果子便软软地融化了,清清甜甜的滋味瞬间弥漫了整个口腔,不由眼睛眯出幸福的笑意,刚吞下去又抬高了手去够果子

,绛红此番也不再逗她,只把手里的果子都放到了桌上低头去检查她刚抄完的心经。

  “小木头,你的心乱了么?看看收尾这几句,笔迹潦草得简直不像话,跟你前面的比起来也太……”绛红话还没说完就被蹦跶到身边的清羽抱住手臂打断了:“哎呀,人家好不容易终于抄到最后了难免心急了一点嘛~激动了一点点~别介意别介意~~”

  绛红无语半晌,终是认命,挥手让她自在去吃果子,然后监督她打坐调息,又指点了一回仙法修习,眨眼间便到了习惯性午睡的午时,二人都有些困意,虽然清羽口中说打地铺,然而绛红也不可能真让她打地铺,只把自己的床让给了她,自己出了屋子到外边的梧桐

树枝上睡下了。

  规律的日子过得平淡无奇,这日清羽才想起来问了一句:“现在是第几天了都?一直在屋子里呆着我都不知道时辰了。”

  一直安静在屋内一角打坐调息的绛红双眸轻合,闻言只是轻挑了一下唇角,清清冷冷地道:“还早着,没到他离开的时候。”

  清羽哦了一声,转头继续安静地看书去了,半晌后又问了一次:“那到底是第几天了啊?”

  “如果你想继续被逮住的话,现在也可以离开这了。”

  清羽想了一遭此番可能性,赶紧摇摇头,专心看书去了,半日后见他还在安静打坐也是无聊,随手在书桌上翻了一番,倒是找出他之前写的几张字帖,但见字体规整,笔锋凌厉,偏偏构造方正,又透着一股内敛的浑厚,真真是字如其人,越看越有意趣,清羽琢磨了

一会,干脆也拿出纸笔来,沾了墨仔细地看了一遭,试着临摹起来。

  专心写了半页后,耳边忽然响起一个忍笑的声音:“你的性子可写不好这种笔锋。”

  清羽平白被唬了一跳,小心脏正跳得迅猛,握着笔的手仍颤个不停,好半天才算缓过来。只见绛红拍了一下她的头气笑道:“你的胆子怎么还是这么小,随随便便总被吓,功夫是白练了几十年不成?眼观四路耳听八方是基本功好吧?”

  清羽鼓着腮帮子气鼓鼓反驳:“明明是你走路都没有声音的!”

  “我方才可是特地把脚步放重了。”绛红睨了她一眼,眼神分明在说“没想到你还是被吓到了,简直差劲”。

  “我……哼!我一心不能二用的,这叫专心致志!是好事!”见绛红还在仔细看她的字帖不由大窘,赶紧俯身上去挡着:“不许看不许看!”

  绛红哈哈大笑,随意在她身旁坐下,嘚瑟地靠着桌子瞄着她道:“早看完了,写得倒是像模像样,只是你的性子太柔,笔锋自是没有气势的,不可强求的哪。”

  闻言,清羽更是窘迫,埋头忍了一会仍听他嘚瑟的笑声在继续,羞着羞着就怒了,不由恶向胆边生,忽而起身去推搡他,口中一边大叫着“不准笑不准笑”一边愣是把他推落在地,自己被他使坏绊了一下也跟着狼狈倒地滚了两下,绛红更是笑得厉害,赶紧拉了她一

把稳住身形,见她还在抓狂的状态只能稍微忍了笑意,手掌用力揉乱她的发心:“好啦好啦,知道你关了这么久很无聊,晚上等夜深了带你去个好地方玩玩啊,乖。”

  听到有好玩的地方清羽双眼顿时一亮,狂躁的动作瞬间收敛起来,眨巴眨巴着眼睛看他:“终于能出去了吗?去哪呢!”

  一见她这不争气的样子绛红瞬间又忍不住大笑:“等你去了不就知道了?”想想又补了一句:“那里灵气充沛,方便修行,你的修为这么低,去那里修炼倒也事半功倍。”

  时间在期待里越走越慢,清羽盼着日落,盼着月升,再盼着月上中天,脖子都快等长了,好不容易等得万籁俱寂,一片月白暗云纹的衣角悄然在窗外垂下,熟悉的声音带着笑意道:“好了,出来吧。我带你去逛逛。”

  清羽欢呼一声,兴奋地拉开屋门踏了出去,眼前是一层白色光华流转的结界,依着绛红以往教她的法诀默念了一遍提步轻松地出了结界。

  今夜月朗星稀,微风徐徐,倒是一派好天气。

  少年高坐梧桐树顶,长长的衣裾垂落叶间,月光洒落下来,倒似为他周身渡上一层华光,气质清冷恍若谪仙,隐隐不可直视。此时听得动静,姣美的脸转过来,弯了嘴角,又带出一抹柔情来,见她提着裙角奔来笑意更深,手掌伸向她,她倒是毫不犹豫地握上了,嘴

里还咋咋呼呼地道:“今晚咱们到底去哪玩啊?先透露一下呗!”

