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花开几时又何妨

07 当年初遇

花开几时又何妨 挖坑埋妹 3058 2015-10-31 16:42:56

  绛红轻轻摇了一下她的手,清羽反应过来:“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哪?确定无主?我们这样贸然到访什么的不会有麻烦吧?”

  绛红“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手指点点她的小脑袋:“你这脑袋瓜子乱七八糟的都在想些什么呢?我会带你找麻烦?”脚步重新迈开,“走。”

  越靠近池子,越能感觉其间蕴含着的纯净而磅礴的灵气,清羽脸上的表情越显诧异,忍不住抬头看向绛红平和带笑的脸:这家伙从来都神神秘秘的,她以为她自己早已习惯,却不想还是接连被各种惊喜惊到,心下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才算正常的了。

  想他们初遇时,她才五岁,只朦朦胧胧地记得是在天梯旁边捡到了当时看起来一身伤痕累累可怜兮兮的小红鸟,心下不忍,手上仅有的一颗仙丹就这么喂了它,然后避开众人将它抱回了擎央殿后殿里属于她的小床上偷偷摸摸地养着,当时她还住在师尊身边,好在当

时师尊正在闭关炼丹,倒也没发现此事。本来想等它恢复了就让它自己走呢,没想到半月后它的伤好了,清羽也把它放出去了,晚上居然又看见它伤痕累累地躺回她的小床上了,正经唬了她一跳,小小的孩子慌张半刻,手上才拿到的一颗仙丹又再次喂给了它。她三岁成

了师尊的最后一个小徒弟,平日里师尊也颇为疼爱她,一般仙丹灵药绝不吝惜的,怕她年纪小不懂乱吃,故而每半个月才会给她一颗仙丹让她服下帮助修炼提升灵气的,而她居然连着救了好几次小红鸟,等师尊出关时发现她的不对劲时已经有十来颗仙丹进了小红鸟的肚

子,此时的小红鸟与她的感情也好了许多,轻易不肯离开她的身侧,撞上师尊时也不惧不怕,倒是清羽做贼心虚一般赶紧把它抱入怀里,抬头可怜兮兮地看向师尊:“师尊,它很可怜的,我可不可以留下它?”

  师尊默不作声地仔细打量了她怀里的鸟儿一阵,眼里越发惊异,直到清羽可怜兮兮地声音再次响起:“师尊,我可不可以留下它?它很乖很乖的,绝对不会惹麻烦的!留下它嘛好不好?”师尊愣了片刻,扬起一抹了然地微笑,也不说别的:“这是你的缘分,既然它

愿意留下,那么你便好好照顾它吧。”

  清羽当即欢呼一声,喜不自胜地抱着小红鸟扑入师尊的怀抱,犹带着奶香的小脸蛋使劲蹭蹭师尊的脸,欢喜地道谢:“清羽就知道师尊最好最好了!谢谢师尊!”

  师尊把她连带着她怀中的小红鸟抱起来,唇边笑得意味不明:“真是个好运的小丫头,为师为你骄傲。”

  清羽低头兴奋地与小红鸟嘀嘀咕咕的,完全没注意师尊说了什么。后来呢,等她再大一点,七岁后,师尊赐了她一座独立的寝殿,就坐落在万化花园尽头,灵气充沛,实乃修炼好去处。而宽大的院子中还有一棵高大茂盛的梧桐树,将整个院子笼罩在清凉的树荫下,

像是为了配合院中景致一般,就连屋中的家具物什都是用梧桐木打造的,清羽能够明显感觉到绛红的兴奋,具体体现在刚带它入住的时候,它便展翅在寝殿翱翔了一圈,里里外外地都看仔细了,最后满意地立在梧桐树顶,底下仰头急切看着它的小小人儿招手喊它也不下

来。

  晚上,清羽睡得不安稳,从没试过一个人住在空荡荡的寝殿里,心下明白离这里最近的弟子住所都隔了大半个万化花园,心下惶惶间眼见屋外红光一闪而逝,更是把她唬了个不行,刚颤颤地喊了句“绛红”便看见窗户哒的一下被什么吹开了,一道红影迅疾飞进来,

清羽赶紧伸手接住,一边四处看四下黑洞洞的房间一边紧紧地抱着绛红自言自语:“呜呜呜,这里好可怕,我能不能去找师尊……不行不行,师尊说我长大了,不能这么胆小……呜呜呜可是我真的好害怕,不能找师尊的话那我去找师兄可不可以……不,也不可以!一定

会被三师兄取笑的!呜呜呜绛红怎么办,我好害怕啊……”

  绛红从她怀里抬头看了看,什么也没动,只是伸长脖颈蹭了蹭她粉嫩的面颊,这孩子担惊受怕了一晚上,终于还是抱着小红鸟面对着墙壁瑟缩着睡着了,只是睡梦中还抽抽噎噎委屈得不像话,总算第一晚是这么有惊无险地过了。接下来适应了一个多月,小家伙的精