  绛红捏诀招来一朵云,拉着她站了上来便往东面去,只是忍笑道:“到了不就知道了,瞧把你给猴急的。”

  一路向东,清亮的月光始终柔和的笼罩在底下悄无声息快速飞过的祥云之上,清羽欢喜地坐在柔软的云上,双手后撑摆了个舒适的姿势,双眸微合,享受着扑面而来带着夜间独有清新气味的微风,一旁站立控制着方向的少年低头看了她一眼,尤带着婴儿肥的圆脸上

嘴角高翘,平日里清澈的眸子合起,眉目间尽是最为纯真可爱的笑意,真是让人忍不住想上去捏捏啊。

  于是,他也照着心里最真实的想法这么做了——微微俯身,毫不客气地伸手在她白嫩嫩的小脸上轻轻这么一捏,手感一如既往的华润细腻,带着香香甜甜的气息,而她也随之睁开了黑珍珠一般明亮的眼,其间迅速浮起一层雾气,只是委委屈屈地鼓了腮帮,习惯性地

偏过脸不看他,嘴里郁闷地哼唧几声。绛红无声低笑,放开了手,又轻轻地给她摸了摸捏过的地方做安抚,继续目不斜视地看向前方。

  祥云最终在一片荧光的寂静林中降下,清羽一睁开眼就忍不住哇了一声,身边举手投足间尽是一闪一闪着小光点的萤火虫,周围树木高大,幽深静谧,鼻间草木清新气息弥漫,而且能够很明显地感觉到浑厚充沛的灵气充盈身侧,清羽随便捏了一个诀,本只想试试吸

收一点点灵气而已,未想却猛地涌进一大股灵气,吓得清羽赶紧调息吸收,待片刻后安静下来只觉身体轻盈,舒爽无比,竟然比她那据说灵山第二灵气充沛的小院子好得不是一两点。睁眼后就见绛红揶揄地双眸直视着她,语气愉快:“感觉如何?”

  清羽郁闷地鼓脸:“吓我一跳!”

  绛红拍拍她的小脑袋,嘴角弯起:“走吧。”说着轻柔地拉起她的手就往林子深处走,清羽疑惑:“不是这里吗?还要去哪?”

  “这里只是边缘,有什么好待的,我带你去林子中心,那里才是灵气最为浓郁的好地方。”

  “啊?这里居然只是边缘吗?”光是边缘就灵气充沛得吓她一跳!那所谓的中心得多恐怖?这都什么地方啊!怎么她从没听过师尊师兄们说过一点半点的消息啊?

  任由绛红牵着她带路,清羽也干脆放下好奇心放心大胆地打量周围美景,一路上萤火虫的光点绵延不绝,仿似林间独特的小灯笼,柔和地映出周围一点亮光,不知不觉间面前雾气渐浓,清羽伸手,指尖忽而亮起一点微弱的光芒,忽亮忽暗的,凑近眼前一看却原来是

一只小小的萤火虫正安静地停在指尖,悠闲地散发自身光芒。

  清羽轻轻地咦了一声,随即高兴地笑起:“绛红你看,它们在亲近我呢。”绛红回头正碰上她伸向自己炫耀的指尖,温柔地笑:“因为你身上的气息平和,它们乐意亲近是正常的。”脚下仍不停地带着她往前走,明明已经走进雾气中央,四下里除了浓郁雾气外什么

都看不分明,绛红却毫不犹豫一直往前走,愣是好运没碰过半棵可能被雾气掩藏的树。不知走了多久,面前忽而豁然开朗,一片宽阔平台伸展开,呈大环形的山崖拔地而起,静垂碧绿繁茂的树藤,密密麻麻布满背景山幕,树藤上俱散发着柔和的光芒,照亮此处山谷。离

他们不过十丈远的地方有个三丈宽左右的池子,其上云雾翻涌看不分明,犹如被人遗忘的仙境。而他们此刻正站在唯一的通道上,绛红脸上仍是柔和地笑,清羽早已被眼前奇异的美景吸引,一时忘了言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