神还是萎靡着的,每天晚上还是得抱着绛红睡觉才能找到一点点安全感的,直到某一天早上,清羽在一个温暖得不像话的怀抱里迷迷糊糊的感受了一会儿,越发觉得不对劲,睁开眼睛揉了一会细看,瞬间被眼前看到的事实吓清醒——她的面前正对着一张脸,嫩生生的,

皮肤白皙细腻,最明显的是额心上那一抹火红色的细长火焰一般的印记,双眸正柔和地合着睡得安稳,几缕长发散乱地覆在侧脸上,带着一种惊心动魄的美,一双修长的手正揽着她的腰放进自己的怀里。

  清羽愣了几秒,终于后知后觉地尖叫出声,手足无措地挣扎几下,挣不开,倒是把少年闹醒了,少年抬手揉了揉眼,一脸无辜地看她:“你怎么啦?”说着张开手就要去抱她,清羽慌乱尖叫挣扎:“你你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床上!啊啊啊绛红!绛红!你把我家绛

红弄哪去了!”

  “绛红?我不就是绛红吗?”少年一脸迷惑,还是伸手去抱住了四处乱动的她,埋脸在她颈侧蹭了蹭,正是平日里绛红习惯蹭的位置,清羽整个人因为他的忽然接近僵成了木头,哪里还有思考的能力,少年等了一会,又蹭了蹭她的脖颈:“清羽,清羽你说句话啊。

  清羽反应了大半天,又被他蹭了一次才算反应过来,话都说不利索了:“你你你……你说你是谁?!”

  “你不认识我了?我是绛红啊!”少年退开脸,抿着唇,略带委屈地看向她,像是在控诉“为什么好好的不认识我了你好残忍”。然后像是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一样收回自己的一只手打量了半天,一脸无辜:“奇怪,我的翅膀呢?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清羽惊愕的睁大眼,这么说他还完全不晓得自己目前的情况??

  “额,那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样子?”清羽总算有点镇定下来,因为面前这个少年一脸的无辜疑惑的样子忍不住让人心软……

  少年打量了自己的手片刻,又收回视线看了看自己拔高的身体,身上取而代之地披着一件红袍,因为刚起床衣襟略有些凌乱,胸口位置衣领间隐隐露出白皙的皮肤……最后惊悚地抬头:“我现在是什么样子?!”

  清羽犹豫了片刻,伸手指向了梳妆台方向:“那个,那里有镜子,你去看看就……就知道了。”

  少年木然了片刻,倏地跃下了床,有些不习惯地走向梳妆台的位置,在那有成人大小的铜镜前看了两眼,整个人露出一副遭雷劈了的空白表情,仿似瞬间被钉在原地,半天不能挪步。

  清羽这时总算是缓了过来,慢吞吞地扯下屏风上的外套给自己披上,一脸同情地走向他旁边,镜子里,一脸木然的绝色小少年比少女高出一个头,看起来比少女只大了一两岁的样子,七八岁的可爱圆脸小少女揉揉自己还未来得及梳理的乱发,想了想,抬手踮脚,默

默地摸了摸少年的头。

  少年羞愧捂脸不忍再看的样子:“我的羽毛都没有了,这什么鬼样子啊,好难看!”

  “不难看啊,其实仔细看看还挺好看的。”清羽赶紧安慰。

  “真的?你确定你不是安慰我?”少年露出一只眼可怜兮兮地看着她,清羽惭愧地偏头躲过他的注视,她能不能说她还是没能接受他突然从小红鸟变成少年的事实?结果少年像是又被恶狠狠地刺激到一样:“清羽你嫌弃我!你果然在嫌弃我!”说着伤心地转身就要

往屋外跑,清羽赶紧用力抱住他的手臂,因为身高问题,此时被他一扯就像挂在他身上似的,少年愣了愣,赶紧伸出双手扶住她,结果她整个人被他抱在怀里,这丫头一脸紧张地喊:“不不不,我没有嫌弃你,不管绛红变成什么样子都是绛红!我说真的!我和绛红永远

都是最好最好的朋友!”

  少年撇嘴:“你真的没有嫌弃我这个样子吗?我现在没有羽毛了,没有翅膀了,没有长长的尾巴了,光秃秃的,难看死了,你以前最喜欢的就是我的羽毛了,怎么会喜欢我现在这种样子!”

  “不不不没有没有!其实绛红这个样子也很好看,我也很喜欢的!”

  “真的?”

  “真的真的!”

  “清羽还会喜欢绛红?”

  “最喜欢绛红了!”

  “哦……”少年忽而绽出一个轻松的笑容,俯身紧紧地抱住了她,蹭了蹭,忍不住笑意:“绛红也最喜欢清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